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慕容紫華還想開口,我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你只需回答我一個問題,你是不是穿着紫色的bra?”

慕容紫華的小臉更紅了,可是怒氣也飆得更快了:“早就知道你是這種人了,膽小好色,猥瑣下流,怕了你這種流氓我就不配做警察了,是啊,我是穿紫色的,怎麼樣啊,我喜歡,你管得着嗎?”

我額頭的黑線出來了,這妞傻了?至於說這麼大聲嗎,好在這附近只有三個人,不然明天的八卦頭條肯定是著名國際刑警XXX與海皇隊長XXX公然OOXX,不是我多想,是那些媒體太離譜,名人公衆場合放個屁,都能被說成是大庭廣衆之下便便…

我很肯定的告訴慕容紫華她是悶騷後,直接朝着已經落地在那等着我,變回原樣的千面人走去,這貨是什麼狗屎能力?從外面是看不出慕容紫華是穿紫色罩罩的,爲何他變得出來?

戴着面具的我,他是不是知道我的真面目呢?還是他有透視眼,雙異能?這種可能性太低了,一千萬人中也未必出的了一個像白姬一樣擁有兩種不同異能的人。

“看到你跟那女人在那談情說愛,還真是羨慕呢,我沒忍心打擾你們,其實你們可以不用理我,繼續二人世界的。”千面人的聲音變回了第一次見到的時候一樣,年輕且充滿活力,只是那醜陋的臉跟這聲音完全不符。

離**爆炸的時間只有十五分鐘了,如果我在這裏用Clock up的話,擊殺千面人的機會很大,但是我的王牌就這麼暴露了,不利於之後對付天曉組織的計劃,而且千面人現在肯定發現貪狼夫婦不見了,他一點也不着急,國會大廈裏面有他的後招嗎?

我擺出了進攻的姿勢:“千面人,你懂得何爲男歡女愛嗎?或者我問直接點,你的異能是什麼?”

千面人對我擺了擺手:“我現在不想和你動手,在**爆炸前的最後十分鐘,我與你打個痛快,還有四分多鐘的空閒時間,我們好好聊聊!”

這貨在打什麼鬼主意?我是無視他說的話…還是先聽聽他說什麼再作考慮…

我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慕容紫華已經過來了:“跟這種人還用客氣,我們兩個一起上,你的帳遲點再找你算!”

算個屁的帳,這妞真是小氣到了極點,慕容紫華想衝上去的時候,我伸手攔住了她:“你這女人別急,我們還有時間,就先聽聽他想說什麼,相信我,十分鐘,足夠了!”

我最終決定和千面人好好聊聊,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多瞭解一點沒有壞處,十分鐘的時間是倉促了點,但要救出困在國會大廈的總統他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我腦海中已經有了新的計劃。

慕容紫華看了我幾眼,隨即很生氣的說道:“這可是你說的,MT國的總統真要出了什麼事,由你這個海皇的隊長負責,我不管了!”

我用眼角偷瞄了一下在那獨自生着悶氣的慕容紫華,覺得有些好笑,這女人做起事來雷厲風行,爲人處世卻頗爲幼稚,真是個奇怪的人。

千面人難看的嘴臉露出了一個笑容:“你真是個沉得住氣的人,在這種時候還能如此冷靜,打倒你這樣的人才有意思!你知道嗎,我是個很有追求的人,我總是想着要超越那些名聲顯赫的人,我還有一種很特別的癖好,就是角色扮演!”

我眉頭一皺,他到底想說什麼?告訴我他是個變態?…這不用他說我也看得出來啊,這個情報對我沒用!

我點點頭示意他說下去,他妹的,再說廢話我就開打了!

千面人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十年前,有一個人在這座城市名揚天下,他就是天風涯,他只用了不到十分鐘就暗殺了當時世界第二大國,也就是MT國的總統,而且還是在防護森嚴的情況下悄無聲息的潛入總統府,併成功完成刺殺!”

