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婆。老太婆,那就是老太婆,我才兩歲,你都十歲,還不是老太婆!」小黑白捂嘴偷笑,身形一陣模糊,便讓趙萌萌撲了個空,下一刻出現在她身後,繼續用那氣死人不償命的語氣哼哼唧唧。「老太婆裝嫩賣萌不要臉,羞羞羞。」

「啊啊啊,小黑白,姐姐我和你勢不兩立!」趙萌萌發出嘶聲力竭的怒吼,像是一隻發了狂的小兔子,連眼睛都急紅了,轉身就朝小黑白撲擊,即便再度撲空。她依然沒有絲毫放棄,只要小黑白一現身。她就猛撲過去。

兩個小傢伙一撲一躲,鬧得不亦樂乎,讓蒼夜不由自主的笑開了嘴。

自進入初淵魔礦以後,日子過得十分緊迫和壓抑,為了應對接下來可能面對的危險,蒼夜日以繼夜的努力瘋狂修鍊。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倒是冷落了趙萌萌,所幸還有小黑白陪伴,倒也不算孤獨。

而且,小黑白不僅是趙萌萌的玩伴。更是她的最後一層守護屏障,若是誰因為小黑白呆萌可愛而小看她,那絕對會吃個大虧。須知,她的本體乃是天鬼,資質還在五戒等摩羅怪之上,尤其是在蒼夜不計成本的提供摩羅珠的供養下,小黑白如今的戰力已不遜於任何一頭摩羅怪,且她還具有穿梭虛空的神通,更是令人防不勝防,無論是突襲還是後撤,都十分強大。

這也是蒼夜之所以敢帶趙萌萌一同前往礦底封印之地的底氣所在。

「蒼公子,不知你們可準備好了?」碧瑤仙子今天換了身貼身的碧色劍衫,腰間懸著一把古劍,悄然來到此處,看著嬉戲打鬧的趙萌萌,眼中閃過一抹艷羨之色,爾後臉色一正,望向蒼夜。

「碧瑤仙子,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可以出發。」蒼夜點了點頭,按照他們之前的約定,蒼夜一行人的主要任務是攔截可能出現的魔道邪派,讓他們不能破壞礦底的封印。

這個任務看似艱巨,但對蒼夜等人來說,卻是簡單至極,畢竟以他們一行人的實力,足以橫掃此間在魔礦內的任何一個宗派,對付那些魔道邪派,倒也正好。

對蒼夜來說,不用靠近封印之地,他也樂得輕鬆,畢竟那是大魔神弗羅摩多的一具分身,即便歷經了無數歲月,實力衰退嚴重,不足全盛時期的萬分之一,也不是蒼夜如今可以對付得了的。

若是事有不諧,蒼夜他們還可以趁早離開。

當蒼夜一行人隨著碧瑤仙子來到基地前的廣場時,參與此次行動的武盟各派弟子早已齊聚此地,見到碧瑤仙子領著的蒼夜等人,臉上都浮起一抹異色。

「此人是誰,居然由碧瑤仙子親自引路,這可是從未有過的事。」一名前陣子不在基地內的宗派弟子眼見碧瑤仙子畢恭畢敬的前行引路,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忙不迭的朝身旁的同伴打聽。

「噓,小聲點,那可是個絕世凶人,德巴思知道吧?」他身旁的那位同伴臉色一變,比了個小聲的手勢,神秘兮兮的問道。

「知道,火蓮寺的真傳弟子,基地里的一霸,據說有幾個宗派的女弟子就是被他採補而死,只是大家畏懼火蓮寺,一直忍氣吞聲。」

「達巴斯你知道吧?」

「廢話,火蓮寺真傳弟子中排名前十的牛人,據說先後有兩名瑤池劍齋的女弟子被他……只不過一直缺少證據,最後都不了了之,他好好的一直活到現在。」

這名宗派弟子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眼同伴,哼道:「你說他們做什麼,難倒和這人有關係?」

「不是有關係,而是大有關係。」他同伴嘿嘿一笑,賣弄道,「在你眼中的兩個牛人,德巴思還有達巴斯兩個,都死在他手裡,你說他們有沒關係?」

這名宗派弟子吃了一驚,一臉不可置信:「什麼,都死在他手裡?怎麼可能,那兩個可是火蓮寺的真傳,尤其是達巴斯更是辟竅境的高手,怎麼可能會死?!」

「嘿嘿,這還有假,這可是好幾百人親眼目睹的,甚至殺達巴斯都不是此人親自動手,只不過是他手下,那個拿大刀的漢子。」他同伴指了指護衛在蒼夜身側的圓真,爾後小聲警告道,「此人,你切莫得罪,否則小命不保!」(未完待續。。) 初淵基地,大廣場。+

