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你們就不用糾結這件事情了,反正我都已經做好了,接下來就看小東那傢伙自己該怎麼做了。”

幾個人這下算是徹底解決了。

而且能夠看得出來,馬提咪的父母似乎對於於樑也非常滿意,畢竟於樑解決的這件事情就能夠看得出來,這小子還是有保護馬提咪的能力的。

於樑和馬提咪又在家裏住了兩天,這兩天裏小東別提多麼應心了,三天兩頭就朝着馬提咪的家裏跑。

而且每次來都絕對不空手,手裏老都提着一大堆的禮物。

到了最後就連馬提咪的父親都有些受不了了,畢竟一直收人家的禮物,自然也有些不好意思。

“小東啊,其實我們老兩口從來都沒有怪過你,畢竟再怎麼說,你也是我們的小輩,孩子犯錯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我們從來都沒有記恨過你。”

話音剛落,馬提咪的父親長出了一口氣。

“所以我們也考慮了一下,準備今天就跟你把這件事情說清楚,你還是趕緊走吧,以後都不用過來了,反正咱們也沒有什麼本質上的矛盾,只要你能想開就好了。”

另外一旁馬提咪的母親也連連點頭。

此時小東一下子如獲大赦。

接着小東轉過頭看着一旁的於樑,對着於樑露出來了一個十分尷尬的笑臉。

小東這傢伙當天就把錢給了於樑,所以照理來說,他們兩個人之間也沒有什麼矛盾可言了。

也就在這時。

於樑對着小東輕輕點頭,那意思很明顯,就是已經默許了這傢伙。

“既然叔叔阿姨都已經這麼說了,那你還不趕緊快點謝謝他們兩個?”

於樑話音剛落,對面的小東便連忙點頭,直接轉過頭看着馬提咪的父母,對着老兩口連忙不停的點頭。

“真的是謝謝你們了,叔叔阿姨!”

於樑有些煩躁的擺了擺手。

“所以你現在也算是徹底解放了,還不趕緊滾蛋?難不成你得讓我雙手張開送你離開嗎?”

於樑就這樣冷不丁地來了這麼一句。

當於樑講完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小東立馬就急了。

連忙不停的搖晃着自己的腦袋,一邊搖着腦袋,一邊對着於樑輕聲開口。

“這個就不需要了啊,大哥,完全不需要!我自己可以走,那我以後就不過來了啊,大哥你自己也悠着點,有些東西是不能亂動的啊。”

於樑一聽小東這句話之後,立馬就明白過來小東剛剛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了?

自己都把藥丸這件事情給忘了,沒想到小東這傢伙竟然記得這麼清楚。

接着於樑呵呵一笑,似乎還有些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行行行,你說的不錯,這個你就放心好吧,我肯定不會亂動的,當然前提是你一定要聽話!而且以後沒什麼事情你就不要過來這裏了,以後馬提咪家裏要是遇到點什麼事情,那還得你多幫襯了。”

對面的小東連忙點頭。

“大哥,看你這話說的!這些不都是廢話嗎?你就放心好吧,我自己心裏有數的!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以後你不在的日子裏,叔叔和阿姨有任何問題我都會第一時間解決的!”

說完這話,小東還連忙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既然都已經把小東給解決了,此時於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輕輕點了點頭。

能夠看得出來,於樑臉上的表情似乎倒也挺無奈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轉過頭看着對面的馬提咪,對着馬提咪淡淡一笑。

“咱們現在總該是可以離開了吧? 入骨相思知不知 我想應該是不成什麼問題的啊。”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笑呵呵地說完了這句話。

當他講完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馬提咪輕輕點頭。

畢竟已經回來這麼好幾天了。

再加上於樑在這裏畢竟不是人家的地方,所以多少都有點尷尬的感覺。

“那我們也準備走了。”

於樑輕輕點頭。

“這個是當然的了。”

……

搞定了這些事情之後,於樑看着對面的馬提咪,自己和林藝聰則是走到了另外一邊。

林藝聰看着他。

“我這次還想跟你說件事情,沒想到你這傢伙還是挺有眼力見的。”

於樑攤了攤手。

“行了林總,說是你跟我說,其實就是代表馬提咪的意思吧?我還能不瞭解你們兩個人了?你們兩個人已經好的穿上一條褲子了。”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笑呵呵地說完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話之後,林藝聰噗嗤一聲就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伸手指着他。

“不錯啊,我覺得你還是挺聰明的,反正大概就是這麼個情況吧,怎麼說呢?……依照我和馬提咪兩個人心中的想法,以後你還是不要再繼續進行直播了吧。”

於樑連忙瞪大了眼睛。

“這怎麼可以呀?這原本就是我的工作!你們就別扯了啊,這個我肯定不會答應的,就算危險了點也是一樣的呀,那出去上班還有被車撞的風險呢。”

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林藝聰立馬就變得無奈了不少。

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於樑。

“你這傢伙,這就是偷換概念知道嗎?”

