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張子俊你得罪我師兄了?我草你仙人闆闆的,你個沙雕玩意,信不信我將你提出御藥園?”

張子俊冷很就下來了,急忙道:“對不起顧大師,都是我的錯。”

顧北河哼道:“對不起有什麼用?你小子我一直都不喜歡,滾出去吧,師兄也不會和你一般見識的。”

張子俊還不放心,看向林絕。

林絕淡淡道:“你走吧。”

張子俊如蒙大赦,點頭哈腰退出去。

“那就這樣,小顧,我先過去。”

林絕也動身。

夏冰瑩卻是一下攔在他面前:“林……絕,我就這樣叫你沒關係吧?這京城你熟悉嗎?要不我給你做導遊吧,我很熟的。”

她很好奇,這個男人怎麼會年紀輕輕就是顧大師的師兄。

林絕回絕道:“不用了,這裏我很熟悉。”

夏冰瑩不依不饒:“你就讓我帶你嘛,我比你熟。”

顧北河擠眉弄眼的:“師兄,瑩瑩可是大美女哦,就帶上去玩玩吧。”

“玩你個頭。”

林絕苦笑不得,“好吧,你要跟着是你的事。”

夏冰瑩開心得蹦蹦跳跳,跟林絕去了。

離開御藥園,夏冰瑩跟着上林絕的車。

林絕道:“你現在下車還來得及,我要去的地方可能會有危險。”

夏冰瑩揚起下巴哼道:“你別想框我,這京城哪裏我都知道,還能有什麼危險?你分明是不想讓我跟着你,但我偏要跟着。”

“隨你吧。”

林絕不在多言。

張子俊陰沉地看着夏冰瑩上林絕的車,然後離開。

“他媽的,顧北河的師兄,不就是一個毛頭小子嗎?這裏可是京城,老子還不信邪了,晚上找幾個人碰一碰。夏冰瑩這賤人,老子百般示好她不屑,人家剛來就跟着去,真是不要碧蓮。”

夏冰瑩一路上問個不停,連林絕是否有女朋友都問。

林絕沒理她,實在受不了纔回一句。

萌寶逼婚,爹地9塊9 “我們要去哪裏啊?你都開出城了。”

夏冰瑩有些好奇。

“你現在下車還來得及。”

林絕看着她。

“哼,我不下,你要去閻王殿我都跟着。”

牛脾氣上來的大小姐還真就不服了。

直到林絕停在森林莊園門口,夏冰瑩才驚叫道:“納蘭家的森林莊園?難道你是納蘭家的人?好煩啊,怎麼來這裏,我最煩的就是這裏了。”

林絕無奈道:“又不是我強求你過來的,是你自己要來的。”

夏冰瑩跺腳道:“那你怎麼不事先給我說,納蘭家和我們夏家就要聯姻,爺爺想把我許給納蘭家的人,我煩死了。” “那是你的事。”

林絕沒管她,擡腳就進去了。

納蘭家的管家一見到林絕,立刻臉色一肅:“先生,您回來了。”

林絕嗯了一聲,徑自往龍脈池去。

管家一臉驚訝看着夏冰瑩:“瑩瑩小姐?你怎麼過來了,哎呀稀客,快進來坐。”

夏冰瑩有些害羞,但還是咬牙進去了。

“你別管我,也別說我來了,我就一個人逛逛。”

夏冰瑩快步跟上林絕。

管家若有所思,朝家主房間走去。

納蘭玉珠彷彿盛開的百合花,臉色還有些蒼白,靜靜漂浮在龍脈池中。

林絕盤腿坐下,繼續輸送真氣。

夏冰瑩輕手輕腳來到近前,捂嘴感嘆道:“這位姐姐好美啊,她怎麼了。”

林絕輕聲道:“她中了劇毒,就要死了。”

夏冰瑩不說話了,她很敏銳,感受到了林絕的悲傷和憤怒。

納蘭禮在房間中聽完管家彙報後,臉色有些難看:“你說瑩瑩這丫頭跟着那人來了?這算什麼?瑩瑩很快就要和我們家訂婚了,還這麼不檢點。”

管家有些尷尬道:“我看那人都不太想理瑩瑩小姐,倒是瑩瑩小姐一直跟着人家。”

納蘭禮重重哼一聲:“真是丟人。去叫納蘭旭東來,整天就知道和狐朋狗友廝混,讓他陪瑩瑩玩一玩,增加感情。”

龍脈池邊,林絕老僧入定般。

納蘭旭東腳步虛浮就跑了過來:“瑩瑩你來我家了,是來看我的嗎?”

