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賣我們的內奸,還有朝廷的『九龍門』這一筆筆的血債,我都給你們記著了。

等我長大以後,定要叫你們血債血償!我要殺光你們!

此時小沈煉的心中,已經不在是之前的那個天真善良的樣子。取代的是心中滿滿的怒火和一腔恨意,

一臉的暴戾之氣,叫人看到不禁為之膽寒。

就在此時,一陣陣的馬蹄之聲傳來過來。小路之上來了一個騎著毛驢的老者,嘴中哼哼著聽不懂的小曲,毛驢的屁股上馱著一個書架。

此時已經體力嚴重透支的小沈煉,只想快點逃離這個危險的地方。但是自己的身體實在是跑不動了,看到這個騎驢的老者,真好比如久旱遇甘霖一般高興。

勉力站起身來,連忙幾步衝上前去,將騎驢老者攔了下來。原本悠閑自得的老者,被面前突然出現的小孩兒嚇了一跳。

連忙拉住毛驢,定睛觀瞧。只見一個年紀在十歲左右的小孩兒,一身是血,小臉好像小花貓般髒兮兮的,攔住了自己的去路。

老者連忙翻身下來,走到了小沈煉的面前,一臉關心的問道:「孩子,你這是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嗎?」

小沈煉冷聲的說道:「老人家,我要借你的毛驢一用,你看可不可以啊。」

「這個。。。」

聽到這樣無理的要求,原本還一臉和藹的老者。

慢慢的板著臉說道:「你這個小孩兒好生無禮啊,突然將我攔下,還要借我的毛驢。」

「你我素不相識,我為什麼要借給你啊,你這行為無異於攔路搶劫啊。」

說著老者一掃衣袖,原本看著小孩兒可憐,好心的問問情況,誰知道居然這樣的無理,真真是沒有家教。

就在老者剛要上驢離開的時候,忽然感覺後背一陣劇痛,緊接著轉過頭時。

就見這個小孩兒,手中拿著一把冷冰冰的匕首,插在了自己的后心之上。老者面露驚恐之色,剛要張嘴大喊!

小沈煉抽出插在老者后心的匕首,對著老者的脖頸手臂一揮,直接一道寒芒閃過,老者的人頭就滾落在了地上。

。。。。。。這是。。

好狠的小沈煉,手起刀落,人頭落地!

面對這樣一個無怨無仇的老人家,居然就狠得下心,下此毒手!果然是經過這一系列的變故,徹底的改變了小沈煉,或者說是扭曲了小沈煉的心裡。原本乾淨的心臟,正在開始被一道黑色/魔氣漸漸籠罩。

這樣恐怖的一幕,正好被剛剛追殺上來的,張致遠全部看在了眼裡。剛才那個蕭戰臨死的時候,用的那個困龍鎖鏈好生厲害,幸虧自己的修為比他高上一個境界,要不然想要託身也是困難無比啊。

殺死蕭戰之後,張致遠將對方的屍體,從頭到尾的檢查了好幾遍。雖然本身就是沒有抱著多大的希望,最後還真是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憤恨之下,順手割下了蕭戰的人頭,然後繼續追了過來。現在的張致遠,已經將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這個小孩兒身上。要是在找不到沒有東西的話,那張致遠就算徹底死心了。

誰曾想剛剛追到這裡,就見到了這樣的一幕。心中也是一陣寒顫,這才是一個十歲不到的孩子啊,就這樣的心狠手辣了嗎?

