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峯瞬間做出了反應,只見他全身緊繃,瞳孔凝縮。同時大吼一聲:“哈!——”

兩股強大的力量,頓時撞在一起。現場傳出了“轟——”的一聲巨響,像是一聲悶雷。巨大力量的餘波,連站在場外的夏武和林子瑜她們都不覺的後退了一步。在一旁觀戰的另外兩個老者,也紛紛側身躲避。

聲響過後,只見韓峯躺在七八米外的路邊。

那位老先生,卻…不見了。

怎麼回事,難道是老先生被韓峯一掌給打飛了?

另外兩個老者,趕緊在四周查看起來,同時還大聲的呼喊:“師兄——!”

“師兄——!” “呃~,呃~,我在這兒呢!”在剛纔場子旁邊的一輛電動三輪車裏,發出了動靜。另外兩個老者,趕緊跑了過去:“師兄,你沒事吧?”

那老先生慢慢的坐起身,活動了一下說:“不礙事,就是一點小傷。”

林子瑜等人見韓峯躺在那,半天也沒動靜,也趕緊跑到韓峯身邊,查看情況。

“韓峯,你沒事吧?!”林子瑜晃了晃躺在地上的韓峯,絲毫沒有反應,這是林子瑜有點着急了:“韓峯,韓峯,你醒醒,你醒——”

林小舞連忙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又把手按在了韓峯的脈搏上。然後擡起頭說道:“應該沒問題,只是脈搏有點快!”

“怎麼辦?那怎麼辦啊?”林子瑜焦急的問到。

其實此時的韓峯,已經模模糊糊的聽到了有人在他的耳邊說話,但是沒有一絲力氣,就連睜開眼的力氣都沒有。他只感到自己體內,那股氣息在飛快的運轉,就像是金石的力量撞進他的體內時一樣。

這股氣息不用自己的控制,自動就會運轉起來。隨着它的運轉,他感到自己越來越熱,他的力氣也在迅速的恢復着。

“你摸摸,他好燙!”林小舞大叫起來,“看來他可能還和上次一樣,我們只要給他降溫就行了!”

“就是,看來要去找一些水來!”林子瑜摸了摸韓峯,迅速的找到了解決方案。因爲她和林小舞都知道,這可能是金石在起作用,所以沒有剛纔那麼擔心了。

但是李曉霞、夏天和夏武,不知道韓峯還有這麼大的一個祕密,都很擔心。李曉霞有點不放心的說:“要不還是去醫院吧,萬一……”

“這樣,我們先把他的溫度降下來,如果他還不醒,我們就把他送醫院!”林子瑜說完,又扭頭對夏武說:“你去買一些冰棍雪糕之類的,還有冰鎮的水。要多買點!”

這時,那位老者也已經盤坐在那兒,開始調息了。

不一會兒,在冰棍雪糕和涼水的作用下,韓峯沒有那麼熱了,氣息的運轉也慢了下來。韓峯悠悠的睜開了眼睛,他覺得自己渾身的輕鬆,精力無比的充沛,就像是上次一樣。

但是和上次還是有點差別。上一次,韓峯完全處於一種昏迷狀態。但是這次,他能感受到外界的變化,有時還能偶爾的聽見旁邊他們的談話。也可能上次是第一次的原因?

“嗨!大家好!”他睜開眼,就很搞笑的和大家打起了招呼。

“你醒了!太好了!”大家見韓峯醒了過來,連忙問到,“看起來狀態還不錯,有沒有受傷?”

“沒有,我感覺好極了。”韓峯看了看身上,搖了搖頭,“就是渾身的水,不太舒服。”

其實他不知道,自己已經受了內傷。雖說不是特別嚴重,但如果要是一般的人,最少也要好好的調整十天半個月。好在他是金石元神之體,受金石元神的力量保護,所以那股氣息會自動運轉。

由於效率奇高,很快就復原了受傷的部位。還把一些原本的小毛病也治好,順便又把體內的垃圾都排出體外。所以韓峯纔會感到渾身輕鬆、體力充沛。纔沒有察覺自己受過傷!

