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沒有注意,但凡解放車經過有拍照系統的路口,攝像頭便逐次爆炸,化作齏粉,交警的監控室裏,不斷有監控屏幕失去畫面。

江辰在下,落落仰道在他腿上,被安全帶死死的綁在座椅上,兩人左搖右晃,腹中翻騰,幾欲嘔吐。

解放開車收費站,在一個車輛稀少的路口下了公路,顫顫巍巍的駛入一條寬不過幾米的小路。

道路兩邊滿滿的防護林,走了不出百米,公路上的喧囂繁華就全部被數目遮掩了。

落落坐在江辰腿上,雙臂被束,仍然不忘掙扎,江辰覺得腹中翻江倒海,痛苦的說道,“落落姐,您在折騰,我就得吐你臉上了!”

重生原始時代 落落一聽,不敢再都動,可她身上被安全帶綁縛着,後背又不好意思貼在江辰身上,半仰的姿勢真是又累又尷尬,氣呼呼的道,“你們這夥人真是無法無天,傷害警察,損毀警車,心中還有法律麼?”

江辰深知半仰臥對腹部是多大的煎熬,不忍看落落繼續痛苦,只好主動坐直了身體,胸膛給落落一個支撐,對着她的側耳道,“落落姐,竇娥也沒我冤枉啊,我要跟這個外國女漢子認識,至於被手銬卡主脖子麼?”

解放車發動機聲音格外的大,兩人雖然只有咫尺之距,說話也得大吼才聽得清,江辰看了眼莫妮卡,見她面帶微笑,專注開車,全然沒有理會自己的意思,氣的大喊道,“喂!大波兒洋妞!你他媽別假裝不懂中文,有種鬆開你爺爺和姑媽,你爺爺腿快被壓折了!”

他大叫着,落落一聽,恨道“誰是爺爺!誰是姑媽!臭小子,你罵她還佔我便宜,找死麼!”

江辰委屈道,“姑奶奶,這種時候您就別計較輩分了,這女人比我厲害,鬧不好咱倆都得死她手裏。”

落落道,“那你也不能拐着玩兒罵我!誰把你腿壓折了!我有那麼重麼!”

江辰心頭一樂,原來落落在意的是這個。

“喂!洋妞!你別他媽裝不懂中國話,我告訴你,你爺爺外國罵人話說的好着呢!”

見莫妮卡無動於衷落落也幫腔道,“對,你用英語罵她!”

江辰輕聲道,“好,聽你的落落姐!您告訴我,全家在英語裏怎麼說!?”

落落回頭白了他一眼,“你這都不會還敢吹牛!是family”

江辰喊道,“莫妮卡!我他媽fuck你,fuck你and你family!”

落落一聽,忍俊不禁,罵道,“白癡,你這都說了些什麼!她能聽懂麼!”

江辰嘿嘿一笑,“我這叫中西結合,效果更好。”

落落蔑視般的一笑,可心中跟江辰貼近了些,兩人算是共患難,一根線上的螞蚱。

接下來的十分鐘裏,江辰變着花樣的問候了莫妮卡的祖宗好幾代,莫妮卡卻一直帶着微笑,並不理會,直氣的江辰心口憋悶,口乾舌燥。

解放車駛入郊外農田,由於是冬天,田裏並沒有莊家,遠處有幾處枯墳和石碑靜靜的立着,三兩隻烏鴉飛過,倍顯淒涼。

由於是丘陵地帶,田地也是分成一塊塊,一層層分佈在丘陵上,解放車上上下下,彎彎曲曲,駛入人跡罕至的丘陵深處。

江辰見窗外丘陵連着丘陵,山連着山,心中叫苦不迭,“慘了慘了,這種地方殺了個把人一埋,連骨頭都找不見。”

落落道,“上次你偷車被我審問,你說你有超能力,那你幹嘛不阻止這個女人殺方正呢!”

江辰一臉無奈,“落落姐您現在信我有超能力了!那時候您還把我當神經病看呢,我也不瞞您說,這個叫莫妮卡的女人超能力超過我不知多少倍,在他面前,我覺得自己的能力就像蚍蜉撼樹,螞蟻辦大象,一點兒用也沒有!再說了,那方正雖然是警察,可是仗着自己***的身份蠻橫無理,咎由自取也算是死有餘辜。”

落落眼圈一紅,說道,“別這麼說,方正其實對我很好的。”

“額,對不起,那方正是你男朋友?”

落落輕輕搖頭,“我沒有同意交往,可是半年多他總是出現在我身邊,多少還是有感情的。”

江辰只好安慰道,“落落姐,您是個有情義的好警察,您放心,我拼了命也會保護你。”

落落聞言,心中莫名感動,腦袋靠在江辰寬闊的胸膛上,柔聲道,“真是個傻孩子,你有本事保護我麼?”

“落落姐,這幫人是衝着我來的,是我連累了你。”

“你小小年紀,怎麼會惹上這麼一幫人?”

