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陽仙君暗嘆一聲,也是深深的彎下腰恭敬拜道:「我金陽也會全力輔佐林浩師弟,」

林浩看到倆位師兄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暗嘆一聲,道:「承蒙倆位師兄看的起,有我林浩一日,我定會護九霄閣周全的,」

「我代九霄閣的師兄弟們謝謝林浩師弟了,」金陽仙君肅穆道,林浩是他見過最妖孽的天才,甚至都不能用妖孽來形容,簡直是太過驚世駭俗了,那可是傳說中的天級觀想之法啊,若是傳出去足以引起界域戰爭,

他根本不可想象,一個如此少年,日後到底會成長到哪一步,

金陽仙君說完,突然站起身子對林浩說道:「聽說林浩師弟有一塊命運石碑,能否借給師兄一用,」

「命運石碑,」林浩雖然疑惑,卻依舊拿出紫金色的命運石碑遞給金陽仙君,「不知道師兄要這石碑做何用處,」

金陽仙君深深的看了林浩一眼,卻不回答他的話,而是手握紫金色的命運石碑,張口說道:「我金陽,以冥冥中的至高命運起誓,絕對不會將林浩師弟觀想之法的事情告他人,並且願意一生輔助林浩師弟經營九霄閣,」

「金陽師兄,你……」林浩大驚,

然而林浩話音剛剛落下,金陽仙君卻將命運石碑遞給了圖牧仙君,

圖牧仙君微微一笑,握住命運石碑張口道:「我圖牧,以冥冥中的至高命運起誓……」

下一個是麒麟子,金陽所說,麒麟子雖然第一次聽說,但它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不顧林浩的反對,接過命運石碑發下了誓言:「我麒麟子,以冥冥中的至高命運起誓……」 林浩幽幽一嘆:「跟我說說觀想之法的傳說吧,」

「嗯,便由我來告訴師弟,」金陽仙君發下誓言后,反而變得不在拘謹,款款道,「師弟有所不知,這觀想之法雖然在普通修士眼中極為神秘,但修為達到仙君,積攢足夠的財富后,觀想之法是可以買到的,」

「哦,想必觀想之法的價格不低吧,」林浩道,

「這個自然,就是最低等的黃級觀想之法,也足以抵得上一把先天靈寶的價值,」金陽仙君道,「這觀想之法大體劃分為的天地玄黃四個等級,黃級最低,玄級次之,天級最高,我的觀想之法便是積累了數千年的財富,請師尊幫忙購買的,是最低等的黃級觀想之法,而圖牧師弟另有際遇,那爆猿觀想之法已經達到了玄級的門檻,」

林浩微驚,怪不得先前是圖牧仙君出手試探自己的神念,

「玄級觀想之法已經是極為珍貴的存在了,就連師尊他老人家的觀想之法也是玄級極品而已,」

金陽仙君繼續道:「觀想之法之所以珍貴,是因為它根本不能二次傳授,乃是直接將觀想之聖像烙印在神魂,玄級觀想之法,我還見過,而地級觀想之法我根本連聽說都沒有聽說過誰具有,更何況是天級觀想之法了,師兄根本不可想象,師弟到底得到了何等天大的際遇,能夠得到如此珍貴的觀想之法,」

「是啊,等級越高的觀想之法,對神魂提升強度越發恐怖,」圖牧仙君依舊是驚懼道,「師弟以剛剛突破到仙王的修為,便具備堪比仙君後期的神魂強度,更是凝聚出聖靈之符,擁有極為恐怖的聖靈神通,這太不可思議,太匪夷所思了,」

「仙君後期……」林浩低語,眼中閃過一抹寒芒,突然問道,「我的戰力比仙君後期的修士如何,」

圖牧仙君聞言蹙眉沉思,片刻后凝重道:「若是除卻師弟詭異的聖靈不論,師弟以遠超仙君高手的強大肉身,還有異常雄渾的元力,足以與仙君初期的高手對戰,若是加上聖靈,出其不意之下,尋常仙君後期高手恐怕都不是師弟的對手了,」

「哈哈哈,好,好啊,」林浩大笑,他平生最大的機緣便是得到星雲圖觀想之法,以往星雲圖只是提升自己的神魂強度,而沒有展現出其它威能,但林浩沒有一刻不忘記觀想,如今一朝頓悟,凝聚聖靈之符,終於一飛衝天,,