來自涼州正道武盟諸多宗派的精英弟子齊聚一堂,人數超過了三四千人,簇擁在以四大派為首的弟子身後。

當蒼夜一行人在碧瑤仙子的引領下來到廣場中央時,以碧瑤仙子等人為首的四大派弟子此刻正神色緊張的交談著什麼。

「蒼少,此次防禦魔道邪派諸人的重任,就交給你們白象門了。」雲瑤仙子語氣深沉,望著蒼夜,明眸中閃爍著別樣的神采。

「雲瑤仙子,是不是出現了什麼預料外的狀況?」蒼夜心頭一動,笑著問道。

雲瑤仙子點了點頭,神情凝重道:「據駐守在封印附近的幾位弟子回報,封印下的魔頭似有異動,我們必須儘早趕過去。」

「哦?封印下的魔頭有所異動?」蒼夜眉頭挑了挑,問道,「如果魔頭破封而出的話,你們有應對的法子嗎?」

「這個自然是有的,蒼少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們能應付得了的。」一旁的童骨真人驀然插話,神色間有些不自然,他深深的看了雲瑤仙子一眼,道,「既然大家都到齊了,我們還是馬上行動吧,在這多耽誤一點時間,那邊出意外的風險就多一點。」

雲瑤仙子抿了抿下唇,忽而開口道:「碧瑤,你這次就和蒼少一起行動吧,畢竟他們人生地不熟,而且對那些魔道邪門也不熟識,有你在旁提醒,想來會為蒼少減少許多麻煩。」

「師姐……」碧瑤仙子眨了眨眼睛,頗為不解。

「就這麼說定了。」雲瑤仙子斬釘截鐵,轉而望向蒼夜,道,「蒼少。我師妹就拜託你了。」

見雲瑤仙子沒有給自己拒絕的機會,蒼夜皺了皺眉,但見此女眉宇間一抹哀求之色,似是隱瞞了什麼,再聯想到此前的欲言又止,和前兩日從五戒他們口中得知的消息。他心中已是明白了大概。

「既然如此,那雲瑤仙子你可要保重吶。」蒼夜點了點頭,就不再言語。

果然,雲瑤仙子見蒼夜沒有拒絕,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抓起碧瑤仙子的嫩手交代道:「此次行動,你不可擅自做主,要輔助配合蒼少,你可明白?」

「嗯……知道了。師姐。」碧瑤仙子怔了怔,隨即順從的點了點頭,不再啃聲,只是手掌卻是握得緊緊。

下一刻,在童骨真人和火雲仙子的催促下,除卻留守的十來人以外,三四千人的大部隊兵分兩路,一路由雲瑤仙子他們幾個率領。向封印之地前行。另一路則是由蒼夜一行人主導,前往一處主岔道攔截魔道邪派諸人的搗亂。

實則上。具體的分派人手蒼夜並不清楚,但知道個大概,加固封印無需如此多人,而看雲瑤仙子等人行色匆匆的樣子,顯然除了封印內有所異變外,魔道邪派那邊定然也起了變化。

不過這些和蒼夜都無關。按照之前的約定,他只要守住一處主岔道即可,何況他人手有限,也分不出人手再去鎮守其他的地盤。

一路無話,等蒼夜一行人趕到主岔道口時。已是數個時辰之後。

這處主岔道口頗為開闊,足有數百丈方圓,前後左右都有岔道對接,宛然一處樞紐所在,不愧是主岔道之名。

「碧瑤姐姐,你在想什麼?」

前妻歸來:老公,好久不見 趙萌萌到了地頭后,和小黑白又是一番嬉戲打鬧后,見碧瑤仙子一路心事重重,悶悶不樂的樣子,小臉一抬,一臉嚴肅的問道。

「啊……我,沒什麼,只是擔心師姐他們……不知怎的,我心裡總有一種不妙的感覺,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會發生。」碧瑤仙子怔了怔,搖了搖頭,手攤開手,掌心上托著一把精緻的小玉劍。

