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勸你還是回去吧,別擋住其他人進城了,冒充陸蕭侯爺是死罪,你再不走,我就讓人把你抓起來。”這個戰士說道。

陸蕭心裏來氣了,你丫的還敢抓我了,這膽子也太大了吧!就算你認不出人,你丫的,我的修爲可是擺在這裏的。

“小昭妹妹,我們不理他了,我們直接進城。”陸蕭笑着說道。

就在這麼一瞬間,陸蕭消失在這個戰士面前,這個戰士被嚇得不輕,更離奇的事,跟在陸蕭身後的小丫頭,也突然不見了,當他轉過身,正看到陸蕭帶着小昭進城了。

“有匪寇進城了,快把他們拿下。”這個戰士指着陸蕭大聲喊叫。

這一喊,結果一百多個戰士蜂擁過來,還真的把陸蕭包圍了。陸蕭差點沒有笑了出來,自己剿滅匪寇這麼多,今天自己也成了匪寇了。

這一百多個戰士,都是銅甲戰士,爲首的是一個金衣戰士,全身金甲十分威武。

“你叫什麼名字,告訴你們城主,還有將軍,還有榮親王,說我陸蕭來了。”陸蕭跟那個金衣戰士說道。

這個金衣戰士氣得不行,你丫的誰呀,我還沒有問你是誰,還沒有詢問你有多少同黨,你丫的竟然吩咐起我來了。

“你算什麼東西,你竟然想讓我們將軍與榮親王來見你,給我拿下。”這個金衣戰士下達命令說道。

一百多戰士得到命令,手持兵器朝陸蕭殺過來,但是很悲催,陸蕭並沒有拔劍,兩根指頭髮出一千道劍氣,把所有人都掀翻了。這也是陸蕭寬宏大量,不知者無罪,不然他們會被陸蕭一招全部殺死。

“不要太驚訝!我真的是陸蕭。”陸蕭做出一副無奈的樣子說道。

這個金衣戰士有些懵了,心想你丫的是陸蕭怎麼不早說。不對,我們大將軍讓我們專程在這裏接待陸蕭侯爺,你丫的不會是陸蕭侯爺吧,你怎麼不帶上一兵一卒?其實陸蕭進門就自我介紹了,只是這個金衣戰士忽略了陸蕭的介紹。 這個金衣戰士懵了,這個少年難道真的是陸蕭,陸蕭何許人也,帝國戰將風雲榜排名第二,帝國軍中神話人物,他怎麼敢對陸蕭出手,按照帝國軍規等級,以下犯上是死罪呀!

這裏一場打鬥雖然時間很短,就那麼一瞬間就結束了戰鬥,但是一百多個戰士被掀翻,現在還在地上打滾,這給周邊人驚訝不少,是誰竟然這麼大本事,是誰在鬧事。

因爲這地方出現了瞬間激烈戰鬥,有一個全身金甲的將軍,一個身穿飛魚服的人,正從這邊看了過來,因爲圍觀的人比較多,他們並沒有看到陸蕭,也沒有看到小昭。

“孫謙城主,我們來西門迎接陸蕭侯爺,沒想到這裏竟然有人鬧事,我們過去看看。”一個身材魁梧將軍制服的人說道。

這個身穿飛魚服的人,正是泗水城的城主孫謙。

“司徒將軍說的是,我去把鬧事的狂徒打發掉。真是晦氣,竟然敢在這裏鬧事。”孫謙說道。

這個身穿金甲的人,正是榮親王的左膀右臂司徒雄,他是奉命在這裏等候的。

孫謙帶着幾千軍隊,直接把現場包圍起來,接着驅散人羣,並且大聲吼道:“大膽狂徒,竟敢在泗水城放肆,吃我一劍,劍落燕沙。”

司徒雄是認識陸蕭的,當看到來人就是陸蕭,也嚇了一跳,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了。司徒雄原本要阻止,但還是慢了。孫謙的劍已經朝陸蕭刺了過去。

陸蕭納悶了,你丫的我得罪誰了,你們怎麼不講理,也不問問,上來就動手,你們懂不懂規矩。

那個驚訝還沒有爬起來的金衣戰士,當看到孫謙出手了,心想你丫的嚇死我了,現在終於有人相伴了。

陸蕭感受到了孫謙的強大,已經擁有凝元境第九重的實力,此時陸蕭不得不拔劍,陸蕭一拔劍,劍氣瀰漫四方,周邊的戰士被這股劍氣壓抑的暈頭轉向,接着就看到孫謙被震飛,就像一顆炮彈一樣,砸在地上,地面被砸出一個窟窿。

“你們還講不講理?”陸蕭大聲質問道。

孫謙緩緩從地上爬起來,他心裏感覺羞愧,他竟然被一招打敗了,這次踢到鐵板了,這個少年這麼年輕,實力竟然這麼強悍,這怎麼可能?

