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宮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齊天大聖蘇欣!師承齊天老聖孫悟空,至於這火獄圖,被本宮收服了自然在我手中!」蘇欣囂張的說道。

孫悟空此刻臉上紅光滿面,感覺倍有面子,這輩子最光榮的一件事就是收了蘇欣這個弟子。

「哈哈哈,如來,這是我弟子蘇欣,怎麼樣?有俺老孫的氣勢吧?」孫悟空大笑道。

如來佛臉色鐵青,每次見到孫悟空,准沒好事!這次直接把佛神山給坑進去了。

「鈞鴻,菩提,元始,你們今天必須把話說清楚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說不清楚,這個妖狐我必須留下!」如來懶得和蘇欣爭吵,再加上對蘇欣這個莫名蹦噠出來的人心存防範,不願直接對戰,便對準了幾個熟悉的老聖人。

「你想知道什麼?」鈞鴻聖人苦笑問道。

「剛剛攻擊這妖狐的是什麼東西?你們好像都知道!還有,那東西為什麼攻擊妖狐?」如來佛冷聲質問道。

「你自己感覺不到么?那麼濃郁的陰邪煞氣,還用問我,修佛腦子修傻了?」鈞鴻皺眉反問道,或許也只有這幾個聖人和蘇欣敢和如來這麼強勢說話了,孫悟空都缺少點底氣。

「你……。」如來氣急敗壞,今天佛神山的氣真是受夠了,頓時大怒,爆粗道,「媽的,勞資知道那是陰邪煞氣,可是這陰邪煞氣分明是有東西在主導,直接入侵了天罰之劫,主導天罰轟殺妖狐,我就想知道,它為何這麼強大,連我們四個老傢伙都費勁千辛萬苦才撲滅!」

「我說你修佛修傻了你不信,這些年你看佛界都幹了什麼事情?關心過宇宙萬靈的生死么?一心想統治神界,讓世界佛化,對禁神之地的陰邪煞氣絲毫不關心,就你們這樣,還談什麼普度眾生?」鈞鴻聖人不滿的呵斥道。

「是禁神之地的陰邪煞氣?怪不得如此濃郁,它竟然通過輪迴成人了!而且擁有了靈魂!」如來佛倒吸一口冷氣,頹廢的向後退了數步。

「哼!」幾個聖人都非常不滿如來佛這些年的所作所為,控制玉帝掌控神界,卻不為神界謀福利,一心想聚集更多的願力,提升自己。

「那為何攻擊這妖狐?」如來佛悶聲問道。

「廢話,因為她進化成了九尾神狐,可以影響到陰邪煞氣的宿主,你以後的命說不定都要她來救,現在想殺她?你腦子真傻了么?」鈞鴻聖人不滿的喝道。

「天下之事皆有因果,你們費心費力打造的奪天造化丹真的能成功,可能就是為了她而準備的,只是你們不知道而已,天意難測,我等逆天而行,終究違背不了天意,蒼天願給我們一線生機,我們才能活,若不給,我們可能會自己斷了後路啊。」菩提祖師無奈苦笑道。

如來佛頹廢,費勁千辛萬苦,動用了無數佛僧的舍利子,用了無數個時代,竟然是給九尾神狐做準備的。

佛家一直暢談眾生平等,可是一心發展自己,早已脫離的佛的本意,如今敗落,只是遲早的事情。

「我們都在為一線生機而拚命,包括至聖道尊,都還奔波宇宙間,尋找更好的辦法,能讓大寂滅時代提前終止,如來,摒棄前嫌吧,別再為了世俗之物斷了後路,讓人恥笑。」元始天尊淡淡的說道。

如來佛心底湧出一陣挫敗感,佛神山這一次吃了大虧,賠了夫人又折兵,還被諸神聖人指責,徹底失去了榮耀。 我離開了座位,三步一回頭的看着杜知葉,轉進了剛纔陳青野追進去的那條小巷。

小巷裏面很骯髒,而且沒有路燈,有大概三十米長,巷子裏面並沒有看到陳青野和那個男子。

我快步穿過小巷,周圍有些荒涼,而且在修路,到處拉着警戒線。

我目光四處搜尋着,依舊沒有看到他們。

對邊的一棟危樓裏面傳來了稀稀落落的聲音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眉頭一皺,猛的衝了過去。

來到危樓附近,我發現這房子有些晃動,裏面也傳出來了打鬥聲,並且有動物的低吼。

就是這裏!