再想想自己十歲的時候,在做什麼,真是。。。不知道說什麼了,果然這個小子是萬萬留下不得的。

無論能不能拿到東西,必須要斬草除根才好,要是讓這個小子徹底成長起來,那我以後的日子。。。想到這裡,張致遠的身體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寒顫。

此時的小沈煉已經搶過來了毛驢,一腳將後面的書架踢翻在地。認鐙扳鞍上驢,雙腿一夾毛驢的肚子,手中的匕首在馬股上狠狠一刺。

這頭毛驢平時哪裡受到過這樣的待遇,一陣吃痛后,四蹄揚開,一路煙塵的順著小路跑了下去。

沒有任何憐憫,沒有任何內疚,一條鮮活的生命就這樣在自己的手中消失了。

小沈煉絲毫沒有感覺到,老師曾經和自己說過第一次殺人時的恐懼感。也沒有一絲的身體的不適感,好像自己殺死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微不足道的一個小蟲子而已。

此時的小沈煉,心中只有一陣陣對仇人的憤恨,和對親人離去的悲傷。其實這個時候的小沈煉還不知道,自己已經進入了傳說中的以情入魔之境。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就在小沈煉狂奔之時,忽然身後一道勁風襲來。已經漸漸在悲痛中恢復過來的小沈煉,這個時候顯示了一個後天境界高手的實力。隨手隔空一拳打出,一道金色的元氣將飛來之物打碎。

『嘭』的一聲爆響,破碎的東西淋了自己一身。受此驚嚇的小毛驢一個仰頭,將小沈煉摔到了驢下。自己向著路邊的小樹林,一溜煙的跑了進去,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此時的小沈煉強忍著身上的劇痛,在地上站了起來。這個時候才注意到了,剛才襲擊自己的東西居然是一個人頭。

人頭雖然已經被自己一拳打碎,但是那大概的相貌,還可以依稀的看出來,這個人就是自己的老師!

小沈煉心中一陣悲憤,抱起自己老師那殘缺的人頭,嗚嗚的哭了出來。

這個時候已經追到眼前的張致遠,看著面前的一幕,心中不禁微微一陣冷笑。

走到了小沈煉的面前,一臉唏噓的說道:「呵呵,要不是親眼看到你剛才殺人的那一幕,還真的會被你這樣的行為感動啊。你這小崽子好生厲害,比我當年可以狠辣許多了。」

小沈煉不用抬頭,聽聲音就知道面前的人是誰了。這個聲音已經被小沈煉,深深的記載了心底。

小沈煉抬起小腦袋,一臉稚嫩的臉上透出了一絲嘲笑。冷聲說道:「我也是在你的熏陶之下,才逐漸成長的。這只是一個開始,以後你會親自嘗到這種滋味的。」

「呵呵,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到時候你一定會羨慕剛才的那個老者的,因為我不會那麼痛快的殺了你,我會叫你生不如死的。」

聽到小沈煉這番平淡的話語,即使殺人如麻的張致遠,也不禁在內心深處,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顫。

看到小沈煉那漸漸變紅的雙眼,張致遠心中一驚,暗道不好:「此子居然已經入魔了,這是多少江湖人希望進入的境界啊!」

「這樣的小子要是可以收到自己手下,那就真是太厲害了。入魔之後的修為據說是會青雲直上,功力大增。可惜了,我們之間的仇恨,是無法化解的,這是個死疙瘩。」

此時的張致遠見到入魔的小沈煉,居然連詢問九龍珠和花名冊的心思都沒有了。只想快點殺死這個,對自己來說是一個潛在的恐怖威脅。

張致遠緩緩的將腰間的封神刀抽出,寶刀離鞘時發出的嘶嘶聲,是張致遠認為的世界上最美妙的聲音。

因為伴隨著自己每一次的抽刀,都會帶走一些生命,這種感覺才是張致遠最喜歡的。

封神寶刀已經在張致遠的手上,高高的舉過了頭頂。眼睛微微的眯成一條直線,兩點寒芒一閃而過。

鋒利的刀刃對著面前的小沈煉就要一刀劈下,一個後天境界的小子,在自己的面前就如同螻蟻一般的存在。

這一刀下去,就算是已經入魔的小沈煉,也必定是身首兩處的悲慘下場了。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綠色劍影從天而降,向著張致遠的頭頂百會穴狠狠的刺去!

正要落刀的張致遠,感到了巨大危險的臨近,心中一陣大驚,迅速舉刀上迎,擋住了頭上的致命一擊!