「這天地之大,如今我林浩盡皆可去得,」林浩眼底閃過一抹寒芒,喃喃道,「蘇魔該到了我們算算總賬的時候了,」

「既然秦皇封我為護國天王,你們便隨我去見見秦皇吧,」林浩說道,

「師弟,我們要如何去,」金陽仙君道,「是光明正大的去,還是私下裡去,」

如今林浩身份特殊,貴為九霄閣閣主,一言一行都代表著九霄閣的態度,若是光明正大的去,便是表明九霄閣站在秦皇一邊;若是私下裡去,那便值得商榷了,

「自然是光明正大的去,」林浩大笑一聲,出了寶庫,

……

「拜見天王,」

「我等拜見護國天王,」

「護國天王萬福金安,」

林浩三人走下九霄閣,筆直的穿過昊陽城,直接向皇宮之中,他們一路暢行,所過之處群仙拜見,萬臣俯首,

「是林浩,九霄閣的新任閣主,秦皇新封的護國天王,」

「聽說九霄閣遭逢大變,想不到林浩閣主將一切鎮壓了,」

「林浩閣主出來了,這是要去皇宮,看來九霄閣是支持秦皇的,這回我們有救了,」

「有林浩閣主和秦皇勢力,如今昊陽城絕對是整個秦界最安全的地方,」

四周的修士議論紛紛,各種消息開始以極快的速度蔓延,瞬息傳入皇宮,傳出昊陽城,流入魔煞陣營,

林浩微笑的看著四周俯首的修士,一股強大的意念滋生,他緩緩邁步,每一步邁出后卻能夠走出極遠的距離,徑直走入皇宮深處,來到了秦皇所在的大殿前,

「林浩小友,進來吧,」

未等侍衛稟告,大殿中傳出了秦皇的聲音,

林浩也不猶豫,推門而入,富麗堂皇的大殿中,秦皇正微笑的向林浩看來,而此時隨著林浩推門而入,秦皇竟親自起身相迎,這種情況在如今整個秦界絕無僅有,

「林浩,拜見秦皇,」林浩拱手一拜,身體微微一欠,他如今來是作為九霄閣閣主而來,自然不能失了九霄閣的顏面,

「林浩閣主不用如此多禮,」秦皇見林浩如此連忙走下寶座,笑道,「林浩閣主是神農前輩的高徒,如今更是九霄閣閣主,我們平輩論交即可,」

秦皇說完,看向林浩身後恭恭敬敬站立的金陽仙君和圖牧仙君,頓時一驚,秦皇本以為林浩新任閣主,而且遭逢大變,金陽和圖牧雖然表現不出來,但心底定會不服,如今看來,卻不是如此,

從金陽仙君和圖牧仙君眼中,秦皇分明看到了由衷的尊敬和信服,一個小小仙王令倆位仙君中期的高手心服口服,這太過匪夷所思了,

「金陽道友,圖牧道友好久不見啊,你們的身體越發硬朗了,」秦皇道,「還有麒麟子小友,想不到短短數日不見,你便渡劫成功,化為人身了,」

「玄嬰道友,你的修為越發精進了,恐怕快要晉陞仙君大圓滿了,可喜可賀啊,」金陽仙君拱手道,

「修為越往上越難,我困在仙君後期早已數百年了,哪裡是那麼好突破的,」秦皇搖了搖頭,袖袍揮動,大殿中頓時出現一巨大貂皮毛毯,毛毯上有一案,案上擺滿了仙果佳釀,

「來來來,這些都是我的珍藏,我們邊喝邊聊,」秦皇引著林浩等人一一入座,

「這是我珍藏的仙猴醉,只剩下最後一壇了,」秦皇為幾人滿上美酒笑道,「來嘗嘗吧,」

秦皇話音落下,金陽仙君和圖牧仙君並沒有立刻去拿酒杯,而是下意識的去看林浩,而林浩卻無所顧忌的拿起酒杯慢慢品酌,

這個小動作被秦皇看在眼裡,更是確定了林浩的地位,

數杯酒下肚,幾人都沒有動用仙力驅散酒力,這仙猴醉更是酒勁極大,不一會幾人都是臉色通紅,目有陶醉之意,

「好酒啊,就是不動用仙元,修為達到我們這等,能夠使我們產生醉意的佳釀已然不多,」林浩又是一杯酒下肚,滿意說道,

「呵呵,這仙猴醉乃是百年前,我與獸皇討來的,如今只剩下這點存貨了,」秦皇笑道,他話音剛落,眼底閃過一抹異芒,順口道,「林浩閣主,你晉陞閣主,九霄閣內可還算安穩嗎,」

