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屬之靈以綿延,溫和著稱,最善於以柔克剛,隨意一揮便可以卸去萬斤之力,此時黑衣人的墨綠槍頭刺到楚懷玉面前,離他的臉堪堪只有數寸之遠,驚險之極。

可是兩人的強大靈力撞擊到一起,竟然沒有發出任何聲響,黑衣人只感到自己的長槍好像刺入了萬千江河一般,本可裂金碎石的一擊頓時化爲烏有,他微微一驚,雙手握住槍柄,一道浩浩蕩蕩的靈力順着雲晶靈器洶涌而下。

楊晨見到小玉子擋住了對方的攻擊,不禁大爲鬆了一口氣,這黑衣人兩番偷襲都未有寸功,一旦兩人合力施展,對方必然會成爲甕中之鱉。

哪知道這長槍攻勢不減,竟然是光芒更甚,楊晨心中暗叫不好,不顧一切的使出回光之刃,白金色光刃在空中氣勢不斷增大,到達對方之時已然變成了有數人高的巨刃,灼灼閃爍的光芒似乎能斬斷世間的一切。

可是令楊晨大吃一驚的是,黑衣人右手執槍,紋絲不動,只是左手迎着回光之刃的方向,極快的揮出數下,幾道光芒閃過,巨大光刃的攻勢瞬間瓦解,分解成幾道飛到左右密林之中,發出一陣爆炸之聲,黑暗之中數顆樹木被轟然劈斷,而黑衣人卻是毫髮無傷。

楊晨見自己的攻擊在眨眼之間被對方化解,才知道這黑衣人的修爲竟然比自己只強不弱,而且今天自己二人因爲一直在尋找雲晶石礦,丹田內靈力本來就被消耗了大半,戰力不到平時的五成。

黑衣人破解了楊晨的攻擊之後,全力催動靈力匯入長槍,這玄冰鐵的槍柄承受了恐怖之極的力量,竟然發出一陣吟吟之聲,如龍騰萬里,虎嘯山河!

楚懷玉不禁被驚地冷汗都冒了出來,雖然自己一直站在原地,但其實箇中兇險勝過之前百倍,稍有不慎就會被對方長槍破過水靈屏障,那時自己的身體在對方靈器面前不過如紛紛落葉般脆弱。

“看來今日受傷已經在所難免,我只有藉此機會爲楊晨造出攻擊機會,方不至於被這殺手得逞!”

楚懷玉心中想定,催動着體內不多的本源靈力,陡然化柔爲剛,與黑衣人的長槍攻擊碰撞在一起,發出一道巨響。

黑衣殺手心頭驚訝,他早已知道這兩人靈力後繼無爲,本準備利用這一擊徹底廢了楚懷玉,只要自己不斷催動攻勢,對方便陷入進退兩難之地,進則以卵擊石,退則穿體而過,哪知道這少年震的是放棄了防禦,以其微不足道之靈力來對抗已經蓄力到極致的長槍!

只聽得一聲悶哼,黑衣人的長槍完全擊中了楚懷玉,巨大的力道轟然將他的身體擊出了數百米之遠,飛入樹林之中撞倒了幾株樹木方纔落下地來,鮮血一下子就將衣衫染得鮮紅,在黑夜裏若有若無的昏暗光芒之下顯得無比慘烈。

楊晨見狀大叫一聲,雙目赤紅,對方竟然傷害了他最親近的兄弟,已經讓其心頭的怒氣升騰到了極點,楊晨此時心中只有一個想法。

那就是,殺死對方!“

他仰天長嘯,靈識入了晶玉,頓時一道充沛無比的靈力又沿着匯入丹田之中,整個人在黑夜之中氣勢不斷增強,周圍樹林中的毒蟲野獸頓時被驚嚇得四散奔逃。

黑衣人見此面容大駭,叫道:“你怎麼……”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腹部便傳來一陣劇痛,黑衣人還沒反應過來,下顎又被重重擊了一下,一時間意識模糊,幾乎暈倒了過去。

楊晨驚怒之下,殺性大起,已經來不及凝練戰技術法,完全用自己天玄體加上銳利之極的金屬靈力攻擊對方,數下之後已經打得黑衣人是吐血不止,手中長槍也早已不知道甩到了哪裏。

其實黑衣人的實力高於楊晨和楚懷玉兩人,本不會陷入如此被動挨打的局面,只是他在擊飛楚懷玉的一刻已經耗去了大半力量,一時間後繼無力,竟然是面對楊晨的攻擊沒有還手餘地。

“小玉子有生命換來的機會,我怎會錯過,受死吧!”

