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八寶臉上露出了無比淫蕩的笑容,想起剛剛那兩個身材強壯的男人沒穿衣服在澡堂里……,真是讓人激動吶。

「沒看出來,你小老頭居然還這麼重口味。」

蘇靜兮目露鄙夷,沒想到,這千年人蔘精不僅好女色還喜歡看男人搞,基,真是猥瑣至極,難怪修行了上千年了,法力還是那麼差勁。

「哦呵呵,我老頭就是這麼重口味。不過剛剛看的不過癮,待會兒再去其他院子里瞧瞧美女洗澡去,說不定會發現更新奇的事情。哦呵呵,主人,我發現你們家裡真是有趣得很吶。」八寶一臉興奮的笑著。

「是有趣得很,不過我現在累了,先去休息。」

蘇靜兮打了個哈欠,朝自己那張破破爛爛的木板床走去。

一連奔波了一整天,她實在累了,得好好休息,以便明天應付蘇靜蘿那伙人。

她走到床邊,剛要坐下去,卻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

昏暗的燈火照過來,她覺得那棉被下有什麼東西在緩緩移動。

難道,有人在她床上放了什麼毒物?

她心下一怒,迅速掀起了床上的棉被。

就在棉布掀起的那一瞬,一隻胳膊粗的黑色眼鏡蛇倏地從床上彈跳起來,朝蘇靜兮咬了過去。

「啊!」

蘇靜兮一驚,在眼鏡蛇咬來的瞬間,閃電般側身閃躲了過去。

「啊!!!蛇!!!」

這突然竄出一條眼鏡蛇,嚇得八寶殺豬般的尖叫一聲,跳出窗子狂奔而去。

「居然把蛇放我床上!」

蘇靜兮一怒,迅疾拔劍欲朝那眼鏡蛇砍過去,卻不料,那張開大口的眼鏡蛇身形一變,轉眼間由手臂粗幻變成了水桶般粗大,倏地從床上竄下來,張開血盆大口朝她咬過去。

蘇靜兮迅速後退一步,揮劍朝眼鏡蛇斬去。

那眼鏡蛇身體雖粗,動作卻十分敏捷,迅速閃過她的攻擊后,抬起尾巴朝她抽了過來。

蘇靜兮向後一躍,「啪!」地一聲巨響,屋子裡那原本就快要散架的桌椅被眼鏡蛇的尾巴一抽,砸得稀巴爛。

…………………… 蘇靜兮看著眼前兇猛的巨蛇,暗驚,這條蛇轉眼見變幻得如此粗大,而且還如此兇猛厲害,看樣子不是普通的蛇,這屋子本來就破舊,若是被它打壞了,她都沒有安身的地方了。

如此想著,她迅速掠出了房門,落在門外空曠的院子里。

眼鏡蛇也立馬追了出來,張開了大口,朝她咬過去。

「找死!」

蘇靜兮眸光一寒,手中長劍光芒暴漲,在眼鏡蛇咬來的瞬間,手中的劍瞬間化作一道犀利的白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眼鏡蛇的身體里貫穿而過。

「絲絲……」

眼鏡蛇痛吼一聲,水桶般粗的身體被劈開了兩半,灑落在院子里。

確定眼鏡蛇已經死透之後,蘇靜兮收回劍,轉身朝房間里走去。

然而,她才向前走了一步,身後那被劈開兩半的蛇身卻以極快的速度癒合了。

「絲……」

它再次張開了血盆大口,在蘇靜兮還沒反應過來時,閃電般咬了過去。

「啊,小心!」

電光火石之間,圍牆角傳來了八寶驚恐的叫聲。

蘇靜兮猛的一回頭,眼鏡蛇那張血盆大口已經到了她眼前。

眼鏡蛇的血盆大口閃電般落下來,它本以為這一口會把蘇靜兮的頭咬個稀巴爛,可誰知,就在它咬下的那一瞬間,蘇靜兮突然轉過身來,揚起拳頭對著眼鏡蛇的血盆大口狠狠地打了過去。

「砰!!!」

一聲悶響,眼鏡蛇重重地摔在地上,在它落地的下一秒,它那引以為傲的鋒利牙齒,啪啦啪啦地掉了一地。

「絲絲……」

眼鏡蛇痛苦地看著自己掉落的牙齒,如果蛇也會流眼淚的話,現在它一定淚奔而去了。

「哼!」

蘇靜兮泛起一絲冷笑,別忘記了她會瞬間移動術,只要這條蛇還沒有碰到她,她就有反擊的機會。

被打碎了門牙的眼鏡蛇徹底憤怒了,迅速竄起,朝蘇靜兮撞了過去。

這個女人實在太可恨了,居然打壞它的牙齒,它要跟她同歸於盡。

眼鏡蛇竄起的速度雖快,可蘇靜兮的速度卻比它更快,手中長劍破風而去,「嗖!」地一聲,將憤怒的眼鏡蛇斬成了兩截。

可是,無論鏡蛇被斬斷多少次,就連頭被她一拳打出一個大窟窿甚至是稀巴爛,它都能迅速復活過來,撲向她。

蘇靜兮跟眼鏡蛇纏鬥了一個小時后,已經累得氣喘吁吁,估計,再這麼打下去,她不是被這條眼鏡蛇咬死也得累死了。

看來得想辦法徹底殺死它才行!

可是每回殺了它,它卻總能復活過來,要如何才能徹底殺死它呢?

正在為難之時,突然聽見八寶慘叫一聲。

只見對面的圍牆下,一條胳膊粗的眼鏡蛇突然竄起,一口咬住了八寶白嫩的屁股!