“末將司徒雄拜見陸蕭侯爺。”司徒雄直接跪拜行禮叫道。

那個金衣戰士此時有些木訥了,沒想到還真是陸蕭,他竟然以下犯上,這下麻煩大了。

就是孫謙也木訥了,他一臉的懵逼,這下麻煩大了,他可是知道,得罪陸蕭的人,都沒有好下場,這樣一個人竟然被他得罪了。

“司徒將軍請起吧!你不會告訴我,你們就這樣迎接我吧!”陸蕭沒好氣的說道。

陸蕭當然心裏不爽,你丫的又不是不認識我,你認識我還要讓人襲擊我,你這是要給我下馬威,是嗎?

“陸蕭侯爺,不是這樣的,這是一場誤會。那個蔣坡金衣戰士,你竟然敢鬧事,拉出去斬了。孫謙城主,你還不快向陸蕭侯爺賠罪。”司徒雄向陸蕭解釋說道。

那個金衣戰士此時絕望了,沒想到這麼快就要被斬首,孫謙此時滿頭汗,他對司徒雄有些抱怨,你丫的既然認識陸蕭,爲什麼不阻止我出手。

“慢着,這個蔣坡不知者無罪,我對這一代不熟,就給我當參謀吧!但是這個孫謙城主,他跟你司徒雄一塊來,竟然還對我出手,罰他看城門三天。”陸蕭阻止說道。

那個名爲蔣坡的金衣戰士,他還以爲自己聽錯了,竟然不用死了。他心裏驚喜,陸蕭竟然要把他留在麾下,他有些欣喜若狂,他可是知道,跟隨陸蕭的人,各個成就非凡。

“多謝侯爺不殺之恩,能夠追隨侯爺征戰天下是末將的榮幸。”蔣坡跪在地上謝恩說道。

陸蕭也無語了,你丫的真會順着杆往上爬,我只說了讓你做個參謀,你丫的卻說追隨我,我收了你嗎?就是剿匪而已,你丫的說什麼征戰天下,好像天下大亂了似得。

城主孫謙心裏鬱悶,他現在真的是城主了,竟然要看門三天,這都是蔣坡害的,他真想一巴掌拍死蔣坡。當他想到蔣坡現在已經在陸蕭麾下效命,他更加氣得不行,他敢把蔣坡拍死,陸蕭就敢把他一巴掌拍死,陸蕭還真有這樣強大的實力,就是榮親王都不敢動蔣坡。

孫謙現在心裏叫苦,我也是不知者,爲什麼要罰我。

“拜見侯爺,小兵有罪,竟然阻攔侯爺進城,請侯爺治罪”看守城門的士兵,也看到這邊的事情,自主跪過來請罪。

陸蕭差點沒笑出來,你丫的,我都不追究你,你倒是來追究我了,是不是看到蔣坡有了好處,也來撈好處了?

“你也不知者無罪,哪裏來哪裏去吧!”陸蕭笑着說道。

這個士兵傻眼了,我都負荊請罪了,你怎麼不把我收下,聽聞陸蕭侯爺的戰士富得流油,你就讓我給你看門我也願意呀!

陸蕭又不是什麼人都收,至少一個人要有自己的長處,若是陸蕭把這個守門人都收了,那麼蔣坡麾下的戰士,那不是全部要收下,那可不得了。

緊張的事情已經平息了,司徒雄這才注意到,陸蕭身邊還有一個小女孩。司徒雄思想玲瓏,他知道陸蕭有一個妹妹,也是這麼大,司徒雄拱手彎腰客氣的說道:“末將司徒雄見過仙兒郡主。”

小昭這下不高興了,小丫頭很想罵一句,你丫的,瞎了你的狗眼了,竟然把我當做牙還沒長齊的小丫頭,我有這麼小嗎?小昭忘記自己牙也沒長齊了。

“下官孫謙拜見仙兒郡主。”孫謙見風使舵,跪拜行禮說道。

這次小丫頭真的不高興了,你丫的真瞎了眼,一個人瞎了眼也罷了,結果一個跟着一個瞎了眼。

“末將蔣坡拜見仙兒郡主。”蔣坡十分機靈,也跪拜行禮說道。

蔣坡很欣喜,他知道陸蕭很疼愛妹妹,簡直就是掌上明珠,他這一跪光榮。

小昭實在忍不住了,小昭很想說,我真的不是那個牙沒長齊小丫頭,你們怎麼一個個瞎了眼。小昭心裏很生氣,你丫的又不是給我行禮,我是不會叫你們起來的,還是讓那個小丫頭叫你們起來吧!

