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霄越聽越生氣,小姑娘年紀不大,心思卻歹毒。動不動就要殺要剮的,這要是放了出去還不天天惹禍。

只見林霄運足真氣一個漂亮的鯉魚打挺翻起來,反手將小姑娘倒栽蔥樣提起來,一隻手提着她的腳,一隻手朝着她滾圓的屁股打去,一邊打一邊教訓道:“哥哥我今天替你家大人好好管教管教你,動不動就要殺要剮。第一打你目中無人,第二打你心腸狠毒,第三打你不講道理,第四打你顛倒黑白,第五打你衣着暴露,第六……”山林中傳來“啪啪啪”的聲音,小姑娘一下就呆愣住了。

這小姑娘的確是飛躍門的人,飛躍門其實算不上多大的門派,乃是一位曾經修行百年的散仙來到此白莽山,發現此山珍奇靈寶頗多,山勢地貌頗適合人和妖精修煉,便紮根下來。一呆就是五十年,倒也有些底子,後來雲遊四海將山門交給了後人打理。

這小姑娘便是飛躍門現任掌門之女瑤仙兒,自小便被爹爹寵着,上面全是師兄師姐都捧着她、慣着她,便也養成了她驕橫任性、唯我獨尊的性格。

感覺着屁股後面火辣辣的痛感,瑤仙兒臉上一會紅一會白,她雖然穿着暴露,行爲大膽,但到底是位未見過世面的小姑娘,這十幾年呆在飛躍門裏很少出門,就算出來一次也有一幫子師兄師姐圍着,哪裏見過這麼兇的男人,還敢打她的屁股,頓時就蒙了。

不一會,回過味兒來,屁股上火辣辣的痛,心裏既害怕又嬌羞,委屈一下子涌上來,嚎啕大哭起來:“啊啊啊!55555!爹爹救命,大師兄救命啊!”

林霄打了十分鐘,見小姑娘突然嚎起來,也有點於心不忍,止住手勁,扶起瑤仙兒喝道:“今日的事就算了,下次再如此行事還打你屁股。”

瑤仙兒得了自由,抹着臉上的淚珠一邊哭一邊向外面奔去:“大師兄快來啊,殺人了!”

林霄聽了一驚,暗道:“不好,這丫頭還有幫手。”剛欲拔腿就走,遠遠的躥出來幾個人將自己團團圍住。

瑤仙兒一馬當先的撲到一個少年懷中嚶嚶的哭泣道:“大師兄,你可來了,仙兒,仙兒不要活了啦,仙兒被這淫賊欺負了,他不僅偷摘了我的仙果,還還打了我的屁股,這以後讓我還怎麼見人啊。5555!”

首當其衝的少年倒是長得很英俊,只見他一身道士打扮,長髮披肩,後面用草繩輕輕的束成一股,兩道粗粗的眉毛顯得極爲英武,薄薄的嘴脣看起來很冷漠。腰間別着一把寶劍,微微的散發着寒意。

只聽他大喝一聲指着林霄叫道:“好一個登徒浪子,在我飛躍門道場竟然如此無禮,調戲我小師妹,不殺了你不破壞了我師妹的名潔,師弟們上,將他擒了交給師妹發落。”

林霄剛欲分辨幾句,見這五個人不分青紅皁白上來就打,也生出幾分火氣來,毫不留手的運行真氣,一套太極八卦掌躍於手間。

幾個小道士雖然師出有門,可哪裏是林霄這混跡於江湖的人可比的,幾十個回合下來均氣喘噓噓,汗如雨下。

那個大師兄見狀急得不行,一旁的瑤仙兒嬌聲呼喝:“你們幾個真不中用,我要他死,要他死。”

“列陣!”

聽得大師兄急喝,四個小道士各自退開到東西南北四角,各自周身散發出一種柔和的光芒,他們手捏法訣嘴裏嗡嗡的念着不知道是什麼咒語的東西,不一會全身發光竟然形成一道道匹練光華的光幕對着林霄急射而去。

林霄眼看着光速向自己當頭罩來,硬着頭皮硬捱了一下。

“咦!”