韓峯想去看看那老者怎麼樣了!雖然兩人動手的時候都毫不留情,但那是切磋,如果手下留情,就是對對方的不尊重。現在既然打完了,就還是朋友,總要去關心一下的!

此時的老先生也長吐一口氣,緩緩睜開了眼睛。只見他也渾身是汗,甚至頭上都冒着熱氣。

“老先生,您沒事吧,剛纔真是得罪了!”韓峯上前躬身抱拳。

“還好,不知小友……”他本來想問問韓峯受傷沒,但是看到韓峯神采飛揚的樣子,根本不像是剛剛惡鬥一場後的狀態,唯一狼狽一點的地方,就是渾身是水。

老先生頓了頓,黯然的說道:“真是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看來我這把老骨頭是打不過你了!”

他這樣說,其實就是認輸了。能讓一個眼高於頂、目空一切的蒼龍長老如此說的人,目前還只有韓峯能做到!不知他要是知道了韓峯的祕密,會作何感想呢?

“老先生說笑了,我這只是僥倖打了個平手。還多虧您手下留情!”韓峯豈能不知,這頂多算是一個平手。

但是老先生如此說,一個是謙虛,一個是可能有點一下子接受不了這樣的結果。畢竟他可是練了一輩子,居然拿不下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夥子,這讓一向自傲的他情何以堪吶!

“小友不必謙虛!老朽願賭服輸,我乃是龍門派的蒼龍!後會有期!”老先生站起來,衝着韓峯一抱拳說道。

“後會有期!”韓峯也抱了抱拳,見他們走遠了,這才自言自語道:“龍門派?蒼龍?”

…………

韓峯迴到了宿舍,竟然發現楊偉居然回來了。可是他還沒睡,正呆呆的躺在牀上,眼睛看着天花板。

“怎麼,又想誰呢?這段時間跑到哪裏鬼混去了,你不知道最近發生了好多事……”韓峯好久都是自己一個宿舍,好不容易回來了一個,還不得好好聊聊。可是他剛說了一句,就見楊偉的神色不對。他比以前憔悴了許多,鬍子估計好幾天都沒颳了,一臉疲憊的樣子。

“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也沒什麼?”楊偉低聲的說道,情緒無比的低落。“跟你說了也沒用!”

“到底發生了什麼?你還拿不拿我當兄弟?”

在韓峯的威逼利誘下,楊偉這才說了出來。

大概一年前的時候,楊偉的父親楊宏發,因爲公司的週轉資金緊缺,而國家又進行房地產調控,銀行不給貸款。只好找了地下錢莊借款2000萬,本想等房子蓋好了,資金回籠就可以還掉。

誰知屋漏偏逢陰雨!房子在蓋好後,正趕上房價大跌。雖然也開盤銷售了,但越是跌的時候,越沒人買。大家都想,房子還會再便宜的,不着急,看看再說!

可是,別人可以等,楊宏發可等不起,還有2000萬的高利貸再那放着呢!8分的月息,可不是小數目,光利息一個月就是160萬,何況還是利滾利。 從前一段時間開始,連每個月的利息都付不起了。要是算上這個月,已經拖欠了半年的利息了,所有的加起來已經超過了3000萬。

這些事情,楊偉也是剛知道沒幾天。他回家本是準備要點錢,出去旅遊的。正好到公司去找父親要錢的時候,看見幾個好像黑社會的人,剛好從楊宏發的辦公室出來。加上父親疲憊的表情,楊偉感覺不對勁。

在他的追問下,楊宏發才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都講了一遍。所以他這幾天,才一直呆在家裏,幫忙照看着公司的一些事情。 以情挽婚 順便也陪父親說說話,想想辦法。

其實,放高利貸的人,早就催楊宏發還錢了。但是楊宏發一直拖着,直到今天下午的時候,那幾個黑社會上的人又來了。

這次,他們是來下最後通牒的,“如果再過半個月還不上貸款,就會讓你家破人亡。”說完,扔了一張紙在地上,揚長而去!

