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不禁摸出腰間的七星刀,朝身邊的李儒吩咐道:

「文優,這西涼大軍就交給你了。本太師有三個女婿,但一直以來最為器重的人,卻只有文優你一個。這一場大戰,不管是勝是敗,就看文優的了。本太師本來想著置身事外,如若事有不成,就逃回長安,可惜看來不行了,這回是真的有人想要謀害本太師,本太師不得不親自出手,料理這些不宵之人。」

董卓沒有赤兔馬,身材過於肥胖,翻身上馬的時候,戰馬不由悶哼了一聲,董卓不以為意,原地等著賊將的殺來。

董卓的身邊親兵一大堆,就算是曹操、孫堅等人有斬殺董卓的念頭,也不會在此時出手,畢竟直取董卓,董卓完全有能力用悍不畏死的親兵堆死來犯之敵。

然而,董卓這回的對手是趙雲和典韋。

堪稱古之惡來的典韋典惡來。

戰無不勝,未曾一敗,渾身是膽的孤膽英雄,常山趙雲趙子龍。

典韋和趙雲這兩人聯手,一人騎馬,一人徒步,不理會身邊的西涼鐵騎,大走直線,朝董卓殺來。

半路上遇到的西涼鐵騎,趙雲只是輕鬆的一點,就一槍將靠近的西涼鐵騎封喉刺死,而典韋大多都是揮舞著鐵戟,能刺死就刺死,不能刺死就欺身避開,偶爾出戟格檔一下。

趙雲的龍膽亮銀槍和張飛的丈八蛇矛不同,雖說以刺為主,但張飛每捅出一矛,都用盡全力,以力破敵,以快制勝,而趙雲則不同,一手槍法出神入化,快得僅留下殘影,瞅准對手的要害,像喉嚨、心臟等位置,輕輕一刺,力度不大不小,節奏剛好。

因此趙雲的長槍猶如天女散花一般,所過之處,身形飄逸,卻滿地開花,屍橫遍野。

典韋不追求能殺多少西涼鐵騎,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賊首董卓。 以趙雲開路,典韋尾隨其後,兩人與董卓的距離,就像閃電,飛快地縮短。

「常山趙雲趙子龍在此!」

「董卓老賊,還不束手就擒?」

趙雲甩了一個槍花,將龍膽亮銀槍提在身後,逼近董卓,尚未動手先大喝了一陣,以墜董卓的威勢。

「董卓,吃俺典韋一戟。」

典韋知道以二打一,有點勝之不武,不忍偷襲董卓,到了董卓跟前,仍是主動喊了一句。

趙雲從左,典韋攻右,兩人直取董卓,長槍如影,鐵戟沉沙。

董卓看到趙雲和典韋不禁有些吃驚,這趙雲和典韋竟然能夠破開層層敵軍,殺到董卓面前,可見武藝不俗,若是單打獨鬥,董卓還能自恃手持七星刀這等神兵利器,與之周旋。

然而,董卓現在要對付的人是趙雲和典韋,心中有點沒底了,只好硬著頭皮衝上去了。

倘若董卓不能解決趙雲和典韋,肯定會讓西涼大軍的軍心不穩,自亂陣腳,只有斬了這兩個賊將,才能打開董卓軍和諸候大軍之間混戰的缺口,爭得優勢。

「反賊,速速受死,死在本太師的手上,不枉你們這些無名鼠輩的一生。」董卓將七星刀護在身前,拍馬來戰典韋。

趙雲有戰馬,且用的是長槍,董卓略略判斷趙雲的氣力肯定還沒到局限,況且趙雲如此年輕,血氣方剛,武藝的招式想必更加精湛一些。而典韋相對年紀大點,又是徒步到了董卓這邊,一路殺過來的,董卓只好拿典韋當作軟柿子來捏。

