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昌碩錯愕:“你們認識我?”

“許公子,難道您忘了在您七歲的時候,救了我們董事長,而我們董事長就給了您一張黑卡,這十三年內,我們念念不忘,一直想見您一面,可算讓我們找到您了啊。”一位帶着金色眼睛的中年男人哭道。

“等等,你不是電視上那個……北部十大傑出企業家魯能嗎!”許昌碩認出來了。

中年男人一愣,激動無比:“許公子叫我小魯就好。”其他幾位老闆都羨慕無比,沒想到魯能能被許公子認出來,簡直是榮幸啊!

這時候另外一箇中年男人上前,拉住了許昌碩的手,“許公子,這次我們找到您,就是想帶您去見我們董事長最後一面,隨後我們將安排……”

“您繼承他的全部遺產!”

“遺產有多少?”許昌碩下意識問了一句。

“百億!”小魯凝聲說道:“美元!”百億美元!即便是許昌碩,也覺得震驚,若是繼承這些錢,他一躍成爲華夏富豪!別說一輩子。八輩子都無憂了!

而且這些人還不知道他會中醫妙手回春術……

“請許公子跟在下回去繼承遺產!”小魯忽然彎腰大吼。

其他人也是如此,跟隨着小魯,放生大吼。一句句請許公子回去繼承遺產!震撼人心!

許昌碩知道,此刻他離百億隻有一步之遙。換做任何一個人都會毫不猶豫的答應。那可是百億美元啊!還有小魯這等手下。

可謂是風光無二。

許昌碩卻是笑了,輕輕說道:“我恰巧會中醫,不如讓我治療董事長?”

小魯等人猶如晴天霹靂,腦袋頓時當機是,隨後看到許昌碩自信的笑容,不由得對視一眼,久久緩不過神。“許公子,您沒有……騙我們?”良久,小魯詢問。

許昌碩道:“我有七成把握。”他還未見董事長病情,話未說的這麼滿。

小魯等人卻都沸騰了。

激動!喜悅!都是身價幾十億的人物,恨不得跳起來起舞!最終。撲通一聲!都跪在地上,感激道。“多謝許公子!”

許昌碩眸子裏有欣賞之意,這些人倒是忠心耿耿,隨後說道:“但我現在離不開鬆南,而你們董事長又動不了……”

“許公子放心,我們董事長還能堅持一年!”小魯激動道:“一年內您出手就行!”

“夠了。”許昌碩點頭。

小魯平靜下來,看着許昌碩,欲言又止,最終還是忍不住問道:“許公子,我想問一句,面對百億美元,您真的不動心嗎?只要你不說出會國醫,跟着我們回去繼承遺產,完全沒有後顧之憂的繼承啊!”

其他人面色複雜,小魯說的不錯,面對百億美元,誰能不動心,若是他們即便會醫術,想必也不會說出來。

許昌碩搖頭一笑,轉身離開。“不義之財,得來何用?而且以我手段,別說百億,即便千億,也能掙到,又何須做那種沒有良心之人!”

“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你們口口聲聲叫我許公子,卻不知我。”

許昌碩離去時,身形如淵。

小魯等人怔怔望着,根本不相信這是一個年輕人的自信,彷彿是俯視天下的梟雄。

他們對視一眼,眸子犀利起來,既然有許公子出手。

那些鬼魅魍魎,也不用留着了。

……

許昌碩想要靠自己變強,甚至系統對他來說,也只是個輔助手段。現在是洛雨保護他。

未來,便是他保護洛雨,和一衆未出現的姐姐!這就是強者之心!

許昌碩也回到別墅。卻看到洛雨在沙發上閉幕養神,面目可見的疲憊,心中一動,上去問道:“姐,公司又出現什麼事兒了嗎?”

“一些小事。”洛雨看到許昌碩,坐了起來,輕笑道:“你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呀,是不是又鬼混去了?”

“我去參加個同學聚會。”許昌碩解釋,隨後說道:“姐,我認識魯能那些北部十大傑出企業家,要不要聯繫他們幫幫咱們公司。”

洛雨訝異,看了許昌碩眼,隨後搖頭,“我洛雨的公司,何須別人幫忙?”