夏冰瑩蹙眉道:“能安靜一些嗎?沒看到這裏有人在療傷呢。”

納蘭玉珠滿不在乎道:“這是我家的龍脈池,我在乎什麼?我就大聲了,怎麼樣?”

林絕冷冷瞥了一眼他:“給你三秒鐘,馬上給我滾。”

納蘭旭東怒極反笑:“呀,你特麼在我家的底盤上威脅我,老子非得給你點顏色瞧瞧。”

說着,他就一腳飛向林絕。

夏冰瑩來不及阻攔:“納蘭旭東,你瘋了?”

啪!

林絕卻是站起,移動躲開,彷彿鬼魅。

然後狠狠一巴掌就將納蘭旭東扇飛出去。

夏冰瑩驚呆了,這傢伙怎麼這麼霸道?

居然在納蘭家地盤上打了納蘭家嫡長子。

納蘭旭東頭朝下,腦瓜子嗡嗡的。

好不容易纔清醒過來,怒火滔天。

“雜種,你敢打我?老子今天要你死。”

林絕笑得很陰寒:“別說打你,我現在就敢廢了你,你信不信?”

納蘭旭東狂怒,一聲大喝卻是遠遠傳來。

“旭東,給我住手。”

納蘭禮急忙趕過來,看着兒子半邊紅腫的臉,怒氣難抑。

“這位先生,你出手也太重了吧?身爲一方人物,何必跟我這不成器的兒子計較呢。”

林絕冷笑道:“納蘭禮,我不管你們家的齷齪事,你讓你兒子過來無非是討好這位小姐,要談情說愛就一邊去,別影響我。不然,我可不論是人還是鬼。”

納蘭旭東指着林絕尖叫道:“老爸,把家族高手都叫過來,我就不信弄不死這小子。”

納蘭禮幾番權衡,突然上前,對着兒子又是一巴掌。

“畜生,丟人現眼的狗玩意,馬上給我滾。”

納蘭旭東懵逼了,徹底的懵逼。

夏冰瑩也是再次驚呆了,劇情怎麼是這麼演的?

納蘭禮對着林絕低頭賠禮:“對不起,是我管教無方。旭東,跟我走。”

林絕低沉笑道:“納蘭家主還是有點魄力的,這一點還算是優點。”

納蘭禮不發一言,拉着兒子就走。

龍脈池邊又靜了下來。

良久,夏冰瑩纔看着林絕道:“你連納蘭家主都不放在眼裏,打他的兒子,你根本就不是一般人,是吧?”

林絕聳肩:“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一般人了?”

“你?”

夏冰瑩氣急。

你好歹也是個人物,怎麼跟自己一個女孩鬧呢?

早知道你這麼厲害,一路上就該矜持點,哎,大家閨秀的形象都沒了。

“好了,我要去御藥園找顧北河,你回家去吧?”

林絕站起身,顧北河那邊已經有結果了。

夏冰瑩笑吟吟道:“正好,我也要回去了,和你一路。”

兩人再次來到御藥園。

顧北河小院中。

林絕問道:“怎樣?找齊沒有?”

“還差一味玉龍靈草。”顧北河將找到的打包好遞給林絕。

“玉龍靈草?”林絕道:“除了御藥園,還能在哪裏找到?”

顧北河看了一眼夏冰瑩,道:“其實也不難找,這丫頭家裏就有。”

林絕看向夏冰瑩:“你家有玉龍靈草?”

夏冰瑩心想終於有求本小姐了:“哼,我家有到是有的,但是可不會輕易拿出來,就看你的本事了。”

林絕想都沒想:“麻煩帶路,去你家。”

夏冰瑩驚訝地瞪着雙眼:“你真的要去?玉龍靈草是我爺爺的心愛盆栽,你要得到,可太難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