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負妖族安危,不得不回去,但我更不想負你。

你體內鬆動的封印,知葉已經用妖王之力幫你修補。

魂哥哥,加油,知葉將會把你忘卻。

但再見面時,請一定要喚醒我。

你一定要告訴我,你我曾經山盟海誓,相約共白頭。

願老天眷念

再相見時

不泣離別

不訴離殤。

落款是:永遠愛着秦一魂的妖族不滅妖王血脈繼承者,杜知葉。

信上原本就有很多圓點淚漬,想必杜知葉在寫的時候,一定哭紅了眼睛。

而我看完,這淚水造成的淚漬又多了一倍。

一紙情長,傷了別離,留了信念。

別了她的回憶,也堅定了我的信念。

原來當愛到了極致,就會變成一種信念,信念一旦形成,就會變成一種信仰。

而杜知葉,從此便是我的信仰。

“知葉,等我,終究有一天,我能堂堂正正的和你在一起。”我小心翼翼的把紙折了起來,然後找來了塑料紙包好,用膠布纏了好幾圈,放在了最貼身的衣服口袋裏。

坐在牀上發呆了許久,我下了牀,有信仰是一件特別酷的事情,能鼓勵着我不斷的往前走。

來到洗手間,脫去了身上的睡衣,看着鏡子裏的自己。

腹部那原來只剩下三勾玉的封印符文,再次變成了的七個,

杜知葉說過,她用妖王之力,給我修補了勾玉封印。

幽瞳開啓,眼中的勾玉也顯現出來。

而讓我更加驚訝的是,我眼中的雙勾玉,已經變成了三勾玉。

“這……難道就是所謂雙修帶來的好處?”我仔細的看着幽瞳中的三勾玉,心中震撼無比。

同時也更加明白了杜知葉爲什麼一定要用妖術來引導我與她洞房。

可凡是都有利有弊,我得到了這麼大的好處,她應該付出了很多吧?

洗完澡,我換上了一身乾淨的衣服,走出房間。

打開門,就看到趙水仙和白毛豬在院子裏玩耍。

趙水仙穿着裙子,坐在鄭康康背上,手裏還拿着一個鞭子,正在抽打着鄭康康,嘴裏還不斷的喊道:“駕,駕!”

“你倆可真會玩。”我無語的走出了房門,看了看斜射進小院的太陽,伸了伸懶腰。

趙水仙趕緊從豬背上跳了下來,嘴裏說道:“哎喲喂,秦大爺,您老可算醒了啊,我還以爲你精盡人亡了呢,足足睡兩天了。”

“兩天?”我一愣,然後回房看了看掛鐘上的日期。

居然真的睡了兩天!

趙水仙趕緊喊道:“別看了,趕緊去做飯吧,我和我的豬都兩天沒進食了。”

