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等她吃完,手機的視頻鏈接就叫個不停。

她一看是顧臻樺,開心的馬上放下碗,“李嫂收拾吧!我飽了!”

然後拿着電話開了視頻,她笑的花一樣爛漫,“臻樺哥!你怎麼這麼久沒有給我電話了?”

“還說我?小沒良心的,也沒見到你給我打?”顧臻樺全神貫注的看着視頻屏幕上的葉小鷗,“我可以理解爲你這是如人先告狀嗎?”

“咯咯!沒有了,我這段忙的不要不要的!”

“呸!還幾次我打都打不通,你幹嘛去了?”顧臻樺溫怒到,“你現在是無法無天了是不?”

拒嫁豪門:總裁追妻成癮 “咯咯,哪有?那不是有特殊情況嗎?”葉小鷗狡辯着。

“什麼特殊情況?不就又玩離家出走嗎?不你是不是玩過了?動不動就離家出走?”顧臻樺很不屑。

“沒有啊,哈哈,還不是他惹我,我就自己跑去江浙看工廠了,不想讓他找到,也不想跟他說話,就關機!不過不關機也沒有時間給你們電話!我在蘇州交了個好朋友,然… …”

“男的女的?”顧臻樺趕緊問。

“女的!切!有勁沒?男的女的?”葉小鷗不悅的撅起小嘴,“你怎麼跟宇哥一樣啊?動不動就防男!男的怎麼了?你不是男的!”

“就因爲我是男的,我纔不想有其它男的!”顧臻樺毫不掩飾。

“切!”

“切什麼切?你這樣的就得看着點,不然那些花癡總想靠近!”顧臻樺直言到。

“你不花癡?那你還靠近我?”

“我是我!別人不行!”顧臻樺滿嘴是禮,“我告訴你,也就是那個大尾巴狼,別人… …”

“你行了吧你!還能好好聊天不了?”葉小鷗衝着視頻裏的顧臻樺喊着。

“行行行… …你繼續!不打斷!”顧臻樺只好妥協。

“然後我在那看了好多的工廠,臻樺哥,這是不出去不知道,一出去,才知道,原來工廠裏面的學問大了,看完了之後我的想法太多了!而且我們做女性用品,簡直空間太大了,結果我一更方俊豪彙報情況,他就建議我去歐洲看看市場的需求,結果我就直接去了歐洲。”

“他方俊豪就是想靠近你!”顧臻樺不服氣的說,“我算看出來了!”

“你還能不能聽出正經事?”葉小鷗氣的不行。

“行!你說吧!”

“說個屁!不想說了!”葉小鷗真的氣了。

“女孩子不許說粗話。”

“滾吧!還不是你氣的?”葉小鷗梗着脖子撅着嘴。

“哥錯了!”

“哼!”

“然後呢!”顧臻樺趕緊問正經事。

“我一看簡直是開竅,結果帶回來很多單子!都簽了長期的合同,當然是在宇哥的陪同下,不然我哪裏敢籤!”葉小鷗美滋滋的,“回來齊阿姨都誇讚我!”

“我媽沒事都夸人,她夸人的話可以信一半!”顧臻樺親傳着葉小鷗,“不過對你她是真喜歡!沒準誇你的是真的!”

葉小鷗笑的前仰後合的,顧臻樺說的他媽真的是那樣。

“所以呀!這不好久都沒有跟你視頻了。

兩個人嘁嘁喳喳的聊了一個晚上,知道凌晨才掛斷,葉小鷗翻身就睡着了。

沒想到接連三天,葉小鷗都沒有打通宇少的電話,葉小鷗這個鬱悶,這人這是去哪了?

晚上回到家,葉小鷗接到了媽媽齊淑蘭的電話,葉小鷗開心的不像話,“媽!你還在姐姐家嗎?”

“我已經回來荷蘭了,有事情要處理!你怎麼樣?”對面的齊淑蘭柔聲的問,“回去順利嗎?”

“媽!還順利!”

“還順利就還是有不順利的因素?”齊淑蘭聽出了話裏的意思。

葉小鷗嘿嘿的笑了兩聲,“什麼都瞞不了媽!?”

齊淑蘭溫柔的問,“跟媽說說!”

葉小鷗這才把回來幾天的狀況跟自己的媽媽說了。

“媽,我聯繫不到宇哥,我想讓他防範着點黃紫琪,小心她真的趕出釜底抽薪的事來!”葉小鷗有點擔心,“可是我聯繫不上他?” “嗯!媽知道了!你也彆着急,我來想辦法!”齊淑蘭對着葉小鷗囑咐。

“媽!你說要是黃紫琪真的做出這樣的事情,那是不上宇哥會有散失?”這一直都是葉小鷗這幾天坐立不安的事情。

“不會讓她得逞的!”齊淑蘭的語氣很堅定的說。

“媽!我爸爸好不好!”葉小鷗很想念嚴寬!

“好!你爸爸很想你!甜甜的唸叨你!”

“咯咯,我也想爸爸了!”葉小鷗嬌怯的說。

“我們忙完了會一起去京城!”齊淑蘭對葉小鷗承諾到。

“真的?那會不會留下來多住幾天?”葉小鷗一下興奮起來!

“當然,就是去看你呀!”

