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把青陽仙劍暫時交給乾默默保管卻是最放心的了,因爲,乾默默身爲鬼體,自然不必擔心沒有了陽氣罡圈庇護之後的問題,所以,這青陽仙劍對她來說根本不會有任何價值,再者,她心思單純,甚至經過這一段時間,夏樂發現,她對自己極爲依賴,把青陽仙劍交給她,夏樂也很放心,最起碼不用擔心她會將青陽仙劍佔爲己有。

至於閻王會不會坑自己?他一點也不擔心,如果閻王想要自己的性命,恐怕自己在他手裏根本堅持不了一招,而閻王對自己這麼客氣,又對自己有事相求,那麼自己的安全問題,是大可以放心的。

不過,夏樂的擔心卻顯得有些多餘了,武妄和花詩雨雖然各懷心思,但也沒有打青陽仙劍的主意,首先,花詩雨身爲百花谷谷主,自然是與花飄零擺脫不了一點干係,如果她真的想將青陽仙劍佔爲己有,那麼她該怎麼去面對花飄零呢?況且,她身爲谷主還知道其中的一些隱情,那就自然更不會打青陽仙劍的主意了。

再就是武妄,他可以說是在花飄零脅迫之下才跟夏樂一起來到陰間的,但是,他也明白,如果真的將青陽仙劍佔爲己有,那麼他也是沒有辦法面對花飄零的,況且,見識了陰間的種種慘狀,他可不想就因爲青陽仙劍這個小小的東西,就將自己困在陰間,直到自己餓死在這裏,然後化爲惡靈被打入十八層地獄……

他還想回陽間享福呢!甚至在見識了十八層地獄之中的慘狀之後,決心棄惡從善呢……

所以,他可不會爲了眼前的一點蠅頭小利就將自己後半生的幸福全部壓在了這小小的青陽仙劍上,況且,他下地府這一趟,腦中似乎隱隱抓住了一些靈感,如果能回到陽間,突破到神會期也不是不可能!

那到時候,自己不但不用再怕花飄零,甚至還能擁有極長的壽命,那至少也不必擔心死後被打下地獄的事情了……

夏樂將乾默默放在地上之後,就小心翼翼的走出了這陽氣罡圈,走出罡圈的一瞬間,他忽然覺得一股冰冷陰森的氣息猶如排山倒海般向自己飛快涌來!

那陰冷的氣息咆哮着,似乎想要在一瞬間將自己身上的陽氣全部都吞噬掉一般!

閻王微微一笑,立即一揮手在夏樂周圍凝結出了一個光圈,將他套在其中,做完這一切,他便擡起了步子,朝鬼界堡外的方向走去。

有了閻王的這個光圈加身,夏樂立即感到周圍的壓力一鬆,那股陰冷的氣息也隨之消失不見。

他鬆了一口氣,轉身對乾默默三人說道:“你們就在這裏等我吧,我去去就來。”

說着,他便轉身朝閻王的身影追了上去。

而武妄和花詩雨也都微微點頭,陷入了沉默之中,只有乾默默,拿着手中的青陽仙劍,怔怔的出神,然後,她就這麼看着青陽仙劍,有些疑惑的自言自語道:“咦?這股氣息好熟悉呀……”

夏樂隨閻王一路走出鬼界堡,路過了陰間的第十二站——蓮花臺,但閻王並不在這停留,依然繼續帶着夏樂向前走着。

兩人都沉默不語,氣氛顯得有些壓抑,終於,又走了一會兒,終於來到了陰間的最後一站,也就是第十三站——還魂崖。

“就是這裏了。”