說到這裏,千面人的臉上呈現出一種瘋狂:“當時還是默默無名的我,聽到有人能做出這種壯舉的時候,我的心就燃燒起來了,我要用他一樣的方式讓自己名揚四海,我成功了!我現在比他更出名,但是我並不滿足,我雖然殺過二十多個國家的總統,這又怎麼樣,我沒有殺過MT國的總統,我還沒有完全超越他!足足有十年,我終於等到這個機會了,就在今天,我將化身爲他,再一次殺掉MT國的總統,並且比他做的更出色,這樣我就可以完全超越他了!”

千面人的話讓我心中狂跳,臥槽,千面人口中的他,指的就是我啊!照他這麼說,是因爲我,他纔會走上殺總統成名這條路的?…

慕容紫華突然叫了一聲,我一看,尼瑪,千面人變成我的樣子了,準確點來說,是變成了我十年前的樣子… 十年前,我的確來到BJ市殺了MT國的總統,就這一件事,就讓我一舉成名,成了世界級懸賞犯,只憑一次,我的賞金就達到了六億九千萬,但是我比千面人低調的多,這廝好像在給MT國的總統舉辦公開死刑一樣,要多猖狂就有多猖狂!

“千面人變得就是那個傳聞中膽小怕事的天風涯嗎?跟我看的懸賞單一模一樣,長得齷蹉不堪,我早就想揍他了,這下好了,把千面人當成他來揍,一定很過癮!”慕容紫華說到後面,已經有些咬牙切齒的味道了。

過癮你妹啊,我跟慕容紫華應該沒結過怨纔對啊,以前連見都沒見過,爲何她好像很痛恨我一樣?

我看千面人身上的衣服,只穿着一件黑色的,長及膝蓋的大風衣,風衣沒有拉上拉鍊,就這麼袒胸露腹,褲子居然是紅色的,一點都不搭調!變成我的樣子還敢穿的這麼噁心,我日他仙人闆闆!

“雖然有點小瑕疵,不過就我瞭解的天風涯,當時刺殺MT國總統時候,應該是這種打扮吧,哈嘿哈嘿,遊戲開始!”千面人單手摸着下巴,用我的聲音說出了讓我憤怒的話。

瞭解個屁啊,我是這麼沒品的人嗎?我很清楚的記得那時我是穿的休閒服完成刺殺的…這麼說來,千面人的變化不但可以變得和真身完全一樣,也可以根據自己的想像來調整,這能力真是吊炸天,要是他去拍某國的“動作片”,肯定比現在還有名氣!

“你在幹什麼啊,天風涯都已經打過來了,快跟我一起揍他!”莫容紫華有些氣急敗壞的喊道。

啊?我還沒動手…臥槽,千面人就是千面人,叫我的名字幹什麼?看慕容紫華在拼命的向千面人進攻,跟過去的我長得一模一樣的敵人,這感覺還真怪!

我快速向千面人衝了過去,一腳橫掃他的下盤,被他以腳對攻,擋了下來!這千面人對我詭異一笑,我有一瞬間的心神恍惚,雖說他變得是十年前的我,但我對自己可是熟悉的不得了的,因爲常年孤獨的我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照鏡子,別說我騷包,實在是太孤獨了,得找點事做啊。

剛纔千面人露出來的笑容,就是我想出了陰人的主意纔會這樣笑的,我急忙加快了攻擊速度,不能出婁子啊,距離爆炸的時間還有九分鐘左右,得開始實施計劃了。

我全力向千面人揮了一拳將他逼退,一把拉住了想繼續進攻的慕容紫華,把頭附在了她的耳邊,跟她私語了幾句,咦?這妞的小耳朵怎麼這麼紅,我戴着面具,可沒有在她耳邊吹氣挑逗她啊…

“不行,我要留下來跟你一起對付千面人!”慕容紫華的態度看來很堅決,不過這也在我的意料之內。

我嘿嘿笑了兩聲:“慕容紫華,剛纔跟你說的那些不是請求,而是命令,請你好好配合我們海皇的行動,不然的話,我會以你阻撓海皇隊長執行任務爲由,將你就地擊殺!”

