正巧閒的無聊,張龍便欣然答應了。

到了後海,朋友早已站在店門口等他了,周圍還有幾個張龍叫不上名字的人圍着他。

聽着自己朋友向周圍人介紹自己的身份和外號時,張龍渾身輕飄飄的,有種說不出的舒坦,他覺得裝13的感覺真好。

朋友鼓動着讓張龍把燕京四少的其他三人叫來,張龍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打了電話,石彬、毛華都同意一會來露個臉、就連跟自己不怎麼對付的葉英雄都答應來到現場。

張龍差點沒覺得自己耳朵出問題。

撂下了電話,張龍得意洋洋的對自己的朋友說道:“放心吧,他們三個一會兒就來。”

張龍的朋友叫王猛,父親雖然只在燕京當個小官,但在一次飯局上認識了張龍,就讓自己的兒子千方百計的接近他,跟他交朋友。

王猛這人嘴皮子溜、也會溜鬚拍馬,很得張龍的歡心。

所以張龍纔會這麼下功夫給他找人來捧場。

正在張龍美滋滋的時候,他不經意地往遠處一瞥,他看到了一個熟人!

不!是自己的一個仇人!

姚飛!這傢伙正和安意如那個賤人有說有笑的走向一家餐館內。

張龍的瞳孔猛地縮了縮。 “怎麼了,張少?”看着張龍臉上惡狠狠的,王猛忍不住出言詢問道。

“媽的,看到一個我的仇人!!”

王猛沒有說話,他並不是不想替張龍出頭,可是潛意識裏他認爲有資格能當張龍仇人的,至少也要跟他在一個層面上吧。那樣的人,豈是他能惹得起的嗎?

殊不知,姚飛這個仇人有點例外。

但是王猛有自己的表達方式:“張少,誰呀!敢這麼囂張?居然敢招惹你?”

王猛想先打聽打聽此人來歷,再作打算。

“哎。”張龍重重的嘆了口氣:“到裏面說吧。”

離後海幾公里外,一輛黑色沃爾沃在街上高速的飛馳着。

裏面坐着一個男子,長的非常英俊。劍眉、直鼻、眼睛雖不大,但卻特別深邃、迷人。

棱角分明的側臉勾勒出他的堅毅果斷。

坐在他旁邊的一個女孩直勾勾的看着他:“葉少,爲什麼你要去啊!你不是很討厭那個張龍嗎?”

葉英雄猛地踩下了剎車,輕輕的吐出一個字:“滾!”

女人瞪大着眼睛看着葉英雄,她不明白自己到底說錯了什麼?惹得旁邊這位爺這麼不高興。

可是女子不敢有異議,她知道如果旁邊這位發起火來,自己活不過今天晚上。

看着女子不情不願的下了車,葉英雄重新發動了車子,嘴裏還一直嘟囔着:“哼!你們懂什麼?今天那裏會有熱鬧可看。有什麼事情能比張龍那傢伙吃癟還讓自己高興的呢?”

王猛聽完張龍的敘述,猛地一拍桌子,一下子站了起來:“他奶奶的,這個叫姚飛的小子怎麼這麼牛啊!敢欺負到你張少的頭上了?”

張龍苦澀的笑了笑,不置可否。

也是王猛在聽到張龍說姚飛那小子沒什麼背景,就是身手有點厲害的時候纔敢這麼說。

身手厲害又如何?老子找十個人、十個人不行找100個人。人海戰術玩也能玩死你。

關鍵是自己認識一個同樣身手也是很厲害的人,王猛相信自己的人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搞定這個叫姚飛的人。

“張少,你別急, 我認識一個朋友,這小子是個泰拳高手,我讓他幫你這個忙,肯定要那小子好看!”

“真的?”張龍猛地睜大了眼睛。

“恩恩。”

“那太好了!要是你真能幫我出這口惡氣,我張龍就欠你個人情。”

王猛心裏暗暗高興,但嘴上卻還是說道:“張少,你是不是看不起我王某人,不拿我當兄弟?咱們倆還說什麼謝不謝的。”

張龍愣了半晌,突然站起來一把握住了王猛的手:“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好兄弟!”

“恩,那我現在就打電話叫他過來。”

姚飛和安意如等了將近半個小時,點的菜才陸陸續續上完。

兩人也不客套,幾乎同時在一瞬間就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就在張龍和王猛喝着茶水等着那個高手的時候,張龍看見了一個僅次於姚飛自己不待見的人:葉家的葉英雄! 王猛多少也知道張龍和葉英雄不是怎麼對付,所以看見張龍臉上的不自在也是在意料之中。

他很適宜的站起身來,給葉英雄讓了個座位。

葉英雄看了一眼王猛,沒有說話,也沒客氣,一屁股坐在了王猛讓出的座位。

張龍深吸了兩口氣,有些不情願的說道:“呦,沒想到今天葉少這麼有興致啊!居然會應我的局。”

葉英雄抿了一口桌上的茶,目光轉向了王猛:“什麼狗屁茶,給我來瓶飲料吧。”

