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姐.你出來做什麼.難不成.你忘了自己所做下的決定.忘了絕情師尊的囑託了么.」

一個估摸著只有十六七歲的少年.劍眉星眸.膚色瑩潤.幾乎是跟著柳冰倩的後腳出來.目光之中的冷峻之色.則是溢於言表.

「我……」

柳冰倩深深地皺著眉.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下一刻.那少年踏步上前.一把伸出手來.擋在了柳冰倩的面前.

「師姐.還是請回吧.既然心甘情願拜入絕情師尊的門下.自當知道我們的規矩.想要成就無上的大道.必然得清心絕欲.全力修鍊.」

「……原來如此.」

葉子鋒微微笑了一聲:「看來.秦老處子對你們的洗腦.還挺厲害的.」

片刻的沉靜.葉雪儀瞪大了美眸.驚愕地看著她的哥哥.

不過.她一想之下.也是釋然了.

反正葉子鋒都已經得罪了對方的師尊.也不在乎是兩次還是三次了.

「混賬.幾次三番侮辱師尊.看我謝辰不殺了你.」謝辰重重地怒哼了一聲.手指深深地攥緊了劍柄.指甲似是要卡到裡面的凹槽里去.

「想殺就動手啊.別藏著掖著了.可是.這麼一來.你豈不是就自相矛盾了嗎.一方面要殺我.一方面要清心絕欲.既然決定了清心.那為何要隨意動殺心.」

葉子鋒深深地看著對方.目光之中的厲色一閃而過:「這一點.你的師尊.難道沒有提醒過你么.」

「你……」謝辰眸子瞪視著葉子鋒不放.

葉子鋒稍稍停頓了片刻.復而笑著繼續說道.

「還有.別以為我葉子鋒沒看出來.你們哪裡是在這裡全力修鍊.恐怕.你們是被困在了這裡對吧.」

謝辰聞言一怔.面色難看.

「你憑什麼這麼認為.」

直到此時.他這才開始認真地聽起葉子鋒的話.

「聽你的口氣.應該是錯不了.我承認.你既然能保住冰倩幾日平安.自然是有著一定的獨到之處.可是.這並不代表你可以擺出如此強大的黑色旋風的陣法來.我看你手臂上的血痕.看其形狀.應該便是這旋風所造成的傷害.」

謝辰愣神了一會兒.怔怔地望著自己的手臂.復而抬起頭來.看看葉子鋒.

道理其實也不難想.這黑色旋風其他的不說.甚至都能吸收掉古元武的靈魂神念.又豈是謝辰這樣的毛頭小夥子.可以擺得出來的陣法.

一旦有了正確的猜測方向.推理才會有理有據.

謝辰眼中精光一放.臉色略顯黯淡.輕輕地咬了咬牙.凝神說道.

「好.我也不隱瞞些什麼了.不錯.我們雖然是想來這萬丈山峰修鍊.卻未料到中了這裡的陷阱.不小心被困在了這裡.這個黑色旋風陣.進來容易出去難……當然了.這也和你葉子鋒沒有半點關係.我更不會開口求你.我們身為絕情上師門下弟子.危難之時.當會自己解決問題.絕不會向他人低頭.」

他的一番話.氣勢凌厲.已經將自己的態度完全昭示出來.

「我又沒讓你低頭.」

葉子鋒眼前一亮.隨即輕輕地笑著.搖了搖頭.

「原來如此.難怪秦老處子會讓你保護冰倩.或許.她這麼選擇.不是因為你的實力高地.而是你年紀尚輕.一旦被洗腦的話.會是最忠誠的一個.有了你的存在.便能最大程度上影響到冰倩的決定.」

「你在胡說些什麼.」謝辰心中怒意涌動.

葉子鋒淡然輕笑著:「別急.繼續聽下去.這麼一來.要麼你們兩個僥倖活下.她就得到兩個忠心耿耿的弟子;要麼你死了.想必.她也不會太過心疼.」

「……葉子鋒.你太過分了.」

謝辰心中怒氣盎然.咬牙切齒地看著他:「你老是說我的師尊如何.可你自己又如何.嘴上說的那麼好聽有什麼用.你若是真的在乎冰倩師姐.那你有本事的.你就不要顧及什麼.你也越過這黑色旋風陣.來到我們這裡.與我們共同面對困難.到時候.我才有心情聽你多說幾句話.」

「好.這話可是你說的.」

謝辰正想繼續開罵.忽然聽到葉子鋒應了自己一句.他的眼睛頓時瞪大起來.

「什麼.」

下一刻.葉子鋒彎下腰.從地面上撿起了將近十枚左右的石子.在手裡稍稍掂量了一下.隨即忽然向著前方激射而出.

一道道的黑色旋風如同被吸引著似的.紛紛卷刮著跟向這些小石子.猶如重重的黑雲一般籠罩著他們.

片刻過後.旋風散去.半空之中.石渣簌簌然落下.

葉子鋒目不轉睛地觀察著眼前的場景.心裡默默地在計算著些什麼.