光芒打到身上並不痛,也並無不適感,剛欲大笑發現周身動彈不得,而且光芒越收越緊,隱隱的竟形成一條條拇指粗細的光繩,緊緊的將林霄困於中間。

“哈哈哈!臭小子,終於還是落到我手裏了吧。”瑤仙兒得了勢,立刻張牙舞爪起來,只見她拿着手裏的短刀,慢慢向林霄走去。

“怎麼樣?我們這個飛躍門捆仙陣還舒服嗎?別說你這元嬰不到的小修爲,就算是你是地仙被這捆仙陣纏住也定叫你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我先挖了你的眼珠子,再砍掉你的雙手,最後仙果仍然是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霄看着越走越近的瑤仙兒,心中怒極。

“想不到一時仁慈,饒了這個不經世事的小丫頭,到頭來給自己惹了這麼個**煩,早知道直接走人就好了,幹嘛要逞一時之快呢。”林霄此時深深懊悔,看着瑤仙兒狡黠的大眼睛滴溜亂轉,看着自己的臉,胸,和下體,不動了,林霄當下大驚。

“哈哈哈!假如我將你切了,看你還如何禍害別人,這就是教育你出外行走,千萬不要得罪女人哦!”說着舉着寒光閃閃的刀對着林霄的命根子刺來。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林霄通紅的雙眼渾身一點力氣也使不上。

“咣噹!”一顆小石子突然從遠處飛來,精妙無比的將瑤仙兒手中的銀刀打落。一道疾喝傳過來:“誰敢欺負我林大哥,我好思嬌和她沒完。” “來者何人?”瑤仙兒站在林霄前面怒喝着,小臉因爲生氣憋得通紅。

只見一隻藍色的大鳥從遠處飛來,眨眼之前便落到地上,鳥背上坐着一名老頭,粗布墨衣、仙風道骨。而那隻漂亮的大鳥搖身一變,竟然是個俏麗的大姑娘,十分漂亮。

如今的好思嬌似乎個子高了許多,由原來160左右一下躥到170,出落成一位標緻可人的大姑娘。

圓圓的小臉有點嬰兒肥,萌萌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睫毛,長髮披肩,雪白的小臂裸露着,上身穿了一件純棉白色小襯衫,下身牛仔褲將她修長的大腿緊緊的包裹着,中間露出一截***,要清純有清純,要性感有性感,真是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了。

聽到瑤仙兒喝問,阿嬌皺緊眉頭剛欲上前,卻被玄老一手止住。

“老朽姓玄,名子墨。敢問幾位小友,這位小師傅犯了什麼罪?”玄子墨行走江湖時間比林霄二人早好幾百年,江湖經驗非常豐富。有道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這幾個小青年看着年齡不大,不過衣着統一,一看就是有師承背景的道門中人。”

大師兄畢竟年長几歲,又得掌門倚重,還是有幾分眼色的,見玄老談吐不凡,仙風道骨的模樣,自知面前的肯定是個道行高深的老頭兒。

他微微上前一步抱拳說道:“這位前輩有所不知,這仙樹本是我飛躍門之物,這小賊招呼也不打,竟然直接將上面的果子納爲己有,我師妹看不慣他惡劣行徑出言勸告,還被他出手打傷了,我們正欲將他捉拿下來,交給師傅處置呢。”

果然是門中大師兄,顛倒黑白也有幾分道行。玄子墨微微看了看林霄,二人早已神識交流了事情的始末。

只見玄子墨微微一笑說道:“既是這樣,那這小師傅似乎做法的確不對,可老朽行走江湖已有千年,還真的從未聽說過飛躍門,況且自古名門正派都有規矩可守,怎能是非未分就要切人家命根子呢?這似乎並非名門正派的行事作風啊。”

大師兄聽到玄子墨幾句犀利的言語,頓時臉色煞白,內心理虧。小辣椒瑤仙兒看到自家師兄一臉懊悔之意當下不樂意了。

“你是哪兒來的老頭子,這是我們飛躍門的事,與你何干?你要是趕路就趕緊趕路,休要管我們的閒事。一把年紀還在這管閒事,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聽你之言已活千年,據我所知只有王八才能活千年萬年,難道你真是隻王八精變的?”瑤仙兒一張臭嘴像杆機關槍一樣突突的冒個不停,惹得玄子墨滿臉烏青。

