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影帶着馮效效和陳雅婷一路走着走着,不知道被多少人回頭看了一下,當時唐影的心裏就在想,陳老師啊陳老師,雖然你今天沒有課上,但是你也不用穿的這麼漂亮出衆吧!和你走在一起,多少也要給男生一點面子好吧,不然的話,以後還會有哪一個男生願意走在你的身邊,你的這個回頭率,跟馮效效的回頭率比起來,也太多了一些了吧!

“唐影,你怎麼了?”陳雅婷看着身邊的唐影表情有些難堪,於是道:“是不是哪裏不舒服了?要不要回家休息一下?”

“哦,不用不用,雅婷姐,那個……我能和你說一句心裏話麼?”唐影尷尬地搖了搖頭,道:“就一句話。”

“有什麼就說出來好了啊,有必要這樣藏着掖着麼?”陳雅婷苦笑道:“我們兩個人的關係什麼時候到了不能夠好好說話的地步了?好像還沒有到那種地步吧?”

“嗯,沒有沒有,我只是想說一句話而已。”唐影立刻搖了搖頭,於是道:“雅婷姐,那個,你以後能不能夠出來的時候不要穿的這麼出衆好不好?你難道沒有發現,整個商場裏的人都在看着我們三個麼?”

“呃……這個……唐影,其實我也不想的。”陳雅婷尷尬地道。

其實,在她今天出來的時候,已經是選好了衣服的,但是中途馮效效非要說什麼讓陳雅婷穿這件連衣裙才能夠出去,所以,最後陳雅婷無奈之下只能是換了這件衣服了。

可是,正當她穿着這件連衣裙出去的時候,她才發現,原來她是被馮效效給活生生的耍了,從街道到商場裏,無疑回頭率最高的就是陳雅婷。

“哈哈哈,唐影,你知不知道你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陳雅婷緊張的不要不要的了麼?”馮效效突然在陳雅婷身邊笑道。

“什麼意思?”唐影隨即地道:“什麼叫不要不要的?”

“意思呢,就是陳雅婷當時的心情被你這麼一說,就徹底的混亂了,懂了吧!”馮效效解釋道。

“有麼?雅婷姐。”唐影問道。

“哪有,今天我也只是受了某個人的所託才這樣穿着的,其實我也很佩服她爲什麼能夠想出這樣的一個辦法來的。”陳雅婷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的眼神都是盯着馮效效那一副高興的模樣的,就像是這句話是針對着她來說的是的,道。

“好了,我們到了,看前面那兩位是誰吧!”唐影看着馮效效難堪的模樣,也是不惹心,於是解圍道。

一睡成癮:邪性總裁太難纏 正好這個時候,也是到了奶茶店了。

楊夢穎和唐璐兩人看着唐影跟着陳雅婷老師和馮效效老師走在一起時,她們倆就覺得唐影這一去衛生間,還真的是很有能耐的,雖然說這次去的時間很短,但是,看着唐影帶回來的兩大美女老師,楊夢穎和唐璐還真的是被唐影的強悍給震驚住了。

“原來楊夢穎和唐璐她們也在啊!正好,我們可以一起去買東西了。”馮效效看着前方正坐在奶茶店裏的楊夢穎和唐璐,開心地道。

她這個人,其實就是喜歡人多,只有人多了纔會熱鬧,雖然說馮效效也有幻想過三個人女人在一起的日子,畢竟三個女人一臺戲嘛!但是,今天的這個情況,四個女人在一起,起碼也可以算得上是能夠湊齊一張麻將桌了。

但是,馮效效仔細想了想,可能楊夢穎和唐璐都還不會三缺一這樣的遊戲吧,於是也就只能是轉換到了之前的想法,一起瘋狂購物!

“陳老師好,馮老師好!”楊夢穎和唐璐異口同聲地道。

她們倆畢竟是乖學生,看着陳雅婷和馮效效走了過來了,於是見人就叫,當然了,這也是最基本的禮貌,學生見着老師了,當然是要說老師好了。

只是,這個時候,在陳雅婷和馮效效聽見了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都會顯得有些呆滯,因爲她們在想,這又不是在學校,有必要叫老師麼?

這個時候,唐影就在一解釋着,道:“那個,至於今天是星期天,而我們又沒有在學校,所以呢,你們還是不用這麼叫陳老師和馮老師了,她們也不比你們大幾歲,叫雅婷姐和效姐吧!”