楊晨又咆哮一聲,如猛獸一般向對方衝過去,黑衣人哪裏見過如此不要命的傢伙,心中已經有了幾分懼意,不過他此時靈力已經恢復,正面相抗也不會弱於楊晨,只是想要擊殺已然是不太可能。

這時,山下高樓裏的侍衛也是感應到了楊晨突然爆發的氣息,派了兩個人上來查探,黑衣人見此,知道今天的任務已經徹底失敗。

攻妻不備:老公大人別太壞 “嘿嘿,今天就放過你們!”

說完便嗖的一聲,足尖輕躍,瞬間消失在了黑夜樹林之中。

“嗨,山上的兩個小子,沒事吧!”兩個侍衛正大吃大喝着,突然被派出來查探,心中甚爲不爽,而且那氣息過於強大,兩人也不敢擅自上來,只是待在山下叫喊道。

楊晨此時顧不上理會他們,只是猛地朝着剛剛小玉子被擊飛的方向跑過去。

“小玉子,你沒事吧?”

“咳……”楚懷玉吐出一口血,苦笑道:“沒事,幸虧水靈護盾幫我分散了大部分的力量,我現在只是被這些大樹撞得腰痠背痛……”

楊晨見小玉子氣息平穩,懸着的一顆心頓時放了下來。

“這些樹留着也是礙事,我劈了它們!”

楊晨隨手一揮,周圍幾株數米粗的大樹便被攔腰斬斷,朝一邊轟然倒去,又驚飛了不少飛鳥和夜間覓食的野獸。

山下的兩個侍衛見到樹林中出現異響,不禁警惕起來,朝着這邊大叫:“喂,兩個小子沒事吧,大晚上別亂搞了,抓緊幹完活回去睡覺!”

“我們沒事,只是有頭野獸闖進來,鬧出了點動靜!”

“那就好,我們回去了。”

打發走兩個侍衛之後,楊晨運起靈力輸入楚懷玉體內,片刻之後兩人的傷已經好了七七八八。

“小玉子,你看剛剛那殺手是什麼人?”

楚懷玉沉吟片刻,說道:“是柳氏家族的人無疑,因爲他當時使出了那柳絮隨風步法,而且看其手執靈器的姿勢,應該也是雲晶侍衛裏的人……”

“是趙飛廉麼?”

“不知道,不過雲晶侍衛比我們實力高的沒有幾個,除了泰將軍之外,應該就只有高衍說的那兩個人,雖然也不排除有人在隱藏實力,不過可能性很小……”

楊晨思索片刻:“小玉子,在軍隊裏面,是不是遇到無法解決的事情便可以用決鬥來做決定?”

“是的……”楚懷玉看了楊晨一眼,現在黑衣人的身份還沒有確定,不知道他突然問此言是何意。

“軍隊實力決定一切,如果連將軍也無法判決的話,一方就可以提出用決鬥來解決,另一方要麼妥協,要麼接受……”

“好,竟然惹到了我們的頭上,我絕對不會輕饒!”