慕容紫華神色一變:“你威脅我?你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海皇隊長敢…”

我沒讓她說下去了,捂住了她的嘴:“ 拜託了,請你幫助我!”

儘量用誠懇點的語氣吧,她要是再拒絕我,事情就不太好辦了,這妞還挺硬氣的。

慕容紫華面色數轉,終是點頭答應了下來:“好,信你一次,失敗了的話,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吃軟不吃硬啊,這妞總算走了,看着慕容紫華飛快離去的背影,我重重的呼了口氣,接下來就看我的了。

千面人變成我的樣子,怎麼看我都有不爽的感覺!

“你們商量完事情了嗎?遊戲時間只有七分多鐘了,你一個人留下來,是不可能打贏我的!”千面人的神態跟以前的我如出一轍,但我想通了,他只是擁有我的外貌而已,並沒有我的人格,無論他變成什麼樣,都只是同一個人而已,我何須懼他!

我鬆了一下雙手的筋骨:“我留下來才能讓你滿意吧?要是你這次成功殺了MT國的總統,你就可以超越…天風涯了,在海皇隊長,還有國家軍隊以及有名的賞金獵人和國際刑警面前,成功完成刺殺!會讓你很有成就感吧?”

千面人對我擺了擺手指:“我現在扮演的是天風涯,內心只有害怕,很多人都知道天風涯是膽小如鼠啊,這也是我下定決心一定要找機會殺一次MT國總統的重要原因之一,我曾經的偶像怎麼可以是這麼沒用的人,我要重新塑造我的偶像,聽說他失蹤一段時間了,今後我將以天風涯的形象生存下去,再次讓天風涯這個名字響遍全世界!”

這就是我的瘋狂粉絲?我完全沒有興奮地感覺…千面人果然一點都不瞭解我,只是道聽途說而已,我要真是個膽小鬼,現在早溜了,還在這裏陪你玩?

剩餘的時間還有五分鐘,差不多該行動了,我對千面人勾了勾手指,猛地轉身全力朝國會大廈衝去。

千面人很快就反應過來,他的實力比我高,速度也比我快,爲了減慢他追我的速度,在他快要追上我的時候 我後腳跟用力蹬地面,將地面踩碎,那些碎裂開來的小石頭像子彈一樣朝着靠近我的千面人射去,成功將他阻撓了一下,很接近國會大廈的大門了,我就直接踢開門進去吧!

“你這耍滑頭的混蛋!”千面人的身上被我陰了一下,受了點小傷,現在正用騰空術追我,不過我很確定他追不上我了,騰空術速度是快,但還要着地,以我跟千面人的距離, 等他落地,我已經進入國會大廈了!

我衝入國會大廈後雙腳反蹬,把門給關上了,剛好把千面人擋在門外,我看到千面人那扭曲的面孔,尼瑪,我什麼時候會用這種表情了,要扮演我就得把我的神韻給學好啊,孺子不可教也,送他三個字,沒前途!

很好,目前來說還算順利,都按計劃進行,我就賭千面人不會進國會大廈,他正在扮演“很膽小”的我,照理是不敢進入這座有強力**的建築的…他的做法應該是在外面等着**到時間爆炸… 這國會大廈裏面肯定還有千面人的同伴,不然以貪狼夫婦的身手,一般貨色早就料理了,會是誰呢?

“嗚嗚”的聲音傳入耳朵,我擡頭一看,我了個草,貪狼夫婦被人交叉綁着吊在天花板上,這兩人真恩愛,被綁也還要相互摟着。

我打算跳上去將他們兩個放下來的時候,“咻”的一聲,有人放冷箭!我往旁邊輕輕一跳,很容易的躲過了那支箭!