陳雅婷和馮效效聽着唐影這麼一說,頓時覺得心裏有了一些好感,因爲她們倆心裏也都還是有着少女的心懷的,如果說這個時候,被學生們稱作老師的話,那麼她們都還是會有一種共同的抵禦心理在的。

“這……這樣好麼?”楊夢穎尷尬地道。

“效姐雅婷姐好!沒想到能夠在商場裏面遇見你們,真的是好巧兒!”唐璐就沒有管那麼多了,直接說道。

“嗯,看來還是我們的學***唐璐同學膽量大一些,哈哈!”馮效效看着唐璐立馬就叫了她和陳雅婷,於是道。

“呵呵,看來還是楊夢穎的性格比較適合和我這樣的人相處。”陳雅婷笑了笑,於是對着一臉羞澀的楊夢穎道:“不過,夢穎,今天呢我們都在商場,沒有在學校,所以,叫我們一聲姐姐我們還是很樂意的,上次我不是也和你說過這個問題了麼?我和馮老師都是性格比較開朗的人麼?所以說呢,以後啊,在學校外面的生活當中,你還是叫我們姐姐吧!這樣的話,我們都還會比較開心一些呢!”

щшш ¤ttkan ¤¢o

“哦……那……那好吧,雅婷姐,效姐,你們好!”楊夢穎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嗯,這就對了,其實吧,我也有很多時候想和你們這些大小姐聊天的,只是,沒有那個空閒的時間罷了,畢竟啊,你們現在都已經是高三了,如果高三了還不努一把力的話,那麼以後等你們長大了,也肯定是會後悔的。”馮效效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地道:“不過呢,今天竟然我們在商場裏遇見了,那麼我們就一起逛一逛吧。”

“嗯,我們也還有好多問題要問你呢!”楊夢穎隨即點頭道。

“那這樣的話,夢穎姐姐我們就去逛街吧!”唐璐看着楊夢穎的事情已經解決了,於是提議道:“唐影,去幫我們把東西拿上,我們再去逛一逛!”

“不會吧,你們讓唐影來,就是讓他幫你們拿東西的?”馮效效驚訝地道。

“呃……也可以這麼說吧,但是,效姐,我們之前可是已經給唐影買了一部手機的,而給他買手機,他給我們拿東西,這也不足爲過吧!嘿嘿!”唐璐尷尬了一下,於是道。

“那看起來,唐影還算是很聽話的嘛!不錯兒!男生就是要這樣!”馮效效點頭稱讚道。

就這樣,一整個下午過去了,唐影在喝完了奶茶之後的時間裏,就一直陪着楊夢穎和唐璐以及陳雅婷馮效效她們幾個女孩子一起逛商場,買了衣服之後又去買了一些零食。

到了六點多鐘的時候,楊夢穎她們也沒有心思再逛下去了,因爲畢竟快要到了晚飯的時間了,這個時候,楊夢穎她們也正出了商場,唐影去地下車庫開車去了,而商場門口,楊夢穎和陳雅婷她們還站在那裏。

“效姐,雅婷姐,要不晚上你們和我們一起去吃飯吧,我們正好也要去外面家庭聚餐,不如我們一起去好了,怎麼樣?”楊夢穎對着身邊的陳雅婷和馮效效問道。

幾個小時的時間,也讓楊夢穎成功的把陳雅婷和唐璐當成了姐妹來看待了,而現在,她們彼此關係,可就不是老師和學生那麼簡單的了。

“家庭聚餐?這個……我看我們還是不要去了吧!畢竟是你家裏面聚餐,我們這些外人去……”陳雅婷尷尬地道:“效效,你說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嗯,是的,夢穎,畢竟你家裏面聚餐,我們這些外人跟着去幹什麼呢?”馮效效也是點了點頭,說道。

“其實吧,效姐,我也算是一個外人的,但是我也會跟着去的啊,雖然說你們現在是我們的老師,但是此刻的我們卻都不在學校裏,自然也不算是老師,剛纔你不是說了麼,不要在生活當中把你們當成老師來看待,你們也不是僅僅比我們打了幾歲嘛!有那個必要見面就叫老師的麼?”唐璐看着馮效效和陳雅婷的拒絕,覺得有些尷尬,於是道。

她這麼說,也是想繼續參加一下她們之間的感情,好讓她們以後的日子當中成爲真正的好姐妹。

因爲她們的朋友真的不是很多,並且平時也很少出去玩,所以難免會珍惜身邊的每一位。

“那,好吧,不過,我們可是很海量的喔!”馮效效見唐璐這麼說,於是也就沒有再推辭下去了,道。

“嗯嗯,放心好了,我也是一個很海量的人,哈哈!”唐璐聽着馮效效說的話,覺得有些好笑,於是笑道:“夢穎姐姐也是呢!對吧!”