沒有想象中的驚天巨響,也沒有任何讓人膽戰心驚的爆炸。只有一道細小的兵器嘶鳴鳴之聲,慢慢的傳了出來。

就見張致遠那寬大的封神寶刀之上,一把碧綠的雕龍寶劍直立在刀面之上。一股股綠色的氣息,不停的在寶劍上散發出來。

再看此時的張致遠,雙手緊緊的握住封神寶刀的刀柄,用盡全力的頂著上面的碧綠寶劍。原本還很平淡的臉上,流露出了一絲痛苦的表情,身體微微的顫抖著。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飛來了一個道士。停住身形后,緩緩的落在了二人的面前。待人仔細觀瞧后,原來正是剛才在沈元龍被殺的地方,翻看屍體的那個散發披肩的老道!

小沈煉原本已經就要認命的乖乖等死,誰知道關鍵時刻突生急變,峰迴路轉后居然有了生機。

一個散發老道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將自己在張致遠的屠刀之下救了出來。

當小沈煉看清楚這個老道的樣貌時,不由得一聲大哭道:「啊,雲江子二叔!」

說著就直接衝到了來人的懷抱之中,放聲大哭起來:「雲江子二叔,你怎麼現在才來啊!我爹爹我娘,還有我師傅都死了。都被眼前這個人殺死了,你要給我報仇啊二叔!殺了這個混蛋!」

被小沈煉喊做雲江子的老道,伸手輕輕的安撫著懷中的小沈煉。

一臉悲傷的低聲安慰道:「都怨二叔啊,是二叔來晚了。沒有能救下大哥和嫂子。你且好好在旁歇息,待二叔給你報仇之後,咱們在好好說話。」

說完之後,老道便是轉身盯著面前的張致遠,此時被碧綠寶劍壓制的張致遠。

雙手撐著封神寶刀,還在苦苦的咬牙堅持著。但是額頭上豆大的汗珠,卻是滴滴答答的流了下來。原本就煙熏火燎的臉上,頓時被流下的汗珠變成了一個花臉貓,樣子是十分的狼狽不堪。

就見老道雲江子,雙手變化了幾個手勢后,雙掌用力合十。碧綠色的寶劍頓時綠光四射!

劍身開始慢慢的變大,張致遠的身體也是慢慢的開始蹲下。雙腳站立的地面,開始慢慢的出現了蜘蛛網般的裂痕,一點點的向四周散去。

此時的張致遠真的是有苦難言,對方的御劍術簡直是太過強大了。而且對方還是比較稀少的綠色體系功法,在這裡對戰的話,顯然自己的藍色體系功法要吃虧不少。

尤其是看對方的元氣波動,最少也是大成境界的高手。對於自己一個煉神境界的元士來說,無異於一座無法攀爬的巨山一樣高大!

「怎麼辦,自己怎麼辦!」此時萬分後悔追上來的張致遠,腸子都是悔青了。要是剛才直接回去享受那個小娘子該多好,都怪自己太過貪心了。

看到不遠處對自己咬牙切齒的小沈煉,張致遠就知道一旦自己要是輸了,後果真的就是不敢想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你說什麼!!你是說,戰地修羅在這個客棧中聽着我們說着關於他的傳言將近一個時辰??”那名之前分析大陸青年勢力的人驚恐的說道。

“我想,應該是這樣沒錯。”

那人不再說話,但恐懼在內心深深滋生,再想想戰地修羅的事蹟和剛纔的舉動,他感覺自己現在還能活在這個世界上呼吸新鮮的空氣已經是一種奢望了。

“沒想到……戰地修羅竟然沒有殺掉我。”

…………

藍海自離開青木鎮後一路北上,向着龍紋大陸的中心飛去。

這天,藍海經過多日趕路,終於見到一座較大的城市,於是交了進城費,就來到此城。

進入城市後,藍海才發現這座城市名爲滄州,也算是一座名震大陸的城市,因爲這座城市盤踞着一頭睡龍,武家。

這個古老的家族,幾乎與龍紋大陸年齡一樣大,而武家最近出了一件震驚大陸的事 ,就是武家武道雲的崛起,武道雲乃武家青年中最爲出色的人才,出生僅十五年便實力超羣,在武家年青一代中已經完全處於領先地位,而武道雲的成就即便在龍紋大陸也算是翹楚,這個年齡,這個修爲已經讓很多老前輩汗顏了。