「九霄閣雖然遭逢大變,卻是前所未有的乾淨,另外還有三位仙君境的師兄接到消息,正從外星空趕回,」林浩把玩著手中的酒杯,幽幽道,「師尊縱然為人和善,也不至於有如此多的敗類,看來這魔煞在蠱惑人心方面的確了得,九霄閣雖然實力有所損失,卻是的前所未有的凝聚,不知皇都又如何,」

林浩將九霄閣的頂級戰力攤牌之後,看向秦皇,

秦皇深深看了林浩一眼,道:「魔煞的確了得,有問題的人我已經基本確定了,有異心的人不在少數,都該殺,在這昊陽城中,有十二都天神煞大陣,我可強行提升修為達到祖境,誰也不可能在昊陽城作亂,這點,林浩閣主盡可放心,」

「既然如此,秦皇以為我們這方的勢力,比魔煞如何,」林浩道,

「在整個秦界,絕對穩壓魔煞一頭,但在這昊陽城中,除非他們動用大兇器,來多少,我殺多少,」秦皇仰頭將杯中的酒倒入口中,豪邁道,

「嗯,如今祖境高手進入皇陰界,無盡蒼茫星空盡皆陷入動亂,你看我們該如何自處,」林浩又問道,

秦皇將空杯斟滿,抬頭看向虛空,露出千古一帝的睿智,輕聲道:「壓制高手間的爭鬥,韜光養晦,與魔煞長久對持,」

「這是為何,」一手一個仙果海吃的麒麟子聞言,大聲道,「既然我們強,就乾死那幫魔崽子啊,還韜什麼光,養什麼晦啊,」

林浩無語的看了看麒麟子,頗為無奈,

「這個麒麟子小友就有所不知了,」秦皇也是哈哈大笑道,「我們三荒仙界與三煞魔界的爭鬥是整個茫茫蒼穹的爭鬥,是天地大勢,十萬大千世界都捲入浩劫中,若是我們鋒芒太盛,殺光鎮守此地魔煞,定會引起魔煞陣營的反彈,派出大量的高手進駐秦界,到時候秦界就真的是萬劫不復了,」

「咦,老頭你好陰險啊,」麒麟子也不是愚笨之人,被秦皇一說立刻回味過來,

林浩拍了麒麟子腦袋笑罵道:「秦皇這都智謀,」

「除此之外,秦皇還有什麼打算嗎,」圖牧仙君道,

秦皇神秘一笑,道:「劫難將至,我道聖聯盟決定在道聖星舉行一場盛大的交易會,我想去購買幾個軍陣,」

「道聖聯盟,道聖星,」林浩疑惑,

「軍陣,,那可是好東西啊,」金陽和圖牧仙君聞言一拍大腿,驚呼出聲, 秦皇看了一眼林浩,細心的解釋道:「這道聖聯盟是整個道聖真界強者組成的組織,負責統領整個道聖真界,能夠加入道聖聯盟的成員最低要求是堪比仙君的戰力,而道聖星是諸多大能之輩,以無數奇珍寶料祭煉的一顆修真星,是整個道聖真界的核心,」

「修士祭煉的修真星,這太不可思議了,」林浩驚呼,

秦皇笑道:「這道聖星的威能遠非尋常人可以想象,疆域不但極為廣闊,堪比秦之大界,而整個修真星內部更是布滿浩大的陣法,形成星辰意志,若是有所需求,道聖星甚至可以移動,在宇宙中穿梭,爆發出恐怖的戰力,」