“這個……唐影出來了,我們快上車吧!”楊夢穎看着唐影已經把車開了出來了,於是道。

唐影把車開出來了之後,楊夢穎她們也就上了車,在車上,唐璐和楊夢穎在不斷地講着屬於她們女孩子之間的有趣事和陳雅婷馮效效兩人分享着。

而唐影則是在主駕駛座專心的開着車。 林亦秋前兩天請了假出去,卻被老師認爲了是生病了,在家休息。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林亦秋請假出去不是因爲生病而請假的,而是因爲要去尋找屬於他的異能祕笈。

只有在他找到了屬於他的異能祕笈時,他才能夠和唐影一樣,擁有着強大的力量,雖然說他的異能現在也是和唐影停留在一個階級的,但是林亦秋更加的相信,唐影不出半年,就能提升自己的能力達到黃階巔峯或者說是玄階初期階段。

因爲每一次和唐影在一起的時候,他都能夠隱約的感受出唐影身上的那一股強悍的力量在不停的運轉、流動,就好像是唐影在走路的時候,也還是在修煉着的,雖然說林亦秋也可以那樣,但是如果是走路修煉的話,那必定會導致異能力的反噬,這樣的冒險,這樣的機率,對於他來說,他還是覺得慢慢來比較好,畢竟林亦秋是一個對於異能力的修煉沒有很大的追求的人。

至於唐影爲什麼會那麼急於修煉,林亦秋他不想弄懂,也不想了解,只是想過好現在的生活罷了,不讓自己擁有異能力的這件事兒讓太多人知道,那樣的話,他身邊的人也都會受到牽連。

其實,現在的林亦秋,最不願意發生的,就是他的父母不要受到傷害,如果他的父母受到了傷害的話,那麼林亦秋還不知道自己在以後的生活當中繼續地生活下去。

異能力的這件事兒,他從來都沒有向身邊任何人提起過,至於唐影,可以說算得上是第一個人知道的,因爲畢竟唐影也是一名異能者,異能者感受到異能力的存在,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林亦秋也沒有太把唐影知道了自己是異能人這件事兒當一回事兒。

他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會不會有其他的異能人傷害自己的父母,林亦秋之所以不告訴他的父母,是因爲林亦秋不想讓他的父母擔心,他也知道這麼多年以來,自己的父母爲自己吃了多少的苦。

其實,在林亦秋之前的學習成績,也可以說算得上是很優秀的,但是一直到了高二上個學期,由於林亦秋爲了異能力的事情而專門的請假,所以才導致了現在他的學習成績下降。

那個時候的他,雖然沒有向父母提起過異能力的事情,但是由於在那個時候,他意外的獲得了異能力,所以有的時候纔會導致整個人的身體狀態都不是很好,雖然外表上看不出有什麼弊端,但是那個時候的他,就連一杯水都不能夠拿起來。

所以,那個時候的他,父母爲他請了半個學期的假期,而那個時候的林亦秋,雖然請了半個學期的假,但是由於他的適應能力不錯,所以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專門的把自己關在了一個小房間裏面讓自己能夠更快的弄懂異能力的使用方法,也讓自己能夠儘快的掌握異能力給自己帶來的好處。

在林亦秋找到了自己的異能祕笈之後,他就迅速的找到了唐影,讓唐影幫他看一看是不適合於自己修煉,唐影在看完了之後,覺得非常的適合於林亦秋,所以,就直接的讓林亦秋開始修煉起來了,而在今天,唐影則是要帶着林亦秋晚上一起去玄老那裏的,也正好可以讓玄老看一看他的這個徒孫,畢竟唐影在收徒沒幾天的時候,玄老就已經是讓紫凝月帶着異能祕笈來找自己了。

對於這一點,唐影還是感到很欣慰的,畢竟唐影是沒有和玄老說起過自己收了一個徒弟的事情,但是玄老卻知道了這件事兒,那麼這麼說來的話,玄老也肯定是在暗中觀察着自己的行蹤的,不然的話,玄老怎麼可能會知道自己收林亦秋爲徒的?

