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著!」洛傾羽抱著手看著指尖漂亮的花瓣形指環,雖然指環有點兒大,但是卻美觀又大方,指環裡面還有銀針數十枚,必要時轉動指環,便可將銀針射出,絕妙啊!

「將軍,我們這麼等著……好嗎?」飄雪眉宇微擰。

「不等著,就得去殺,殺了皇帝和皇后,殺了朝中眾多大臣,難道你們去殺嗎?」洛傾羽眼眸一轉,看向眾人。

「那就……等著吧!」南宮清明想了想,隨後只得點頭。

一干人,在洛府,在大廳裡面坐著,喝茶,吃點心,聊天!

約莫又過了半個多時辰,大門口終於有了動靜……

「何將軍備下馬車來迎接洛將軍以及將軍眾前往將軍府參加晚宴!」外面,有人來通傳。

「走吧!」洛傾羽絲毫不推卻,也不問別的,直接領著一干人等便上了將軍府派來的兩量馬車,朝著將軍府而去! 四下里,一片寂靜,南翼國的冬夜,寒風瑟瑟中,百姓們也都回家鑽在被窩裡面睡覺去了,街頭的乞丐因為下午在海邊撿貝殼累了一下午,便也都捲縮在一些遮風的破廟裡面,三五成群的擠在一起睡覺了。

馬車走了約莫半柱香時間便到了將軍府!

「請洛將軍海涵,慶源晚間被公務拖著,實在是脫不開身!」何慶源站在將軍府院子內等著洛傾羽,洛傾羽一下馬車,他便趕緊上前,說道。

「何將軍如此辛勞,還要記掛著宴請傾羽,傾羽真是感念在心啊!」洛傾羽抱拳,說著客套的話。她觀察著何慶源的表情,見後者欲言又止的神情,她便知道,何慶源一直在想著站在哪一邊,結果琢磨了一晚上,還是決定站在公主這一邊了!

「洛將軍,請!」何慶源抬手指引。

「何將軍,請!」洛傾羽也笑著抬手。

倆人一起去了膳廳,洛傾羽和何慶源坐在內廳,內廳只有他們兩個人,的盧和玄武等人被安排在了外廳,中間隔著一道薄薄的屏風!

「洛將軍,慶源有今日,多虧的是公主和您,如今公主臨難,慶源真是焦急萬分啊,宗人府大牢的人,慶源都已經讓人打點過了,一定會照顧好公主的!只是,如今這事件,有上百御林軍親眼所見,確實是公主殺了人,這個……」何慶源皺著眉頭看著洛傾羽,神情中的焦急倒是真的。

「這是南翼國,傾羽也是一籌莫展!這等大事,皇上說了算,傾羽也是無奈啊!」洛傾羽搖頭,她說的是實話,一個偌大的南翼國的事兒,她還真是無從下手呢!

「哎!」何慶源給洛傾羽倒了一杯酒,倆人執杯對飲……

洛傾羽發現古武大陸最好的事兒,就是沒有人會在乎你到底多少歲,他們只在乎你的才能,昔日軒轅御景十歲征戰沙場,十二歲帶領十萬精兵奪回與西陵國交接的八座城池,這些事兒足可以證明,這是一個看能力,看權力的社會,而不是一個以年級了資歷輪的社會!

就像她洛傾羽,如今十三歲,對面的何慶源年近四十,倆人竟然能夠如此一板一眼的對飲,互相聊的是國事天下事,這不得不讓洛傾羽感覺這個世界的奇葩來!

倆人對飲,何慶源又說出了幾個方案,卻一一被洛傾羽給否定了,而洛傾羽從頭到尾除了否決何慶源的方案,其餘時間,她一概不發表任何意見!

喝酒吃飯,吃了足足有一個多時辰,吃完了,何慶源便領著洛傾羽整頓三軍將領!

當著洛傾羽的面,他在將軍府,在自己院子內,將三軍統領都喊了過來,之後,任免的,獎賞的,撤職的,剝奪軍權的,一一的都給辦了!

「何將軍真是犀利!這麼會兒功夫,三軍將軍便立刻換了新面貌,傾羽學習了!」洛傾羽抱拳對何慶源說道。

「洛將軍謬讚了!」何慶源整頓完三軍將領,又和洛傾羽在院子里聊了一會兒治軍之策,之後,洛傾羽便告辭了出來! 依舊是將軍府的馬車,依舊是那一條路,本來是不用半柱香時間就可以回到洛府,大家就可以鑽進被窩美美的睡上一覺的……

可是,有些事兒,有些人,他就是不讓你安生!