我直接衝了進去,這纔看到裏面有三隻野獸正在混戰。

一隻白色的雪豹,一隻大猩猩,還有一隻白額老虎。

這三隻猛獸,雪豹肯定是陳青野,那大猩猩應該是剛纔看到的那隻,至於這隻白額虎,應該是早就埋伏在這裏的。

從剛纔大猩猩的邪笑就可以看出來,這一定有詐,只是因爲角度問題,陳青野沒看到罷了。

此時的陳青野已經命懸一線,在大猩猩和大老虎的圍攻下,她獨木難支。

雪豹雪白毛髮上,已經出現了多出傷口,血液滲出來,像是身上的斑點一樣。

我沒有猶豫,幽瞳瞬間開啓,摸出匕首,直接衝了過去,瞬間加入了戰局。

一腳踹開了準備背後偷襲的大猩猩,我舉劍怒刺,直指老虎額頭。

老虎張開血噴大口,直接朝着我的手咬了過來。

我匕首一甩,由刺變握,飛快的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弧線。

老虎顯然沒有想到我會變招,那一匕首直接劃瞎了它一隻眼睛。

“嗷嗚~”一聲痛苦的悶哼,我一腳踹在了老虎脖子上。

老虎直接撞在了後面的牆上,房子劇烈的搖晃了一下。

“你是誰?”老虎掙扎着爬了起來,巨大的身軀抖了抖。

猩猩走了過來:“他們是一夥的,剛纔我看到他就坐在杜知葉身邊,兩人顯得很親密,我估計這小子勾引了杜知葉。”

“他們是什麼人?”我轉頭看着陳青野。

陳青野沒有回答,低吼一聲,直接朝着那老虎衝了過去。

“擋住她!”老虎說着直接讓開身位,然後直接朝着我撲了過來,它想要先解決我。

混戰再次打響,我不斷的後退,尋找着老虎的破綻。

這老虎太大,尖牙利爪的,不能硬拼,只能巧取。

不過他的動作並不快,如果是沒有開脈之前,它還有勝算,現在嘛,哼!

見我後退,老虎越來越自信,它不斷的追擊着,前爪不停的從各個角度飛速拍了下來。

退到牆角,我突然飛起一腳,朝着它的下顎踹了過去。

老虎似乎早有準備,在我剛剛擡起腳的時候,它也猛的揚起前腳,那鋒利的爪子快速的朝着我的大腿抓了過來。

我嘴角出現一抹邪笑,抓着匕首的手猛的一揮,匕首結結實實的砍在了它那隻揮舞的前腳上。

這匕首鋒利無比,我又這麼大的力道,直接把它那前腳齊關節切了下來。

“吼~”老虎痛苦的發出一陣哀嚎,不等它反應過來,我匕首再次劃出一道殘影,把它的另外一直前腳也直接切斷。

身形一閃,我來到了三米開外。

老虎巨大的身軀側倒了下去。

“虎爺!”猩猩大喊一聲,也就是因爲這一分心,陳青野直接撲了上去,一口咬在了它的脖子上。

“哈~~”猩猩慘叫着,拼命的用手敲打在雪豹身上,只是疼痛讓他已經沒有什麼力氣了。

雪豹毫不留情,巨大的咬合力直接把猩猩的脖子上一塊肉給咬了下來,猩猩氣管被咬斷,直直的倒了下去。

我皺了皺眉頭,心想這陳青野好果斷。

幹掉了大猩猩,她又一個跳躍來到了老虎身邊。

老虎心如死灰的看着陳青野,嘴裏說道:“你保不了杜知葉很久的,花長老……”

“嗷~”陳青野根本不想聽下去,果斷咬斷了這老虎的咽喉。

老虎喉嚨裏依舊發出聽不清的聲音,不過很快就嚥了氣。

陳青野猛的朝着我一跳,在空中變回了人形,落在了我的身邊。

“花長老是什麼人?”我開口問道。

陳青野從我手裏搶過匕首,蹲下劃開了老虎的腹部,嘴裏說道:“妖族中十大家族,花家排第一,花長老是花家家主,也是妖族的第一長老,名叫花傾城。”