董卓到了典韋眼前,七星刀一揮,朝著典韋狂砍而去,這一刀若是劈實了,縱然典韋身材魁梧,也會被七星刀給斬成兩半。

可惜,董卓託大了,典韋可不是董卓麾下的牛輔等人,並非是酒囊飯桶,而是真正的一流巔峰猛將,以董卓的戰力想要斬殺典韋,簡直就是妄想天開,還遠遠沒有那個資格。

只見典韋將左手的鐵戟輕抬,瞬間就將董卓的七星刀給擋了下來,原本右手的鐵戟是準備進一步防守董卓的,不過典韋發現董卓除了七星刀之外,再無其他攻擊,典韋第一時間改守為攻,攻守兼備,將另一隻鐵戟朝董卓刺去。

典韋的鐵戟大多時候是用來的橫劈,鐵戟極重,當作鐵棍來用也未嘗不可,然而對付董卓,董卓過於肥胖,用橫劈效果一般,只好改劈為刺,只要捅到了董卓,鐵戟瞬間就能沒入董卓的體內,替董卓放血。

董卓沒想到典韋的氣力如此之猛,手裡的七星刀全力一砍之下,居然未能將典韋給砍死,一根鐵戟就化解了董卓的渾身解數。

最為可怕的是董卓舊力已去,新力未生,而典韋竟然又將另一根鐵戟刺了出去,看得董卓一雙虎眼圓瞪,難以置信。

若是被典韋一戟給紮實了,董卓豈不是得給洞穿了?滿腹的肥腸流了出來,董卓越想越覺得恐懼,連忙收刀,調轉馬頭就跑。

「豎子,本太師尚饒你一命,還不趕緊退去,若不識相,小心本太師麾下的百萬雄兵,西涼鐵騎大軍一出,天下無人能敵。」董卓不得不慶幸自己的騎術,那是從小就培養起來的,在這關鍵時刻,還能用雙腳利用騎術逃跑。

董卓放了一句狠話,掉頭就跑。

董卓已是打定了主意,這場大戰不能再繼續廝殺下去了,諸候大軍的猛將太多了,這些猛將肯定會形成蝴蝶效應,不停地擴大戰果,將西涼鐵騎的軍心和士氣打擊得體無完膚,無以再戰。

逃跑就逃跑吧,為了保住一條性命,這不寒磣。

真要死了,那什麼都沒了,東山再起,捲土重來,就全變成了奢望。

董卓千算萬算,沒想到自己挑中的典韋是個硬茬,僅僅一招就將董卓給壓制了,還打得董卓不得不暫避鋒芒,拚命逃跑。

「董卓,往哪裡逃!趙雲在此,還不下馬待縛?」卻是趙雲一直遊走在董卓和典韋附近,看到典韋一戟建功,將董卓逼走,趙雲哪裡還願意放董卓回到西涼大軍的軍陣,早早地縱馬攔住去路,準備給董卓來一式毀滅性的大招。

長槍如虹!

「七探蟠蛇槍」

面對董卓,趙雲不敢掉以輕心,力圖一招拿下董卓,不讓董卓有任何逃跑的機會。

這一招「七探蟠蛇槍」,乃是趙雲自創的槍法,趙雲當初師從槍神童淵的時候,童淵只教會了趙雲的「百鳥朝鳳槍」和「暴雨梨花槍」,趙雲結合了童淵所教的,加上自身的領悟,融合出了最新的絕招「七探蟠蛇槍」。

這一招更快,更猛,殺氣和殺意就像寒冰一般凝實,瞬間就鋪開蓋地傳遍董卓的全身,令董卓只感渾身一寒,無力提振氣力,心神不禁為之一滯,甚至有些恍忽。

董卓怒眼大瞪,看著趙雲的長槍,一下子驚嚇得魂兒都沒了,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抵擋,手裡的七星刀感覺怎麼揮出,都無法滿意地攔下趙雲這一槍。

