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有人驚呼道:“天神!~”

隨着那人的聲音,無數的人向天空望去,只見天上一個人在金光之中凌空緩緩而行,渾身散發出一種神祕的氣勢,令人生出了膜拜的衝動。

不過,沒有人注意到呼叫的那人頃刻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仙界中人都是御劍飛行,這是人所共知之事。楊晃凌空虛渡,加上一身的神祕氣息和漫天的佛光,看起來果真是跟天神一般無二。

不過楊戕深知過猶不及的道理,營造了一點氣氛之後,立即將楊晃弄走了,變得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無論是寂滅之地,還是仙魔兩界,彼此之間的嫌隙都已經很難化解了,所以楊戕只要如此一弄,保管能讓仙界的八大流派有所動作。

楊戕並不能靠一己之力對付整個仙界魔界,根不可能對抗寂滅之地的所有翼人,所以唯有挑起他們之間的爭端,然後不斷的煽風點火,纔會有機可乘。

最重要的是,楊戕現在的身份是一個翼人,所以調撥三界的關係,似乎並不太困難。

等寂滅之地或者仙魔兩界解開他真實身份的時候,大概都已經爲時已晚了。

楊晃自然不知道楊戕的打算,反正他也只是在楊戕的操控下繼續招搖撞騙而已。

離開皖土城的時候,楊戕還捉了一個羅生門的弟子。

在遠離皖土城的森林中,楊晃不解地看着手中拿着長槍的楊戕,問道:“你殺一個羅生門的弟子,居然也要帶來這裏,也太小心了吧。”

楊戕將長槍的槍尖抵住那人的腦門,向楊晃說道:“誰說我要殺他?如果真要殺他,何必帶着他跑這麼遠的地方。”

說着,楊戕的槍尖猛地刺入了那人的腦門。

楊晃胸中一陣翻江倒海,因爲他看見楊戕的長槍已經撬開了那人的腦門,露出了雪白的腦花。

對於改造,楊戕已經是輕車熟路了。仙界的人跟人間界的人,腦子結構並無差異,所以楊戕很快就讓完成了對那個羅生門弟子的改造,然後爲他處理好了傷口。

楊晃根本看不出楊戕的意圖,並且也不敢多問,直到楊戕給那人包紮了傷口,楊晃這才問道:“你難道只是爲了看看那人的腦花?”

楊戕隨意答道:“不錯。因爲據說有的人腦花是黑的,所以我經常敲開人腦袋來看。若是你不機靈點的話,說不定我也會敲開你的腦袋。”

楊晃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賠笑道:“我怎麼會不機靈呢,我楊晃走南闖北,見多識廣,怎麼會不夠機靈?老大你放心,我一定會聽你吩咐的。不過,你能不能傳授我一點修煉的術法呢?想我楊晃祖先本也是仙界響噹噹的人物,但是後來祖傳修煉祕籍被人搶走,從此家族一蹶不振,我楊晃才淪落成一個說書的……”

“現在你要是修煉術法,只會死得更快。”楊戕淡淡地說道,“仙界高手如雲,神界就更多了。如果你沒有別人厲害,遲早要死在別人手上的。不過你一點功力都沒有的話,反而能夠故弄玄虛,讓別人摸不透你的底細,自然也就不敢對你怎樣了。不過你要是真想修煉的話,等我大事完成之後,倒是可以給你一點修煉神力的術法。”

“真的?”楊晃顫聲說道,“老大你真的要傳授給我修煉神力的術法?”

楊戕淡淡地說道:“這就得看你日後的表現了。如果你能將這個什麼九天混沌虛無神做好的話,日後自然會有你的好處。”

楊晃連忙表示忠心,又說了許多奉承拍馬的話。

三日之後,楊戕已經讓那羅生門的弟子完全復原,不過那人的意識中,楊戕已經成了他的主宰。

楊戕對那弟子吩咐道:“你去鳳溪境告密,就說羅生門門主已經被迫背叛仙界,歸屬於神界之下。”

那人沒有絲毫的懷疑,立即向鳳溪境而去。

鳳溪境和青琅境一般,都是仙界八大流派之一,如果讓他們得知羅生門已經歸屬於神界門下,自然會生出許多事端的。至於他們如何處置羅生門,倒是其次,關鍵是跟寂滅之地的嫌隙,自然會再次加大的。

除了青琅境和鳳溪境,還有鹿野境、蓬萊境、玄周境、小天境、大虛境、止念境。

楊晃自認見識過許多的世面,但是楊戕的所爲卻讓他無法看透,尤其看到那個羅生門弟子居然對楊戕如此恭敬聽話的時候,他簡直不知道楊戕是如何辦到的。

難道僅僅因爲楊戕敲開了那人的腦袋?

恐怕楊晃永遠也想不明白這個問題。

楊戕道:“附近還有什麼城池?”

“除了皖土城,最近的是天祿城。”楊晃笑道,“還是讓我繼續假扮九天混沌虛無神?”