一個很熟悉的女人笑聲傳來,我的心“砰砰”直跳,我知道這是誰的聲音,是我的“老朋友”,鶴頂紅! 又是一箭射過來,我把頭一偏,接住了那支箭,把那支箭扔向被綁在天花板上的貪狼夫婦,將他們放了下來。

給他們兩個鬆綁後,我對他們說道:“你們兩個儘快離開這裏,千面人現在變成天風涯了,你們沒必要和他糾纏,遠離他就行,**就要爆炸了,他不會追你們的!”

我看貪狼和紅蝶都面露愧色,對我點了點頭就出去了,這兩人還真懂事,一句廢話都沒有多說,我很滿意。

貪狼夫婦走出國會大廈後, 我打量了一下四周,這裏是大廳一樣的地方,金碧輝煌,有着一股奢侈的氣息。

鶴頂紅在二樓的走廊裏趴着欄杆低頭看着我,這女人的外貌全變了,除了那雙機靈的眼睛。

一身黑盛裝的晚禮裙,在我印象中本是乾燥的黑頭髮變成了光滑柔順的波浪式捲髮,凹凸有致的身材,清豔脫俗的臉上掛着若有若無的笑意,那種氣定神閒微笑,那種寵辱不驚的淡定,那種風過無痕的從容,一派熟女風範,這就是現在的鶴頂紅,跟我六年前初次見到她的時候完全不一樣了。

“我就知道你會進來這裏的,是想來救這個沒用的男人吧?”鶴頂紅把MT國的總統提了上來,看來那總統已經陷入昏迷狀態了這樣也好,他清醒的話我還不好辦事呢。

時間好還有大概三分鐘左右,就照計劃行事吧,我直截了當的向鶴頂紅問道:“**在哪?這大廈裏的其他人呢?”

鶴頂紅輕笑了一聲,把昏迷着的總統拎起來,很優雅地從二樓跳了下來:“何必惺惺作態呢?其他人被我殺了,沒辦法,在這裏太無聊了,我就跟他們玩猜謎遊戲,誰知道他們如此愚笨,我玩的不開心,就稍稍懲罰一下他們!”

老實說,我就沒想過自己一個人能夠把這大廈的人全救出來,能救出最重要的總統我就知足了,對於鶴頂紅的做法就我個人來說,沒有資格指責她,要知道十年前我可是殺了MT國的總統,十年後我想盡辦法救MT國的總統,只是立場不同而已,我不是什麼大善人,我只是盡力做好我現在要做的事!

“我很感謝你沒有殺了總統先生,把他交給我吧,我不太想跟你動手,你很清楚這個地方要被炸掉了吧,出去外面再說吧!”我的語氣顯得很平淡,我猜鶴頂紅沒有殺了總統,是因爲跟千面人說好了吧,要用一個大爆炸,讓這總統死的轟轟烈烈!

鶴頂紅捂嘴輕笑:“真是個不老實的人呢,打從你進到這裏之後,你就沒打算再出去了吧?你究竟打算如何做呢,我真是很好奇,反正還有一些時間,你就好好地跟我說說吧!”

我的心咯噔跳了一下,被她說中了,她是如何發現的…

“別再想了,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假設,從你跟千面人的實力差距還有你來這裏的目的,就能想出個大概,如果你是個聰明人,在知道時間有限的情況下救人,比自己強的對手,肯定不會選擇纏鬥的,那就只有一種選擇了,擺脫千面人衝進這裏救人,因爲有兩個相當實力的賞金獵人進入國會大廈之後沒有消息,你就可以推斷出這大廈裏面有千面人的幫手,而且實力還不弱,但是你還是進來了,爲什麼呢?還需要我繼續說下去嗎?”