閻王望着還魂崖便的金銀橋,似乎是舒了一口氣。

夏樂放眼望去,還魂崖就像是被劈開了一道裂縫,中間是一個谷底,而谷底之下卻是黑雲滾滾,想要通過這還魂崖,只能走崖邊的那座金銀橋才能抵達對岸。

而還魂崖的對岸有着六個圓盤,這六個圓盤發出各色光芒,五光十色,甚是溫暖,他知道,那便是傳說中的六道輪迴,而在六道輪迴之前,還有一塊碩大的石頭,散發着熒熒暖光,此時,正有許多鬼魂,或高或矮,或胖或瘦,或男或女,正站在那塊石頭之前像是看着什麼一般,然後,便一臉激動或是麻木的朝六道輪迴的門前走去,消失在了那片光芒之中……

夏樂靜靜的看着這些,始終都沒有說話,他知道,閻王將自己帶到這裏來,並不是讓自己看風景的……

“那塊散發着光澤的石頭名叫三生石,站在它的前面,可以看到自己的前生、今生或者是來生,但這三個選項之中,每個人的一生當中,只能查看其中一項,並且只能看到其中很少的畫面,而將要投胎的鬼魂們,選擇的大多都是來生。”

閻王的語氣很淡,彷彿在給夏樂講故事一般。

“那是當然,每個鬼魂對自己的今生都瞭如指掌,它們關心的自然是自己的來生了,至於前生,那已經跟它們毫無一點關係了!它們當然也不會浪費這次寶貴的機會去看那個已經沒用的前生了!”

夏樂有些琢磨不透閻王的意思——他帶自己到這裏,究竟是爲了什麼?

“你說的不錯。”

閻王點了點頭,依舊將目光放在還魂崖的對岸:“這六道輪迴不知承載了多少魂魄的希望與失望,它們所關心的都是來生的事情,但它們看過三生石後,有的露出了喜色,有的則露出了悲色,但即使是這樣,它們都沒有選擇去查探自己的前生,但它們卻不知道,在喝了孟婆湯之後,踏進了六道輪迴,就算是看到了來生的畫面,也依舊不會記起什麼……”

說着,他轉過頭來,看向夏樂道:“你的前世查探的卻是他的前世,也就是你的前前世,用你前世的話說,‘我倒要看看自己前世是不是過的自由自在’……”

……

短暫沉寂過後,夏樂開口了——

“那麼,我的前世看到了什麼呢?” 夏樂不由得也來了一絲興致:既然你閻王不直接切入正題,那我就順着你的話說下去,反正就算我不說,你也會告訴我……

而且,自己的前世究竟看到了什麼呢?夏樂真的很好奇。

在見到夏雨之後,他一顆緊張的心也漸漸平靜下來,所以,此時,也不由得帶着好奇的眼光向閻王看了過去。

果然,閻王嘆了一口氣,接着道:“你的前前世是個流浪人,雖然每天總是填不飽肚子,但最起碼過的自由自在,但是,直到有一天,他死了,原因是兩國開戰,他被抓了起來,做了一名衝鋒小卒,但卻在對方第一個衝鋒之下就被對方的鋼刀斬斷了頭顱,他臨死前非常痛恨,痛恨自己爲什麼沒有強大的力量,如果有了強大的力量,那自己就不會被抓起來做一個小卒,也不會在對方第一個衝鋒之下就丟掉自己的性命了。”

“然後呢。”

夏樂心中忽然一動。

“然後,他覺得只有有了強大的力量才過上真正自由的生活,幸好,他那一世每日到處流浪,甚至還救助過不少的孤兒,就算是在臨死之前,也沒有殺死一人,反而被對方一刀砍下了頭顱,之後,他下到陰間,因爲有在陽間積累下的陰德,所以,我決定給他來世想要得到的……而他想要得到的,便是逆天的力量……他覺得,只有有了逆天的實力,纔可以過上真正自由的生活。”

閻王的語氣幽幽,似乎潛藏着歲月所留下的無盡滄桑。

“你滿足了他?”

