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是在這兩百年內,他每天都修練元神決,而元神決帶來的痛苦也不斷的在鍛練着他的身體。

此時曾浩的身體強悍,曾浩很自信絕對不會在一般七階靈獸之下,可此時他臉色抽搐,七孔滲出血絲,現得很是痛苦。

而曾浩的七孔處,血絲緩緩的流下,而他依然咬牙,控制着的靈識不斷的掐動着手決。

此刻的曾浩已然不知道自己掐出了多少個手決了,他在心思全在承受痛苦之上,只留下淺意識不停斷的掐動手塊。

突然間,轟了一聲,曾浩只感覺自己的腦袋被抽空般,直接暈死過去。

曾浩雖然暈死過去,而修練室並沒有就此安靜下來,轟炸之聲更是不絕於耳。

與此同時,一道七彩霞光透過隱天宮,照謝在了修練室中,而心中位置並不是曾浩,而是虛空處的轟炸中心。

最讓人奇怪的是,轟炸的衝擊波並不是向外擴漲,相反是向內收縮着。

而這轟炸收縮也不知道持續了多久,七彩霞光更是照耀了一切,讓人看不清楚中心位置的清況。

許久之後,霞光緩緩的散去,露出了一個藍綠色的小人,傲立於虛空處。

只小人只有寸許左右,兩隻小手負背,五官清晰可見,赫然與曾浩長像一模一樣。

雖然此藍綠色的小人看起來只有寸許左右的個子,不過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傲氣絕對不會在一般元嬰修士之下。

這小人不是元嬰,也不是別的不明生物,而是曾浩的元神,這也是靈識竟升元神之後所獨特擁有的元神嬰。

元神的形成,便是曾浩的三魂七魄所集結而成的,也是曾浩意識之所在。

一但元神離身,這也代表着曾浩的身體的死亡,只有元神回身之後,曾浩才能復活過來。

在修真界,身體只不過是一具行屍走肉的屍體罷了,所有修士真正修練的只有元神和元嬰了。

元嬰力量之所在,元神,魂魄之意識之所在,一般元嬰修士在沒有化神前,他們只有元嬰,而元神則和元嬰合爲一體,直到化神之後才合離出來。

分離之後,就算是元嬰離體,身體就不會死亡,只是如同凡人把了,而沒有元神前,元嬰一離體,身體更死亡。

當然,這也不代表着,曾浩便擁有着化神期的神識力那般的強橫,但此時的曾浩靈識也可稱是神靈了,強悍也只是在元嬰初期左右。

藍綠色的元神曾浩,在虛空處來回走動,小臉之上笑意更濃了幾分。

下一刻,藍綠色的元神一晃,直接離開了隱天界,到別的界面走了一圈。

曾浩發現,以元神的狀態飛行,速度達到了一恐怖的地步,竟然不會一般元嬰後期大圓滿之下,可能還遠超他們。

只是曾浩並未見過化神期的速度,這纔沒能與化神期的速度做比較。

藍綠色元神在鴻元宇宙之中游蕩了一圈之後,小臉之上眉頭一皺,身體一晃,從新回到了隱天宮修練室入,沒入到躺在石牀之上的曾浩額頭處,不見了蹤影。

幾息之後,原本毫無氣息的曾浩從新爬了起來,閉開了雙眼。

曾浩的元神之所以如此急的回到身體之上,不是因爲有事,而是他感覺到元神的不穩定,如果再繼續以高速飛行,怕是會就此散去。

不過對於這點,曾浩並不在呼,必竟元神剛剛凝集而成,自然須要時間穩定下來的。

曾浩起身之後,微微一笑,走出了修練室。

如果此時有人能看透曾浩的身體,必定能看到,曾浩額頭之處,此時正有一個藍綠色的小人盤膝而坐,雙眼緊閉,好似在入定般。

雖然曾浩臉上的笑容依久,可誰也不知道,他此時內心的不安之感,緒情讓他更是心亂如麻。

在結成元神這後,曾浩對於那不安的感覺越發的清晰起來,好似他走出鴻元宇宙之後,便有大事發生般。 小鳳鳳的出現,可以說給雲宮家帶來無盡的歡樂,全族的族人都被這個可愛、調皮的小蘿莉逗得每天都是樂呵呵的,甚至她的祖爺爺雲宮傲龍也難逃她快樂的「魔爪」在這三個月里月兒乾脆做了個甩手掌柜,將小鳳鳳那丫頭直接丟給了皓天和自己的父母。因為三個月後就是神界的萬靈藥會。她要為這次的盛會進行著準備。

