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二人的干擾,許陽立刻取出斗獸銅環,身形化作一道流光,鑽入其中。下一刻,鋪天蓋地的赤紅光芒,將一切都淹沒了。

良久,許陽從斗獸銅環中鑽出。

眼前彷彿變了一個模樣,大地上到處都是冷卻之後的岩漿,所化成的赤紅岩石,不少裂縫處還冒著裊裊熱氣。天空之中,又有星星點點的赤紅色蘑菇懸浮著,只不過沒有先前那般龐大,只有一尺大小。

「原來如此,那些爆破蘑菇,都是赤極天炎爆發的時候生成的,怪不得具備那種駭人的威能。星辰院好幾個玄王弟子,都被爆破蘑菇所殺。」

許陽尋思了一番,隨即向火山口行了過去。

火山口原本上半層,被強猛的爆炸力量掀開撕碎,但是現在岩漿、餘燼堆積,重新又有了虛浮的半層,只不過尚未徹底凝固。靠近的話,還能感受到那一絲絲灼熱之氣。

青銅板震動:「小玄子,你當真好運氣,正趕上這赤極天炎爆發過後的虛弱期。如果它全盛的時候,你想要洗鍊至尊神鼎胚胎,危險性會極大,一個不慎就會鼎碎人亡。」

許陽笑道:「其實,這赤極天炎的爆發,應該還有一兩個月的時間。只不過先前的虛空蘑菇爆裂,使得此地火極玄能愈發濃郁,而我和黃一郎的大戰,卻也讓此地玄能之間的穩固性大受影響。最後我再計算地脈走勢,接連發出十掌火焰大手印,終於將其提前引發。」

「還等什麼,爆發之後的赤極天炎,依舊非同小可,你可以去洗鍊神鼎胚胎,不過仍需小心謹慎。」青銅板提醒。

許陽點點頭,一步跨入火山口!

剛剛噴發過的火山。內部依舊熾烈,不過以許陽的實力,完全能承受這種高溫。

穿過了一股股黑煙,許陽來到了火山底部。

「這就是赤極天炎?」

在火山底部。涌動的暗紅色岩漿之中,一團一丈大小的赤色光芒,如游魚一般來回遊動,彷彿有著靈性。

鳳逆驚天:特工王妃很囂張 青銅板震顫,拼字道:「不錯,小玄子,你我互惠互利,將我丟入那暗紅色岩漿之中可好?」

許陽嚇了一跳:「你也不怕被這岩漿融化。」

青銅板拼出了一個笑臉:「這些岩漿,事實上是赤極天炎的伴生物,雖然熾熱。但對我沒有任何影響。」

許陽點點頭,他也想明白了,以青銅板的結實程度,應該不懼這等岩漿。他心念一動,捆縛在手腕上的玄力消除。青銅板打著旋兒落入岩漿之中。

那暗紅色的岩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赤紅光芒的遊動範圍,也越來越狹窄。

又過了一段時間,岩漿徹底消失,露出了火山口的地步,一塊坑坑窪窪的暗紅色岩石。而在這岩石之中。有著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岩洞,其中還有火紅色的岩漿在滾動,緩緩滲透出來。

許陽彎腰將青銅板拾了起來,這塊板磚變得通體熾熱,若非許陽在手掌上運起了玄力,肯定要被燙傷。

「這岩洞之中。還有岩漿滲出,你不要吸收么?」許陽問道。

青銅板拼字道:「被赤極天炎同化的岩漿,名叫『赤火漿』,呈暗紅色。而這些新近滲透出來的岩漿,不過是普通的地火岩漿罷了。我不需要……你看,顏色都不一樣的。」

許陽注意看了一下,果真從岩洞中滲透的岩漿,都是淺紅色,和原本的暗紅色「赤火漿」有著明顯不同。

「小玄子,我要吸收消化一段時間,也不知會過多久。反正你也要洗鍊神鼎胚胎,不如在此設一個陣法,暫且修鍊一段時間吧。」青銅板建議。

許陽略一點頭,他正有此意。

一股風極玄力噴薄而出,將青銅板裹住,覆蓋在左臂上。許陽隨即開始布置大陣,將這一處火山口給掩蓋起來。

從地脈中滲透而出的地火岩漿,很快漲到了原本的高度。但是誰都不會發現,在岩漿底部,一個雞蛋般的透明金色光罩亮起,約莫三丈大小,將許陽和對面的赤極天炎,都包裹在其中。