“真的,媽媽!那太好了!哎呀,那什麼時候忙完啊?”葉小鷗追問,她有些迫不及待了。

“很快,宇少在京城的峯會閉幕,我們是要參加的!”齊淑蘭沒有詳細跟葉小鷗說明。

“那太好了!我在京城等你們了!”

母女兩個掛端了電話,葉小鷗愜意的躺在牀上,感覺自己真的甜蜜。

周筱宇回來京城是一週後,也就是距離峯會的高端會議的前兩天。

他迫不及待的回到香山別院,此時葉小鷗還沒有下班,她根本就不知道,今天周筱宇會回來。

處理完單子的統計,已經都6點多了,葉小鷗伸展了一下對大家說,“今天早點下班吧,都回去好好歇歇!”

最近這段時間她是真的累了,不但忙着安排單子,談工廠,談合作公司,還要面試招聘上來的精英,雖然一路都由遲少羣陪着,都是這一次遲少羣都是讓葉小鷗自己拍板,他只給指導性的意見。

葉小鷗完全都是按嚴謹的正常程序走過來的,她其實高度緊張。

畢竟這一次,來應聘的都是業界精英,她的知識量她自己知道,所以她很努力的應對。

走出公司,馬英還提議一起去嗨!被葉小鷗拒絕了,她只想回家。

上了車,她的腦子裏還都是那些招聘現場的事情,還有明天約談的合作公司的幾個項目。

另外,下週一就開學了,只有四天了。

也不知道宇哥什麼時候回來,她在心裏唸叨着。

車子回到香山別院,她跟往常一樣,散漫的邁着步子走進去。

已經客廳,就有一個聲音問她,“下班了?”

葉小鷗一驚,收神集目尋找着聲音的出處,“宇哥,你回來了?”她的聲音一下提高了好幾度。

周筱宇迷倒衆生的笑,向她張開手臂,“過來!”

葉小鷗簡直興奮死了,剛要撲過去,卻突然收住自己的腳,看向周筱宇。

突然轉身,小臉陰鬱的“哼!”了一聲,轉身上樓了。

周筱宇還正等着寶寶自己的寶貝,可是臨門一腳,她卻轉身氣哼哼的走了。

一下給他曬在了那,他尷尬的收回自己的雙臂趕緊追上樓。

她大步走進自己的房間,‘嘭’一下關上自己的房門,差點沒拍到宇少的臉。

“小東西!”周筱宇嘟囔了一句,身後試着推了一下門。

臉上瞬間展現出笑顏,心裏腹誹着,看來還是想我了!

他自信的走進去,“怎麼了這是?”

“不想理你!出去!”

“那你剛纔不鎖門?盼着我進來還攆什麼?”

“你… …”葉小鷗一張臉紅島脖根,被人看穿的感覺一點都不好。

周筱宇伸出長臂把人摟緊懷裏,葉小鷗不停的掙扎着,“別碰我!”

“我不碰你我碰誰?”周筱宇無賴的湊過去,看着他的小臉,“哎呦!還真生氣了?那也得讓我知道因爲什麼吧?”

“說走就走可以,總得告訴我一下下吧?發個信息就完了?”葉小鷗說出理由,“玩意人家有事都聯繫不到你,這樣做對嗎?”

“嗯!不對!我錯了,下次爭取告訴你,不信息了,電話!”周筱宇很有求生欲。

“是真的?”葉小鷗停止討伐,很會適可而止,她回過臉看向周筱宇,“你能做到嗎?”

周筱宇精準的吻住她的紅脣,淺嘗輒止的輾轉了一下,然後看向她“嗯,能做到!”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着急!”葉小鷗看向他的臉。

“急什麼?急着我親吻你?嗯?”周筱宇又親了一下,“要你!餓了!”

“不可以!談正經事呢!”葉小鷗護住自己。

“嗯!談正經事,快談!”他一邊說着一邊抱着她上下其口。

“那天… …就是從周家回來你出差走的那天… …唔… …黃紫琪真的有着我,唔唔… …等等,她說我要不把你還給她… …她就… …”

還沒等葉小鷗說完,周筱宇倏地停止了動作,“她就怎樣?”

“葉小鷗很認真的看着周筱宇說,“她說她就把你座位的四條腿撤了一隻,那意思是釜底抽薪!”

周筱宇眼眸裏的瞳孔倏地縮了起來,陰鷙的吐出一句,“哈!她也得有那個能力!”

“真的嗎?你不怕?有準備嗎?”葉小鷗審視着他,“你有準備?”

“嗯!別擔心!”周筱宇說完,面色恢復了柔和,“給老公好好親親!嗯?”

“什麼老公!我還沒嫁給你!”葉小鷗嬌羞的躲避着。

“你就是我的,嫁也只能嫁我!”周筱宇一下把她壓在了柔軟的大牀上。

他的吻更是長驅直入,撬開她的貝齒,貪婪的品嚐着久違的香軟,葉小鷗當然也想他了,她早就不能離開他半步,這一個星期她哪一天睡的好了?

她迴應着他的纏綿,吻的天昏地暗,兩個人瞬間升溫… …

葉小鷗躺在他寬厚的懷裏,嬌怯的看着他,“宇哥!媽媽說要來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