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風自信一笑,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面對姜術,不給他一點震驚,顯然是不行的。

「那這麼說,你已經成功的利用精神力創造出了靈冢?」姜術略顯急切的追問道。

「當然。」陳風依舊還是兩個字的回答,只不過嘴角的笑容更甚。

這麼短的時間,能夠憑自己的力量凝聚靈冢,並且熟悉了吞納凝丸術,眼前這個小傢伙,足矣稱得上天才。不過,即使這樣,還是不足以令姜術正視。回想自己凝聚靈冢的時間,加以對比,前者倒是比他快不了幾天。

「哦,對了,你既然凝聚出了靈冢,那自然擁有靈冢天柱,數一數到底有多少靈冢天柱,然後告訴我。」姜術想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

「這個我還真沒細數過,你等等。」

陳風說罷,閉目凝神,靈魂與靈冢內的精神力相通,開始數起了靈冢天柱來。

這種數數,並非一個個數蘋果那般費時,靈魂與靈冢天柱都是有感應的,可以說每一個天柱都在陳風的腦子裡,只要將所有天柱都感知一遍,那最終的數字也就能很快的被整理出來。

等了有一盞茶的功夫,姜術忍不住催問道:「用的著這麼長時間嗎?到底有多少根,七八百根?」

陳風沒有言語,眼睛依舊緊閉,只不過輕輕的搖了搖頭。

「連七八百根都沒有,難不成是幾十根?那也太少了,再者說幾十根也不可能感知這麼長時間,肯定是要多一些才是。」姜術納悶,當即又問:「難道有幾千根之多?」

這一次陳風沒有回應,就在前者說話的功夫,他已經確切的數出了自己靈冢內靈冢天柱的數量。

「到底是多少啊?」姜術不耐煩的吼道。

「七萬三千根!!!」

一瞬間,整個房間都回蕩著陳風的話語,那不是真正的迴音,而是不斷震撼靈魂的,纏繞耳邊的激蕩。

姜術傻了,這一次徹底傻了,這個數字,對於他來說,簡直顛覆了幾十年對於靈丸師的認知。

七萬三千根。

也許陳風還不知道這個數字代表了什麼,但是從姜術如遭雷擊的表情來看,似乎這個數字,很多。

「你……你不是在騙我吧?」良久,姜術終於再度開口。

「當然……不是了。」陳風故意拖了個尾巴,上一次被姜術騙去那麼多靈丸,這一次眼看有機會,陳風自然是要戲耍一下後者。

得到了確認,姜術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激動,太激動了,他萬沒想到,一個稀里糊塗找上門來的小鬼,竟然擁有這般強大的靈丸師天賦,這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一個活寶,掉進了他的口袋裡。

「你的靈冢空間到底有多大?」

「這個我沒法計算,反正尋不到邊際。」

「我艹,你等我!」

姜術竟然爆了句粗口,說話間飛身躍上床榻,在床頭的一個箱子里不斷翻找,很快便翻出了一套華麗乾淨的白色長袍。

「這老傢伙,是要換衣服嗎?」陳風站在原地,不明所以的暗自嘀咕道。

… 換衣,洗漱,修剪指甲,整理髮鬢……

用了足足半個時辰的時間,姜術終於是在陳風錯愕的目光下,整理完畢。

再度站到陳風面前,已經不是那個滿身酒氣,邋裡邋遢的老酒鬼了。此刻的姜術,眼露精芒,面帶紅光,一身超凡脫俗的白色長袍,隨輕風飄舞。鬢髮齊整,用一枚翡翠發簪固定,三千煩惱絲拋灑腦後,舉手投足,盡顯大家風範,給人很是神秘莫測世外高人的感受。

陳風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這要是第一眼看到姜術是這個樣子的,陳風顯然會對後者更加的有好感。前前後後,簡直就是兩個人。那區別,那差距,簡直太大了。

「隨我來吧。」

姜術腳步輕盈,說話間便邁步出了房門,陳風自然緊隨其後,兩人踏著青石小路,朝四職業工會的中心地帶走了過去。

四職業工會的建築,陳風也比較了解,除了奇花異草,風景秀麗以外,便是一個挨一個的小套院。越是往中心地帶,小套院越是乾淨漂亮。而當兩人走到目的地的時候,陳風赫然發現,這裡卻有一個儒雅的樓閣。