許陽散去了金鐘霸體,恢復成為俊逸青年的模樣。他解下背後的革囊,將肥球取出,重新放在肩頭。

沒辦法,肥球幾乎成了許陽本人的招牌寵物,不僅是帝宗同門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就連其他宗門,也有人略知一二。在變身南霸天的時候,許陽一直都將肥球藏在革囊中,只有變回本尊的時候,才放這小傢伙出來透透氣。

肥球倒是沒有任何意見,反正它不論在哪兒,都是呼呼大睡。

許陽吐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上次他以戊土真心,洗鍊八極熔爐的胚胎,已經有了一定的經驗。

許陽頭頂,一尊亮金色小熔爐飛出,緩緩飛抵那一團一丈大小的赤極天炎上方。他沒有貿然將熔爐胚胎投入赤極天炎內部,而是採用舒緩的方式,先行預熱。

赤極天炎外圍的熱力,也非同凡響,很快亮金色小熔爐,通體變得滾燙起來。

許陽感同身受,這尊亮金色熔爐胚胎,畢竟是和他神器合一的東西,說是他自己的一部分,也不為過。他的額頭,也沁出了一絲絲細汗。

接下來,亮金色熔爐胚胎,一寸寸地向赤極天炎方向移動。漸漸地,熔爐的下方,四隻支撐腳,已經落入赤極天炎之中。

騰地一聲,熔爐爆出了火花,一蓬虛火冒出,將熔爐整個包裹起來!許陽一聲悶哼,感覺彷彿跳入了油鍋里,一陣可怕的灼燒感覺傳來。

「這還只是赤極天炎的虛火!如果投入赤極天炎實體,被其真火灼燒,又會是何等可怕!」許陽心中暗凜,「須得循序漸進,先用虛火煉鼎驅逐雜質,再緩緩投入真火之中!」

嗶嗶啵啵的爆響聲,如炒豆子一般響起。在熔爐胚胎上,星星點點的雜質被迫出,隨即被赤極天炎的強猛火力,燒灼成了灰燼。 藉助赤極天炎,洗鍊熔爐胚胎的過程,漫長而又痛苦。到了後來,許陽對這種灼燒一般的痛楚,已經漸漸習以為常,而此時,熔爐胚胎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原本通體亮金色,彷彿黃金鑄成。現在的熔爐胚胎,在金色的底色上,已經有了一絲絲隱約的赤紅色。整體上,也比原本緻密了很多。

「很好,下面就要將熔爐胚胎,投入赤極天炎真火之中,接受煅燒!」許陽心一橫,操控熔爐胚胎,緩緩下沉,很快整個地沒入那團一丈大小的赤紅色火焰光球之中。

許陽的渾身,頃刻之間大汗淋漓,赤極天炎的真火,比起虛火,強盛了何止十倍!熔爐胚胎,發出了吱吱嘎嘎的呻吟,被這強盛的極盡之火,煅燒出了一絲絲裂紋。

如果沒有經過虛火煉化,這熔爐胚胎在投入真火的一剎那,肯定就會碎裂成無數塊,然後徹底被煉化成虛無。

「好強猛的火力!」許陽心中,彷彿也塞進了一團熾烈的火焰,炙烤著他的心神。潮水一般的痛楚,一波波襲來,試圖將許陽的心神淹沒。

如果許陽不堪灼燒,就此昏迷,熔爐胚胎無人主持,肯定也會爆裂。

所以說,這洗鍊胚胎的過程,既是對實力的考驗,也是對心神力量的考驗,更是對毅力、耐力的考驗!

所幸的是,赤極天炎剛剛爆髮結束,現在正處於休眠期;而且這八極熔爐的胚胎,首先被土極極盡能量——戊土真心洗鍊過,而土極對於火極,又具有一定程度的剋制作用。否則的話,許陽恐怕很難過這一關。

經過了足足三天的燒灼,赤極天炎的火力,也漸漸減低。這是許陽的錯覺,其實真正提高的。是八極熔爐胚胎的強度!