而今天便是武道雲十六歲成年之日,龍紋大陸與靈魂大陸一樣,都是十六歲成年,這時,家族中的佼佼者便會雲遊大陸,挑戰各門各派以提升修爲和名氣,爲將來提前做好基礎。

今天這滄州極爲喧囂,原因便是武道雲的成年禮,武道雲作爲滄州最傑出的的青年才俊,自然被滄州人名所擁戴,於是武道雲的成年禮也格外隆重。

藍海一進滄州就察覺到了,大街小巷貼滿了祝福語,在這滄州只要是有點權勢名頭的人都會去武家爲武道雲祝賀。

藍海也對這武道雲產生了一絲濃厚的興趣,因爲之前在青木鎮時藍海就聽過這個名字,大陸青年才俊中有這麼一號人物。

要潛進武家對於藍海這種天天逃亡的人來說再簡單不過了,隨便使個變化之術,便進入了武家。

武家即便在龍紋大陸也算是超級大家族,能培養出武道雲這種等級的人才就已經說明了武家的不凡,而這滄州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於武家的存在而出名,不然這滄州便不能叫做滄州,只有被超級大家族盤踞的城市才能被稱爲州,其他的只能叫城。

這武家也不是一般的大,藍海雖然混進了武家,但是一進門藍海就感覺到數到神識掃視,甚至其中還有兩道連藍海都不曾察覺,要不是紫魂提醒,估計藍海就這麼稀裏糊塗的進來別人的圈套了。

“年輕人,來走動走動也好,但若是做出了不好的事情,可別以爲我武家沒人哦~”忽然一道聲音傳入藍海的耳朵,藍海知道這一定就是那兩道神識中的一人。

看來自己的計劃從一開始就被識破了,不過那老頭沒說要趕自己出去意思,那咱就參加一回這大陸翹楚的成年禮。

雖然藍海不準備搗亂,但還是留了個心眼,畢竟有這等高人隱藏在武家,自己終究還是有點提心吊膽。

武道雲的成年禮照例舉行了,衆賓客被請到一座大殿中,從這大殿就可以看出武家的底蘊不一般了。

而前來祝賀的人更是大有來頭,不少周圍的城主都來了,還有大陸不少頂尖實力,即便主人無法到場也派了手下來,畢竟這武家在大陸還是有一席之地,多少都得給點薄面。

藍海的存在顯然有點格格不入,與周圍均是成年怪蜀黍不同,藍海的年齡稍顯稚嫩,就算是代表,一般勢力也不會派這麼個年紀輕輕的人來,何況今次舉行的並非什麼小人物的成年禮,而是武道雲。

當然,這點小小的插曲很快就被翻過,畢竟這大陸人才輩出,指不定藍海就是什麼隱藏神祕門派的關門弟子呢,在龍紋大陸決不能小瞧你個少年,不管是最近崛起的各個家族的天才少年,還是被傳的實力乎高的修羅傭兵團。

話說這武道雲也真有架子,硬生生讓這些個勢力等了這麼久還不露面。

藍海心裏不禁責怪起武道雲來,於是他悄悄溜了出去,當然這中間也沒少被神識掃視,不過好在那暗中的變態老人並沒有對藍海的動作多言,也算是默許吧,藍海便在這武家轉悠起來。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忽然,傳來一陣吟對之聲,藍海不禁身形飄向聲源,只見一片濃郁桃花源,園中站着一名翩翩書生,一襲白衣顯得灑脫、飄逸,手中摺扇輕點,再看樣貌。

好一張清秀的臉龐!!

藍海被這人的相貌震驚,若說這幅相貌配上一名女子,那絕對是國色天香,可這麼一副姣好的樣貌竟爲男兒身。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