如果說小套院是給精神力者提供的住所,那麼這個樓閣,自然是四職業工會辦公的地方。對於這一點,陳風並沒有太過吃驚。而事實,也和他預料的一樣,這確實是藍楓城四職業工會會長打點事物的所在。

閣樓一共三層,造型很別緻,陽台上布滿了花花草草,離的近些,立刻能聞到一股令人心神舒爽的草藥香味。

此刻已是上午十分,閣樓房門緊閉,卻是不知裡面有沒有人。

二人邁步來到近前,一眼便是被門兩側的匾額吸引住了。

這匾額是釘在大門兩側用來貼對子的,一般條件好的闊戶,都會在自家門旁弄兩幅對子,以此來證明自家的家風,以及主人的心性和品味。

這裡顯然也不例外,而且從白紙上未乾的墨跡來看,似乎還是剛弄上去沒多久的新對子。

「雪映梅花梅映雪鶯宜柳絮柳宜鶯。」

陳風輕聲念過,不由暗自點頭,這對子寫的蠻有詩意,而且上下前後皆是押韻,尤其那蒼勁的字跡,絕不是一般人能夠書寫。

「什麼狗屁!」

姜術雖然換了身裝束,但骨子裡的性格卻依舊沒有改變,自言自語的罵將了一句,緊接著對著閣樓大聲喊道:「徐老財,快點給我開門!」

「來者何人?」悠然間,就聽一個平淡的聲音從四面八方悠然響起,如果不是兩人身前只有這麼一個閣樓,顯然一時還聽不出這聲音的來源。

「來者姜術。」

……

在姜術報完名字以後,那聲音卻遲遲沒有回話,一時場面顯得很尷尬。就在陳風以為對方沒聽清,想要在補充一句的時候,那平淡的聲音再度響起。

「滾……」

只一個字,語氣沒有絲毫變化,聲音久久回蕩在耳邊,令人霎時無語。

「這四職業工會,住的都是些什麼人啊!」陳風暴汗,暗自匪夷,難不成這精神力者修鍊到最後,都會成為精神病患者嗎?

「我靠!」

姜術難得今天高興,神采奕奕的帶著個小天才來找徐德財,沒想到這人還沒見著,在門口就吃了一癟。若是換做往常,他自然很不在乎,但此刻有旁人在場,臉色就有些掛不住了。

「好你個老婊︵子,敢對你姜大爺這麼說話,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姜術左右觀瞧,一眼就看到了新帖的那兩張對子,當下飛身就是一腳,就聽「咔嚓」一聲,大門左側的匾額應聲斷裂。

腳尖點地,姜術身形再起,毫不留情的奔著右面那匾額而去。

砰~

就在這時,閣樓緊閉的大門猛然打開,一桿沾滿墨漬的毛筆飛射而出,那所過的位置,正好是姜術身形即將到達的所在。

這一腳,姜術若是踢到,顯然自己會被毛筆射中。毛筆沒有殺傷力,但上面的墨漬,如果沾染到姜術的白衣上,那後者必定難堪至極。

「收。」

一咬牙,姜術生生的挺住了自己的身形,憑空一個旋身,準確的躲過了毛筆的攻擊。

這一切發生的電光火石,陳風在一旁側目觀看,雖然兩人都沒有使用精神力,但光憑那反應,以及身法的速度開看,陳風心中豁然。無論是姜術還是與他交手的那人,二者的武道等級,也都在他之上。