“可是,我們還不知道是誰……”

“不知道又能如何?兩個人必有其一,寧殺一千,勿錯一個!趙飛廉……嘿嘿……” 是夜,楚懷玉便回住處安心療傷,雖然有水靈護體,分散了大部分的力量,但是那黑衣人蓄勢一擊頗爲強大,威力簡直堪比玄階低級戰技,正面承受如此強度的攻擊也讓他受了不輕的外傷,不過所幸經脈並未受損,服用了些許低級靈藥便好了大半。

楊晨此時內心卻是殺意大起,今天這黑衣殺手明顯是早有預謀,在兩人丹田內靈力最薄弱的時候突然偷襲,如果對方不是有輕敵之心的話恐怕早已經得手,饒是如此,小玉子也被擊成重傷,自己也借取晶玉靈力方纔阻止對方得逞。

其實連楊晨也不得不承認,這黑衣殺手的時機把握,逐個擊破的計策非常完美,幾乎差一點就成功,自己此番能夠擊退黑衣人很大部分是由於時運站在了己方。

“當時黑衣人顯然是想先對我下手,可是幾招過後便又突然轉換目標,他應該是想先解決實力較弱的一人,可是我和小玉子不過來到這雲晶礦第二天,他是從什麼地方得出此判斷?難道便是昨天與高衍的那場比試?”

“這殺手一定是雲晶侍衛當中的人,不管你是不是那兩人之一,我都要把你揪出來。”

“敢對公會的人下手,我這也算是任務的一部分吧!”

……………………

翌日,經過一夜的休整,楚懷玉的外傷已經痊癒,而在此靈力充沛之育靈山,兩人的修爲也恢復如初。

“楊晨,你準備怎麼做?”

楚懷玉看到楊晨一直陰沉着臉,濃烈殺意已經透體而出,離好遠都能感覺到那一股冰冷之意。

“除了對方是雲晶侍衛中人以外,其餘我們一無所知,不過那黑衣人修爲高深,神出鬼沒,隱藏在樹林之中直至深夜我們竟然都沒有發現。”

“確實,他佔據天時地利人和,而我們又不知道要在這育靈山待多久,局勢實在是相當被動。”楚懷玉不無擔憂地說道。

“所以,與其等着他來偷襲我們,還不如主動出擊!”楊晨目視育靈山,冷冷說道。

“主動出擊?”

“對,黑衣殺手通過夜間行刺這種方式,而且在那時竟然還有侍衛前來查探……”

“說明這黑衣人只是個人行爲!”

“對。”楊晨點點頭:“如果對方是數人合謀的話,憑他們的心機和勢力不會出現這種差錯,現在最有可能的便是那宗元德和趙飛廉兩個人,如果我在大庭廣衆之下擊敗這兩人,那他必然會知難而退,就算他不知好歹執意要殺我們,也要因爲落敗一事而有所顧慮,如果被泰將軍懷疑是伺機報復的話,那他也將無所遁形。”

楚懷玉聞言不禁讚歎道:“此法確是一勞永逸,不過楊晨,你對那趙飛廉有必勝的把握麼?”

“如果各盡全力的話,有五成的把握吧!”

“趙飛廉尚且如此,那宗元德修爲據說更勝前者,這樣豈不是危險之極!”

楊晨見楚懷玉如此擔心,不禁笑道:“放心吧,小玉子,這麼多侍衛看着,還有泰將軍在側,他們不敢痛下殺手,而且……我的命也不是那麼好拿的!”

楚懷玉聞言知道再勸說也沒有意義,便沉默不語。

兩人商量既定,便一起朝着育靈山的方向走去,此時路邊還有一絲昨晚大戰後留下的痕跡,幾株樹木被攔腰斬斷,留下幾截新鮮的木樁,不過周圍繽紛落葉和血跡明顯被人清理過,此時別人看到最多會以爲是尋常山野靈獸所致。

“哼?欲蓋彌彰!不過這正合我意!”

到了育靈山,此時衆多侍衛已經開始尋找雲晶礦石,每人一天五塊,所以大家都想早一點完成回去休息。

見到楊晨和楚懷玉到來,衆人都不禁放慢手中靈槍的速度,看了看兩人,目光又都移向前方的二隊侍衛隊長。

此時趙飛廉正面目陰沉在檢查雲晶礦石的品質,見到衆人都停下手來,不禁口中呵斥:“這纔多久就都堅持不住了,抓緊幹活……“

他話還沒有說完,目光便迎向了楊晨和楚懷玉兩人,只見他面容一怔,雙眸之中投射出一道凌厲光芒,片刻之後,趙飛廉方纔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

“你們兩個怎麼纔來,當這裏是帝國公會麼?還不抓緊幹活,昨天的任務完成了麼?”