「呼啦啦!」數把彎刀飛來,帶著迴旋的力量的彎刀將洛傾羽等人坐著的馬車頂蓋皆數削了去,還有很多彎刀鑽進了馬車裡面肆意砍殺!

「什麼人,膽敢當街行刺?」南宮清明飛身而出,他這一次一絲猶豫都沒有,抬手印結蓮花,直接將契約獸兒四翼金錢豹給放了出去,聖靈獸級別的金錢豹一衝出去,殺傷力便是極度威猛的!

「嗷嗚~~」四翼金錢豹一衝出去,直接沖著一干人而去。

「砰砰啪啪」聲中,金錢豹的身側多了好幾隻靈猴,他們或上或下,將金錢豹給拖住,讓他不得脫身去對付一干人等!

「呵!這種月黑風高夜,還真是殺人夜,這千古不變的規律,果真是沒錯的!」洛傾羽飛身下了馬車,隨後抬手揉了揉眉心,冷冷道:「說吧,這一次是哪一幫哪一派的?!」

「真是的,來著南翼國才幾天,天天遇到刺殺事件,這些人,真是閑的慌,總找我們將軍幹什麼啊!欠揍啊!」飄雪和黑六一起跳下馬車,他們惱怒的指著對方罵道。

「哼!恆山月影教,看不慣你到處橫行霸道,如今來為民除害!」對面,數十個黑衣女子飄飄然過來,她們的中間抬著一個轎子,他們腳步離地,轎子亦是離地的,轎子在洛傾羽的破爛了的馬車前面仗許停下,隨後轎子前面的一個女子上前,厲聲說道。

「衡山?西嶽衡山?」洛傾羽挑眉,對於這些小幫小派,她還真是不知道都是幹什麼的。

「放肆!竟然敢對我們教主大人不敬,我們明明是東越人,才不是西嶽的!」那轎子前面的女子抬手指著洛傾羽,呵斥道。

「咔嚓!」一聲脆響,彷彿是骨頭碎裂的聲音。

「啊~~」一聲尖叫,伴隨著的是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兒,半空中飛過一根手指頭……

「膽敢指著我們將軍,膽子也太大了些!」一側,南宮清明將彎刀收回,隨後厲聲呵斥道。

「呵,野丫頭生下來的種,不但自己兇殘蠻橫,竟然連身邊人都這麼粗魯!」話音剛落,一襲純黑色衣裳的女子便自轎子裡面飛身而出,她的掌心裡有銀絲無數,紛紛朝著洛傾羽和南宮清明飛射而來!

「鏜鏜鏜!」洛傾羽抬手,掌心凝聚真氣,銀白色真氣光波球將那些銀絲一一的彈飛了出去,隨後她眸光冷冽的盯著面前墨發飄飛的女子,冷冷道:「傾羽與閣下素不相識,不知閣下攔在半路,是何用意?」

「這路是你的嗎?小丫頭!」對方黑衣的女子微啟紅唇,聲音清淡的問道。

「路,自然不是不傾羽的!」洛傾羽的唇角一挑,陰測測的一笑,隨後便道:「只是,只自古有一句俗語,不知道閣下願意不願意聽?!」

「什麼話?!」對方的女子眼眸微微閃了閃,問道。

雪狼出擊 「好狗不擋道!」洛傾羽神色淡漠,冷冷的說道。 「你……」對方的女子一愣,那雙濃妝艷抹的妖媚眼眸微微眯起來,一抹凶芒自她眸中而來,抬手之間,這女子便揮出一抹濃密煙霧……

「靠,裝神弄鬼的!」北天一冷冷一瞪眼,隨後舉拳便沖了上去,迷霧陣中拳打腳踢之聲傳來,洛傾羽對著身側的黑六和飄雪示意,之後倆人亦是沖了進去……

「將軍……不可進來!」突然間,迷霧陣中傳來飄雪斷斷續續的喊聲。

「不好!」洛傾羽一甩衣袖,起身便欲衝進去,卻不料,她的身後,玄武一把抓住了她,隨後道:「此乃修羅山的石妖幻化而成,石妖善於布陣,陣中多有八卦紋,若是不小心走錯,必定會被巨石攻擊,多有危險!」

「小武,你怕一個石妖?!」洛傾羽眼眸犀利的看向手腕上玄武的手掌,冷冷的問道。

「這不是逞能的時候!石妖擅長擺正布置,她的迷霧陣,靈力越高越是不易取勝,在迷霧陣中,動用靈力會引起巨石衝擊,她的巨石有反噬性能,靈力會反噬!」玄武繼續說道。

「阿立,這和你當初魔獸山的機關不是一個原理嗎?」洛傾羽轉頭問的盧。

「確實是一個原理,阿立的設置是陽,她的是陰,當初石妖和某人有過一段故事的,本來這石妖早該被殺了,或者被丟到煉丹爐煉化的,結果他倒好,留下她的命,這下好了,給丫頭找麻煩了!」的盧眼眸冷冷的斜睨了一側一身白袍,一直在低垂著眼眸的智空,神色中滿滿的都是鄙視。