據皓天的消息,她將作為葯器神界李耳的關門弟子的身份參加這場百年一度的萬靈藥會。而現在的她除了在皇宮的一處專門給煉藥師提供的瑤池裡進行著煉藥之外,別的她哪裡都不去。吃喝拉撒睡都在那裡進行著,有時小鳳鳳進來懂事的將自己的先天神火借給她幫助她煉藥。

瑤池就是葯池,神界里雲宮家的專門的草藥種植基地,上一代的雲宮家的家主雲宮衝決就是個煉藥師,據說他的煉藥師的煉藥修為已經擺脫葯尊的桎硞進入那神秘不可知的煉藥境界,而這瑤池是皇宮中的一出獨立的小空間,大小就和一小塊神玄大陸般大小,除了有藥材的種植之外,還有一個專門為煉藥師所準備的煉藥房間。

就在這裡讓我一舉突破葯帝的煉藥修為吧!月兒那充滿自信的聲音驟然間響起。

三個月里,她除了練習煉藥的諸多手法,還不停的對藥草進行著品嘗,對草藥的藥性進行判別。在進行判別的時候,有好幾次她險些中毒,辛虧有小鳳鳳在一旁用她的先天神火驅逐她體內的毒性才轉危為安。

這裡不愧為家族的煉藥寶庫啊!月兒感慨萬千的說道。

媽媽,你不要這樣辛苦了,鳳鳳好心疼媽媽。小鳳鳳的聲音將她從一陣沉思里拉回。

丫頭啊,你不想讓媽媽得第一嗎?三個月後啊媽媽帶你出去玩玩。現在嘛,乖女兒。

在!

去跟舅舅一起玩吧!

噢,媽媽你要照顧好自己喲,鳳鳳這就出去咯。一陣香風小鳳鳳那動人嬌軀就飛出了這個煉藥空間。只留下月兒一個人在這裡冥想苦思。

看來一個人不能獨自品嘗藥草,不然不敢定會不會掛在這裡呢。還好有老祖宗留下的諸多典籍,不然我走的彎路將會很多啊!月兒獨自說道。

雲宮傲龍知道自己的孫女要參加這次的煉藥大會,他將家族的天神衛駐紮在那一處的煉藥空間的入口處。生怕別人打擾她的閉關。

彈指一揮間,三個月的時光就這樣匆匆度過,三個月的時間裡,她不停的思索,不停地探究,以及無數次的練習。她終於達到了煉藥師的一個新的境界——葯帝一階。

煉藥空間付出的代價也同樣不小,葯園子里煉製天極九品丹藥——九轉萬花丹的主葯

飛羽仙靈草就少了好幾株,這種藥草別的地方每十年就成熟一株,但在煉藥空間里這種草藥卻五年就成熟了。還有丹藥房裡,光葯鼎就報廢了十來個,都是藥力爆炸惹的禍!不過好在她突破到了葯帝的煉藥境界,不然的話,那些個報廢的葯鼎還不得冤死啊。

突破了,叫哥哥來將那些葯鼎修復一下,不然爺爺要罵我了。看著丹藥房裡的瘡痍她苦笑著搖了搖頭。自己終究不是個煉器的啊,不然就是神不知鬼不覺得了。

走出煉藥空間,就看到自己的師傅李耳站在那空間的出口處,師傅的身邊自己的哥哥,女兒,以及父母都在等候著自己。

爸媽,師傅,哥哥,鳳鳳你們都來了。月兒歡喜的說道。

是啊,月兒十天後就和我們一起出發吧。皓天微笑著對自己的妹妹說道。

那今天?

好好休息一下,最好去洗個澡。瞧瞧你身上髒的。月兒的父母滿臉的慈愛。

的確,月兒的身上幾乎被各種藥草的渣滓占的到處都是,披頭散髮的,臉上的灰燼將她如花一般的容顏搞成了四不像,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媽媽,嘻嘻!小鳳鳳那調皮的聲音出現在月兒的耳畔。

鳳鳳,十天後媽媽帶你出去玩。現在呢媽媽要好好的休息休息。媽媽實在是太累了,乖。

月兒,為師有話要跟你說,跟我走。李耳大袖一揮師徒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師徒二人就出現在舉辦萬靈藥會的會場。

這次你將代表為師出席這次的萬靈藥會,我已經和那幾個老東西說好了。讓你參加評委級別的比拼。

師傅,你沒開玩笑吧?那幾位前輩都是葯尊級別的啊,月兒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啊!月兒吃了一驚弱弱的說到。

哈哈,你放心吧。這次有你女兒的幫忙,這幾個老怪絕對不是你的對手。說道這裡李耳的臉上豪邁中充滿了對自己老冤家的鄙視和挑釁。

李耳的老冤家就是他的同門師兄弟——蒼。

師傅,那月兒就不負您的重望了。月兒甜甜的對李耳說道。

好!