「咦,這是什麼樣,蠻好看的。」趙萌萌眼尖,臉上露出好奇之色。

碧瑤仙子搖了搖頭,輕聲道:「這是我們瑤池劍齋弟子的靈玉劍,相當於身份銘牌。」

「哦,這是你的嗎?」

「不,是我師姐的。」

「啊,為什麼那位雲瑤姐姐的靈玉劍會在你手裡?」趙萌萌大奇,鼓著一雙眼,上下打量了碧瑤仙子,小聲嘟噥道,「難道她想要叛門或者是去做一件非常危險的事?」

「啊,你說什麼?」碧瑤仙子呼吸一滯,猛地一把抓住小丫頭的肩膀,眼中滿是惶然。

「哎喲,你捏痛我了!」小丫頭奮力的掙脫開,揉著自己的肩膀,皺著眉看著臉上掛著歉然,眼中卻滿是驚惶之色的碧瑤仙子,道,「我也就隨便說說而已,當不得真。」

趙萌萌原想敷衍了事,不過見對方一臉堅持的模樣,聳了聳肩,道:「好吧,我隨便亂猜的啦,一般她把象徵自己身份的東西交給你,要麼她是打算脫離門派,要麼就是她覺得自己會遭遇不測,所以把象徵自己身份的東西交給你,由你帶回門派,算是給門派一條線索唄。」

「師姐是絕不會背叛宗門的,如此說來,她定然是察覺到蹊蹺,可是又找不出緣由,心頭不安,所以才將她的靈玉劍交給我,並且將我安排到這裡……是為了讓我得到蒼公子的庇佑?!」

碧瑤仙子原本也是聰明伶俐之人,被趙萌萌無意點破,再聯繫雲瑤仙子前後的異樣,登時將事情推導了大概。

「不行,師姐有危險,我得去幫她!」碧瑤仙子臉色一正,下定了決心。

「怎麼辦?」

便在這時,一道清冷淡漠的聲音傳來,就見蒼夜不知何時,已站在她身旁,目光幽深。

碧瑤仙子嚇了一跳,隨即臉上閃過一抹喜色,道:「啊……蒼公子,我師姐可能遭遇不測,希望你能施以援手。」

「我猜到了。」蒼夜神情不變,話鋒一轉,道,「不過,我分身乏術,幫不了。」

「啊……可是……」碧瑤仙子愣了愣,如何也沒想到蒼夜居然一口拒絕,囁嚅數次,卻找不到話說。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我的任務是在此攔截所有可能來犯的魔道邪派之人,如果我們走了,誰來負責?一旦大量的魔道邪派入侵,讓那魔頭破封而出,便是將你師姐救回,又有何用?」

蒼夜神情幽冷,語氣肅然,卻直指問題的結症,令碧瑤仙子生不起絲毫的反駁之念。(未完待續。。) 「可是……可是……我……」碧瑤仙子還想說什麼,可是話到了嘴邊,卻找不到任何理由來否決蒼夜的話。↖

「沒什麼可是了,慷慨赴死需要勇氣,而活著更需要勇氣,你師姐既然作出了這樣的選擇,必然有她的原因,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活下去,把她的消息帶回去。」

蒼夜語氣沒有起伏,也沒有看,甚至沒有阻攔碧瑤仙子,只是淡淡的將事情點透,至於最後碧瑤仙子如何選擇,那是她自己的事,願意留下,那麼自己就盡量照顧一二,若自己已把事情點透了還要繼續作死,那就隨她去,反正責任已經盡到了。

一時間,碧瑤仙子陷入了遲疑之中,她想要離開,可是想到蒼夜先前所言,她又猶豫了,正如蒼夜所說,如果師姐真的出現了什麼意外,自己必須將這裡的事情回報給宗門,若不然都死在這,宗門得不到信息,也許會讓更多的師姐師妹們遭遇不幸。

「佛主,有人來了。」

就在這時,負責鎮守一處岔道口的五戒豁然開口,他沒有轉身,只是將手中的禪杖握緊,身上散發著澎湃的戰意。

「佛主,我這邊也有人來了。」九難淡淡的應了聲,同樣沒有轉過身,手中的長棍一抖,躍躍欲試。

「來了。」九戒手中的方便鏟扛在肩上,扭了扭脖子。

圓真舔了舔嘴唇,將懷中的大戒刀緊了緊,道:「阿彌陀佛,小僧又要開殺戒了。」

接下來,陸續有五名摩羅護法察覺到他們自己所鎮守的岔道口內傳出動靜,紛紛向蒼夜報備后。就開始活動筋骨,準備作戰。

「涼州武盟這一邊有三四千人,魔道邪派那一方要想破壞他們的行動,人數應該不會太低,我們這次面臨的壓力不小。」

蒼夜點了點頭,沒有出聲。而是站在這處中央,準備隨時策應,雖然他們一行人的實力,遠高於尋常武者,但來著畢竟在人數上佔據絕對優勢,尤其是一些魔道大宗的真傳弟子手裡也許掌握了諸如之前火蜈公子手中那種護身護之類的東西,蘊含了內景境武者全力一擊的三成威力,在場的除了蒼夜可以勉強擋下以外,就只有小黑白可以藉助穿梭空間的神通避過。

