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驚駭欲死,萬萬沒想到自己在對方面前竟是連半點還手之力都沒有!

到底是何方強者,敢來火狼幫殺他?

可當他真正看清眼前之人的長相時,他的表情瞬間便是呆滯了,旋即變得震驚無比!是他!居然是當日他所刺殺的林隕!

“別來無恙吧?心臟長在右邊的老朋友……”

林隕神色冷酷,輕聲道。

此時毒牙的內心已經不知道用什麼詞語才能形容此時的震撼了,當日的林隕雖然難殺,但只是煉力八品的修爲,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只能到處逃竄。

可現在呢?

這個曾經在他眼中的螻蟻,居然一招就將他給制服了!而且他的性命此時就在林隕的一念之間,他毫不懷疑自己如果敢輕舉妄動的話,必定會被林隕直接捏碎喉嚨!

“你,你想怎麼樣?”

毒牙強壓下心中的恐懼,低聲道。

他不是個蠢人,如果林隕真是來找他報仇的話,不可能會留他活口,因爲沒有這個必要。所以他斷定林隕一定有別的事情要自己去做,這才留了他性命。

“很好,你是個聰明人。只要你願意幫我做一件事情,我就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似乎是看出了毒牙無意反抗的想法,林隕輕笑一聲,這也免除了他許多的麻煩。

“什麼事情?”

毒牙低聲道。

他只要能活下去就行了,不管付出什麼,他都不在乎。就算是背叛火狼幫,他也無所謂。這種拼命活下去的想法,纔是他們火狼幫衆人內心最深處的堅持。

要知道,火狼幫本就是由貧民區裏的人組成的,他們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不愁吃穿地活下去,毒牙自然也不例外。

“你們火狼幫一直都在暗中有從事人口買賣,這件事情你應該知情吧?”

林隕冷笑道。

“知道。”

“很好,現在就帶我去關押那些人的地方。我會假裝成是你的手下一直跟着你,如果你敢有任何小心思的話,我就會一劍宰了你。”

“如果我帶你去了,你就能放過我嗎?”

毒牙冷靜地道。

“雖然我不是什麼好人,但是這點信譽還是有的。”

林隕神色淡然,道:“只要你能讓我達成目的,放過你也可以。畢竟,像你這種小人物,殺不殺對我來說都是無所謂的。”

他這說的倒是實話,苦海境小成的毒牙如今在他看來只是一個一招就能解決的小角色,根本不需要太過在意。

“好,希望你說話算話。”

見林隕的神色並非作僞,毒牙暗自鬆了一口氣。至於他心中,卻是根本沒有半點背叛火狼幫的愧疚和自責,大不了幹完這件事情後自己就逃出北關府城,對他來說,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之後,林隕便是僞裝成了一個跟在毒牙身邊的火狼幫手下,一路走來果真是沒有引起他人的注意。在毒牙的領路下,他們來到了一處後山。在這座山峯之下,竟是被挖出了數個大小不一的洞窟。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洞窟都被堅固的巨大鐵門緊鎖着,而鐵門上皆是有着一個只供孩童進出的小門,那是用來送食物進去才特地開出來的小門。

在這些洞窟門前,有着幾名火狼幫之人在這裏守着,這些人大部分是煉力境修爲,最強的也不過才煉力八品修爲。

當他們看到毒牙來到這裏,皆是笑道:“毒牙統領,今兒個怎麼有心情來到我們這破地方?”

“閒來無事,就到這裏看看。”

毒牙淡淡道:“裏面的那些小傢伙,都還活着吧?”

“放心吧,毒牙統領。”

爲首的那名大漢,笑道:“這些小畜生的命硬得很,就算是頓頓吃泔水,也能頑強地活下來。反正再過兩天,他們就能賣出去了,一時半會死不掉的。”

“很好。”

毒牙點了點頭。

嗤。

下一刻,毒牙身後的林隕陡然暴動,身形轉瞬如電。在那幾名大漢驚駭的目光下,他一把抽出了對方腰間的長刀,殺機凜然!

刀光閃爍之下,這幾名大漢的頭顱皆是飛在半空中,最終掉落在地,沾滿了污垢和塵埃。

直到死前的一刻,他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殺這些人渣,髒我的劍。”

在那毒牙驚懼的眼神下,林隕隨手扔掉了那柄沾滿血跡的長刀,冷冷道:“還愣着做什麼,給我打開這些大門!否則下一個死的就是你……”

“是!”

感受到林隕那一身可怕無比的殺機,毒牙連忙從那幾具屍體身上摸出了鑰匙,接連打開了這裏的幾處洞窟。鐵門一開,從這些洞窟中便是傳出了令人作嘔的惡臭氣息。

毒牙眉頭緊皺,不禁用手捂住了口鼻,這味道實在是太難聞了。

殊不知,他身後的林隕,那一張清秀的臉龐早已變得扭曲無比,冰冷至極的殺機在他臉上涌動着!

“小夢……就是被關在這種地方!”

林隕心中憤怒不已,如果不是他強行壓抑着心中的殺意,眼前的毒牙早就死在他的劍下了!一想到小夢這些天來都在這種地方被關着,而且頓頓吃的都是牲口都未必肯下嘴的泔水!

他就覺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一般,可怕的情緒不斷醞釀着,即將爆發出來!

“爲什麼沒人出來?”

所有洞窟的大門都已經被打開了,可裏面被關押着的孩子們卻是沒有一個主動走出來的,林隕眉頭緊皺,冷哼道:“是不是裏面還有一道門鎖着他們?”

“不是。”

毒牙立刻解釋道:“應該他們被關久了,心裏害怕不敢出來。我聽說過,這幾個傢伙無聊的時候還會弄一些孩子出來毒打取樂。所以……”

說到這裏,他臉色驟然一變,因爲他看到了一道恐怖的劍光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朝自己刺殺而來!