夏樂感覺自己有些好笑,明明那是自己的前前世,但卻要用“他”來稱呼“自己”。

“是的。”閻王點了點頭:“我滿足了他,所以他帶着所有的熱血,所有的希望踏入了六道輪迴,只是,你的前生縱然有着逆天的實力,但他還是沒有過上真正自由的生活,所以,當他再次死去來到陰間,就告訴我,他想要過上真正自由的生活,至於其他的,他已經不在乎了,而那個時候,三界潛在的威脅就已經開始嶄露頭角,我告訴他,這需要他的力量才能結束這一切……”

“但他卻對你說,‘世界毀滅關我何事,我只願自由自在的活着’吧?”

夏樂不禁苦笑了一下。

“是的,但是那時的情況只有他那一世的力量才能解決,我當然不同意,但他跟你本就是同一個人,性子極拗,而我在實在沒有辦法之下,只能騙了他,他投胎之後,做了五行門下之徒,然後,在我暗中做了一些手腳之下,你就來到了陰間……”

閻王咧嘴笑了一笑。

“呵呵……”

夏樂不禁有些苦笑,饒是他也曾猜測到一些,但今天卻在閻王親自的確認之下,終於得到了證實,可是,自己好像就是個悲劇人物啊!三世所追求的自由,到了現在竟也沒有得到實現。

照閻王所說的分析一下,夏樂也有了一絲頭緒,簡單來說,到目前爲止,自己就算是過了三世。

第一世,自己是個流浪人,並且在流浪的過程中,收留了一些孤兒,也算是爲自己積下了陰德,而自己的第一世卻被抓去做了一個小卒子,然後死在了戰場上,下了陰間之後,心中不忿,並且認爲只有有了足夠強大的實力纔可以過上真正自由的生活。

於是,在閻王的支持下,自己的第二世有了逆天的力量,但夏樂自己也明白一個道理,能力越大,責任也就越大,自己的第二世有了逆天的力量,那需要他承擔的責任也就更大了,所以,第二世覺得這些責任束縛了自己,讓自己失去了自由,於是在他死後,他向閻王提出了自己的條件,也就是想要過上真正自由的生活。

本來,閻王或許會答應自己的第二世,可是,因爲一個威脅到世界命脈的潛在威脅的出現,促使閻王打消了這個想法,因爲閻王需要自己第二世的力量,才能徹底消除這個隱患,於是,表面上答應自己第二世的條件,暗中卻做了手腳,然後,自己這一世就隨着一系列的事情踏入了陰間……

“你早就知道我會來陰間吧?”

夏樂不禁冷笑連連:原來,原來小雨的死,也是這閻王做的手腳!!

“知道。”

閻王坦然承認,但他說的話,卻讓夏樂大吃一驚:“但我卻沒想到會是這樣,在我做的手腳上,你的師妹夏雨根本就不會死,你來陰間,是因爲被武妄殺掉,魂歸陰間而已,到時候,你如果想還陽,就是不答應我的條件也不行……但現在看來,情況好像出現了變化……或許是那股潛在的力量越來越強大了吧,已經強大到能夠改變事物的發展規律了……”

閻王深深嘆了一口氣,他的話中卻包含着無盡的無奈。

“哼,你不是閻王嗎,你不是一界之主嗎?憑你的能力,你爲什麼不阻止那股潛在的威脅?”

閻王雖然解釋夏雨的死並不是他做的手腳,可是夏樂卻還是覺得心中很是不爽,不禁又補充了一句:“爲什麼偏偏是我?我上一世的力量是你給我的!你大可以把力量再給別人,爲什麼死死的纏住我不放?甚至在我投胎轉世之後選擇的人還是我?爲什麼你不選擇別人?”

說完這句,夏樂心中頓時升起了一股暢快的感覺,就像他所說的一樣:既然你閻王可以把逆天的實力賜給我,那你大可也賜給別人!爲什麼再次輪迴之後,你卻還不放過我呢?明知道我三世追求的都是自由,卻爲什麼還把我牽連進這件事情當中呢?

而自己自認爲已經擺脫了輪迴的束縛,卻不想,一切還都在閻王的掌控之中!

登時,夏樂心底再次又浮上了一股無名的憤怒!