“沒有。”楊晨淡淡回道,一直看向對方的眼睛:“只完成了九塊!”

周圍侍衛聞言頓時發出驚訝之聲,楊晨和楚懷玉的修爲雖高,但是採集雲晶一事更重要的卻是技巧,兩人能夠在第一天完成這般數量,絕對是雲晶侍衛中的頭一次。

如果他們知道兩人其實已經完成了十三塊的話,恐怕就不止是驚訝了!

趙飛廉此時卻沒有任何驚歎之意,他在楊晨這帶有明顯敵意的目光注視之下,忍不住面色大變,但想到泰將軍所說,很快心中怒氣便被壓了下去。

“老規矩,沒有完成的任務累積到今天,快點幹活吧!”

看着趙飛廉如此反應,楊晨不禁有七成的把握確定昨夜那黑衣殺手就是他,現在唯一的需要做的就是,完全激怒他!

兩人應了一聲,便轉身拿起靈器,低下頭開始尋找礦石,楊晨並未重現昨夜悟出的新方法,還是老老實實地不斷試探。

轉眼便到了中午時分,衆多侍衛紛紛下去吃飯,隨意丟下自己發現的雲晶石,此時這價值連城的靈器寶石便**裸地堆在地上,如果是外人看到一定會兩眼放光的,不過此間的雲晶侍衛都是已經到隊長那裏登記,見慣不慣了。

楊晨和楚懷玉匆匆吃完飯,趁沒人之際又重新來到山上,此時雲晶石旁邊只有兩個侍衛,這兩侍衛還只是爲了怕有不知趣的靈獸被雲晶石吸引而來。

兩人相視點點頭,楚懷玉便發動天宇宮印,瞬間整個山體的任何一個角落只需心念一起便可瞬息而至,他在一處,手中靈力涌動,向前一揮,頓時數株巨木倒下。

兩名侍衛瞬間警惕起來,不過密林之中野獸橫行,偶爾有幾個靠近育靈山也極有可能。

“你去看看!”

一名侍衛朝着楚懷玉的方向跑了過去。

楚懷玉微微一笑,催動全部靈力將天宇宮印發揮到了極致,瞬間在一個距離極遠的位置又弄出了一個很大的聲響。

留在育靈山上的那侍衛一驚,喊道:“你那邊沒事吧!”

“沒事!”

這侍衛放下心來,看了看身邊成堆的雲晶石,便朝着第二個點跑去。

一直在密林中隱藏的楊晨見時機已到,以極快速度走到雲晶石旁,拿起一個運起靈力灌注於其上,本以爲會應聲而裂,沒想到這之前還極其容易被損壞的雲晶石此時卻紋絲不動,一點傷痕也沒有。

“果然是世間少見的寶石!”

楊晨左右手各拿一塊,體內藍色和黃色氣旋急速流轉,兩股相剋之靈力洶涌而下,頓時兩塊雲晶石也帶了一絲彩色光芒,只聽得咔嚓一聲,雲晶石便碎成齏粉。

見此法奏效,楊晨便不再暴殄天物,隨手又拿了幾塊丟入識海的晶玉之中。

……………………

下午時分,楊晨和楚懷玉兩人乾脆把靈器丟在一邊,只是不住地聊天,偶爾還發出一陣大笑,惹得衆多侍衛不禁側目。

終於,趙飛廉忍不住,走上來說道:“你們兩人這麼開心,看來是任務已經完成了麼?”

楊晨正眼都不看他,只是隨意說道:“對,我們今日的任務數量是十塊,加上昨日的十五塊,已經全部完成!”

“什麼?”此時不僅是趙飛廉,連周圍的那些侍衛都是不禁停手,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兩人,早上的時候還是九塊,半天的時間便完成了十六塊,就連雲晶侍衛中也未曾有一人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此等數量。

趙飛廉雙目與楊晨注視着,同時吩咐手下侍衛去查看雲晶石,經過一番查數之後,侍衛前來報道:“隊長,少了7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