就在衆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時候,只聽到清脆的響聲,“啪”的一聲,瑤仙兒的臉立刻腫了起來,可見出手之人力道之大。

“誰?是誰打我?”瑤仙兒捂着半邊臉,眼珠子瞪得老大,連根沒看清楚打她的人是誰?只依稀感覺有一道人影唰的一下在自己面前晃了一下就不見了。怒視了一圈,始終沒發現什麼,見好思嬌笑嘻嘻的盯着自己的臉看,氣呼呼的望着好思嬌喝道:“是你打的我?”

好思嬌樂呵呵的理了理自己的長頭髮,眨了眨呆萌的眼睛無辜的說道:“你哪隻眼睛看到本寶寶打的,難道你還有第三隻眼睛嗎?”

“噗嗤”一聲,周圍飛躍門的弟子被好思嬌可愛嬌俏的呆萌樣兒一下逗樂了。自己的這位小師妹可愛是可愛,就是嘴巴太毒,而且任性的厲害。大家也非常無耐,可誰讓她是掌門瑤大柱的掌上明珠呢。

瑤仙兒感受着周圍師兄的恥笑聲,心中的火氣一直躥到腦門,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喝一聲,提着短刀便向好思嬌衝過來。

“你個死三八竟然出言諷刺我,我說是你就是你。”

阿嬌聽到瑤仙兒這句話頓時怒極。儘管從小一路吃苦受罪,受了不少人的白眼,捱了不少餓,但自從跟了林霄他們生活,便對自己所生活的世界產生新的認識,而且結丹以後更是涌起不少從前的回憶和往事,對自己的身世也略知一二。

畢方鳥本是上古神鳥,尤其驕傲,血脈更是極爲稀少,多數爲雄性,鮮少有雌性,所以這分稀有當屬萬中無一。況且,畢方鳥性情本就火爆,血脈甦醒後更爲乖戾,一般很少與陌生人說話,只因跟着林霄一年倒也消磨了性子,加上林霄讓她日日讀清心咒,將她骨子裏好戰血液生生壓制了下來。

今日碰到這個刁蠻任性的瑤仙兒,不僅捆綁着林大哥,還出言無狀,實在忍不住就出手打了她一巴掌,誰知道這瑤仙兒不死心,竟然還一口一個“死三八”衝着自己發起飆來,頓時怒氣攻心,一個箭步衝了上去。

師兄們一看這架式,再不阻攔恐怕小師妹就會受傷了,頓時顧及不上林霄了,紛紛離開四角陣眼,向瑤仙兒這邊跑來。

玄子墨瞅準時機,急忙將林霄從陣中解救下來,塞了一枚丹藥到嘴裏,在他耳邊說道:“這飛躍門是這白莽山唯一的道家門派,掌門瑤大柱平時就是個甩手掌櫃,我看他的門人個個目中無人,咱們還是早點離開的好,省得徒惹事端。”

“恩!”林霄贊同的微微點頭。

那邊好思嬌已經和瑤仙兒開打了。有趣的是那刁蠻任性的小公主嘴巴雖然厲害,可無奈功法不如人,身法就更不行了,打了半天連阿嬌的一片衣角都追不上,只聽見空中“啪啪啪”的嘴巴聲,不多時師兄就看到自家小師妹已經蓬頭垢面,臉蛋腫的跟個大肉包子似的,還在嗚嗚的罵着,可惜聽不出個數來。

好思嬌立在玄老二人身邊,掩面輕笑道:“技不如人,還如此刁蠻。林大哥,玄老,我幫你們教訓她了。咯咯咯咯!”