江辰道“說來話長,只能怪我命裏該着,不過雅兒跟我說過,我身上的寶貝只有在我身上纔有作用,除非我自願交出去,如果他們殺掉我,寶貝也就沒用了。一會兒我會跟他們談條件,若敢傷你一根毫毛,我讓他們什麼也得不到。”

落落聽出江辰話裏有用命來守護自己的意思,兩行清澈的淚珠劃落臉龐。

這時,小路盡頭出現一間突兀的農家院落,樹枝圍成的院牆,厚實的茅草做成的坡頂,顯得簡陋和古樸。

院落外面站着一個方臉男人,高大壯碩,灰色大長風衣,尾擺飄飄,立在車前。

“唐虎!”江辰恐懼道。這人正是當日在山間遇到的色狼唐虎。

莫妮卡開門下車。

落落道“你認得!這人長得挺英武,是來救咱們的?”

江辰忙搖頭,“這是個大色狼,看見美女就走不動路,落落姐, 你趕緊在臉上抹些灰!”

只見莫妮卡跑到唐虎面前,跟他緊緊擁抱在一起。

莫妮卡頭一擡,跟唐虎接了吻,唐虎手順着莫妮卡的性感身軀來回摸索,最後竟然大膽的揉弄莫妮卡豐潤的圓臀。

“這人!禽獸!不要臉!大庭廣衆。”落落看到這一幕臉羞了個大紅。

江辰道,“興許這是人家友好的方式呢!”

落落話音剛落,江辰感到手腕一鬆,手銬頓時彈開,兩人可算掙脫了舒服,趕緊舒展手腕腰身。

“落落姐,您先下去,我,我腿麻了!”

落落還坐在江辰腿上,尷尬極了,趕緊下了車,又來扶江辰。

江辰顫巍巍的立在落落旁邊,兩腿被壓的久了,骨頭縫裏似有萬千螞蟻啃噬,難受極了,落落扶着江辰的胳膊,這才勉強站住。

唐虎攬着莫妮卡,手不斷的摸索她的敏感部位,色狼特質展露無遺,莫妮卡擡起大腿,在唐虎私處蹭來蹭去,旁若無人般迎合唐虎的挑逗。

江辰道,“男色女蕩,還真是天生一對!”

唐虎一聽,不怒反樂,看着落落道,“小子,你沒經過魚水之歡,不知這女人身上的萬千奧祕當然不懂你唐叔的快樂,不過你小子還真是豔福不淺,上次跟着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大美人兒,這次這位不論臉蛋兒身材,也真是個極品尤物。不如唐叔幫你安排個屋,讓這警察小姐給你來個‘制服誘惑’,好好的伺候伺候你?”

落落一聽,怒不可遏,嬌嗔道“下流!”

江辰對她使了個顏色,示意她淡定,兀自說道“你的美意我心領了,只是我江辰沒那個福分,配不上我落落姐。”他語氣堅定,不卑不亢,對落落道,“落落姐啊,你說那些的不來女孩芳心就處心積慮,甚至霸王硬上弓的下賤胚子臉皮得有多厚?”

落落知他是要取笑唐虎,見他面臨大敵卻從容不破,這份膽識自己由衷的欣賞,當即說道,“比城牆要厚吧?”

江辰哈哈大笑,笑的極爲誇張,彎腰點頭,“落落姐不愧是人民警察,說話就是收斂,城牆纔有幾分厚度,這孫子的大臉想必比城牆拐角還要厚上幾分,污言穢語從他嘴裏說出來簡直行雲流水,唐叔!晚輩佩服,佩服!”

唐虎濃眉一簇,放開莫妮卡,一步躥出,速度之快,猶如獵豹,江辰罵他時早有防備,見他突襲而來,趕緊推開落落,揮拳迎上去。

唐虎直拳襲來,拳風勁爆,直衝江辰面門,江辰後撤半步,躲開拳峯,擡腳便踹,踹向唐虎小腹,唐虎微微吃驚,收了拳,雙手下撐擋了這一腳。

江辰腰腹收力,如圓滿的弓一般彈起身,一計掃堂腿攻向唐虎下盤。

唐虎躍起避過,大叫到,“好腰腹!小兄弟那方面的能力肯定也是響噹噹的!”

江辰轉了半圈,身形一頓,迴應道,“過獎過獎。”說罷,全身肌肉緊繃,胸前白虎放出暗暗金光,身上頓時如同蓄滿了神力一般,肌肉緊繃。

唐虎握緊雙拳,如風而至,嘴裏喝道,“進步不慢,再來打!”

江辰馬步沉穩,只感覺胸口白虎烙印源源不斷輸送給自己力量,當即氣沉丹田,怒喝一聲,“好!”

兩人快拳快腳,見招拆招,迅捷如風,力度和速度都在常人數倍之上,落落簡直看傻了,”他們真厲害!”

莫妮卡衝她走來,眼神帶笑,藍幽幽的瞳孔透着詭祕。

“我帶你去洗澡!”莫妮卡說道,卻用的中文,雖然並不流暢,但能讓人聽懂。

落落莫名其妙,“不要,幹嘛要洗澡!”