「啊!!!我的屁股!!!」

八寶劇烈地掙扎著,驚恐欲死,可他越是掙扎,那條眼鏡蛇就咬得越緊。

蘇靜兮驚訝的望過去,暗想,怎麼會突然竄出一條胳膊粗的眼鏡蛇?

你與春風皆過客 再看那條眼鏡蛇,除了比攻擊自己的這條眼鏡蛇小之外,這兩條蛇幾乎長得一模一樣。 那一剎那,蘇靜兮突然明白了。

她一劍將咬來的大眼鏡蛇劈開兩半,趁大眼鏡蛇的身體還沒有重合的空檔,閃電般跳過去一劍朝咬住八寶屁股的眼鏡蛇劈過去。

「啪!」地一聲,鮮血四濺,那條小眼鏡蛇被她劈開兩半,痛苦地抽搐了半分鐘后,徹底的死了。而在小眼鏡蛇死去的同時,一旁的大眼鏡蛇也漸漸地化作一灘泥土。

「原來是巫蠱魔蛇!」

蘇靜兮看著腳下散發著惡臭味的污泥,頓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所謂的巫蠱魔蛇,就是把本體蛇的鮮血混合在泥土裡,再加以巫蠱之術催動,成為怎麼也殺不死的不死魔蛇。

不過不死魔蛇在攻擊的同時,本體蛇也必須在附近,才能確保不死魔蛇更靈活的攻擊敵人。

「啊啊啊!!!主人,我老頭被毒蛇咬了,看來命不久矣……」

八寶一臉痛苦地躺在地上,身下一片鮮血。

「嗚嗚……主人,沒想到我千年人蔘精修行千年,到最後,居然是被一條眼鏡蛇咬死的,嗚嗚……實在是,天理不公呀,我還沒有看夠世間美女,居然就這麼死了……」

說著,他傷心地嚎啕大哭起來。

「嗚嗚……主人,我死後,你記得要多燒些金元寶給我,還有還有,還要記得燒三百六十五個美女紙人給我,以後我在冥界,就可以每天換一個美女陪著了……」

說到這裡,他可憐巴巴的望向蘇靜兮,誰知,蘇靜兮竟看也沒有看他一眼,徑直朝房間里走去了。

八寶大傷自尊,無比悲慘的大哭起來。

「天吶,主人居然漠視我的生死,主人你怎麼可以這樣冷酷,難道就不怕遭雷劈么?」

蘇靜兮回頭白了他一眼。

「裝什麼死,剛剛那眼鏡蛇咬你之前,牙齒早被我打掉了,就算你被它咬上幾百口,也不會死。」

「……」

八寶哭聲頓止,頭頂天空好大的一朵烏雲飄過。

擦!

居然又被她給揭穿了!

「哦呵呵,那不是跟主人你開個小玩笑嘛。」

八寶連忙爬起來,把衣服一抖,用法力將沾在衣服上的鮮血抖落下去。

「你剛剛看見眼鏡蛇的時候不是逃跑了的嗎,怎麼還會出現在院子里?」

蘇靜兮好奇的看著八寶,一般他不是在她每次遇到危險時,狂奔而去后就會無影無蹤了么,怎麼這次,他明明看見眼鏡蛇逃走後,怎麼還會留在這個院子里?

「哦呵呵,主人,當然是因為我擔心你的安危啦,你看,要不是我引出這條小眼鏡蛇,你怎麼會想到是那條眼鏡蛇一直打不死,是因為它的本體還活著呢?」八寶昂起頭,一臉義氣的說。

「哦,真的是這樣?」蘇靜兮有些不相信。

「嗯嗯,絕對是這樣的……」

八寶點頭,但他絕對不會告訴她,事實是這樣的:

他剛剛跑出房門,正準備溜之大吉的時候,卻倒霉的和那條正躲在圍牆下睡覺的眼鏡蛇撞了個正著,眼鏡蛇被他撞醒后,非常生氣,就追著咬他。

也就是在蘇靜兮跟巫蠱魔蛇打鬥的同時,他八寶卻被眼鏡蛇追著滿院子轉圈圈…… 「還真是稀奇呢。」

蘇靜兮揚唇淡笑,大步朝房間走去。

跟巫蠱魔蛇打鬥了一個多小時,她也著實累了,先去休息。

走進房間后,不等蘇靜兮坐上床,門外的八寶倏地竄進來,攔住了她。

「主人,我老頭剛剛被蛇咬了一口,屁股還痛得很,你應該體恤一下我這個受傷的老人家,讓我睡床上。」八寶可憐兮兮的看著蘇靜兮。

蘇靜兮瞪了他一眼,這個房間現在只剩下這張床了,如果讓他睡床上,那豈不是讓她睡地板上?

見蘇靜兮不願意,八寶立刻露出了一抹無比猥瑣的笑容。

「哦呵呵,如果主人你不願意睡地板,那就跟我老頭一起睡吧,反正我老頭身體小,占不了多大地方的。」

蘇靜兮白了他一眼,跟他睡,鬼知道半夜他會不會偷偷的吃她豆腐。

「你自己睡床上好了。」

反正那張破爛的木板床也搖搖晃晃的不安全,而且還帶著那條眼鏡蛇身上的惡臭味,她不睡也罷。

「嘿嘿,既然如此,那我老頭就不客氣啦。」

八寶高興地迅速跳起,朝柔軟的棉被上落去。

他老頭常年生活在鬼霧森林裡,已經好多年沒有睡過人類的床了。

可就當在他興奮地落在棉被上時,突然……

「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