「找到了.」

忽然之間.只見他的星眸之中.閃過一道亮色.

他的膝蓋稍稍完全了一些.電光火石之間.整個人宛如流星一般沖了出來.向著這些黑色旋風的某處位置.猛地衝刺了過去.

「子鋒哥.」

葉雪儀見狀之下.面色大駭.她忙伸出玉手來.想要去拉住自己哥哥的動向.

可是.已經晚了.

她所抓下的.只有一片碎落的白布而已.

「葉子鋒.你快回去啊.」柳冰倩情急之下.美眸溢滿了擔心之色.幾乎是下意識地喊道.

怒風洶湧.死亡般的氣息壓在眾人的心頭.讓人有些窒息地喘不過氣來.

葉子鋒神色肅然.沿著自己認定的方向一陣疾奔.不曾回頭.他掃視了一下前方.在半途之中.瞬息轉了個位置.從另一處潛走.

一根根的黑色氣柱.在他剛才轉換位置的的地方.紛紛碰撞到了一起.發出了一陣轟鳴巨響.各自滲透而過之後.再度追著葉子鋒的位置而去.

而趁著這個當口.葉子鋒手中的風王匕首猛地揮出.擊向了前方的岩壁.深深地插入其中之後.金線拉緊一收.他的身形速度.何止快了一倍.

「雪儀.快用風王武魂幫我.」葉子鋒的話言簡意賅.聲音洪亮無比.

「好……好.」

葉雪儀聞言之下.忙回過神來.抿了抿紅唇.連忙全力催發風王武魂.洞穴之中自有的氣旋.迅速凝結成形.和那黑風相撞在了一起.從一定程度上來說.她也是幫忙減緩了黑風前進的速度.

「嗖嗖」的風響聲.

柳冰倩凝視著葉子鋒的動向.目不轉睛.一雙纖纖玉手緊緊對握著.心中擔心不已.嬌軀微微前傾.幾乎就要衝上前去.

「不用過來幫我.冰倩.我自己可以.」

葉子鋒微微笑著.面色轉而變得肅然起來.

他的身後黑風呼嘯.緊跟著他不放.幾乎就要扯住他的後背.甚至都已經在他的背上.刮開了一道淺淺的血痕.

「到了.」

終於.他向前猛地一躍.足尖點地.總算是有驚無險地落到了柳冰倩和謝辰的面前.

而與此同時.他身後的一團團黑風.也像是碰到了臨界點一般.如同洪水爆發一般傾斜在無形的空氣壁壘上.發出一陣轟然巨響.

隨後.這些黑風便繼續遊盪回去.在它活動的空間里.如之前一樣.到處飛行.

葉子鋒稍稍喘了幾口氣.復而笑著抬起頭來:「謝辰.現在我既然過來了.你還有心情.聽我繼續多說兩句了么.」

「我……」謝辰怔怔地看著葉子鋒從一開始到結束.那行雲流水般的動作.感到一陣的愕然無語.

他本來就是隨口說說而已.誰料到.葉子鋒真就是不要命似的.越過這兇險的黑色旋風陣.來到了自己這邊.

「葉子鋒.你.你真是瘋了……明知道這裡是條死路.你還進來.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謝辰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瞥了眼葉子鋒.然而他的語氣.卻不似剛才那般有敵意了.畢竟葉子鋒.剛剛有證明過自己的覺悟了.

「對你來說是條死路.對我來說.卻是未必……」

葉子鋒轉而將視線投向了柳冰倩.深深地看著她.

「冰倩……我帶你出去.」 “你就是明月公子?”滅絕師太看着唐青容身後躺着的林平之。

她能看出林平之此時受了重傷。

然後她這才注意到一邊屍橫遍野的場面。

地上全是屍體。

牆上還嵌入一個。

那是陳人傑。

洪人雄早就已經呆不住了,他很想衝到自己的師傅餘滄海的屍體邊上。

但是他怕死。

他怕離開了滅絕師太身後,就會被唐青容用暗器射死。

當滅絕師太看到餘滄海的時候,她的臉上掛滿了悲痛,甚至還有一絲不忍。

在滅絕師太眼中,餘滄海也算是跟她平輩的了,只是沒想到就這樣死了。

當他看到餘滄海身邊的司馬衛和司馬林的時候,她直接驚得長大了嘴巴。

“這……這是……”滅絕師太有些說不出話了。

所有的人都被滅絕師太的行爲給吸引了。

他們不知道爲什麼滅絕師太這麼驚訝。

“這是司馬衛和司馬林!”滅絕師太驚訝地說道。

司馬衛和司馬林?

所有人的腦海中都想起這兩個名字。

但是好像都沒有聽過。

只有洪人雄苦苦思索着。

然後他似乎想到了,直接臉色一變。

“太師祖、太師叔祖!”洪人雄大驚。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太師祖他們還活着。

更不敢相信的是,自己的太師祖他們又死了。

聽到洪人雄的話,他們都驚訝了。

他們都不知道原來這青城派的老祖還在。

可是卻死在這裏了。

滅絕師太驚愕地看着躺在唐青容後面的林平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