「如此厲害的陣法?!倒是讓姑奶奶我更感興趣了!」洛傾羽的小銀牙一磨,起身便要衝進去。

「主人,阿立也去!」的盧刨著蹄子欲上前。

「不用,阿立,你負責外圍,我相信她的迷霧陣是有破綻的,天下萬事萬物必定都是相生相剋的,你尋找外面的破綻!智空,你隨本將軍進去,可好?!」洛傾羽攔住了的盧,跟的盧說完,又跟智空說道。

「阿彌陀佛,智空當然要進去,沒能感化與這石妖是智空之過,給將軍找麻煩,智空定當要解決的!」智空說完,沒等洛傾羽,他便自顧自的衝進了迷霧巨石陣中……

「喵!」山貓懷抱里,白虎拱起身子站了起來,他盯著迷霧陣,尖利的貓牙磨了又磨:「靠,這回讓本尊也去,當初本尊就是在這迷霧中失策的,如今知道怎麼走了,丫頭,跟本尊走一趟!」

「好!你們守著外面,不管他們多少人,一律……殺無赦!」洛傾羽轉頭跟一干跟隨的屬下以及山貓說完,毫不猶豫的抱著白虎便衝進了迷霧陣中。

入得陣內,卻是一片空靈,浩瀚無際,花海浪漫,有陣陣花香襲來……

「誘魂花!哼!」白虎在洛傾羽的懷裡,他一聞到那種幽幽的花香,便立刻用粗壯的尾巴將鼻子捂著,隨後他抬起一隻爪子直接摁在了洛傾羽的鼻子上:「趕緊捂著,別中毒了,沒發現這香味有毒嗎?真是的,契約了你,還要讓本尊給你操心!」

「拿下你的爪子!」洛傾羽一把將小白的爪子給扒拉下來,隨後道:「本將軍是青蓮之血,百毒不侵好吧?!」

「哦,忘記了!」白虎訕訕的拿下爪子,瓮聲瓮氣的說道。

「又一個老年痴獃!」洛傾羽邊往前走邊說道。

「靠啊,本尊這就老年痴獃了?哎呀呀,那怎麼辦?靈力還未恢復呢!」白貓兒喵喵的叫喚起來。

「閉嘴,叫喚什麼啊!」洛傾羽拍了一把白貓兒的腦門,隨後她一邊四處看著一邊說道:「智空一進來,怎麼就沒影了?!」 「嗨!找他的相好的去了唄!」白虎將肉爪子收起來,然後安安穩穩的在洛傾羽的懷裡呆著,他的腦袋蹭了蹭,感覺有些硌,他抬起爪子拍了拍,道:「你這裡藏著什麼,怎麼這麼凸的,還是山貓那小子的胸口好,平坦些……」

「啪!」腦門上,一個爆栗,洛傾羽重重的彈了白虎一下子,隨後小銀牙一咬道:「還說那兩隻老年痴獃又變態,你還沒幻化回來就開始變態,看來本姑娘還是早些將你給掐死摁死弄死的好!」

「喵~~」隨後,在迷霧陣外抱著小胳膊圍觀的小胖子便聽見了來自迷霧陣之內的撕心裂肺的貓叫聲!

「哎!小虎,你也不是她對手,完了!咱們全完了!小雀本來就是女人,壓根和咱們不是一夥的,咱們三個都敗了!」小龍龍搖頭嘆息!

「你們敗了,我很正常!」玄武冷冷的看著迷霧陣,冷冷的說道。

「且,你自己相信自己說的話嗎?!」小龍龍斜睨了玄武一眼,隨後道:「小虎在喊救命,咱們可以出手的,拿下這石妖!」

「七劫!你幫了這一次,劫數不會減,你一直幫下去,永遠是七劫嗎?!」玄武冷冷的看向小龍龍。

「啊啊啊啊啊,說了不許提的,不許提的!」小龍龍一聽這兩個字,立刻便抓狂起來:「不許提不許提,萬一被羽毛聽見了,小龍龍要變成烤蚯蚓的!」

「哼!昔日威武霸氣的老大竟然會害怕一個小丫頭,真是讓弟弟我刮目相看!」玄武冷冷的再一次鄙視小龍龍。

「你不打擊人會死啊!你好好說話會死啊!上萬年,你就是這樣說話,真讓人受不了,小龜龜醒了沒,你可以睡覺,讓小龜龜出來,小龜龜多可愛,又聽話,又乖!」小龍龍對著玄武嘟嘴說道。

「哼!我準備讓他沉睡萬年!憑什麼要半年一換半年睡覺,我不想睡!」玄武皺著眉頭,冷冷的說道。

「你敢!」小龍龍瞪著眼眸。

「哎!二位神尊大人,不要吵啦!咱們護著這迷霧陣才是大事,不知道將軍怎麼樣了?!」藤森也被留下了在外面守著,如今看玄武和小龍龍吵架,他便趕緊的上前勸阻!