你妹啊,瞧瞧這妞看我的眼神,好像把我所做的一切都看透了一樣,我知道國會大廈裏面有着一個高手在還義無返顧的衝進來,時間所剩無幾的情況下,正常人是不會這麼做的,那就只有一種最合理的解釋,就如同鶴頂紅說的,我一開始就計劃進來後不打算出去了,至少在**爆炸之前…

這就是有着狐機萬算之稱的鶴頂紅啊,真是個心機深沉的女人,憑着一點蛛絲馬跡就果斷淡定的在這裏等我進來,距離爆炸只有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了,她爲什麼沒有選擇離開呢?難道…

鶴頂紅把總統隨意扔到了地上,呵呵笑了出來:“來吧,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就讓我在這裏好好看着,在爆炸的那一刻,你會如何做!”

這妞真是個不可理喻的女人,就爲了要知道我是如何擺脫爆炸的,竟然完全不顧自己的性命了!

這下真是操蛋了,跟我最初的計劃有那麼一點不同,我原本打算進來這裏後跟裏面的人拖時間或者讓他快要爆炸的時候自動離開,我就等到爆炸的那一瞬間發動Clock up帶着總統衝出去,這樣就算千面人那時候跟着我進入大廈,我也不怕,可是現在…

“我還有一個問題,千面人爲什麼沒有喊我出去呢?還是說男人全都是沒良心的動物,真是讓人討厭!”鶴頂紅的聲音很溫柔,聽不出什麼情緒波動。

“只有二十秒了,你現在可以出去看下情況,把總統留下,我不會攔你,再問一次,**在哪?”如果能夠知道**的位置,我做起事來方便很多。

鶴頂紅用腳輕踩了一下地板:“**就埋在我的腳下,你差不多要開始準備了吧,對了,給你這個倒數計時器,讓我好好看看吧,我沒有看透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我接過鶴頂紅給我的懷錶計時器,還有十三秒!

“你覺得我會救你這個女人嗎?”我現在真說不出自己心裏是什麼滋味了,如果是別人的話,我哪會理他的死活,但鶴頂紅不一樣啊…

鶴頂紅笑的很開心:“當然了,你不是很溫柔的將我從**的位置拉開了嗎?如果你另一隻手沒有抓着一個男人的話,我會更高興!”

這女人真讓我蛋疼,這時候還挑逗我,不時地在我胸前畫圈圈,不過她看來也不想死,沒有怎麼反抗就任由我拉住了她的手,三十多歲的人了,保養得這麼好,真沒想到以前的野丫頭能變成現在這樣有味道的女人,我再摸!

鶴頂紅將頭靠在我的胸口,她身上的香味很輕,很淡,聞起來很舒服:“你的心跳沒有加快,看來你真的很有把握,還有三秒,3,2,1!”

響徹雲霄的爆炸聲響起的同時,我也發動了Clock up,這是計劃的最後一步了… Clock up能夠操縱時間流,理所當然能夠讓時間倒流,不過只能回到兩秒前,在**爆炸的一瞬間我將時間倒了回去,即使如此,**爆炸時散發出來的高溫還是讓我有些許不適,雖然我很快就回到兩秒前,但這種感覺真心不好受。