「洗鍊的最後一步……將這一團赤極天炎,徹底吸攝,吞入熔爐胚胎之中!」許陽深吸了一口氣,連續三天的灼燒下。他玄皇級的心神力量,都有些難以為繼。

轟隆!

在許陽的控制下,熔爐胚胎彈射出來,口部倒垂,一股強猛的吸力湧現出來!霎時間,那一丈大小的赤極天炎,飛速縮小,被吸攝到了熔爐的口部!

這一團正處於休眠期的赤極天炎,彷彿驚醒了過來,嗶嗶啵啵的火花四處飛射。幾乎將八極熔爐的口部撐得炸裂!

「咄!」許陽一聲低喝,雙手結出一道道手印,八極熔爐胚胎之上,一道道赤紅色的符文亮起,正是許陽所學的部分火極符文。

那團赤極天炎。被消耗了很大的火力,終於屈服了,被吸入熔爐之中。

許陽就像是吞下了一大團火焰,五臟再次傳來了焚燒一般的錯覺!他緊緊咬住嘴唇,用力之猛,以至於嘴唇都沁出了一絲絲鮮血!

汗水如小溪一般,在許陽的周身流淌。但隨即又蒸發出去,許陽渾身彷彿籠罩在一層薄霧之中,那是蒸騰的汗水演化的霧氣。

在這種地獄一般的煎熬下,許陽敲動眉心,一抹藍色的心神力量,向那金紅相間的熔爐胚胎延伸而去。

一個個火紅色的符文。在熔爐外壁上亮起。許陽以強大的毅力,在這艱難的時刻,刻畫符文,強行開始了神器合一的過程。

上一次是將所有的土極符文,都刻畫完成。做到了土極方面,神器合一。這次許陽要將所有的火極符文,都刻繪一遍,做到火極方面的神器合一。

火元戰體……

火焰大手印……

真武烈鋒劍術……

一道道玄術,都化作原始的符文,在八極熔爐胚胎的外壁上一閃一滅。許陽在刻繪這些符文的時候,就等於將這些玄術的精髓,再次理解了一遍,對他的實戰大有裨益。

有了至尊神鼎極致推算能力的幫助,許陽這一次神器合一,變得非常順利,一道道火極符文,都被鏤刻在了熔爐外壁上。而那躁動不安的赤極天炎,也在這一過程中,漸漸沉寂了下來。

許久之後,許陽終於將最後一道火極符文,刻繪成功。一瞬間,八極熔爐的胚胎煥發寶光,外形也有了很大的變化。

原本亮金色的熔爐,現在已經變成了金紅相間的顏色,彷彿是深沉的大地之上,涌動著不息的赤紅火焰。

許陽的氣息突然漲動,從一重天宮,提升到了二重天宮的境界。在他的頭頂,重新恢復完全的戊土天宮之上,又一道赤紅底色的小世界虛影顯現而出。

「好,一鼓作氣,以至尊神鼎的推算之力,算出第二重天宮的符文構築、幻化法則,徹底煉成第二重天宮!」

早在帝宗秘境,湖心島的時候,許陽就以至尊神鼎演算過九重天宮法門。對於九重天宮的總體構造,他已經瞭然於心,現在所要做的,只是一些細節方面的推演。

「第二重天宮,就叫做——離火天宮!」許陽定下了名字,眼眸中符文變幻。

經過數日的推演,許陽終於從成百上千種構築方式中,挑選出了最為完美的一種構建方式。他隨即張口一吸,吞吸玄力,充實進入第二重離火天宮的虛影之中。

許陽要藉助此地濃郁的火極玄能,一舉鞏固天宮第二重的修為。

這裡畢竟是赤極天炎的誕生之地,連通地核之中的岩漿,火極玄能充沛無匹。僅僅是一天工夫,許陽就徹底煉成了離火天宮。

現在,許陽頭頂上,第一重是土黃色的戊土天宮,第二重,則是火紅色的離火天宮。離火天宮的上方,是濃郁的火燒雲,下方則是涌動不熄的赤焰,在火燒雲中,一座火焰宮闕,緩緩現出。

這座火焰宮闕,就是八極熔爐胚胎的火極投影。

許陽站起身來,他周身的骨骼噼噼啪啪暴漲,整個人的氣息變得更加強橫!提升到天宮二重,他的實力進步了很多。

「是時候去枯榮界更深的區域,探察一下了!黃一郎,沐峰……我們走著瞧!」許陽冷笑。三月之期,只過了半個月左右,他還有足夠的時間。 枯榮界的天空之中,一道彩光劃過,隨即在半空之中停下。

「好一株碧磷妖果,難得的是恰好成熟!這種果實,可是難得一見的聖葯!」停在半空之中的身影,正是許陽化身的南霸天!