…… 「當然要問我爸媽了!等事情忙完,咱們去見未來丈母娘。」蘇欣一臉輕鬆,看著依點點和至聖道尊,大聲說道,「嗨,無良道尊,點點,有沒有興趣做伴郎和伴娘啊?」

「伴郎伴娘?」無良的天尊自然了解禁神之地的風俗,看著依點點咧嘴直笑道,「沒問題。」

「好啊好啊,準備什麼時候洞房?我要鬧洞房!」依點點開心的問道。

「等我把天荒大陸的事情處理完,就回地球和老爸老媽坦白。」蘇欣深思熟慮,決定還是坦白的好。

「你不怕把你爹媽嚇死么?」

「哈哈哈……」

無良的道尊大笑嘲弄,眾人跟著笑了起來,禁神之地是無神論的地方,突然蹦躂出一大群神靈,還說是人家閨女,不嚇死個人才怪。

蘇欣撇撇嘴,這種事情說不好,萬一弄不好真能把她爹媽嚇出心臟病。

眾人深入洪荒,合力將天荒大陸移到聖域,並且畫出一塊地,分給了天荒大陸,命名為『戰神域』。

騰龍各方勢力出迎蘇欣,都在打探戰神的消息,尤其是龍騎軍。

「彭權拜見欣靈殿下,懇求殿下告知戰神的下落!」

「求殿下!」

百萬龍騎下馬單膝跪地,整齊劃一,左手持槍,右手捶胸,最正規的龍騎軍禮,百萬雙明亮的眸子死死盯著蘇欣。

蘇欣微微一笑,為風清羽開心,有這樣一支軍隊誓死效勞,忠心耿耿,如此信仰,死而無憾。

「戰神巡遊,終有一日會回來,若愛戴他,那就在各族之間設立長生位,祈禱他早日回歸吧。」蘇欣滿臉微笑,示意眾人起身。

戰神救了整個天荒大陸,包括其他帝國都尊奉他為戰神,從一天前開始,風清羽絕對不是騰龍一國的戰神,而是所有人的戰神。

戰神域中央出現一個巨大的戰神鵰塑,栩栩如生,白髮飄逸,蒼勁的身軀挺拔傲然,抬眸望天,背對蒼生,手扶蒼龍,腳踏白雲,一生孤傲。

戰神域隨後興起雕塑掛件,風清羽的各種體態都被刻畫出來,神韻頗為相似,幾乎人手一個。

望著戰神域進入正軌,蘇欣頗為開心,進入了騰龍國帝都,明君大帝和蕭妃親自出迎。

「欣靈妹妹,好久不見!」蕭妃如今成了少婦,更添三分撫媚,貴氣十足,卻顯得和藹可親,真正的母儀天下,哪怕蘇欣貴為至高神,她也不卑不亢。

蘇欣喜歡這種感覺,看著蕭妃,伸出玉手擁抱了一下,低頭看著明君大帝,好像看著自己孩子一般,充滿了溺愛。

這個孩子是自己年輕的時候拚死救下的,充斥了太多感情,連名字都是自己取的,而且他沒有讓自己失望。

「明君拜見蘇姨。」明君恭敬的跪下說道。

「小傢伙,幾年不見居然長這麼大了,起來讓蘇姨看看。」蘇欣喜笑顏開伸手扶起小明君。

稚嫩的面孔有著龍辰的影子,和龍辰小時候一般無二,睿智,聰慧,眸子明澈。

想到了龍辰,不禁惋惜,創出了『風辰盛世』,卻因為簡茹一敗塗地,成為笑柄。

「小子,記住歷史,歷史為鏡,可以明心,莫要讓歷史重蹈覆轍,你敢走你爹老路,我把你腦袋扭下來當球踢。」蘇欣面色一沉,冷聲警告道。

「絕對不會!蘇姨放心。」明君被嚇的頭一縮,蘇欣和風清羽的威望在心中根深蒂固,遠遠超出父親的威望,根本不敢反駁。

「記住今天,以後每年的今天都要去祭拜你的風叔叔,他才是騰龍的恩人,大陸的恩人。」蘇欣拍了拍明君的腦袋,便準備和蕭妃聊一聊就離開這裡,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讓她瞳孔一縮。

簡茹帶著一個七八歲的純真小女孩翩翩而來,簡茹還是那麼年輕漂亮,可是當年那充滿慾望的眸子已經不在,如今充斥著滄桑和悲傷。

「欣兒……。師妹……。對不起,師姐知道錯了,你能原諒我么?」簡茹看著蘇欣,心中湧出一陣悲傷,當年的無知導致如今的孤獨,等到一切都明白的時候,已然失去太多,永遠也回不了頭。

「哎……。師姐,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談不上原諒不原諒,師妹不恨,這是龍辰哥哥的孩子么?叫什麼名字?」蘇欣黯然,這個美貌兼智慧與一身的女人,卻因為貪念釀出大禍,如今就算知心悔過,也沒有幾個人願意接納,就算蕭妃和明君一直善待她們母女,其他人也無法接納。

「她叫龍心兒,善心的心。」簡茹嘆息一聲,對著小女孩說道,「心兒,給姑姑問好。」

「姑姑好。」龍心兒聲音清脆,純真可愛,比一般小女孩多了一些羞澀和膽怯,或許是因為環境原因,除了明君,沒人願意和她交流,就算明君承認她的公主身份,也沒有人願意承認她的公主地位。