那,我送你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十天以後我來接你。

一陣勁風吹過月兒就回到了那煉藥空間的入口。

媽媽那個老爺爺跟你說什麼了?鳳鳳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就是讓媽媽好好休息一下。說著月兒就倒在地上打起了呼嚕。

媽媽,你怎麼了。鳳鳳見到月兒倒在地上花容失色的尖叫道。

傻丫頭啊,你媽媽累了,需要好好的睡一覺。別擔心。皓天抱起自己的妹妹說道。

噢。那舅舅剛好鳳鳳也累了呢,啊!鳳鳳說著還可愛的打了一個哈欠。

事實上,月兒真的累壞了。在那煉藥空間里。她一心在煉藥上鑽研著。很少有自己的休息時間。高強度的精神集中很容易導致極度的睏倦。這就是為什麼她昏倒的原因了。

舅舅,我能跟媽媽一起睡覺嗎?好久沒有和媽媽一起了。小鳳鳳向皓天請求道。

行啊。皓天爽快的答應道

我來把媽媽帶到卧室里吧。小鳳鳳毛遂自薦道。

就你這小身板兒,能行嗎?皓天好奇的問道

舅舅你是看不起鳳鳳啊!看好了。說著她展開雙翼將月兒包裹在自己的羽翼下大步流星走向自己的小窩裡。

這小丫頭! 曾浩走出隱天宮,來到了混沌空間的邊緣處,望向了其內的噬靈金螳螂,臉色反而平靜了下來。

經過了兩百年,噬靈金螳螂的變化也是明顯,此時的噬靈金螳螂除了六隻腳外,其他的地方都變成了金色,這也代表着,他們離成熟體不遠了。

而當日,他檢到的鐵嘴蜂蛋,已然全出殼,被兩個分身認主完成,繼續放在混沌空間之中。

看着這混濁不堪的空間,曾浩沉思了起來。

然就在這個時候,曾浩感覺到他的儲物戒指之上傳出兩股召喚之力,讓曾浩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召喚之力,這是主人在召喚法寶,或者是母法寶在召喚子法寶的法則之力。

應理說,他的儲物戒指之中,應該不會有這種東西存在纔是,可爲何有會這種召喚之力的存在,不由讓曾浩眉頭一皺,神識進入到了戒指空間中。

此時曾浩的靈識已然進階爲神識,不再是之前的靈識,而他現在使用的靈識應該稱爲神識。

神識之中,曾浩發現,自己儲物戒指中有兩塊黑色的礦物在發着光芒。

此黑色礦物正是與黑煞挪移令同一種材質的礦物。

看到此物,曾浩這時才明白,不知不覺中,三百年已然過去了,這召喚之力,就是天宮星開啓的信號。

而就在曾浩暗歎時間的流逝之快時,突然一道戒指空間中一塊紅色的石頭光芒大放起來。

曾浩不由眉頭再次皺了起來,看來自己隱修這兩年時來,外界的事情還真不少。

拿出傳音石,神識查看之下,曾浩臉色變得便加難看了起來。

傳音之人不是別人,正是丹靈子,要自己馬上出關,有事相商。

丹靈子,雖然修爲高於曾浩很多,不過他與曾浩也是相識三百年了,比此都有了一定的感情存在,特別是丹靈子一直將曾浩當成自己的師弟般的照顧。

而曾浩雖然貴爲天臨星盟主,不過對於天臨星的事務,都會得到丹靈子的同意,他纔會去作,一直以來,曾浩也把丹靈子當成了長輩。

以丹靈子的性格,除非真的有大事來臨,否則的話,是不可能會緊着要曾浩出關的。

誰不知道,曾浩一隱修就是兩百年,肯定是在修練某種大神通了,是最不適宜打擾的,而丹靈子會親自打擾曾浩的閉關,定然是有大事生了。

曾浩收回神識,不再多想,身影一閃,離開了鴻元宇宙,向着通天寶閣第六層中丹靈子的仙府而去。

曾浩如此之急,正是因爲他兩百年來的不安之感,如今有大事發生了,他自然要看看是何事,竟然能引制自己兩百年來的心情。

然還沒等曾浩到達丹靈子的仙府介子空間之中時,傳音石再次亮起,讓要速速到通天寶閣第一層參加會議。

曾浩看到此傳音內容,不由心情更加的沉重起來。

如此之急,想來發生的事情定然超呼自己的想像,難道是修真聯盟星入侵天臨星不成。

種種的想法瞬息間涌上曾浩的心頭,然都依依讓曾浩否決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