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彥心想,大師兄不是說唐三公子封他做的二營長麼!

他騙人,唐三公子根本不知道二營長!

“百里寧你還記得麼?”謝彥試探性地問道,他真怕唐三公子不記得,然後直接說不關我事兒,就走了。

王宇一聽百里寧,點了點頭說道:“青蓮宗大師兄,我知道啊。”

“對對對,百里寧就是二營長,他說你一直喊二營長開炮,是在喊他,讓我們都叫他二營長,唐三公子,快去救他吧!”

謝彥聽到王宇知道百里寧,頓時興奮不已。

王宇愣了一下,他真沒把百里寧叫二營長的意思。

不過百里寧要出事,王宇肯定不能袖手旁觀,但是王宇又有了問題了。

百里寧爲什麼跟謝彥在這?青蓮宗是出什麼事情了麼?

王宇還想問,這時候謝彥急忙說道:“來不及了,快快快,唐三公子,咱們去救二營長!”

“他在哪?”王宇想了想還是先把百里寧救下來,問百里寧吧。

“天武城的靈煙閣!他們以靈煙閣爲根據地,在上面放炮!”

王宇一聽,好傢伙,還有根據地放炮了,不過既然是天武城,那就好說了。

“來,抓緊我的胳膊。”王宇伸出胳膊,讓謝彥抓住。

“唐三公子,咱們是要飛過去麼?”謝彥一臉興奮地說道,他只是一個築基初期,根本不會飛,所以能抱着王宇這個大腿飛上天,跟太陽肩並肩,他還是很激動的。

“不是,我們傳送過去。”

“傳送?那是什麼啊?對了,能不能封我做一營長啊?”

“一營長?可以。”

“那……”

“你能先閉嘴麼!讓我先傳送。”

王宇白了一眼謝彥,他到底是不是百里寧的師弟啊?爲什麼對百里寧的生死毫不關心?

其實王宇不知道,在謝彥心中,王宇已經被神話了,只要是他出手,就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所以他根本不擔心百里寧的生死,相反,還十分開心,他終於成了一營長。

不過被王宇一說,謝彥緊張地低下了頭,一句話都不敢說。

見到謝彥好像有點怕自己了,王宇這才笑着說道:“別緊張,我沒生氣,只是救你師兄重要,抓好了!準備走!”

聽到王宇的解釋,謝彥才放鬆了下來,連忙緊緊抓着王宇的手臂。

在他們原先的位置,王宇帶着謝彥瞬間消失了。 時間追溯到兩天前,天武城中。

百里寧帶着青蓮宗幾十號人來到了天武城之中。

天武城此時已經是全程戒嚴,因爲青蓮宗進攻天武宗的消息已經傳開了。

儘管還沒有正式開打,但是雙方都在調集弟子,一時之間劍拔弩張。

而青蓮宗遠道而來,自然要摸清楚情況,所以就讓百里寧帶着謝彥等人來打探消息。

“大師兄……”謝彥叫到,不過接着就是“啊”地一聲捂住腦門。

“說了多少次,叫二營長!”百里寧嚴肅地說道。

"二營長……"

“說吧什麼事兒?”

百里寧瞥了謝彥一眼問道。

“咱們難道就在城裏瞎逛麼?”謝彥東張西望地,看上去反而不正常。

“笨蛋!”百里寧把謝彥的腦袋轉了過來,雙眼正視前方臉上看上去很隨意,但是內心卻很警惕,“不要東張西望,正常一點。”

謝彥和其他青蓮宗弟子則三三兩兩像正常路人一樣逛着。

“那咱們現在去哪?”謝彥問道。

“靈煙閣!”

“聽說那是妓院耶!你不怕雨潔師姐……”

“笨,妓院是最容易獲得情報的地方!”

百里寧又給謝彥來了個腦瓜崩,他能告訴謝彥自己就是想去妓院麼?

肯定不能啊!

以謝彥這嘴巴,肯定會給雨潔師妹說的,到時候雨潔師妹不給我上牀了怎麼辦?