想到這。他轉頭看向一旁趴在趙萌萌脖子上的小黑白道:「小黑白,你這次的任務很重,提前發現那些大宗精英弟子后,就潛伏過去,將他們襲殺。」

「好,小黑白,很厲害的。」小黑白使勁的將趙萌萌的頭髮揉亂,挺了挺腰桿。揮揮手,道。「那些傢伙,都是小意思。」

「不可大意!」

蒼夜交代了一句,便任由她們兩個小傢伙打鬧一團,淡聲對一旁的碧瑤仙子道,「萌萌就拜託你照顧一下,這一戰你且作旁觀吧。」

安排好一切后。約莫盞茶功夫,就從五戒所鎮守的岔道內傳出一陣腳步聲,緊接著,便是一絲絲澎湃的血氣。

魔道邪派精修魔功,對魔氣的抵抗力也遠在正道武盟之上。除了白骨觀。實則上,蒼夜也是十分好奇,這個專門與屍骸打交道的門派,居然會被正道諸派認同,並且還成為了武盟四大派之一,著實讓人有些摸不著頭。

「快,往這邊走,那些正道的雜碎已經開始行動了,我們一定要搶在他們之前進行攔截。」

「不錯,只要將他們拖住,讓無生老祖脫困,他們就死定了,整個涼州也將是我們魔道的天下!」

「快,加把勁!」

「嗯,前面有人,小心!」

一陣混亂無序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便是一陣窸窸窣窣的前進聲,幾個面目醜陋,渾身散發著與魔氣類似氣息的武者慢慢的向鎮守岔道口的五戒靠近。

「喂,和尚,你是什麼人,攔在這做什麼,想找死么?」一個口氣囂張的魔道挎刀武者走了上前,渾身散發著陰冷的氣息。

「阿彌陀佛,此路不通,還請迴轉。」五戒宣了聲佛號,一手持杖,神情肅然,有如得道高僧。

「喲呵,此路不通?知道我們是誰么,我們是涼州魔盟的人,你是哪個寺廟的和尚,這麼急著來送死?」

「和他廢話什麼,既然送死,那就殺了他。」就在這時,從岔道內傳出一道暴躁的聲音,顯然不滿之前這個挎刀武者的舉措,直接下達了攻殺命令。

「嘿嘿,老大發話了,納命來!」挎刀武者獰笑一聲,「嗆」的拔出長刀,正要進攻,忽而覺得眼前一黑,緊接著似有一條巨蟒碾壓過來,「噗」的一聲悶響傳出,一根沉甸甸的禪杖已經砸在了他的腦門上,將他的頭顱整個砸入胸膛,哼都沒哼一聲就斷了氣。

「好膽,居然敢殺我們陰魔流的人!」

「宰了這和尚替何武報仇!」

「殺!」

五戒的行為登時惹來了一眾魔道宗派弟子的不滿,將他們全都激怒,引得他們紛紛叫囂,抽出武器不用命令就朝著五戒衝殺過來。

「佛曰,除惡即是揚善,屠魔即可成佛,爾等魔孽,速速前來受死,佛爺助送汝等再入輪迴,來世向上,莫做惡行。」

五戒雙手合十低聲吟誦了幾句佛經,爾後雙眉一抬,目露寒光,一把提起插在身旁的禪杖,怒吼一聲,便悍然殺入了衝來的一眾魔道武者群中。

「小黑白,該你行動了,那幾個人你盯緊,他們是這一行人的首領,手裡應該有一些類似護身符的東西,直接將他們幹掉,收掉他們的芥子戒。」

蒼夜注視著如一道牢不可破的城牆般攔在眾多魔道武者前方,殺得性起的五戒,突然開口,指了指那群人中的幾個人,向一旁待命的小黑白吩咐道。

「好嘞,放心吧,看我的!」小黑白踮起腳,拍了拍手,一副傲嬌的樣子,身形一陣模糊,下一刻就失去了蹤跡。

「咦,她去哪兒了?」

跟在蒼夜身側的碧瑤仙子早就被五戒那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驚呆了,這些魔道宗派弟子都是魔道邪派的精英,尤其是在這魔礦里,戰力不弱於他們這些正道武盟的弟子,而今數百人居然被一人堵住,這樣的場景實在是太不可思議。(未完待續。。) 岔道口前,五戒和一眾魔道邪派弟子的廝殺進入了白熱化。+

擁有準內景境實力的五戒手持不弱於靈器級的禪杖面對數以百計的魔道弟子,有如虎入羊群,一步一殺,血漫全身,直把這些魔道弟子殺得雞飛狗跳,狼奔豕突,但這些沖在最強的魔道弟子畢竟屬於雜魚一流,那些魔道大派的一些弟子反而站在了後方,密切的關注著場中局勢,思考應對之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