“這個花傾城爲什麼要對付知葉?”我皺眉問道。

陳青野從虎腹中取出了一枚妖丹,然後轉身又去取猩猩體內的,嘴裏解釋道:“花家想要奪權,現在妖神宮的主宮裏,住着的是葉家人。”

“你的意思是說妖神宮的宮主是葉家的人?”我驚訝的問道。

陳青野取出了猩猩的姚丹,站起身來說道:“是的,不過葉老宮主前段時間閉關出了意外,實力下降,所以花家纔夠膽起了奪權之心。”

“宮主是不是知葉的外婆?”我趕緊問道,之前在杜家看到了一個老嫗,葉落秋對他百依百順,還叫過她母親。

陳青野點頭說道:“是的。”

我心中一震,原來那就是妖神宮宮主,我完全沒有想到,也完全看不出來。

“他們奪權爲什麼要抓知葉呢?知葉的存在,應該連她外婆都不知道吧?”我繼續問道。

陳青野搖頭說道:“知葉小姐繼承了不滅妖王的純淨血脈,宮主當然知道,只是我沒想明白,花家是怎麼知道這事的。”

“不滅妖王?是什麼?”

“妖族修煉的巔峯,修爲在妖王之上,不滅妖王,不死鬼王,不朽屍王,不化精王,是各族修爲的最巔峯,這個不僅僅需要天賦和時間,最重要的是血脈繼承。”

“你是說知葉繼承了不滅妖王的血脈?”我驚訝的看着她,有些不敢相信。

“是,這種血脈一般都是隔代繼承的,我估計是大公主和三公主的後代小姐都沒有繼承到。”陳青野說着走了出去。

我看着那老虎和猩猩的屍體正在快速的縮小,上面冒着濃濃的白煙,像是被灑了濃硫酸一樣。

走出危樓十來米,陳青野四處看了看,再次化成雪豹,然後猛的朝着那危樓衝了過去。

距離還有十來米的時候,她突然跳起,直接朝着那危樓的頂部衝了過去。

她四隻腳蹋在牆上,猛的用力一蹬,危樓轟然倒塌。

借力跳回來的陳青野在來到我身邊的時候再次化成人形,穩穩的站在我身邊,姿勢奇帥。

她伸手挽住了我的手說道:“走吧,男朋友,我們去吃燒烤,知葉估計等急了,我是真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厲害,陽妖在你面前居然沒能堅持一分鐘,估計我也不是你的對手。”

“那老虎是陽妖?”我抽出了手,疑惑的問道。

陳青野再次挽起我的手說道:“是啊,你躲什麼?知葉又不會吃醋,她可是希望我們越親密越好。”

“知葉是真的心大。”我也沒再抽手,反正抽也抽不掉,這陳青野就像是狗皮膏藥似的甩都甩不掉。

“這不是心大,這是善良純真,你呀,能得到知葉小姐的芳心,是你……”

“是我祖墳冒青煙了,這話你都特麼說第二次了。”我直接打斷了她,然後問道:“你的傷沒事兒吧?”

“皮外傷,沒事兒,放心吧,只是接下來的幾天要更加小心了。”陳青野說道。

“接下來的幾天?什麼意思?”

“因爲幾天之後,知葉小姐就二十二歲生日了呀。”

“生日之後就安全了?”我被她說的一頭霧水。

陳青野說道:“二十二歲那天,知葉小姐體內的不滅妖王血脈就會覺醒。”

"覺醒就安全了?"我繼續問道,我關心的僅僅是杜知葉的安全而已。

…… 如來佛心底湧出一陣挫敗感,佛神山這一次吃了大虧,賠了夫人又折兵,還被諸神聖人指責,徹底失去了榮耀。

蘇欣懶得和如來佛再閑扯什麼,對著慕言說道,「你帶她們退居中央神域,我去火焰山尋找火源神晶,拿到火源神晶就會立刻出來找你們。」

慕言臉色難看,這個時候似乎已經沒有阻止蘇欣去火焰山的理由了,風清羽真的是瘋了,或者說是為了報仇入了魔,連聖人都無力阻擋,只能選擇讓蘇欣去冒險。

那種有力使不出的挫敗感讓慕言憤怒,一向大男子主義的他只有保護女人的份,現在竟然讓自己心愛的女人保護,還不能跟她一起涉險,那種屈辱感無法發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