楊偉撿起來,看了看那張紙。是一張人員名單和住址,上面有爺爺、奶奶、姥姥、姥爺等等,反正挺多人,都是一些親屬的地址和名字。看來,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楊宏發爲了保險起見,這才逼着楊偉回到學校。然後他再設法,看能不能把這些名單上的人祕密轉走。不然,能怎麼辦?總不能眼睜睜的看着這些親人受到威脅吧?

“唉!這就是事情的經過!你說怎麼辦?”楊偉嘆了口氣,用手捂住了臉。

“彆着急,總會有辦法的。實在不行,我們就先把他們放高利貸的人給端了!”韓峯斬釘截鐵的說道。

“談何容易啊!”

“要不這樣!”韓峯想到,可以利用自己的日內交易來快速的增值。但是這樣的前提是,必須要有一些本金,“如果能湊夠300萬的話,我可以試一試!”

“你?!有把握麼?”楊偉有點不太相信,但現在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只要有一線希望都值得去嘗試。“有多大的把握?”

“如果用300萬,半個月的時間,最少可以搞到2000萬。”韓峯很確定的說,“至於能不能到3000萬,就不一定了。”

其實,韓峯只是這麼說。只要有300萬的本金,不需要半個月,他就能讓其增值超過3000萬。但是他又不能和楊偉明說,不然的話如何解釋?

“當然,要是本金能再多點更好!”韓峯又補了一句。

“真的?!那我馬上給我爸打電話!”

…………

第二天一大早,楊偉就又回家了,這次他是讓老爸籌錢去了。

韓峯則是早早的來到了辦公室。由於前幾天被警察抓起來了,也沒上班,所以有很多工作等着他來處理。

現在,雖然有很多工作不需要他親力親爲,但他也不能離開,否則有些事情還真就沒法進行。最近一段時間,由於經常請假,也不知楊小春會不會有什麼看法?

正想着這事呢,就聽見楊小春叫他去辦公室一趟。

估計就沒什麼好事,果不其然。由於一進辦公室,楊小春就說:“小韓吶,最近挺忙的?”

韓峯一看這架勢,肯定是嫌自己請假多了,連忙說:“不忙,不忙!不知楊經理有什麼指示?”

“嗯,這個嘛!……”

“這樣,不知今晚楊經理是否有空?我聽說最近鑽石人間又換了一批新的,要不…去看看?”韓峯知道楊小春好這口,於是投其所好。

他倒不怕楊小春能把他怎麼樣,但是想要安安穩穩的在這兒幹下去,別被人下絆子,維護好楊小春還是很有必要的。何況,只要楊偉一籌到錢,他還肩負着神聖的使命呢!所以,最近一段時間一定要讓楊小春老老實實的,別給自己出什麼幺蛾子!

“去看看?行,那就依你!”楊小春一聽鑽石人間,頓時就樂了。“你別緊張,我的意思是說,你要是忙就去忙,公司這面我給你搞定!”

看來糖衣炮彈的威力還是蠻大的,一下子就炸的楊小春暈頭轉向了!

這時,韓峯的山寨手機發出了巨大的女聲:“帥哥,來電話了,快接電話。帥哥,來電話了……”

正是楊偉打來的,說是已經籌到了300萬,但是要等到明天才能拿到,問能不能來得及。

“沒事,明天就明天吧!然後,你再多開幾個賬號,最好能達到10個,到時候我好用!”韓峯之所以要開那麼多賬號,是怕太顯眼,以免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韓峯剛坐在電腦前,準備開始工作。就見桌子上的電話響了,他剛拿起話筒,就聽見裏面傳來了一個溫柔的女聲:“韓峯嗎,陳總讓你過來一下!”

是陳雅璐打來的,那聲音含糖量相當高,至少4個“+”號。

“好,馬上過來!”