孫謙與蔣坡就一直跪着,小昭也一直沒有叫他們起來,陸蕭看到小丫頭的表情,知道小丫頭生氣了。陸蕭也感覺這些人瞎了眼,自己進城被看錯也罷了,見到小昭你不知道問一下,就囫圇的下跪,這小姑奶奶我也不敢得罪。

結果很久了,小昭依然沒有說話,孫謙與蔣坡對視了一眼,心想難道自己做錯了,惹的小姑奶奶不高興了?

“仙兒妹妹不在,你們倆也不用拜了,我代她請你們起來。”小昭沒好氣的說道,爲了維持自己的美好形象,沒有說粗話。

孫謙與蔣坡聽到小昭的話,羞愧難當,心想你丫的怎麼不早說,還讓我們跪了這麼久,看到你臉色不高興,還嚇得我滿頭大汗。

孫謙他心裏氣,這都是被司徒雄害的,你丫的不認識,也不要亂說呀,害的我們好丟人呀!

“哼哼,你們拜都拜了,你們還不高興,難道還想我拜回去?”小昭見到兩人嘰裏咕嚕的抱怨,沒好氣的說道。

蔣坡倒是沒有什麼想法,他官職低微,跟隨陸蕭的人,無論是誰他都不能得罪。但孫謙心裏就極爲抱怨,心想,我給你這小丫頭下跪,你受得起嗎?

“不好意思,你們誤會了,以後你們的眼睛需要擦亮一點,這是小昭妹妹,也就是妖族的小昭公主。”陸蕭跟在場人介紹說道。

司徒雄被嚇得一大跳,他可是知道小昭的,他怎麼也想不到,陸蕭竟然把小昭帶過來了,這可是一尊神,這個天下也就只有陸蕭請得動這小丫頭了。

“司徒雄見過小昭公主,剛纔是一個誤會。”司徒雄一副歉意的表情說道。

孫謙真想活劈了司徒雄,討好人不成,還要得罪人,這個小昭公主比陸蕭的地位還高,那是千萬不能得罪的。

“哼哼,你眼睛不瞎了?”小昭沒好氣的說道。

司徒雄氣節,他很想說我眼瞎,但卻一句話也不敢說,他寧可得罪陸蕭,也不願意得罪眼前的小丫頭。

“陸蕭侯爺,你怎麼兩個人前來,若你帶着軍隊來,就不會引起誤會了。”司徒雄岔開話題碩大。

陸蕭想罵人了,你丫的感情說是我出了問題了,就不怕我一巴掌怕死你了。

地下的玄燁氣得吹鬍子,他很想一巴掌把司徒雄拍死,明明有三個人,你丫的竟然說兩個人,這不是罵我不是人。

“什麼我們兩個人,你這是什麼話,我的軍隊不是在十幾天前就來了嗎?也是哦,他們沒有與你們聯繫,你們也不知道。”陸蕭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

司徒雄也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陸蕭的軍隊先行一步。

“陸蕭侯爺,此地不是方便說話之地,我們去將軍府與榮親王會合。”司徒雄說道。

司徒雄走在前面,陸蕭帶着小昭跟在後面,但就在此時,孫謙的麾下一個戰士,拔劍朝陸蕭刺來,並且大吼:“陸蕭雜碎,還我兒洪嶽命來,我洪鐘要你狗命。” 突然發生這樣的事來,盡然又有人刺殺陸蕭,而且距離太近了,真是防不勝防。陸蕭原本速度快,但此時都沒有反應過來,洪鐘的劍直接抵達陸蕭的胸口,陸蕭就是一氣化混沌,都感覺太慢了,一氣化混沌是可以保住性命,但卻要受到重創。

此時小昭動了,伸出手指頭一點,叫道:“給我定。”