他下意識地想要避開,可這一劍無論是殺機還是威力都是強的可怕!

根本無法躲開!

嗤。

他的心臟被刺穿了!

潮水般的劇痛瞬間淹沒了毒牙的思緒,這一次,林隕刺的是他真正的心臟位置,他知道自己必死無疑,絕望而怨毒地盯着林隕,質問道:“爲什麼要殺我?你答應過我不殺我的……”

“我的承諾,向來都只對人有效。對畜生……例外!”

林隕冷漠地看着他,掌心內真元爆發,順着青雲劍的劍身,一舉貫穿轟碎了毒牙的心臟!

毒牙,死了!

林隕神色未變,那冷靜的眼神就像是剛殺了一隻雞一樣,沒有半點的波動。或許,在他看來,毒牙這些人就跟畜生沒有什麼兩樣。

在那些孩子們恐懼無比的目光下,林隕走進了其中的一處洞窟,他眉頭緊皺,臉色更是陰沉無比。無因其他,只因他發現這裏面的環境竟是比想象中的還要惡劣上百倍!

那在洞窟門口擺着的大木桶,裏面散發着泔水的餿臭氣味,可即便是這樣,那木桶裏面依舊是乾淨無比!林隕知道,這一定是這些孩子們把那木桶裏的泔水都給吃光了!

這些年齡最多不過十來歲的孩子們,幾乎個個身上穿着都不是衣服,而是一塊塊的破布。當他們看到林隕走進來之時,他們臉上皆是掛滿了恐懼,一個個都朝着牆邊縮去,像是看到了魔鬼一般。

如果他今日沒有來到這裏的話,這些孩子今後的命運不知會變成什麼樣,或許會餓死,或許會病死,或許會被買下他們的主人給活活打死……

“火狼幫!該殺!該死!”

林隕從來都不認爲自己是一個好人,因爲他殺起人來從來都不會心軟,只要是對自己有威脅的人,無論好壞,他都會毫不猶豫地將其斬殺!

可是今天,他卻親眼見證了這世上的黑暗和罪惡竟是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可怕!

跟這些畜生相比,他至少能夠承認自己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地獄空蕩蕩,魔鬼在人間!”

看着如此一幕,林隕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林隕逐一檢查過好幾個洞窟,卻是都沒有發現小夢。正當他的心情愈發低沉之時,他忽然在最後一個洞窟裏看見了一道熟悉的人影。

沒錯,正是小夢。

僅僅數日不見,小夢居然瘦了一大圈,就連一張小臉上都是沾滿了污垢,只有那對眸子中的希望光芒顯得格外惹眼,在這羣眼神黯淡無光的孩子們之中有些格格不入。

這些被拐來的孩子們,對未來的人生是沒有任何希望和期盼可言的。但是小夢不同,她深信自己的姑爺一定會來這裏救她離開,所以她始終都抱着無人可動搖的一絲希望。

“小夢……”

wωw_ ⓣⓣⓚⓐⓝ_ Сo

林隕艱難地開口道。

看到小夢一身的傷痕和污垢,他的心就像是被刀子剮了一樣。小夢對林隕的意義無疑是特殊的,在那段不斷被人譏諷嘲笑,連頓飽飯都未必吃得到的苦日子裏,只有小夢一直陪伴着他。

看到如今這副慘淡模樣的小夢,林隕鼻子一酸,雙眼都有些溼潤了起來。

“姑,姑爺?”

看到有人進入這裏,小夢的第一反應就是連忙護住身邊的孩子們,因爲她來到這裏之後,經常會親眼看到外面那些壞人會用鞭子抽打這些孩子們,所以她每次都會用自己的身子護住他們。

洞窟內的光線昏暗,她並未看清楚來人的長相。直到她聽見這一聲熟悉而又親切的呼喚之時,她身軀一震,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的驚喜之色。

她看清楚了,沒錯,真的是她的姑爺!

姑爺沒死,而且真的跟她夢裏所夢見的那樣來救她了!

“對不起,我來遲了。”

強忍着心中的愧疚和自責,林隕輕柔地走上前去,將小夢緩緩地抱入懷中。複雜的情緒和千言萬語,此刻只是化作了這麼一句簡簡單單的話語。

他緊緊地抱着這個瘦弱的女孩子,就像是害怕再度失去一般。

令人意外的是,小夢卻是一直從林隕的懷中擠出來,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姑爺別碰我,我身上髒,會弄髒你的衣服……”

正如她所說,此刻的小夢身上散發着各種難聞的氣味,衣物上也是沾染了不知是什麼東西的污垢。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待着,如果還能保持整潔乾淨的話,那纔是不正常的事情。

“一點都不髒,小夢是最乾淨,最漂亮的小姑娘。”

此話一出,林隕的雙眼更是變得通紅起來,他露出了一個爽朗的笑容,道:“我這就帶你回家,從今以後我們再也不分開了。”

說罷,他便是要帶小夢離開這個鬼地方。

誰知小夢卻是緊緊拉住了他的衣袖,看上去並不想離開這裏的樣子,在林隕不解的眼神下,她有些遲疑地道:“姑爺,能不能把這些可憐的孩子也一起帶走?他們都是無父無母的孤兒,一直流落在外,這纔會被那些壞人給抓進來的。”

“帶他們一起走?”

聞言,林隕有些詫異道。

其實他也不是沒想過拯救這些可憐的孩子,當他看到這一幕時,他心裏就已經有所打算了。等他滅了這火狼幫之後,他就會立刻讓城主張啓山派人來將這些孩子們帶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