一處陡崖,上方一條河流流過,化作一道瀑布匹練垂落,不知多少年月的衝擊,在陡崖之下匯聚成了一汪深潭。不論瀑布如何傾注,潭水也不見上漲,顯然下方極深之處,有暗河泉眼一類的連通地脈。

而就在深潭之側,有一株散發碧光的植物,頂端有一顆青色果實,散發陣陣清香,顯然即將成熟。

許陽化身的南霸天,凌空而落。

然而,就在許陽即將落地的時候,一道碧影從深潭之中竄起,凌厲如鞭,狠狠對許陽發動了抽擊!

許陽靈覺示警,他伸出手掌,淡金色的玄力透體而發,按在了那一道碧影長鞭之上,硬拼了一記。頓時一股大力湧來,許陽的身形,向後緩緩飄飛開去。

許陽這才看清了那道碧影,原來是一條三丈長、碗口粗細的碧青長蛇,眼眸呈現出淡淡的紫色,眼角還有兩處凸起,凶相畢露。

「碧磷紫睛蟒!」許陽立刻認出了這一頭妖獸的來歷。想想也正常,這種天材地寶,怎麼可能沒有守護妖獸。

「人類,滾開!這是我的領地!」剛剛的一次接觸,碧磷紫睛蟒感覺到了許陽的不好惹,它也不願意樹立強敵。便開口說道。如果是實力一般的人,碧磷紫睛蟒早就一口咬過去了。

要知道,現在三丈長的形體,並不是碧磷紫睛蟒的真身,而是它以本命神通變化的結果。一般的妖獸,都有這種變化之能,主要是龐大的真身對於食物、能量的消耗過於巨大的緣故。若是碧磷紫睛蟒顯露真身,至少也有三百丈,肉搏戰的實力也會增強許多。

「我走可以。這株碧磷妖果給我。」許陽說道。

「你在做夢!」碧磷紫睛蟒紫眸之中,有著一抹憤怒,「我守護這一株聖葯,已經有好幾十年,為了它擊殺了不知多少妖獸!你也想要做潭底屍骨中的一個么?」

碧磷紫睛蟒絲絲吐信,威脅許陽。

「這碧磷妖果。也不是你的。你也說過,擊殺了不知多少妖獸,才奪得了這一株妖果。我如果比你強,自然也有資格獲得聖葯,」許陽淡淡說道,「奉勸你一句。留的性命在,這才是最重要的。為了聖葯丟了命。再好的東西也無法享受。」

「嘶嘶……」碧磷紫睛蟒大怒,碧綠的長尾宛若長鞭,猛然抽擊過來!

許陽眼眸之中,閃過這一道鞭影的軌跡,直接抓在了手中!他渾身壯實的肌肉發力,淡金色的玄力光芒閃過,用力一掀。就將這頭妖蟒提起,用力摔向一側的山石!

轟隆!

一聲巨響。那片山石被砸出了數條巨大的裂痕!土極玄者,力量沉雄,自不必說。

妖蟒怒嘯,身軀直接漲大,化作三百丈長的蛇軀,一顆蛇頭足有宮殿大小,兩眼煌煌如燈,森白的利齒像是兩排尖銳的匕首,用力向許陽噬咬而來!

這一擊的力量,絕對有好幾十萬鈞。

「來得好!」許陽渾身金光閃動,頭頂一座土黃色的戊土天宮猛然頂起!這妖蟒撞擊在上面,只是讓戊土天宮,微微震顫,並沒有造成絲毫傷害。

許陽化身的南霸天,兩隻筋肉虯結的大手猛然抓出,抱住了妖蟒的下顎,發力甩出,將三百丈長的龐大蛇軀,用力向側方摔落!

嗵!嗵嗵嗵嗵!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