許昌碩一笑,這個姐姐與他一般自信、驕傲,他雙手搭在其肩上,洛雨打了個激靈,下意識抓住他的手,說道:“你想幹嘛?”

“你忘了我會中醫,給你揉揉肩,緩解一下疲憊。”許昌碩緩緩動手,低頭詢問。“姐,你以爲我想幹嘛?”

洛雨臉罕見一紅,沒有說話,感覺到肩膀上輕柔的力道,渾身都得到極大放鬆,嘴角勾勒,緩緩閉上眼睛,找到這個弟弟,是她一生中做的最正確的決定!

許昌碩看着洛雨睡去,找來被子蓋上,坐在其身邊,望着窗外夜色,目光中露出一道冷意。 自己還是不夠強悍!

以後過了晚上十二點。許昌碩一邊給洛雨揉肩,一邊簽到,獲得獎勵後頓時感覺身體輕盈些,不由得一喜,簽到了好幾天,可算得到些好東西。

八極拳貴在剛猛,若是速度變快,就加了幾分變化莫測不可揣摩之意,他的實力絕對又提高了!

按照功夫聯盟的鐘老所說,應該快觸摸到明勁的邊緣了。

他看洛雨還未睡着,心中一動,說道:“姐,不如我也去雨墨集團工作吧?”

“哦?”洛雨訝異:“你不說是自己想成立公司嗎?爲什麼突然間又想來到姐姐的公司?”

“自己成立公司太麻煩。”許昌碩笑着說道。

洛雨點了點頭,“等過幾天吧,姐姐處理完公司的事,再帶你過去。”

“好。”

許昌碩答應。

洛雨的眸子則越來越犀利,爲了弟弟儘快入職,看來需要些特別手段,讓雨墨集團安定下來,不然集團那些別有用心的老狐狸,傷到弟弟怎麼辦?

李氏集團,李家,李少……她不屑一笑。

真以爲我洛雨怕你們!

“對了。”洛雨想到什麼,“後天就是拍賣會,姐姐和菲菲一起陪你參加。”

“還有莫菲菲?”許昌碩說道:“姐,能不讓菲菲去嗎?”

“你討厭她?”洛雨疑惑道。“不是,主要有你在身邊,我就覺得其他女人吵鬧。”許昌碩笑嘻嘻說道。洛雨一怔,扭頭看到其笑容,心跳快了幾下,“就你會說話,行,我到時候和菲菲說說,就說你不讓她去。”

許昌碩無語。

“叮!”“宿主讓姐姐高興,魅力+1!”洛雨見許昌碩半天沒有回話,轉身看了一眼,卻再次怔住,總感覺比剛纔還帥了些,她都有些抵抗不住,連忙起身,轉身回到房間,“那個,這幾天你不用幫我按摩了,等我適應適應再說……”

……

第二天,洛雨早早的去公司,連飯都沒吃,害怕見面似的。

許昌碩不由得懷疑,系統就這麼給力?一點魅力都能讓姐姐頂不住?要是加十點呢?

他不由得有些期待,但算算日子,今天也是父母出院的時候,到了醫院,院長老先生親自迎接。

許昌碩不得不說,這老頭夠上道,也不說別的,直接轉過去十萬,權當做醫療費。

院長表現的很激動,但卻支支吾吾,緊張無比,似乎想要說什麼似的。

許昌碩臨走時候,他終於說出口,“許公啊,我們醫院有個病人,十分棘手,您能不能幫忙看一下?”