我很清楚的看到那些從地下躥出來的火焰,還有爆炸時所破壞的東西變回原狀,每次看到這種景象,心裏總是會忍不住有些發寒,我這能力太逆天了, 會不會遭天譴…

現在以我爲中心,方圓五十米的時間都變慢了十倍,剛好可以覆蓋整個國會大廈,我還有二十秒左右的時間,我一手抱着鶴頂紅,另一隻手扶着MT國的總統,閉上了眼睛。

我在等慕容紫華的消息,這妞辦事應該牢靠吧,我最多再等她十秒鐘,希望她趕得及。

鶴頂紅用非常慢的速度擡起了頭,她的動作在我眼中是真正的慢動作了,就像用慢十倍的速度看電影的感覺。

我的內心數到九的時候,終於來了,有絲絲的冷氣,這是我讓慕容紫華去準備的強力冷凍彈,我不知道千面人他們放的**有多大的威力,爲了以防萬一,最好的方法就是在**爆炸之前凍住它 ,還有十秒鐘,我可以離開這國會大廈了,那冷凍彈進入了我的 Clock up範圍速度肯定也變慢,能讓我明顯察覺到氣溫的變化,就是說計劃很成功,冷凍彈比**先爆炸了,這樣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我毫不猶豫的帶着總統和鶴頂紅用遠超音速的速度離開了這裏,出了國會大廈的門口,我就見到了夜鶯和叶韻心在與千面人交手,貪狼夫婦也在。

我就知道夜鶯肯定會來的,誰叫千面人犯賤要變成我以前的樣子,執着於追尋過去的夜鶯怎麼可能錯過這個機會,她現在一定很想從千面人口中問出我的下落…

看了一眼在空中盤旋的直升機,慕容紫華還是很合作的,照足了我的吩咐,沒有讓直升飛機靠近國會大廈方圓五十米的地方,不然他們發射冷凍彈的時機就不好說了,萬一他們的飛機在我發的 Clock up的時候剛好在國會大廈的上空,那就好玩了…

這千面人的實力真的很強,一個人戰兩個6S+實力,兩個5S+實力都沒被打的趴下,還能自保,他用我的形象表現的這麼勇猛是不錯,不過我現在沒時間贊他 ,我應該做的事是趁着還能動的時候,把他打的撲街!

夜鶯他們周圍有十幾個大大小小的坑窪,看來打的很激烈!

發動 Clock up後,我的速度會比正常的時候快十倍,大概還有8秒鐘我就會累趴了,抓緊時間,我一手捉着一個人闖入了千面人他們交戰的地方,我剛離開國會大廈門口,那棟建築就被徹底的凍住了,看上去成了水晶宮一樣,四周冒出看了就讓人覺得發冷的寒氣…

唔,這就是我的異能坑爹的地方了,千面人速度在 Clock up的影響下變慢了沒錯,不過夜鶯他們也變慢了,照顧不了隊友啊 ,算了,不管他們了,我鬆開了拉住兩人的雙手,直接繞到千面人的背後,一腳將他踢飛,這貨居然有反應!

這就是超越6S+實力的人啊,迪卡他們在我使用異能之後只有乖乖捱揍的份 ,千面人卻是能夠準確感應出我的位置,儘管他的速度跟不上我,但他被我踢飛時的確朝我的位置發動了攻擊,雖然速度慢的像蝸牛…

我用騰空術很快追上了往上慢慢飛的千面人,一腳把他踩回地上,地面沒有出現什麼變化,但我知道 Clock up結束之後,剛纔的地面會完全凹進去,我那一腳可是用了全力的,不過我不打算現在殺了千面人,他還有利用價值,我將躺在地上的千面人提起來一拳打飛,剛好從叶韻心身邊擦過,那妞現在的動作還挺像仙女的…

一下子就追上了還在向前飛的千面人,來到他的正面,對準他胸口全力送了兩拳,Clock over!

時間到了?怎麼覺得比以前發動的時候時間短了點啊,是錯覺嗎?

好重的疲勞感,我大口喘着粗氣,看到鶴頂紅將被我打飛的千面人扛起來逃走了,她果然沒殺MT國的總統,她爲什麼要…我腦袋一陣眩暈,雙眼一黑,便昏了過去。

※※※

這是哪?身體動不了,我隱隱聽到麗薇兒的聲音:“奇怪啊,冰這次冰昏迷後的身體參數跟上次不一樣 …”

我循着聲音望去,就見到麗薇兒穿着大白馬褂背對着我,坐在桌子上不知在玩什麼 :“我…我想喝水!”

麗薇兒很快轉過頭來,娃娃臉露出了驚訝的神色:“天啊,冰,你怎麼這麼快就醒了,你只是昏迷了一天而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