於樑嘿嘿一笑,一邊笑一邊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我說林總,你就不要想這麼多了,我這裏肯定沒什麼問題的,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吧,不要老被嚇着了似的。”

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林藝聰長出了一口氣,此時林藝聰也沒有多說什麼其他的。

大概過去了10多分鐘左右,馬提咪就走了過來。

幾個人上了車子,馬提咪和林藝聰兩個姑娘坐在後排,只有於樑一個人在前面開車。

“你說說這是什麼情況啊?”

“就是啊……林姐應該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吧?反正我就是不同意你以後去荒島求生了,你自己看着辦吧!”

馬提咪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還突然之間嘟着自己的嘴巴,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傲嬌了。

對面的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一個沒忍住,直接撲哧一聲就笑了起來。

“幹嘛呀這是?你們兩個人該不是把我當成犯人審訊了吧!能不能別這樣啊?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無奈呀,關鍵問題這一下,我有這麼多鐵粉兒!”

“有粉絲又能怎麼樣?難不成你以後要一直直播下去嗎?”

於樑輕輕搖頭。

“那我當然不會一輩子都直播下去,這以後我的身體肯定也會受不了的,但最起碼現在……我還是想要直播下去的!”

馬提咪聽到於樑這句話之後,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了,總有一股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你這個可惡的傢伙!你在說什麼呢你?我看你就是個槓精!”

於樑輕輕搖頭。

“你還是先把你的情緒弄好吧,咱們有話好好說,沒有必要一直吵過來吵過去的,而且林總現在也在旁邊,我覺得林總應該會給我們一句公道話的吧?”

於樑這傢伙還是很聰明的。

直接就把大問題甩給了林藝聰。

對面的林藝聰看到於樑的那一刻,恨不得狠狠鄙視這傢伙一下。

可那又能怎麼樣?

畢竟於樑這傢伙剛剛所做出的這些事情已經成了定局,所以林藝聰這下也不好再反駁什麼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林藝聰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對着於樑和馬提咪兩個人微微一笑。

儘管此時此刻林藝聰臉上的表情也是非常尷尬,可事情畢竟已經走到了這一地步,誰都沒有任何辦法。

沉默了片刻之後,林藝聰這才輕輕點頭。

“行了行了,你們兩個人就別說了啊,其實我覺得馬提咪說的確實不錯,於樑……有些時候你也得在乎一下自己另一半的感覺吧。”

對面的林藝聰就這樣冷不丁地來了這麼一句。

當林藝聰說完這話之後,於樑的嘴角抽動了一下,接着輕輕點頭,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倒是挺尷尬的。

“這個我當然無話可說,而且我一直都很寵馬提咪的,我覺得這一點你應該也是清楚的吧,可是林總啊……有些事情不是咱們想象的那麼簡單,尤其是這種情況啊……”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的嘴角抽動了一下,似乎是在平復着自己的心情一樣。

“我覺得你應該也是看得很清楚的吧!而且咱們平臺現在主要還是靠我,這一點並不是我在自欺欺人或者如何,這個我覺得你們二位應該是都看得出來的,再加上還有這麼多粉絲。”

於樑說完了這些話之後,馬提咪和林藝聰兩個人都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纔好了。

“其實我還是清楚你們兩個人心中的想法的,之前我確實是跟烏拉兩個人走得太近,當然我也沒有多想。”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

“這一下我大概就明白了,以後我絕對不會再跟烏拉待在一起了,以後我就一個人進行直播就OK了唄。”

於樑笑呵呵地講出了這句話。

可對面兩個姑娘卻沒有一個人願意承認。

“我們可別這麼說啊。”

“我們可不是不讓你跟烏拉在一起直播,這些都是你自己說的,以後可別扯我們女人疑心太重,就連你們男人也是一樣的。”

雖然兩個女人拒不承認。

但於樑依舊能夠從兩個姑娘臉上的表情之中看得出來,似乎還真是這麼個道理。 緊接着於樑長出了一口氣,對着兩個姑娘淡淡一笑。

“好了好了,這件事情暫時就這麼決定了,不管你們兩個人是不是這麼想的,反正我肯定是這麼想的,而且這件事情我也會照着自己剛剛所說的那樣去做。”

講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一腳油門就踩了出去。

這次在馬提咪的老家一下子浪費了這麼長時間,而且這幾天原本就在山裏,所以信號也不怎麼好。

並沒有打開直播,跟直播間的那些傻逼兄弟們一起互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