大門開啟,裡面大廳的景象呈現在二人眼前。

奢華的裝飾,簡約而不簡單,幾張桌椅之上,七扭八歪的擺滿了紙張。一個身著淡黃-色長袍的五旬老者,神色安然的在那裡揮毫潑墨。

這裡只有他一個人,顯然和姜術鬥嘴,以及那充滿暗勁的飛筆,皆是出自這人之口。

「姜前輩,此人莫非是?」在踏進門的時候,陳風小聲的問了姜術一句。

「這傢伙叫徐德財,四級煉丹師,暫時擔任這四職業工會的會長。」姜術一邊往裡走,一邊回道。

「暫時?」

「恩……早晚有一天,這位置會有我來坐。」姜術壓低聲音,狠狠的說道。

「呃……」

陳風無語,什麼暫時,人家本來就是堂堂會長好吧。而且是四級煉丹師,這能力,放眼整個東域,也只有五大院的古玄能夠比肩。就算姜術再進一步,也達到四轉靈丸師境界,以兩人那種截然不同的性格,紫晶王朝也斷然不會傻到把會長這麼重要的位置交給後者來打點。

「呦,老傢伙今天穿的挺講究啊?不過裹了身新衣服,也遮不住你流︶氓的性格,還沒進門就把我匾額給毀了一塊,你知不知道那是我新寫的對子。」

徐德財放下手中毛筆,正對二人,丹鳳眼在姜術的身上打量半晌,旋即不著痕迹的掃了陳風一眼,當即眉頭一挑。

見了面,姜術卻不敢再度動手,論實力,兩者的武道等級差不多,前者是靈武境巔峰,而他是靈武境大成。但精神力方面,卻是十足的插了一個層次。四級和三轉,這絕不是一步之隔。若是真打起來,姜術其實在徐德財手中堅持不過十個回合,只不過二人輩分相當,所以才經常開開玩笑。

「我覺得那對子寫的不好,所以便順手幫你毀了。」

「哦?難得流︶氓也有文化了。」徐德財略顯吃驚,輕笑道:「這般說來,你到是給我提一個對子,若是有意境的話,我便貼在大門口。」

「這個不太簡單了嗎。」

姜術聞言,當下裝出一副文人麽樣,若有所思的考量了片刻,然後朗聲喝道:「西塞山前白鷺飛。」

「……」

上聯一出,陳風和徐德財很有默契的對視了一眼,從彼此的目光中,同時閃過一抹難以置信。

這上聯,倒是蠻有詩意。

不過,這份震驚沒有持續太久,緊接著姜術的下聯一出,兩人當即如遭雷擊。

「東村河邊爬烏龜。」

… 「西塞山前白鷺飛,東村河邊爬烏龜。」

「好詩,好詩,真tm好詩!!!」

陳風和徐德財內心同時吶喊,這要是張貼在門口,那四職業工會的品味,真是太高了。

「怎麼樣?有沒有意境?」姜術咧嘴一笑,顯然很是喜歡徐德財的這副表情。

「咳咳……老薑啊,還是言歸正傳吧,文學這東西,你還是不碰的好。」徐德財強忍著不發飆,轉眼將視線落在陳風身上,他剛剛就感覺到了這個後輩驚人的精神力。他也自然料到,姜術此番所來,肯定是和這個小傢伙有關。

七萬三千根靈冢玉柱。

每每想到此,姜術都難以壓制心中的激動。

「來,先介紹一下,這位是四職業工會的會長,名叫徐老財……哦,不對,是徐德財。這位是老夫新收的小徒弟,姓陳,單名一個風字。」

陳風輩分小,自然先打招呼:「見過徐前輩,晚輩這廂有禮了。」

「免禮,免禮,我這裡沒什麼講究。」徐德財為人處世自然不像姜術那般猥瑣,當即闊達的大手一擺,給人的感覺十分親切。

「老鬼,你看我這徒弟怎麼樣?」姜術自信滿滿的問道。

徐德財早已感受到了陳風的天賦,當即也是出言誇讚:「在這麼小的年紀,有如此強大的精神力,的確非常不錯。他選擇四大職業了嗎?要是沒選的話,我倒覺得煉丹師很適合他。」

「少給我扯淡!」

姜術一聽前者話語中夾帶了幾分拉攏之意,自然很是不爽。不過,想想陳風已經凝成靈冢,自然是不可能再投奔他門,也是懶得和前者斤斤計較。

「我這徒弟已經凝出靈冢,而且自己習會了吞納凝丸之術,你的那些小想法,還是快點打散的好。」

「哦,花了多長時間?」徐德財略帶遺憾的問道。

「哼哼,說出來不怕你吃驚,一個月不到。」

「你親自指點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