楊晃果然越來越機靈了。

楊戕道:“不是假扮,你原本就是九天混沌虛無神。”

“是,是。”楊晃點頭道,“我就是九天混沌虛無神。”

“記好了,如果出了什麼差錯的話,就有你好受的了。”楊戕淡淡地說道。

這種栽贓嫁禍的事情,對於楊戕來說,簡直是輕車熟路,因爲在人間界他就幹過這樣的行當,現在可以說他是重操舊業了。

一旦寂滅之地和仙魔兩界之間的嫌隙加大,摩擦也就會相應增多,最後必定會化爲制止的衝突。

雖然神界以前曾是整個天外天的統治者,但是今世不同往日,仙魔兩界因爲在人數上有絕對的優勢,所以當他們發現神界想重新統治他們的時候,這些人自然不會輕易放棄手中的權力。

而楊戕所要做的,就是營造出這樣的氣氛。

※ ※ ※

“遠古的神氏就要從虛空中歸來,重臨大地,爲天外天的子民們帶來無盡的幸福……”

天祿城外,一片絢爛的菜花。

楊晃說書一般,扮着神使開始胡弄那些天祿城外的平民,並且引來了一大批人的注意。

楊晃的口才一向不差,而且有善於胡弄人,最妙的是他現在穿着跟農夫一般無二的粗布衣服,渾身卻又散發着一種神祕莫測的氣息,這就更容易贏取這些平明的好感了。

遠古的神氏,對於這些平民來說,幾乎從來都只存在於幻想之中。但是平民的心智是最容易發生變化的一類人,只要給他們哪怕一點點的甜頭,他們就會對一件事情深信不疑的。

“遠古神氏將領大地之後,難道我們就不用耕地了?”有的人起鬨說道。

楊晃因爲說話的緣故,對於這些起鬨的情形自然知道如何應對,他以一種不高不低的聲調說道:“耕地自然是要的,不過有了那些精妙的神器,耕地將會是一件非常容易和幸福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每個平民也將會獲得高深的修煉術法,由此可以改變每個人的命運。”

“神使啊,既然神是如此的慈悲並且法力無窮,能不能幫我把腿給治好?”有一個人上前試探道,“三年前我不想兒跟我一樣沒有出息,就冒險去偷取一個清越派弟子的修煉祕籍,被他發現過後,就用劍氣斬斷了我的一根腳筋,讓我變成瘸子。”

“你當神是江湖郎中嗎——”楊晃不由得一怒,真要想點厲害語言胡弄這人,忽然聽見楊戕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叫他答應這個人的要求,於是楊晃只得轉換口氣,平和地說道:“當然,神是無微不至的,所以即使只是一個小小的請求,也會滿足你的。不過就不用本使親自出手了,有本使的衛士出手即可。”

楊戕忽的向前一步,站在了他平民面前,因爲現在的楊戕異常的高大魁梧,竟然嚇得那人後退了兩步,連聲說道:“算了……我還是不治了……”

“那可由不得你了。”楊戕手中發出了一道“柔軟”的劍氣,將那人束縛在原地無法動彈,然後將一道生氣注入了那人體內。

“你的腳筋後來被人給接好了,不然根本不能走路,但是因爲傷口不能痊癒,所以纔會變成瘸子。”楊戕淡淡地說道,“很容易地就看清了那人的病情。”

“是啊,是啊。是天祿城的郎中,還花了我十兩紫金呢。”那人連聲答道,“有沒有救啊?”

楊戕並不答話,將生命氣息源源不絕地輸入到那人體內,刺激着那人的腳後跟的腳筋,讓其重新煥發生機。

“腳後跟有點麻……啊,還有點癢……”那人叫道,“好像能夠承力了。”

楊戕道:“先前你的腳筋雖然被人接好,但是終究少了一點,所以傷口不能復原到最初的狀況,我用神力開啓你創口的生機,讓它自行癒合,所以很快你就可以完好如初了。”

“真的嗎?”那人一臉的驚喜之色,然後發現全身已經可以動彈了。

“好了沒有啊?”周圍的人吃驚地看着那人的腳,想靠這個來檢驗眼前兩人的真實身份。

“好了,真的好了呢!”那人也不管周圍人如何調笑,居然在原本蹦了好幾下,發現自己的腳果真是完好如初了。

“神使真是救苦救難啊……”那人連忙在楊晃面前感激涕零,反而忘記了出手的其實是楊戕。

楊晃故弄玄虛道:“你經神力救治,不僅傷口痊癒,而且全身已經被神力所洗滌,日後只要勤加修煉,修爲也會大有進展的。”

“多謝神使,多謝。”那人已經伏倒在楊晃面前了。

楊晃平靜地說道:“起來吧,這個只是本使份內之事。好了,既然你已經痊癒,本使也要離開此地了。”

“神使請留步!”一個人邊跑邊叫道,“求您多留片刻,爲我女兒治一下眼睛吧。”