董卓不敢賭,若是擋不下趙雲的「七探蟠蛇槍」,那等下董卓的就是渾身插滿槍尖,彷彿千刀萬洞,接下來便是翻身落馬,自此成就了趙雲的無上威名。

情急之下,董卓懶得考慮太多了,為了保全性命,董卓乾脆一腳用力,另一腳輕抬,瞬間往左邊一倒,主動地掉落下來,捨棄了戰馬,保全了自身的性命,避開了趙雲的這一槍。

董卓肥胖的體重,救了董卓一命,雖說董卓掉落在地上,揚起一大片的灰塵,不過董卓卻沒受什麼傷,很快就翻了翻,重新爬了起來。

董卓是避開了,但董卓的戰馬就沒那麼幸運了,被趙雲一槍給扎得死死的,來不及哀鳴一句,就悄無聲息地倒下,死去。

趙雲出了一槍,沒想到只斃了董卓的戰馬,甚至差點就撲空了,不由大急,拍馬直取董卓,前來搜索董卓的身影,不給董卓混水摸魚逃走。

趙雲端坐在戰馬之上,又要躲避身邊靠近的西涼鐵騎襲擊,隨手反殺,又要尋找董卓,反而進展不大。 典韋的眼睛極亮,一看到趙雲得手,將董卓逼落戰馬,不由大喜,兩話不說朝董卓這邊追了過來,想要撿個漏,將董卓給生擒了。

董卓在這時候爆發了難得的戰場敏銳力,心知在趙雲和典韋的聯手之下,想要逃回李儒那裡,恐怕是痴人說夢了,董卓心下一狠,只好兵行險著,竟然大步一跨,將一個西涼鐵騎從戰馬上拉了下來,隨後用力一撐,跳上了戰馬,順著西涼鐵騎的方向,竟然反其道而行,朝著董卓軍和諸候大軍廝殺的第一線疾奔而去。

「子龍,速追,莫要讓董卓落到其他諸候的手裡。」典韋剛才一路疾跑,但兩眼都沒閑著,還真發現了戰場上有許多猛將。

比如孫堅、比如曹操麾下的夏候惇和曹仁,甚至是袁紹麾下的顏良和文丑,都是戰力不俗之輩,要是董卓像無頭蒼蠅一樣亂跑,逃到這些人的面前,極可能被人家順手就給殺了。

典韋可不想辛辛苦苦忙活了這麼久,卻被別人給摘了桃子。

「惡來,放心好了,交給本將。」趙雲趕緊追了下去,雖說諸候大軍一齊討董,但程遠志早就劃下了各諸候大軍的區域,彼此之間互不打擾。

真要讓董卓跑到其他諸候負責的戰域裡面去,還被別人先行將董卓拿下,趙雲跑到人家面前討要董卓,也不太合適,於是趙雲快鞭拍馬,直追董卓。

董卓瞅了瞅整個戰場,發現袁紹的大軍兵馬太多,而曹操和孫堅兩軍兵並一處,足足有十個猛將在那兒廝殺,董卓哪敢往這邊跑,只好選了劉備、關羽和張飛這兒衝來,希望趁著牛輔和徐榮落敗,董卓自己頂上來,充當董卓軍的大將。

董卓的逃跑方向,正合趙雲和典韋的心意,趙雲和典韋兩人各守一邊,防止董卓亂竄,就像驅趕鴨子一樣,將董卓趕到劉備等人面前。

最先發現董卓的人是張飛,張飛手起矛落,已經殺了快一千多西涼鐵騎了,殺得張飛心頭煩躁,卻又無可奈何。張飛看到董卓奔來,還以為是董卓派來新的賊將,趕緊提著丈八蛇矛前來迎戰董卓,嘴裡大聲吼道:

「來將通名,你張飛爺爺從不殺無名之將。」

張飛將丈八蛇矛一揮,瞬間就殺落了身前的數個西涼鐵騎,一路朝著董卓殺來。

董卓原想眼前這路是條生路,沒想到深入跑進來后,才發現剛出龍潭,又掉虎穴,這張飛不愧是猛張飛,廝殺了這麼久,氣力絲毫不減,還能前來與董卓大戰。

董卓哪敢答話,低著頭悶聲不吭,想藉此矇混過關,越過張飛,繼續朝前面逃去,不過董卓的體形太大,且身穿的盔甲比一般的西涼鐵騎要好得多,在西涼大軍裡面特別顯眼,張飛早就瞅上了董卓,自然不會輕易地放過董卓。

「嘿!那廝賊將,莫非以為不答話,俺張飛就能放了你?可笑,吃俺張飛一矛!」

張飛的丈八蛇矛無情地朝董卓刺去,這一矛只是試探,張飛想知道眼前這個肥胖的武將到底武藝有多高,若是一般的將領,那殺了就殺了,倘若武藝強一些,那張飛不介意與董卓廝殺幾招。

畢竟,現在的世道太差,往往有很多人才被埋沒了,像偏將軍、牙門將軍、卑將軍之類的,也許會隱藏特彆強力的武將。

董卓大驚,趕緊揮出七星刀,撥開張飛的蛇矛,幸好董卓已經逃了一陣子了,漸漸地恢復了一些氣力,此時用七星刀擋下張飛的丈八蛇矛尚有餘力。

恍鐺!

董卓的七星刀準確地架住了張飛的蛇矛,這一擋讓張飛對董卓異常刮目相看。

「好一個賊將,能擋得住俺張飛的一矛,說吧,你叫什麼姓名,死在俺張飛的手下,你也算配有資格通名了。」

張飛所料沒錯,這董卓除了肥胖,還是有一把氣力的,並非是虛有外表,多少還算有些戰力,比那些西涼鐵騎強多了。

張飛躍躍欲試。

董卓有苦難言,身為太師的董卓一直以來,都是董卓罵人或者大打出手,如今居然淪落到面對張飛,還道出董卓的真實姓名都不敢,生怕張飛暴起狂攻,引來更多的猛將圍殺董卓。

不過,董卓想要隱瞞張飛,隱瞞得了一時,隱瞞不了一世,只見後面的趙雲快速地逼近董卓,替董卓回答了張飛。

「翼德,千萬小心,莫要留手!此人便是董卓老賊,西涼賊軍的賊首。」趙雲的一喝,就像砸進湖面的巨石,瞬間激起了連鎖反應,戰場上的眾將紛紛側目,朝董卓這邊望過來。

不僅僅張飛聽了趙雲的話,怒髮衝冠,有一種被無視的感覺,這董卓老賊竟然不搭理張飛的問話,分明是看不起張飛。

張飛憤怒不已,鬍鬚皆炸,將手裡的丈八蛇矛貫注全力,向董卓拚命地刺去,剎那之間,已是刺出數十次。

「三弟,莫慌,二哥來助你,攔下董卓老賊。」關羽聽到董卓到了跟前,那還得了,直接把青龍偃月刀一橫,來個橫掃千軍,瞬間就掃落一大片,隨後棄了西涼鐵騎,快馬來相助張飛,想將董卓斬殺在陣前。

「三弟,大哥來也。三弟,你用你的丈八蛇矛攔下董卓,莫要讓他給跑了,這可是大功啊。」劉備將雌雄雙股劍舞出一陣風,同樣兩眼大放金光,策馬前來接應張飛。

在劉備的眼裡,一個董卓可比十萬西涼鐵騎還要值錢,只要董卓死了,這些西涼鐵騎自然也就降了,到時收編下來,還能壯大一下麾下的兵馬。

暴怒之下的張飛根本就沒聽清劉備和關羽的喊話,一心只想刺殺董卓於馬下,一柄丈八蛇矛被張飛運用得靈活如蛇,矛尖輕點,猶如毒蛇吐信。

董卓知道身份被趙雲給揭開了,肯定會有無數的大將朝著自己殺來,董卓心頭暗暗叫苦,尤其是面前的張飛,這哪裡是劉備和關羽所說的,讓張飛攔下董卓,這張飛敢情是想直接刺死董卓哪。 一矛又一矛,矛矛直取要害,且張飛的蛇矛異常詭異,每次刺出的角度都不同,導致董卓無法預判,只好拿著七星刀在身前揮舞一圈,開始大面積的防守。