林霄寵溺的摸了摸阿嬌的頭,輕點了一下她的鼻尖怪道:“你把人家一個大姑娘的臉打成這樣,看人家爹爹不找你算賬。”

好思嬌忙伸了一下舌頭,回嘴道:“哼!要找就找啊,我纔不怕他呢。”說完做了一個鬼臉。

“師妹,師妹,你休息一下。”大師兄看到自己的小師妹被人家修理成這樣,心裏也突然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怒氣。

“你們,你們等着……”大師兄招呼着衆人,架着瑤仙兒飛也似的離開了。看來是搬救兵去了。

“師傅,此地不宜久留,我們也趕緊走吧。”

林霄輕輕點了一下頭,一馬前先衝着莽蛇洞奔去。

正走着,忽聽身後傳來一聲怒吼:“無恥小兒,打傷我的寶貝女兒就這麼急着離開嗎?”

林霄暗道一聲:“糟了。”拉着阿嬌的手不停疾奔。

誰知道剛跑了兩步,從眼前徐徐落下一個身着道袍四五十歲的胖子,不多時旁邊的瑤仙兒氣喘噓噓的趕上來罵道:“爹,就是這三個人欺負我。那個露肚臍的三八還打我嘴巴,你瞧瞧我這臉,還讓我怎麼做人啊,我不要活了,不要活了。”

來的這人不是別人,就是飛躍門現任掌門瑤大柱,“寶貝兒啊別哭了啊,小心哭壞了眼睛,哎喲我的小祖宗啊,別哭了,你哭得你爹腸子都要斷了。”

林霄三人一看瑤大柱這副嘴臉,心中想笑,想不到這一派掌門對着自己的女兒毫無辦法,簡直就是寵上天了。再一看瑤仙兒臉上哪有淚花,明顯是裝哭假唱,扮豬吃老虎的哄騙自己的親爹。

“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啊。有什麼樣的爹,就有什麼樣的姑娘。”林霄心裏默默唸道。

一轉臉,瑤大柱前一秒還溫存軟語笑臉迎人的面對女兒,下一秒臉一板惡狠狠的對着林霄三人斥道:“哪裏來的臭小子,野姑娘和,和——”瑤大柱正罵着,一眼看到玄子墨花白的頭髮和鬍子,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頓時不知道如何罵下去。

“和和這老王八。”此話一出,玄子墨大喝一聲,招呼也不打,一道疾光“嗖”的奔出,也這瑤大柱就打起來。

旁邊的人急急的退到一旁,看着半空中一白一墨的身影漫山遍野的飛舞,一會到東,一會到西。

打到日落西山,還是難分勝負。玄子墨儘管功夫並不俊俏,但歲數一大把,集百家所長,而且防禦堪稱恐怖,基本上只要不是找到他的死穴,一般人,哪怕你是千年以上的老妖精和羽化地仙也乃何不得他。

旁邊的樹劈的劈,斷的斷,兩人落到地上均袖袍破爛不堪,樣子都不怎麼好看。瑤大柱拄着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說道:“不就說了一句老王八,怎麼就跟踩了狗尾巴似的,至於嗎?我姑娘被揍了,我還沒說什麼呢。”

玄子墨到這三個字,“嗖”的一聲又要衝出去,被林霄一把攔住,拱手一禮:“瑤掌門,這件事另愛其實心裏有數,這紅果是不是你們道場的東西都不重要,只不過強取豪壓非武學正派行徑,若是傳了出去,恐怕失了瑤掌門的臉面。”

“何況,你們鬥也鬥了,打也鬥了,我看不如化干戈爲玉帛吧。”說完笑了笑。

瑤大柱眼珠滴溜溜的轉了轉,擡頭看了兩眼玄子墨半露的胸膛,老臉突然紅了一下,悠悠的說道:“我這人最講公道,別說這仙樹不是我飛躍門道門內的東西,就算是,只要玄老想要,我也可以送給你們,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只不過我要他陪我一宿。”

“啊?”