說也奇怪,洪鐘的劍真的被定住了。洪鐘被突然變故嚇得滿頭大汗,這是什麼祕術,這也太強大了吧,他的劍竟然被定住了。

“既然你沒有殺死我,那麼你就去死吧,一點紅。”陸蕭大聲叫吼,快速一劍刺在洪鐘身上。

陸蕭原本以爲,這一劍足夠殺死洪鐘,但陸蕭的劍刺在洪鐘身上,又被反彈回來,而且發出“叮鈴鈴”的響聲。

“哈哈哈,你以爲劍法快就可以殺死人嗎?你力量不夠,我就是給你殺,你也殺不死我。”洪鐘興奮的大叫起來。

陸蕭出道以來,第一次遇到人自己殺不死,陸蕭的劍竟然刺不進對方的身體。洪鐘全身金甲,金光閃耀,就如一堵鐵牆。

“你得意個什麼,陸蕭哥哥不能殺你,我能殺你。”小昭手中出現一把晶瑩的寶劍,快速給洪鐘刺了一劍。

洪鐘此時感覺到了疼痛,他沒有想到,他鐵打的身子,竟然被刺進了一節手指深。洪鐘無比震驚,自己鐵打的身子,竟然被一個小丫頭刺傷了。

洪鐘心裏懼怕,他看得出來,小丫頭也就金丹境第一重,跟他這個金丹境第三重的高手相比,實力差遠了,那也就只有一種可能,小昭身後一定有一尊恐怖的大妖,只不過他不能察覺。好漢不吃眼前虧,三十六計走爲上計。

“陸蕭你這個天殺的,既然小昭公主庇護你,我今天就暫時放你一馬,下次一定取你狗命。”洪鐘放下一句狠話,直接跑路,自己的劍都不要了。

洪鐘心裏暗叫可惜,這次竟然沒有殺死陸蕭,下次就沒有機會了。洪鐘心裏又一陣安慰,幸好還有金甲門弟子在軍中潛伏,總有機會對陸蕭動手。

洪鐘終於走了,陸蕭長舒一口氣,這也太危險了,若是沒有小昭在這裏,自己雖然也不會死,但會被重創。

孫謙此時真的不想活了,刺殺陸蕭的人,竟然是來自他的麾下軍隊,而且那個人實力比他還要強大很多,連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陸蕭侯爺,剛纔的刺客絕對不是我安排的。”孫謙心裏忐忑的說道。

剛纔那一幕太觸目驚心了,司徒雄剛纔也懵了,現在才反應過來。司徒雄真的要大發雷霆了,今天竟然發生這麼多的事,尤其是剛纔陸蕭被刺殺,若是陸蕭被刺殺死了,那麼這個責任他真的承擔不起。

“來人,護送陸蕭侯爺會將軍府。”司徒雄大聲叫道。

“打住,不用他們護送,他們必須距離我一百米開外,誰敢超過百米線,直接斬了。”陸蕭阻止司徒雄的人護送說道。

開什麼玩笑,要殺陸蕭的人這麼多,陸蕭也不知道軍隊中混進了多少人,陸蕭雖然不怕死,但也不想死呀!

陸蕭猜測的沒有錯,這些軍隊中確實還有一些人是金甲門,還有合歡宗的人,陸蕭現在很警惕,這讓他們很不很爽。同時他們真想把金甲門的人拍死,就是金甲門的人打草驚蛇,弄得他們不方便出手。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陸蕭被帶到了將軍府,將軍府在泗水城的中心地帶,佔地面積三百畝地,將軍府不但佔地面積達,而且建築氣勢恢宏,琉璃磚瓦建造,在將軍府四周十幾萬軍隊正在演習訓練。

“陸蕭侯爺,我終於把你等來了。”榮親王從將軍府出來,十分客氣的問候說道。

“陸蕭見過榮親王。”陸蕭拱手見禮說道。

“末將孫良見過陸蕭侯爺。”一個身材兩米高,臉頰長的金甲中年男子,向陸蕭行禮說道。

“陸蕭見過孫良大將軍。”陸蕭也客氣的回禮說道。

寒暄見禮完畢,陸蕭已經被帶到將軍府裏面,並且坐在客廳,已經在飲茶,與榮親王等坐下商談軍務。

“陸蕭侯爺,你現在是泗水城的主將,我與孫良將軍麾下總共十一萬戰士,聽從你的調令。”榮親王直接進入主題說道。

“慢着,我不習慣指揮這麼多的軍隊。你們統計一下,你們麾下凝元境高手有多少,必須要知根知底的戰士。”陸蕭提議說道。

榮親王心裏毀謗,你丫的三十萬軍隊都指揮過,這十萬軍隊你就不習慣了,明明是有些看不起,竟然想集中凝元境的戰士指揮戰鬥。

“我麾下凝元境高手五百多人。”孫良將軍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