「乖,可有公主稱號了?」蘇欣柔聲問道。

「回姑姑的話,陛下哥哥賜了我『靈心公主』稱號。」龍心兒恭敬的回道。

「有什麼願望?姑姑可以滿足你兩個願望。」蘇欣俯身看著可愛的小公主,十分垂憐,她因為母親犯錯,如今被人抵觸,十分不公平。

「姑姑,真的可以么?」龍心兒眼神一亮,小拳頭攥緊,緊張的問道。

「當然,姑姑說話算數。」蘇欣淺笑道。

「姑姑,我希望小朋友都願意和我玩,不要再排擠我,不要再罵我和娘親。」龍心兒委屈的撇撇嘴,低頭攥著衣袖,低聲說道。

蘇欣一聽,心中一顫,不管簡茹現在改變多少,人心都不願接納,或許是因為蘇欣,或許是因為先帝,對簡茹和龍心兒都十分抵觸,甚至厭惡,對於一個七歲的孩子而言,實在太悲傷了,她的願望就和當年初到這裡,想吃一頓飽飯一樣簡單,卻難如登天。

「陛下,擬我諭旨,我蘇欣認簡茹之女龍心兒為乾女兒,重新賜予『心靈公主』,任何人都不得肆意辱罵她,罵她皆是罵我!」蘇欣威沉的說道。

簡茹喜極而泣,蘇欣替龍心兒說一句話,頂自己千年吃齋念佛求寬恕,蘇欣這麼做,也代表不會再怨恨她,以德報怨,讓她更加懊悔。

這麼多年的仇恨,皆因德而散,簡茹拉著龍心兒欲要跪下,卻被蘇欣攔下了。

「師姐,誰都年輕過,誰都犯過錯,不要介懷,我知道你很聰慧,如果可以,多幫助明君處理國事,他有做的不對的地方,要經常提點他,莫讓他走了老路。」蘇欣扶著簡茹的玉臂,轉頭對著明君說道,「明君陛下,我賜予簡茹『神允太后』稱號,幫忙處理國事,大事上她若提點,你一定要慎重考慮,明白么?」

這一句話,代表蘇欣和簡茹的仇恨徹底解開,簡茹掩面而泣,沒有想到蘇欣還是願意給她一次機會。 我有些無語的說道:“怎麼就懶成這樣呢?自己不會動手?”

“我哪有時間啊,我得養豬啊。”

“養豬又不是坐月子!”我白了她一眼,朝着廚房走去。

趙水仙攤了攤手說道:“我要去廚房做飯了,豬把你的三色花或者陰陽草拱了怎麼辦?”

“拱了就殺豬吃肉。”我走進廚房,打開冰箱拿出食材準備做飯。

趙水仙走了進來,說道:“好吧,看你不情不願的,幫你打下手。”

“不用,你去陪你的豬吧,沒記錯的話,他應該快能化形了吧?”我把肉丟進盆裏,打開熱水開始解凍。

趙水仙說道:“嗯,後天就可以了,不過話說你狀態還不錯,我以爲你醒來發現知葉走了會哭的稀里嘩啦的呢,知葉可特意囑咐過我,叫我好好安慰你的。”

“知葉還和你說了什麼嗎?”我開口問道。

趙水仙說道:“知葉是真的有心,前天你們回來之前,就給我發了消息,叫我準備酒。”

“幾點發的?”

“你們回來之前的一個多小時。”

我點了點頭,那個時候我們正在和那些死屍戰鬥,知葉可能看出來了她不得不吞下那副丹了,所以提前安排了。

“知葉還說,叫你不要擔心她,她可以很順利的回到妖神宮的。”

“嗯,她是什麼時候走的?”

“你們完事沒多久就走了,大概凌晨四點多吧,話說你們也真夠可以的,足足三個小時沒停。”

“少說這個。”我白了她一眼:“知葉走的時候狀態還好嗎?”

“好個屁。”趙水仙也白了我一眼:“你們這些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啥意思?”

“知葉走的時候,臉色慘白,血色全無,走路都有些搖晃,妖力損失太嚴重,幾乎可以說是被抽空了。”趙水仙說道。

我切菜的手停了下來,心中一陣自責,她肯定是用盡了全部可用的妖王之力,來讓我獲得最大的好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