“什麼?”玄子墨呼的站直了身子,頓時前襟大露,好一片胸肌結實的露出來,頓時讓瑤大柱盯得又是害羞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

原來,自從瑤大柱和瑤仙兒他娘完了婚生下瑤仙兒以後,他娘便跟着別人跑了。瑤大柱一怒之下立誓此生不娶,除了修煉就是飲酒,性子和取向慢慢扭曲了,竟然漸漸喜歡上了男風,這不,和玄子墨打了一下午,越打越欣賞他的穩紮穩打,尤其是仙風道骨的模樣更是使他着迷。

林霄“噗嗤”樂了一聲,問道:“這個你得問玄老,我可做不了他的主。”

“師傅,我手裏有罐十香軟金散,聽我說跑,你們就趕緊的啊。”玄子墨一邊神識給林霄二人,一邊臉紅的罵道:“你個死胖子,玩什麼不好,竟然學人家玩同性戀,我滾你丫的,跑!”

只見阿嬌瞬間化爲畢方鳥,馱着林霄二人瞬間沒了影子。

瑤大柱追了十幾裏,追不上,氣急敗壞的怒吼道:“玄子墨,你個老王八,等我下次見到你的,非睡了你不可。”

“咦!”玄子墨渾身打了一個抖擻,肉麻到不行。 等再也聽不到瑤大柱的聲音,林霄三人轉眼已經到山洞跟前,定睛一看裏面,大叫一聲:“臥槽!”

“師傅,怎麼了?”

“唉!黃丹自殺了!”林霄長嘆一聲叫道:“佘倩兒,快快將門打開,你不想救你的心上人了嗎?”

山洞裏抱着黃鼠狼屍體的佘倩兒就這樣一動不動已經好久了,聽到此聲渾身顫抖了一下,“丹還有救嗎?”

是的,就在林霄走後,這裏發生了一段悽美的生死離別。黃丹失雲了肉身,回憶起這些年在紅塵中的種種經歷,頓感世間再無留戀大徹大悟,將百年道行給了佘倩兒,治好了她眼睛上的傷,也將自己逼進了死境。

佘倩兒動情的嚎哭了一天一夜,抱着恢復原形的黃丹就這樣一動不動的坐着,直到林霄三人來。

佘倩兒站了起來,打開洞門放林霄三人進來,一臉巴望的看着林霄說:“你真的能救她嗎?”

玄老翻了翻黃丹的眼皮,切了一下她的脈博,轉過身對着林霄搖了搖頭。

殺母之仇不共戴天,仇人就在眼前,可林霄卻再也興不起報仇的慾望。眼看黃丹生機全斷,她的情人佘倩兒正眼巴巴的求着她的敵人救黃丹,這怎麼能不戲劇呢,此時此刻,林霄的內心半點喜悅都沒有。

“正所謂冤冤相報何時了,在阿賴耶識境時,老師傅出了兩關考問自己的心,一是讓自己明白世上之事不可偷奸耍滑,要時刻提醒自己,能力越大,責任越是大。二是讓自己不要輕易相信眼睛,要勤修菩提心,用心去感受世上的一切。此時此刻,林霄的心告訴自己殺了黃丹和佘倩兒並不能讓自己更愉快,可能這就是自空性的結果,也是他重生以後真正的使命。”

想到這,林霄看了一眼玄老,突然想起來自己揹包着的紅幾枚紅果兒。

“玄老頭,你看看這紅果是什麼?”林霄遞過來一隻問道。

“哇塞!師傅,你哪弄的,這是輪迴果,輪迴果呀。曾經有個傳說,說一顆輪迴果可以幫助一個魂飛魄散的人重新凝聚魂魄遁入輪迴,即使是生機全無,只要在三日內尋回他的三魂七魄,藉由輪迴果也可助其重返輪迴。這是枚真正的仙果啊。”

“輪迴果?”林霄喃喃了一句。

佘倩兒聽到這三個字突然大爲驚喜,“撲通”一聲跪在林霄面前說道:“林霄,我知道我做了很多對不起你的事情,但請你念在我自化形出關以來並未傷及其他生命的份上,救救阿丹吧,我無法眼看着她在我面前死去。我求求你,我求求你!”說完大力的磕着頭。

“呯呯呯呯!”頭顱撞擊地面的聲音響遍整個石洞,林霄看着佘倩兒這副癡情的模樣慢慢嘆了一口氣。

“唉!我可以救她,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