「可以移動的星辰,」林浩腦海中浮現出一幕幕場景,再次震驚,

「傳說中,道聖星就是一件法寶,全力發動后,威能嚇人,」金陽仙君也是讚歎道,

「真想見識一下這道聖星到底有何神奇,」林浩道,

「呵呵,若是小友以前有如此好奇心,恐怕短時間內不可完成,不過現在卻極為輕鬆,」秦皇笑道,

「秦皇,難道你要開啟跨界大陣,」圖牧仙君雙眼一瞪,驚呼道,「跨界大陣每一次開啟所花費的寶物可是海量數字啊,」

「這也沒辦法,若是從秦界慢慢飛去道聖星,恐怕要數年的腳力,到那時一切休矣,」秦皇也是極為肉痛道,「道聖星的交易會定在半年以後,這一次拍賣會在如此緊張的關口舉行,恐怕那些老傢伙都會把自己壓箱底的東西拿出來,轉換成戰力,這場交易會一定會空前的盛大,只有在道聖星的交易會上我才有機會換取到更多的軍陣,」

「就怕那個時候魔煞的魔崽子們發起猛攻啊,」金陽仙君蹙眉道,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魔煞的滲透力太強了,恐怕如此絕密的消息魔煞早已知曉,」秦皇道,「所以到時候我打算一個人前往道聖星,將所有高手都留在秦界,不知道我們神農閣到時如何安排,」

「這……」林浩一時間也不好抉擇,頓時猶豫起來,

金陽仙君和圖牧仙君對視一眼,道:「我和圖牧師弟,參加過道聖星的交易會,而且師尊留下的寶物也足夠我們二人使用,我們便不去了,」

「也好,我正有幾件東西需要去道聖星碰碰運氣,」林浩感激的看了金陽和圖牧仙君一眼,沉吟道,

「那此事就定下了,到時我跟林浩小友通過跨界大陣前往道聖星,只是林浩小友要準備好足夠的仙石寶物啊,」秦皇笑道,

「這個自然,」林浩想到赤鹿仙君儲物戒內的寶物和神農師尊留下的寶物,立刻笑道,「如此,我們便先告辭了,大劫將至,我們還需要多多布置一番,」

「嗯,最近魔煞的氣焰有些盛了,是該打壓打壓了,」秦皇在林浩臨走時說道,「一個月後,我會組織一場反攻,不知道林浩小友有沒有興趣參加,」

「反攻,」林浩眼底寒芒一閃,對秦皇道,「到時候我九霄閣天仙以上的弟子都會參加,」

「太好了,,」秦皇顯得極為開心,將林浩送出老遠才返回皇宮,

林浩出了皇城后,先去了林府拜見父母報了平安,又在林府呆了數日,留下大量的法寶和資源后,便返回了九霄閣,

昔日神農道祖閉關的密室內,林浩靜靜盤坐,

「蘇魔,一個月後,我們的恩怨也該算一算了,就是不知道蘇靈兒和青陽如何了,」林浩低語,隨後站起來,身體陡然消失不見,

再次出現時,林浩已經站在了天宮聖境的星空之中,

「林浩你來了,」星老的身形從星空中走出,

「星老我如今《天聖九轉神功》晉陞到四重頂峰似乎陷入瓶頸,在我突破仙王境和感悟劍之大道的時候,曾數次衝擊第五重都沒有成功,不知為何,」

星老笑道:「這也不怪你,《天聖九轉神功》第四重到第五重是一個大瓶頸,需要專門的靈藥配合,才能突破,若是你現在服用九聖丹,以你的身體強度,立刻便能突破,而且修為大進,」

「九聖丹,」林浩大喜叫道,「在哪裡可以獲得這種丹藥,」

「老夫這裡就有,本來這九聖丹需要你闖過四重天的考驗才能給你的,」星老道,「但你闖過三重天各個關口獲得的機會,還有幾個沒有用掉,換取其它的對你也沒有什麼用處,我便做主將其換作九聖丹吧,你可願意,」

「願意,當然願意了,」林浩驚喜道,

「這就是九聖丹,」星老取出一玉瓶遞給林浩,在玉瓶中正有一粒金色的丹藥滴露露亂轉,「每一顆九聖丹足以媲美純陽極品法寶的價值,而且還是有價無市,」

「多謝星老,」林浩美滋滋的接過九聖丹,他知道這是星老照顧他的結果,因為第三重機會換取法寶的話,最多只能換取天階極品法寶而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