董卓好不容易積攢的一點氣力,全用來對付張飛群魔狂舞似的丈八蛇矛了。

這時,關羽的馬快,殺到了董卓的身邊,直接揮刀就砍,青龍偃月刀在陽光的照耀之下,寒光陣陣,照在董卓的臉上,令董卓一陣心涼,無心戀戰了。

「禍國殃民,董卓逆賊,受死吧。」

關羽這一刀,驚嚇得董卓無法再提起七星刀阻擋,畢竟擋了關羽的大刀,還有張飛的蛇矛呢。

於是,董卓乾脆舊技重施,再次地抬腳一翻,重新下了戰馬,準備躲在眾多的戰馬里開啟新的逃亡旅程。

然而,董卓這一次就沒法如願了。

眼看董卓要溜,關羽和張飛趕緊縱馬狂奔,朝董卓殺去,甚至開始清理身邊的西涼鐵騎,好讓董卓無地可藏,無處可逃。

在後頭趕來的趙雲和典韋同樣開始廝殺,截斷董卓的後路,不給董卓往回逃跑。

趙雲、典韋、關羽、張飛還有劉備,五人各自守住一個方向,將董卓團團圍住,但凡有西涼鐵騎衝過來想救董卓,都會被劉備這五人先出手給料理了。

「董卓,降了吧!念你未曾謀害天子,本將定會在司空面前替你求情,也許能饒得你一條性命。」劉備素來仁義,眼看董卓已然是難以脫逃,成為瓮中之鱉了,劉備有心招攬董卓,便緩緩地出言勸說董卓,希望董卓不要作無謂的抵抗,白白死在眾將的手下。

畢竟像典韋、趙雲這些猛將,個個身手不凡,就算董卓單打獨鬥都未必能有勝算,更別說聯手誅殺董卓了。

董卓的罪過極大,然而保住董卓一條狗命,比直接誅殺了董卓,作用更大,倘若董卓願意出面,叫停西涼大軍,那這些西涼鐵騎多多少少還能收攏一堆殘兵,至少弄出一支像公孫瓚的白馬義從一般的騎兵,問題不大。

西涼鐵騎,凶名在外,用來對付塞上草原的外族,效果非同凡響,能殺得各部落聞風喪膽,舉部而降。

董卓心頭大悔,後悔當初沒有聽信李儒的話,要是直接帶著十萬西涼鐵騎逃回長安,那董卓還能繼續過那種紙醉酒迷的奢侈生活,如今一切都晚了,回不了頭了。

董卓並不害怕,好不容易官居太師,董卓同樣不滿意止步於此,若是這一戰搏羸了,董卓完全可以將漢室天子取而代之,成為新的天子,再也沒有任何諸候敢來挑釁董卓了。

敗了就是敗了。

「哼!逆國反賊,天子就在皇宮,本太師為天子而戰,豈有降於你們的道理?士可殺,不可辱,爾等以多欺少,算不得英雄,本太師何其剛烈,絕不會受制於爾等,有本事就放馬過來吧。本太師就算是死,也要拉一些人墊背。」

董卓發起狠來,手握七星刀,滿臉的橫肉直顫,對著劉備鄙視地說了一句,也給自己壯壯膽。

董卓這麼一說,張飛等人再難容忍,想不到董卓死到臨頭了,還敢大言不慚,不思悔過,這樣的人想必不殺了,絕對是死鴨子嘴硬,不會服軟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