所以,今天正好也是星期天,而唐影上個禮拜玄老教給他的武功,他也已經是練得熟能生巧了,正好今天晚上可以讓玄老教他下一個技能。前幾天和紫凝月過招的時候,唐影就能夠看出,紫凝月的每一個招式當中,都有着上次玄老教給他的一些精華之處所存在,所以,現在的唐影,必須是要學好武功,當然,還有玄老給唐影的異能祕笈,以及諾亞交給唐影的那一本《視野範圍》。

……

唐影將車開到了指定的地點之後,就去了停車庫停車去了,而楊夢穎她們,則是帶着陳雅婷和馮效效這兩位大美女去了包廂,雖然陳雅婷和馮效效很驚訝楊夢穎她們爲什麼要帶她們來這樣豪華的地方吃飯,但是兩個人想了想之後,覺得也沒錯。

楊夢穎是富家大小姐,而唐璐的事情,她們也是隱約知道一些的,所以,楊夢穎她們來這樣的地方吃飯,還是可以理解的。

“夢穎,唐影他知道包廂在哪麼?”陳雅婷看着唐影去停車去了,於是問道:“我們不用等他一下麼?”

“不用,包廂唐影知道在哪裏的,就算不知道,這裏的服務員也是會告訴他我們的包廂在哪裏的,雅婷姐你就不用擔心這個了。”楊夢穎解釋道。

雖然說唐影也只是來過這裏一次,但是,楊夢穎相信的是,那些服務員,肯定早就記住了唐影的,畢竟上一次在酒店裏發生的事情,多少讓這家酒店的老闆有些注意到唐影的。

“是的是的,雅婷姐,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剛纔呢,夢穎姐姐已經打了一個電話給楊叔叔,讓楊叔叔準備好今天晚上的飯菜的,所以呢,晚上我們就盡情的吃,什麼都不要想,工作上的事情和學習上的事情呢,我們就不要提了,楊叔叔他也不會問的。”唐璐隨之說道:“對吧,夢穎姐姐。”

“嗯,是的,爹地一直都知道我在學校裏的成績的,所以呢,平常他都不會問起學校裏的事情。”楊夢穎點頭道:“再說了,今天可是我們家的家庭聚餐,家庭聚餐呢,可不是討論學習的事情的,所以說啊,效姐雅婷姐你們呢,也就不要太緊張了,放輕鬆就好了,我爹地他也是一個很好的人。”

“好咯,那竟然這樣,我們就快點去包廂吧,別讓楊叔叔等急了。”馮效效點頭道。

其實,在上次的事情發生了之後,這家酒店的老闆就已經是讓人加大了管理,也是重新的安排了一下這家酒店的服務人員有哪些的,並且,這家酒店的老闆還親自的找了一個時間去楊氏珠寶有限公司拜訪了一下楊航的,所以呢,這一次楊航纔沒有選擇換地方吃飯的,畢竟老闆那天可是和他說清楚了自己把酒店的管理已經加強了的。

而這一次,這家酒店的老闆蕭飛知道楊航董事長要來,所以就很早在酒店門口候着了,在他看見了楊航董事長到了之後,又親自的帶着楊航董事長一起來到了楊航董事長經常去的包廂裏。

至於唐影的話嘛,蕭飛也是做過一些調查的,在當他調查到唐影是楊夢穎的貼身保鏢的時,蕭飛也就讓酒店裏的服務員們都記住唐影的面相,畢竟上一次如果不是唐影的及時出手,那麼他的這家店子很可能就會關門的了。隨後,蕭飛就想到了唐影這麼厲害的人,都會做一個保鏢,於是隱約的就想到了楊航的家境是有着多麼的強大的。

要知道,楊航受到了刺殺,這可不是一件開玩笑的事情,就算蕭飛不和任何人透露信息,整個皖江市的人也可能都會知道楊航刺殺這件事,因爲畢竟他的酒店裏面,還是有着許多認識楊航董事長的客戶在的。

而唐影停好了車之後,就很快的上了樓梯,來到了二樓吃飯的地方。

“你好,請問你是唐影先生麼?”一名女服務員看着唐影有些面熟,並且之前又看着老闆蕭飛跟着楊航董事長走在一起,所以,這個時候她也不免有些想起了這個人是唐影,於是上前問道。