到了靈煙閣門口,老鴇一下見到這麼多客人,臉上瞬間堆滿職業笑容。

“哎呀~這麼多仙人啊,仙人裏面請,仙人們是第一次來我們靈煙閣吧,以前沒見過呢~我們靈煙閣保證能讓各位仙人****~要完還想要~”

老鴇不愧是老鴇,一眼就看出百里寧等人是第一次來。

衆多的娼妓全部圍了上來,一人一個簇擁着青蓮宗的弟子們就這樣上去了。

他們都記得之前百里寧交代的。

只打探消息,絕對不能泄露行蹤。

“喲!這還有個小孩子呢!”一個娼妓摸着謝彥的頭,嘲笑着說道:“你毛長齊沒有啊,要是跟針一樣,姐姐們可爽不起來啊~”

謝彥一把將那名娼妓摸着自己腦袋的手拿開。

“別碰我,我還不稀罕進去呢。”

說着謝彥就獨自離開了,他到靈煙閣一邊的茶館坐着,打算就在這裏等百里寧他們出來。

然而謝彥剛坐下不久,意外發生了。

靈煙閣瞬間被團團圍住。

“各位天武宗的仙人,奴家見他們這麼多人,都是沒見過的仙人,心想可能有什麼不對勁,這不是傳出青蓮宗要進犯咱們天武宗麼,所以就把各位仙人老爺叫來,看看是不是那青蓮宗的人~”

老鴇嬉笑着說着,她的語氣看上去跟對待百里寧一樣,還是那麼熱情好客,這應該是她的職業習慣了。

天武宗帶頭的,如果王宇在的話,可能就認出來了,正是天心長老的弟子清燭。

不過清燭的實力依舊沒有太大的長進,還是紫府境界。

謝彥見到青樓被圍住了,立馬起身找了個地方藏了起來。

戰鬥一觸即發。

百里寧的儲物袋裏帶着一門魔靈炮,這是柳茹雨允許的,並且還給了許多的靈石。

聽到熟悉的炮聲,謝彥就知道一時之間百里寧肯定不會出事,他也聽說了天武宗的宗主去了前線,如果只是元嬰過來,也不敢硬抗這魔靈炮。

想到這裏,謝彥下了個決定。

得去搬救兵!

這裏是天武宗的地盤,他們的靈石如果消耗完了,那麼大師兄他們就是待宰的羔羊,得去搬救兵。

謝彥立馬朝着出城的方向跑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那個當時摸謝彥頭的娼妓又出來了。

“誒!那個小孩跟他們是一夥的!仙人!就那個!”

娼妓急忙說道,手指連連指着謝彥的背影。

謝彥聽到娼妓的聲音,暗道要出事,頭也不回,腳下連忙加快速度。

“還有同夥!”清燭定睛一看,是一個小孩子,而且才築基初期而已。

“你們幾個,去把他殺了!”清燭隨手指着幾個築基中期的天武宗弟子說道。

他本人則要留在這裏拿下這幾十個青蓮宗的人。

靈煙閣頂樓,百里寧的房間裏有一具luo着的女屍,看來在出事的一瞬間,百里寧就將這名娼妓殺了。

而青蓮宗其他的弟子,也全部趕到他的房間,他們抱成一團,居高臨下。

魔靈炮就架在窗口,在清燭帶着天武宗弟子圍住的一瞬間,他就開炮了。

好在天武城是一座修士鑄造的城市,地面以及建築都是用含有靈力的建材建造,不然就這幾炮下來,天武城肯定千瘡百孔。

百里寧很喜歡開炮的感覺,所以僅有的這門炮,還是百里寧開炮,而他的師弟們則充當着觀察員的身份,告訴百里寧哪裏人多往哪裏開炮。

“小彥子! 裝彈!”

百里寧打完這顆靈石的最後一發炮彈,連忙打開炮膛,讓謝彥往魔靈炮裏再塞一塊靈石。

然而久久不見動靜。

巨星從演太監開始 “小彥子!小彥子!”

百里寧探出腦袋四處張望着,他一直吼着。

但是一直沒有見到謝彥的蹤影,百里寧急了,他很擔心自己的小師弟會出什麼事情,他連忙將一個師弟拉到身旁問道:“謝彥小師弟呢!”

那名青蓮宗弟子見到自己的大師兄這麼兇,頓時有些緊張地說不出話來。

“他、他、他……”

“快說!”

“他沒進來!”

聽到謝彥沒進靈煙閣,百里寧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小彥子那麼聰明,肯定能逃跑的,沒事就好。”

安慰完自己之後,連忙又塞一塊靈石進魔靈炮,接着大吼道:“老子轟不死你們!我就不當這個二營長!”

“轟轟轟……”

魔靈炮不斷地轟擊着。

清燭看到自己這邊的人死傷這麼多,但是他卻一點辦法沒有,他只不過是紫府境界,而魔靈炮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

沒有辦法,清燭打算耗光百里寧的靈石。

逃到門口的謝彥,回頭一看,靈煙閣依舊不斷地有魔靈炮在轟擊着,這代表他的師兄們還沒有事兒。

不過他身後有幾個築基境界的天武宗弟子在追着他,他只能逃命,甚至都沒有看方向。

一劍將守門的兩個練氣境界的修士斬殺,謝彥奪路而逃,直到遇見王宇。 空間亂流王宇已經適應了,但是謝彥並沒有適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