“你錯了。”

閻王輕輕的搖了搖頭:“你的力量並不是我給你的,而是你自己給你自己的,因爲你第一世有了強烈的執念,所以第二世纔會在第一世強烈的執念之下修成逆天的實力,我只不過是給了你第二世一個好悟性和一副好身體,還有,一個好契機……”

“閻王大人,如果我猜的沒錯,像我第一世有着強烈執念的人恐怕不在少數吧?”夏樂緊緊的盯着閻王,突然怒吼了出來:“那你大可以給這些人一個好悟性好一副好身體甚至是一個好契機!爲什麼偏偏又選中我!!” “因爲有兩點。”

聽到夏樂的怒吼,閻王卻顯得不急不躁:“第一,陰間自有陰間的規矩,就算我是陰間的主宰,也不能破壞這種規矩。”

頓了一下,閻王的口氣越發凌冽起來:“你說的不錯,像你第一世有着強烈執念的人的確不在少數,但是,他們卻不像你前前世一樣,活着的時候就開始積累陰德,甚至連死之前都沒有殺害過一條性命!他們都是心存惡念之徒,想要得到更強大的力量無非就是想要滿足他們自己的私心!並不像你,只是單純的追求自由!而他們也因此獲得了應有的報應!到目前爲止,還有許多這樣的人還在十八層地獄之中煎熬,甚至,有些被打入了第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你見過那個用幻術變成夏雨模樣騙你的惡靈,便是其中之一,你認爲,他們這些人一旦有了逆天的實力,會怎麼樣呢?”

夏樂沉默了,他知道,生魂一旦喝下了迷魂水,便毫無保留的說出自己的種種罪行,甚至是自己的想法,想必那些惡靈們也自然掩飾不住它們心中那些邪惡的想法,或許也只有自己的第一世,確實沒有什麼惡行,也沒有邪惡的野心,只爲單純的追求自由吧!

而至於那些惡靈們投胎之後得到了逆天實力會發生什麼,夏樂已經不去考慮了,最起碼,它們不會單純的消滅潛在的威脅,如果再想深一層,假如被選中的一人有着極深的城府,那他更會拿着這些潛在的威脅去要挾閻王,甚至要挾仙界和人界,或者又爲此耽擱了消滅的任務,從而造成了更大的威脅……

試想,閻王會選擇這樣的傢伙去拯救世界麼?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第二。”

閻王看着沉默的夏樂冷冷笑了一下:“第二就是因爲時間不夠了,那股潛在的威脅成長的速度已經超乎了我們所有人的想象,恐怕再有兩年的時間,我們這個世界就真正的滅亡了……”

夏樂心中深深嘆息,有着強烈執念的鬼魂因爲心存惡念,所以不能得到逆天的實力,而心存善念的鬼魂,卻沒有得到逆天實力的執念,看來,這個擔子只能自己揹負了……

他還沒說話,閻王像是怕他還不能被自己說服,又補充了一句:“你上一世的力量我已經一點不剩的保留了下來,因爲那是你的力量,所以別人是無法承擔的,只要你一口答應下來,那你上一世的力量便會原封不動的全部返還給你,所以,即使你現在只有小成期的實力,也大可不必擔心……”

夏樂心中一動,他並不是不對強大的實力感到渴望,最起碼,在陽間的時候,夏雨臨死之前,自己也曾深深後悔過,而現在,只要張口答應下來,便就可以得到自己上一世逆天的實力,但是,同時也揹負上了一個沉重的包袱。

見夏樂沉默不語,閻王卻有些着急起來:“你過了三世難道還不明白,這世上,根本就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自由嗎?”

真正意義上的自由?

一句話突然在夏樂心中猛然爆炸開來。

他忽然想到,自己的第一世前半生的確過上了自由的生活,只是因爲沒有強大的實力,纔會被抓去當了一名小卒,並且死在了戰場,從而才產生了沒有得到強大實力做後盾就得不到真正自由的想法。

這麼說來,自己的第一世是被世俗所困,並沒有得到真正的自由!