許昌碩思考片刻便點頭,父母在醫院被伺候的不錯,幫個小忙也是應該的。

他跟着院長來到病房,看到一衆醫生,額頭冒汗,束手無策,還有各種醫學儀器,都顯示這病人生命垂危。

一位穿着舊衣服花白頭髮的老人,冷汗直流,手持銀針,卻無從入手。“許公子,那日您展現了國醫,我們以爲人人都像你這樣,所以找了箇中醫……”院長看到其疑惑,解釋一番。然後來到老人身邊,說道:“老劉,許公子來了,你就別治了。”

“院長,再給我一些時間,我一定能將此人治好!”老劉連忙說道。“行了,再治都死了,讓許公子出手吧。”院長不滿道。

老劉面紅耳赤,但卻沉默下來,隨後拖着蒼老的身軀,站到一旁,看着許昌碩,眸子裏有一抹希翼。

如此年輕,便讓院長如此信任。看來必定是從西方高等醫學院校畢業。真是傑出……

此等天才,若是學國醫的,那該多好!

他臉上有一抹悲哀,如今西醫盛行。試問華夏,誰能爲國醫證明啊!

國醫……怕是沒救嘍。

老劉想到幾個師傅,身處高位,都沒有救活國醫,悽慘一笑,看着許昌碩哀求道:“少年人,無論你如何治好他,我求您一件事。若有閒暇時間,多學學國醫好不好?我有很多古書,都可以贈送你觀看。”

許昌碩意外,隨後說道:“老先生言重了,但我想,恐怕這個世界上沒人能教我國醫。”

老王再次陷入沉默,彷彿感受到周圍醫生的嘲笑,擠出一抹笑容:“也是,像您這等天才,瞧不起國醫也是應該的……”

其他醫生縱然不說,可目光眼裏的鄙夷之色卻未濃郁,恨不得一腳把他踹出去,在醫院賣慘。

什麼玩意!趕緊滾開死去!

“老先生,你錯了,並非我不學。”許昌碩自信道:“而是整個世界,無人可以教我!”他拿起老劉留下的銀針,傲然道,“你且看清。”“我的醫術便是國醫之巔。”

如此平淡的語氣讓所有人質疑。可當許昌碩動手。

太乙神針!

銀針簡潔有力的紮在其病人後背。極致的醫術並非眼花繚亂,而是妙手回春。

僅僅五分鐘,病人睜眼了。

衆人震驚。

老院長再次看到奇蹟,徹底麻木,終於確定許昌碩的醫術領先諸多醫學科技理念,是不可能的存在。

而其餘醫生卻是頭一回見到如此醫術,目瞪口呆,久久不能自已。

老劉身體猛烈的顫抖,望着許昌碩手法,一刻都不敢錯過,這等醫術便是他一聲追求的國醫奧妙啊! 許昌碩一笑。“老先生覺得國醫有我豈能弱於他人?”

僅僅是一句話,讓老劉涼透的血猛地熱起來,甚至沸騰,他挺直了腰桿,大笑起來!笑出心中鬱氣!

“是!有你這等人,國醫怎麼又會弱於西醫?”老劉激動的指着老院長,等一衆醫生,大聲說道:“你們不是瞧不起我,瞧不起國醫嗎?如今由許公子施展出來,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告訴我,誰還敢瞧不起!”

老院長等人羞愧低頭,他們並非瞧不起國醫,而是瞧不起老劉,但如今許昌碩展現神奇手段,他們頓時明白,有此人在,學習國醫的任何人都不能被侮辱!

而且,他們更激動,若是國醫大興。豈不是連帶着華夏都崛起!那些外邦看到這種醫術必定會驚呼的大叫上帝!這全都是許昌碩一人之功啊!

“許公子,受我一拜!”老劉突然間跪下。

“老先生這是何意?”許昌碩把他扶起來,兩人走出去。

“許公子,國醫有你,乃是幸運,但這種東西並非一人醫術,所以……”

老劉羞愧說道:“您能不能將您的醫術傳下去?”

“傳下去?”許昌碩笑了。

“許公子,不是讓您免費傳承,您放心,我絕對給你足夠的代價。”老劉極爲不好意思,這等醫術簡直無價,怎麼可能隨便傳承,他說出這句話時就已經後悔了。

“老先生未免太小看我了。”許昌碩淡淡道:“莫說你這等人想要學習,就算一個乞丐,只要有救人之心,我也一樣會交!”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