“你女兒何在?”楊晃見楊戕醫術通神,就越發裝足了神仙的派頭,神色更是異常的親和。

那人說道:“女兒天生雙目失明,所以很少出門。”那人擔心請不動這個神使,連忙又道:“我們家離這裏只有半里路,頃刻就到了。”

別看這些人都是農夫平民,但是至少也有不錯的輕身功夫在身,所以半里地的確是頃刻便到。

楊晃笑道:“那我們這就去吧,反正本神使許久都未走路了。”

這些天來,楊晃都是被楊戕帶着飛這飛那的,的確是很久都沒有走路了。

但是這樣一來,倒是顯得他這個神使越發的平易近人了。

楊戕看了看小女孩眼睛,說道:“應該不是天生失明纔對,可是經過什麼煙燻火烤?”

“神衛真是厲害啊,小女出生的時候,正值寒冬臘月,接生的時候屋中的炭火不小心被掀翻,險些將整個屋子燒光,幸好後來即使撲滅了。要不是神衛如此說,我還想不到這裏去呢。”那人見楊戕如此厲害,又道:“那還有沒有辦法救治?”

楊戕道:“若是當時就能及時救治,或許立即便可痊癒。現在過了這麼多年,要救治就頗費周折了,只是我們不能在此停留太久,所以……”

“就請神使帶着小女一起去吧。”那人哀求道,“我就這麼一個女兒相依爲命,求神使大發慈悲,救她一救吧。”

楊晃用手捻了粘雪白的假鬍鬚,說道:“本使現下要回神界,帶着她實在不太方便。不過,若是用神界的聖泉之水爲她清洗眼睛,想必能夠讓她重建光明的。罷了,就算被責怪,本使也要帶着她一同前去了。”

於是,在漫天的金光之中,楊晃帶着那小女孩冉冉飛至半空,然後飄然遠去。

直到楊戕跟楊晃走遠之後,那些平明仍然沒有散去,還在興致勃勃地討論着楊晃和楊戕兩人,說他們必定是神界來的使者,不然也不會如此慈悲而且法力高強。 “我這是在天上飛嗎?”

盲眼的小女孩驚喜地問道,她似乎非常的喜歡風颳過耳畔的感覺。

楊晃心中頓覺得意,笑道:“當然是在飛了,現在你飛得比天上的老鷹還要高呢。”

“真的嗎?那我就是飛得最高的人了,以後就可以告訴村裏的小飛、阿寶,說我在天上飛過,而且飛得比老鷹還要高呢……”雖然眼睛失明,但是看起來這個小女孩依然很快樂。

楊戕不禁在想,若是露伊沒有被人遺棄,大概也能夠快樂的生長吧。那樣的話,也就不用跟野獸爲伍了,只是同樣境況的兩人,卻是完全不一樣的遭遇。

楊戕嘆了一聲,三人一起落在了一個偏僻的小河旁。

“這裏就是神界嗎?”小女孩說道,“我好像聽見了流水的聲音。”

楊晃笑着撒謊道:“嗯,這裏就是神界,你聽見的是聖泉流動的聲音。對了,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小路。”小姑娘說道,“神使,爲什麼旁邊那個叔叔一直不說話呢?”

楊晃看了看楊戕,似乎在沉思什麼,他當然不敢打擾楊戕,只得對小路說道:“叔叔在想怎麼利用聖泉的水給你治眼。”

“你是神使,怎麼還要那個叔叔來給我治眼呢?”小路疑惑道,“神使是無所不知的啊。”

“神使也不是無所不知的,你看先前我就不知道你的名字,是吧?”楊晃辯解道。

“但是你先前不是說,神是無所不能的嗎?”小路追問道。

“神當然是無所不能的,但是……但是神使比神還是要差那麼一點點的啊。”楊晃覺得自己快要詞窮了。

小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又問道:“那爲什麼你不帶我去見神,那樣他就可以給我治眼睛了啊。”

“小姑娘,其實你面前的神使就是神,他剛纔是在逗你。”楊戕從回憶中清醒過來,笑道:“在你面前的,就是神界最了不起的九天混沌虛無神,他會有辦法給你治眼的。你要知道,你的眼睛病得很厲害,不是很快就能看見東西的。”

“能夠治療好嗎,神仙伯伯?”小路拉着楊晃的寬大衣袖問道,能夠看見東西就是她最大的夢想了。

“當然能夠治好的,而且會比任何人的眼睛都要好。”楊晃異常肯定的說道。

“一定比任何的人眼睛都要好。”楊戕說道,“等你睡醒的時候,我保證你就能夠看見東西了。”

說着,楊戕伸手點了小路的昏睡穴,對於自己的醫術,楊戕已經有十足的把握。

然後,楊戕又以劍氣凝實化爲銀針,刺在小路的腦部穴位之上。

雖然此處無法配製麻藥,但是楊戕向她身上輸送的生命氣息,足夠抵禦任何的痛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