而第二世,的確有了強大的實力,但同樣,因爲得到了逆天的實力同時也給自己帶來了巨大的責任,所以,自己的第二世一直被巨大的責任所累,也並沒有得到真正的自由!

而自己的第三世,也就是這一世,自小無憂無慮的活着,卻因爲一次偶然的襲擊,被迫下山,便遭遇了一系列的爭鬥,甚至最後還被動的將自己捲入了進去,雖然其中肯定有閻王做的手腳,但這麼算來的話,自己也是沒有得到真正的自由。

這時,夏樂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近乎荒唐的感覺:原來自己三生三世都在追求錯誤的東西,真正的自由,顯然不存在的!

真正的自由,只是相對的!

就像自己的第一世,雖然最後掌控不了自己的人生,但卻前半輩子一直是按自己的想法活着的,而第二世,雖然有了掌控自己人生的權力,但卻因爲責任的束縛,並不能像自己的第一世那樣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至於自己的第三世,還用說嗎?一路走來,都是被動捲入了這場風波……

“是啊!這個世界上的確沒有真正的自由……”

夏樂幽幽的嘆了一口氣,又在心裏補充了一句:前兩世沒有想通的事情,卻在這一世忽然看開了,這不知是諷刺還是悲哀呢?

真是可笑啊!

“這麼說,你是答應了?”閻王的眼睛一亮。

“我有拒絕的權力嗎?”夏樂雙手一攤,有些苦笑道:“我已經被你說服了。”

“唉。”

聽到夏樂一口答應下來,閻王並沒有露出多少喜色,而是深深嘆了一口氣,才繼續說道:“這些道理本應該是讓你自己不停在輪迴之中體悟然後想通的,但現在時間緊急,那股潛在的威脅已經迫在眉睫,也只好我來點通你了,只是,這不是你自己體悟得來的,不知對你是好還是壞呢……”

“這已經不重要了。”

夏樂穩定了一下情緒,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看向閻王道:“閻王大人,告訴我,告訴我接下來該怎麼做吧……”

他的情緒不禁有些激盪,甚至還隱隱有着一絲期盼:既然閻王所說的逆天的實力,恐怕不會只是什麼貫通期之類的吧?而且,貫通期的頂尖高手雖然已經非常恐怖了,但顯然還是不夠消滅那潛在威脅的資格!不然的話,也用不到閻王親自找上自己了……嗯,這麼看來,最起碼也得是神會期!或者是大成期……那麼……哼哼,什麼方克,什麼姬賢,以後就統統都不是自己的對手!自己的對手也只有一個——就是那什麼潛在的威脅!

那麼,自己的上一世究竟是誰?逆天的實力,究竟是什麼標準?這一切,恐怕馬上就要揭曉了吧……

夏樂心中不禁暗暗想着。 “接下來……”

閻王彷彿故意的拖長尾音,以此來吊夏樂的胃口,看着夏樂有些着急的樣子,他才咧嘴一笑,道:“接下來便要去三生石前看你上一世的記憶,雖然三生石只能讓你看到幾個片段,但這已經夠了,因爲依你目前的進展來看,恐怕就算是恢復了你上一世的實力你也不懂得如何使用,但是,你只要在三生石中看到一些重要的事情,那對你掌握了強大的實力也能去懂得該如何使用了……而且,有些事情,必須得讓你知道……”

說到最後,閻王目光閃動。

聽完這句話,夏樂並沒有注意到閻王后面那句,他此刻心中還是有些不甘,雖然自己的前世是一個有些逆天實力的傢伙,但自己的這一世畢竟只是一個只有小成期實力的“新手”,但是,閻王卻把自己前一世的力量還給自己,這種做法雖然說不出什麼,但總讓夏樂覺得有些古怪——畢竟前一世終究只是前一世,那並不是自己的力量!感覺就好像是繼承了別人的力量一樣,讓夏樂心中頗有些不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