“嗯,是的,有什麼事情麼?”唐影點了點頭,疑惑地問道。

“哦,請跟我來,楊董事長他們已經到了包廂了,我帶你過去吧!”這名看起來很年輕的服務員看着唐影說道。

說完,她就帶着唐影走到了包廂裏。

“唐影來了啊,不錯,拿到駕照還沒有幾天,就可以帶着夢穎和唐璐到處跑了,哈哈!看來我還真的是沒有選錯人啊!”楊航看着唐影進門了,於是道。

“那個……其實我也是被小璐壓着要開車的,所以有的時候纔會注意一下自己開車時的所作所爲,畢竟車上面還坐着兩大美女嘛!如果自己的一個不小心,那不是我死也還不清了!”唐影坐在了位置上,尷尬地道。

其實他也沒有想到今天楊叔叔看見了自己就會直接地把自己給拿出來當話題講。所以,這個時候的唐影纔會顯得無比尷尬。

“那個,楊董事長,你看現在人已經到齊了,是不是就可以讓服務員上菜了?”蕭飛這個時候站在了楊航的後面,突然走上前說道。

“嗯,可以了。”楊航點頭道:“讓他們上菜吧!” “怎麼?這個時候纔想起要來找我了?”玄老看着紫凝月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時,於是問道:“是不是這麼久皖江市也不太平了?還需要我們的紫凝月女神出場?”

此刻的玄老和紫凝月,正是在一家破舊的小飯館裏面,紫凝月也滿是灰塵的出現在了玄老面前,所以玄老纔會那樣說話的。

其實,就在上次紫凝月去找了唐影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在玄老面前了,因爲她還有着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要等着她去做,如果不去的話,那麼很可能皖江市就會出現一件大新聞,而這個新聞也會隨着皖江市近幾年來的發展而受到一個更大的風波。

當然了,這也不排除紫凝月看見了唐影的實力之後,所要反思的。因爲那次在唐影和她交手的時候看着唐影使用出的那些翻滾招式,也都是有着一定的學術上的修煉的,只是,她很疑惑地是,玄老之前也沒有教過他那麼多,爲什麼他能夠使用的出來呢?難道是他自己研發出來的麼?

就算是自己研發出來的,那也不可能和武學界上面的所修煉的一模一樣啊,所以,這一次紫凝月來找玄老,其中的原因之一也可以說算得上是要問清楚唐影爲什麼能夠知道那麼多曾經武學界上面的知識。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唐影今天晚上會帶着他的徒弟來見玄老,紫凝月可以說是不是爲了見唐影的徒弟纔來的,而是因爲唐影也要來,所以她纔會過來的。

如果說唐影不來的話,那麼紫凝月也肯定是不會出現在玄老面前的,因爲她本身就有着重要的任務要去執行,還能有空來玄老這裏麼?那當然是不可能的。

可以說的明確一點,紫凝月今天之所以會來,那是因爲她是奔着唐影而來的。因爲她想要弄清楚,玄老到底教給了唐影一些什麼?能夠使得唐影還是一個黃階初期的實力就可以使用出那些黃階中期甚至是黃階巔峯時期的功法。

當然,在這之前,紫凝月曾經也想過唐影擁有着異能力的優勢,所以纔會學到那麼多的東西,但是轉眼一想,就算是擁有着異能力的輔助,有着黃階中期階段的實力,那也不可能會學到那麼多的功法的。

因爲書上面有寫着,擁有着異能力的異能者,也是不能夠通過雙修的模式來修煉成那樣的功法的,那樣的功法,必須是要武學界方面達到了適應的修煉時期才能夠修煉的。

所以紫凝月很疑惑地是,就憑藉着唐影還是一個黃階初期階段的就能夠靈活的運用那些功法,那麼結論就只剩下一個,那就是唐影不可能還會是黃階初期階段,但是,反過來想,唐影竟然如果不是黃階初期實力的話,那麼爲什麼之前還打不過紫凝月,甚至是紫凝月的那一擊都抵抗不了。

所以說,現在令紫凝月疑惑地是,唐影到底是到達了什麼樣的階段?

“皖江市也有着皖江市的困難問題的,所以需要我去解決。”紫凝月冷聲地說道:“況且,皖江市最近的風波,一直都是在持續的上升着的,所以我必須要去管一下。”

“嗯,也對,現在的皖江市啊,早已不如當年咯!!!”玄老點了點頭,然後端起一杯小酒,邊喝邊道。

“師父,你可以告訴我,唐影現在究竟是達到了什麼樣的階段了麼?”紫凝月冷聲地道。

“怎麼?你難道不相信唐影是一個黃階初期階段的麼?”玄老反問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