「出來人了!」玄武一扭頭,抬手便是一抹光波甩出……

「啊……」一聲尖叫,兩個護陣的女子立刻被拍飛,摔倒在遠處的地上一動不動了!

一邊,山貓抬了抬手,隨後無奈的放下了,前面兩個神尊在,用不到他出手喂!再說了,這兩個神尊貌似在吵架,他可不想上去當炮灰!

外面守護的嚴嚴實實,一共出來幾個人護陣的女人,不過都被玄武給揮手打死了,玄武出手,果然毫不留情!

「小武,出手還是這麼果斷嘛!」小龍龍沒話找話,又去跟玄武說話去了。

「將軍不是吩咐過了嗎?殺無赦!你敢不聽話嗎?不聽話她會生氣的。」玄武回答。

「噗嗤!」小龍龍笑了,笑的小肥肉亂抖:「哈哈哈哈,小武啊小武,就知道你口是心非啊,你其實對羽毛十分忌憚的,你就給我嘴硬吧!臭要面子的傢伙!」 「她不生氣,我就舒坦!我就是為了自己舒坦!哼!至少我沒有像你那樣,耍賴賣萌樣樣來!」玄武嘟著嘴,冷冷的說道。

「喵喵……」迷霧陣內,斷斷續續又傳出撕心裂肺的貓叫聲來!

「哎呦,小虎不會這一次真的就送命在這迷霧陣裡面了吧!他肯定是得罪羽毛得罪的不輕呢,不然羽毛可不會下狠手的!」小龍龍搖頭:「小虎,讓老大為你默哀半刻中吧!」

小龍龍和玄武在外面為白虎默哀,而白虎卻在裡面慘遭某女人的毒手,他身上毛已經被拔的東一塊西一塊的掉了不少,迷霧陣內,到處飄著貓毛。

「呼~~」有粉紅衣衫一晃而過!

「裝神弄鬼!」洛傾羽抬腿便追了過去,卻發現追到的是一個死門,粉色迷霧陣中,什麼都看不見!

洛傾羽冷冷一笑,隨即抬手便將白虎扔了過去……

「喵~」白虎兩隻爪子揮舞,使勁朝著前面一抓!

「啊~~」一聲吃痛的呼號,隨後便有一個粉紅衣衫的女子捂著血流如注的胸口狂奔而出……

「嗨!這一招不錯!」洛傾羽眼眸一亮,她知道這巨石陣是意念空間,是石妖用靈力將她們的意念給帶到了這巨石陣中的,而那些所謂的巨石,其實都是靈力修為甚高的小石妖幻化而成,所以當初玄武和白虎以及智空都不能將這小小的妖給收了……

卻原來是美色誤人啊!洛傾羽不由得感嘆道!

「喵!」白虎的貓眼圓瞪:你要幹什麼?幹什麼?!

「好了,發揮你的特長,用爪子給我撓那些石頭,一塊塊的撓!」洛傾羽說完,一把將白貓給扔了出去,隨後她還不忘吩咐一句:「若是不好好撓,我便拔光你全身的毛!」

對著白虎說完,洛傾羽轉身抽出袖底匕首,隨後微眯著眼眸看著眼前的地面,快速的跑著……

左左右右,右右左左……

洛傾羽腦海里映出一副八卦圖,意念之中,更有琴魂的聲音:「走出一個八卦乾坤圖,便能夠到達正中央!」

「好!」洛傾羽按照記憶中八卦的形狀,在巨石陣中左衝右突。

「鏜鏜鏜……」終於,聽到了打鬥聲,洛傾羽快速衝過去,卻見面前是一條不算寬的河流,河流對面是飄雪和黑六以及南宮清明,他們三人被長長的粗壯的藤蔓綁著,已經暈了過去,而打鬥的卻是智空……

純白長袍在半空中飄逸,他的墨發因為身體的靈動而靈動,他出手十分優雅,他沒有武器,只有一竄佛珠,對方長劍來,他佛珠抵擋,對方抬掌過來,他亦是佛珠甩出打開那手掌!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