王猛不敢有什麼異議,連連低頭應聲走開了。

張龍撇了撇嘴,好像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出。

兩人就這麼大眼瞪小眼的,坐在那裏沒有交流。

王猛知道葉少喜歡喝可樂,所以接連拿了好幾瓶,各種牌子都有。

剛把可樂遞到葉英雄手裏,門口又傳來了動靜,兩輛跑車停在了門口。

張龍的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

這是毛華和石彬的車。

說實話,張龍跟葉英雄坐在這裏,真是無趣到極致。

毛華、石彬騷包的進來後,倆人的眼睛突然睜得大大的,跟大白天活見鬼一樣。

“葉……葉英雄?”兩人結結巴巴不確定的問道。

葉英雄微微的點了點頭,算是回答。

兩人用詢問的眼神看了看張龍,張龍無奈的聳了聳肩。

“今天不是要我們給你兄弟捧場呢嘛,HIGH起來!”

還沒等王猛回答,張龍就搶過來回答:“哎,別慶祝了,你們猜我在這裏看見誰了?”

“誰啊?”

“姚飛!”

“姚飛?”毛華和石彬異口同聲的重複着。

“恩!他奶奶的,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他在哪裏啊?”

“就在對面的小破飯館吃飯,還有安意如那個**。”

葉英雄的眉頭微不可察的動了一下,可惜沒有人捕捉到。

“是嗎?那咱們這回要試試這小子深淺了啊!”

張龍使勁的點了點頭:“王猛已經叫了一個泰拳高手,去要他好看。”

“他怎麼還不來,該不會是死半路上了吧?”就在張龍想張嘴繼續說點什麼的時候,葉英雄不合時宜的打斷了他,撂下了這麼一句話。

這話雖然不好聽,但那個什麼所謂的泰拳高手並不是四少找的人,王猛又不敢招惹葉英雄,所以沒有人站出來說話,氣氛一下子尷尬了起來。

毛華眼看着氣氛越來也糟,忍不住趕忙轉移話題:“要不然咱們現在就先試試這個姚飛?”

“怎麼試?”張龍迫不及待的問道。

“哈哈,咱們不跟這小子打,你不說這小子能打嗎?咱們就避其鋒芒,找個人,設個局,噁心噁心他!”

“怎麼噁心?”張龍、王猛和毛華幾乎同時說道,就連一直陰不陰陽不陽的葉英雄都直起了耳朵想聽聽。

毛華得意的笑了笑:“我們不妨這樣……”

姚飛真心覺得不要被表面的現象所矇蔽,別看安意如找的這家小餐館表面毫不起眼,但是真正走進來,真正吃到嘴裏才知道這裏的菜真心好吃啊!

就在姚飛吃的HIGH時,正準備手腳並用的時候,就看見一個女子哭天抹淚的朝自己奔來! 直覺上姚飛覺得這女的是衝自己來的。

女子的後續動作印證了姚飛這一點。

只見這個濃妝豔抹、騷氣沖天的女子誰都不看,徑直往姚飛、安意如這桌衝來,一個急剎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沒剎穩,反正就是上身全部往桌子上撲。

安意如剛點的湯還在冒着熱氣,如果真讓這個女子得逞了,那她絕對會被燙傷!

但關鍵這個人是姚飛。

他眼疾手快的一把抓起了安意如,把她拉到了一邊。

0.01秒後那鍋湯如願以償的濺灑出來!

安意如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姚飛一把拉開了。

正想詢問他些什麼,那鍋湯就華麗的綻放了。

安意如拍了拍受驚的小心臟,才反應過來,是姚飛救了自己。

正想發作去質問那個女人,,沒想到女子先一步嚷嚷了起來:

“你怎麼在這兒啊!姚飛,我總算找到你了,你爲什麼要拋棄我?你爲什麼要打我?難道……難道這個騷狐狸把你勾的連家庭和我們的孩子都不要了嗎?”

姚飛剛聽到女子兩句,就知道自己被人黑了。誰黑的自己,拍拍腦子也能想到。

自己在燕京能發動人這麼噁心自己的不是於東方就是那個張龍了。

實話說,姚飛目前還真拿這倆人沒有什麼辦法,一個是燕京頂級家族的第一順位繼承人,一個老子是中央七常委。

無論是拼武力還是智力,自己根本就不佔優。

可是,派人來噁心自己,這步棋就大錯特錯了,看來他們還不瞭解自己這猥瑣的優秀品質啊!

“呦,你怎麼找到這裏了?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以後不要在找我來了。”

王猛找的這個女子有點詫異。不對啊!按照劇本面前這個小子不應該罵自己,說自己神經病,他們倆壓根就不認識。

這樣的話,女子就能借題發揮,破口大罵起來,把人都吸引過來,讓他在公衆場合好好的丟一回人!

可是這……這太不科學了啊!

但是抱着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的原則,女子接着往下演:“好啊,你還記得我呢,咱倆還沒離婚呢,你就跟這個騷娘們搞在了一起,別以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