韓峯來到陳總辦公室外面,陳雅璐也不在座位上,陳總的辦公室倒是開着門。他想陳總肯定是在裏面,於是他敲了敲門。

“進來吧!”是陳雅璐的聲音,但是他還是推門進去了。

他剛剛進去,就聽見關門的聲音。一看陳雅璐站在了他的身後,滿臉的魅惑,眼神盪漾。她絕對是男人的殺手,不僅漂亮而且性感、嫵媚。

水粉色的深V修身裙,不僅掩蓋不住她胸前的波濤,反而增加了人們的幻想和誘惑。那修長的大腿交叉而立,更顯出那完美的曲線,惹火的身材。

陳雅璐見韓峯正看着自己,於是又把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朱脣微開露出丁香小舌,一隻手翹着蘭花指,從自己的鼻子開始,慢慢的向下滑動,直到衣服的深V處。由於她兩隻胳膊起到了託舉的作用,本就很有規模的挺拔,顯得更加的偉大。

深邃的事業線,絕對可以放進一根香蕉或者黃瓜,當然,也可以是別的什麼。

韓峯被深深的吸引了,眼神落在那一片山峯峽谷之間。他恨不得變成一隻蚊子,狠狠的上去吃上幾口。恍惚間,他甚至聞到了山峯的香氣,頓時覺得體內熱血沸騰,直奔某地而去。

此時,他幾乎把臉都貼到了那山間,你說能聞不到香氣麼?陳雅璐也是極爲配合的抱住了韓峯,貪婪的摸索着,臉上還露出了得意的笑。 兩人沒有說一句話,就這樣相互撫摸着,感受着對方火熱的身體。韓峯的手,在陳雅璐的身上,不斷的遊走着。越過了高山,翻過了峽谷,向着平原腹地疾馳前進。四片滾燙的脣,緊緊的貼合在一起,舌頭不時的糾纏在一起。

陳雅璐的手也沒閒着,已經摸到了那堅硬之處。要不是韓峯穿着牛仔褲不好解,早就已經可以見到真身了!

但就是這樣,韓峯已經無法忍受了。他還是第一次讓別人摸二弟,自己彷彿要爆炸了,必須要釋放,釋放!

他緊緊的摟着懷裏的女人,瘋狂的吻着。她的脣,她的眼,她的脖子……沁人心脾的體香,陶醉的眼神,還有她不時發出的**。雖然被刻意壓低了,但聽起來更加的蠱惑。

“唔~”

她引導着他,來到了那一片沼澤,這裏已經很泥濘了。他開始在這裏尋找,尋找那釋放的源泉,尋找那快樂的巔峯……

她的身體愈發的軟了,甚至連站立都困難了,她幾乎粘到了他身上,嘴裏喃喃的說:“我要,快……”

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直接抱着她往休息間走去。在那張大牀上,兩人都喘息着,手忙腳亂的解除束縛的衣物……

就在這時,被扔在地上的精美挎包裏,傳來了一個童聲:“主人,陳總那傢伙又來電話了!陳總那傢伙又來電話了……”

牀上的兩人,哪裏顧得上他,怪只怪韓峯穿的褲子不對。你穿牛仔就穿牛仔吧,爲什麼還要繫上前面的扣子,那樣咧着不好嗎?越是着急越是解不開,陳雅璐試了幾次,都是無功而返。韓峯的手現在正忙着呢,也顧不上幫她解。

牀上到了緊張關鍵的時刻,地上的挎包裏卻是執着的響着,很是破壞氣氛。陳雅璐惱火的抓起挎包,從裏面掏出了手機。

陳總也挺執着,這麼一會兒打了三遍了,無奈陳雅璐只好按下了接聽鍵。同時,還給韓峯做了個不要出聲的手勢。

電話裏傳來了陳總的聲音:“小璐,一會兒有幾個客戶到辦公室去,你先接待下,我馬上過去!”

接完電話,她惱火的把電話扔在了地上。可也是,這不是耽誤人的好事麼?真是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