莫妮卡媚笑一聲,耐人尋味的道,“因爲晚上你要和江辰。”

“和江辰!幹什麼?”她剛一說完, 莫妮卡出手如電,手裏按着一截針管兒紮在她脖子上。

落落忽然感到全身酥軟無力,想伸手對江辰求救,可眼前一黑,頓時天旋地轉,失去了意識。 歐陽門主

江辰二人有來有回,全神貫注打鬥了幾十個回合全然沒有注意到莫妮卡帶走落落。

江辰仗着白虎烙印給他源源不斷的輸送能量,越戰越勇,拳腳生風,唐虎由攻轉守漸漸覺得吃力。

唐虎一個後空翻,落開一丈,大手一揮,一個銀閃閃的事物自他袖口飛了出去。

江辰瞳孔金光一閃,猛然挺直胸膛,只見一把鋒利的短劍停在他胸口前三寸定住,短劍約莫半尺來長,雙面帶刃,尖利至極。

唐虎大驚道,“好小子,異能已經可以隨心而動了。”他手做收勢,短劍飛回他的袖口中。

江辰吐了口氣,也被自己不經意間動用異能的本事嚇了一跳。

一個低沉喑啞的厚重男音在唐虎身後傳來,“畢竟是金門聖物的血契,感知力定非我等可比,鬼谷老人沒有看錯人,這小夥子性子沉穩,思維敏捷,的確是聖物最好的接班人。”

江辰打眼一望,見一修長黑衣男子站在茅草屋前,他一身皮衣,上身哈雷皮夾克,腳上踏着長筒皮靴,一頭茂盛的黑髮如爆炸的煙花一般飄逸非凡,一雙迷離的眼睛閃爍在髮絲後面,倍顯迷人。

“挖槽,這樣的頭髮只有二次元的漫畫裏能見到吧!”江辰心裏打鼓。

男子漸漸走進,身形健碩英朗,舉手投足寫滿了酷勁兒,加上一身黑衣,更顯英武氣息,他漸漸走進,五官清晰起來。

一張精美絕倫的臉映入江辰的視線,匪夷所思的瓜子臉上精巧的五官,活像是漫畫裏跑出的超級英雄,性感迷離的眼神任何偶像男星看到都會自嘆不如,他嘴角清揚,絲絲微風浮動他鋼絲般直爽的發,一種笑傲凡塵的氣質盪漾開來。

唐虎微微一躬身,說了聲,“歐陽大哥!”

男子點頭示意,目光卻一直不離江辰一寸。

江辰驚道,“歐陽拓!你怎麼可能就是歐陽拓!”

男子和藹迷人的笑容讓江辰恐懼感掃蕩一空,他友好的深處右手,禮貌的說道,“江辰,你好,我是金門門主,歐陽拓。”聲音低沉喑啞,與他俊美的外貌完全不搭。

江辰趕緊伸出手去,兩人雙手一握,江辰感動胸口火熱,白虎烙印忽的發出虎嘯般的低吼聲,似乎在昭示眼前這人的危險。

“你真的是歐陽拓!一點兒也不像!”江辰說道。

歐陽拓俊美一笑,“哦?你倒是說說,哪裏不像!”

江辰打量他一番,由衷讚歎道, “頭髮好的讓人扼腕,臉帥的令人髮指,又有謙謙君子般的祥和,不動如山的氣魄,英雄也不過如此,我本以爲你是大奸大惡之人,可乍一看,卻覺得不像。”

歐陽拓笑道,“哦?你又爲何以爲我是大奸大惡?”

江辰見他完全沒有敵意,心態放鬆,雙手插在胸前,侃侃而談,“其一,唐虎這傢伙道貌岸然,好色無恥,卑鄙下流,這樣的人叫你大哥,我斷定你不會是好東西,其二,聽雅兒說,是你殺了鬼谷老頭,那天恰好我也在場,看你今天的着裝,我猜你就是那天騎摩托的人了,唐虎的本事我已經見識過,我料定他殺不了鬼谷老頭,所以雅兒說的沒錯,鬼谷老頭是你殺的。”

唐虎擼起袖子,大耳朵瓜子都已經準備好,保管打的江辰滿地找牙,不料歐陽拓仰面一笑,攔住唐虎,道,“好個直言不諱!”

唐虎怒道,“大哥,好大個屎盆子你幹嘛替我接下,江辰,你這個不識好歹的東西,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我大哥派莫妮卡去救你,你今天就會死在槍下?”

江辰哼了一聲,“我雖然沒莫妮卡那麼厲害,但方正那種廢物殺的了我!?”

歐陽拓道,“不是方正,而是落落。”

江辰一愣,四下打量一番,“落落!落落去哪兒了!你們把她怎麼了!”

歐陽拓道,“放心,她沒事,唐虎說的沒錯,你今天本該死在落落的槍下,你隨我來!”說罷他轉身走向茅屋院落。

江辰道,“怎麼,把我騙到屋裏宰了!?”

歐陽拓甩手指向莫妮卡開來的那輛解放大卡車,帥氣英武。

“咔咔”解放車像是被一隻看不見的舉手抓在空中,逐漸遭到擠壓變形發出駭人的咔咔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