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宗沒有說話,彷彿這些對於他都不是事。

「真不好意思了。」等等再次的對著他微微的笑著,由於尷尬臉上有些紅暈。

古宗只是微微的環視了四周一下,道,「怎麼,一個人逛街啊?」

「不,不是的。是和我的媽媽一起來的。」等等此時說完,轉頭去尋找自己的媽媽馬秀蓮。

可是商場里雖然人川流不息,哪裡有著自己媽媽的影子啊?媽媽憑空消失了,不知道哪裡去了。

就在這時,似是有人在後面,叫道,「古總,有一點要緊的事情,您過來一下啊?」

古宗對著馮等等一個非常有禮貌的微笑,道,「你慢慢的逛著啊,我走了。」

馮等等對著他微笑回禮。看著他的背影離去,馮等等微微的皺眉,道,「他是出現在我的夢裡過,好像不是那樣的恐怖啊。雖然有著帶著煞氣的眸子,但是其實挺和善的。」

看不到馬秀蓮,等等只得把馬秀蓮剛才試戴的項鏈、耳環、手鐲全部的買了。

她不管花多少錢,只要媽媽開心即可。她覺著這個孝心是她唯一可以做的。

等她從商場拎著包出來的時候,她給馬秀蓮打了個電話。既然馬秀蓮已經和姐姐在回家的路上了。等等只得打車跟著過去。

此時的何小蜜依然不平靜,她一手握著方向盤,一邊轉身看著馬秀蓮怒道,「為什麼馮等等總是出現在我的世界里?她不是說她就在雷山呆幾天,而後離開的嗎?」

馬秀蓮非常沒有好氣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為什麼,她此時竟然如此的厭惡她的寶貝女兒。也許是喜歡的珠寶沒有擁有,總而言之,馬秀蓮的話也沒有絲毫留分寸。 「她只是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在哪裡都是一個人。畢竟在這個城市裡有了幾個熟人。你還能讓她到哪裡去啊?」馬秀蓮盯著何小蜜道。

何小蜜像是非常緊張,白皙的臉上不僅僅有了紅暈還有了汗珠,喘了一口粗氣,道,「媽媽。我拜託您了,現在必須讓她離開這個城市。」

馬秀蓮轉過臉去不說話,既不點頭,也不搖頭。

回到家裡的時候,似是兩人還有一些支氣。直到大門開了,馮等等走進來。馬秀蓮的臉上才有了一些淡淡的紅暈,咧著嘴巴看著進來的馮等等道,「等等,一直在等你啊!」

自何志國離去以後,馬秀蓮總是睹物思人。她換了一間屋子住。離得何小蜜的碧水灣不是很遠。以便於時常可以看見她,也便於何小蜜回家。

「媽媽,生日快樂!」等等說著話語的時候,已經把剛剛選好的禮盒送了上去。

「哇!」馬秀蓮高興的接在懷中,張大了嘴巴驚訝的道,「還是我剛剛挑選的那套嗎?」

「是啊媽媽,還是那套。」

馬秀蓮高興的恨不得現在就戴在身上。

何小蜜看到這裡,非常厭惡的瞪了她們一眼,不知道為什麼,只要等等在的場合,她總是感覺她和馬秀蓮才是母女。而何小蜜則是局外人。

馬秀蓮此時已經快速的開包了,把那一套項鏈和玉鐲還有耳環全部的戴在身上。人瞬間精神了很多。

「媽媽,還有這個。」等等又送過去一個精緻的盒子。

「這是什麼?「馬秀蓮不解地問道。

「戒指!你不是一直希望有人送你嗎?今天我就替爸爸送你這個了。」馮等等的話語說的真誠動人,非常的誠懇!

何小蜜再次斜眼看了她一眼,非常敵視的目光。

馬秀蓮沒有注意到她的神情,只是繼續看著等等,道,「孩子,你一個人在這裡又要生存,還給我交了好幾個月的房租。你的錢都是哪裡來的?」

馮等等想到她和何小蜜的關係,又想到古宗。覺著很多的事情越說越亂,當即道,「我借的,不過會慢慢的還的。我會找點事情做,比如開個服裝店或者其他的禮品店或者鮮花店什麼的。」

何小蜜聽到這裡,驚訝的看著她,失聲道,「你豈不是不走了?」

「是的!」馮等等微微的點點頭,道,「我不想離開媽媽。」

看著何小蜜的臉色不是很好看。馬秀蓮當即使勁地咳嗽了一聲,繼而站了起來,道,「我去一趟衛生間。我的腿有點不舒服,等等你來扶著我。」

「好的,媽媽。」

馮等等扶著馬秀蓮進入洗手間以後。

馬秀蓮忽然轉身看著她道,「孩子,我之所以讓你過來不是真的去洗手間。你剛才看見你姐姐了吧?她好像不開心。不過你不要和她一般見識,她的工作中出現了一點的問題。」

「問題?」馮等等驚訝的叫道。

「就是你那天搬家去的一個穿休閑裝,長得很帥的男子,怎麼一下子就憑空消失了呢?據說董事長一直逼迫小蜜在找,逼得很緊的。」

「哦。」馮等等驚訝了一句。 就在此時,聽見客廳里『咯噔』『咯噔』的聲音。馬秀蓮和等等轉頭的時候,正好看見小蜜從裡面走出來。

她的神情有些緊張,像是剛剛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匆匆要逃掉一般。

「小蜜,你去哪裡?」

「公司有點急事,我要回去一趟,不能陪你們一起吃午餐了,你們吃吧。」小蜜說話的時候,眼神不停地在閃爍,好像在逃避什麼,尤其是不敢直視等等的眼睛。

等等當時就疑惑,到底是怎麼了?她怕上她了,還是怎麼著。

其實,等等誤會了。

在她挽著馬秀蓮進洗手間的間隙里。小蜜早就在嘀咕,她不能有那麼多的錢給媽媽買首飾,還要在這裡開店安家。裡面肯定有什麼玄機。

當她看見等等的陳舊的小包正歪放在地上的時候,目光在那裡停住了,睫毛眨巴了幾下。

那個陳舊的小包還是她讀書的時候用的,具體什麼時候她都不記得了。媽媽用了一段時間覺著很艷,就送給了等等。她現在還在用著。

這樣的人叫她姐姐,不免讓她噁心。她想讓她趁機快走,走遠一點。

聽著兩人在洗手間里耳語,不知道說的是什麼,她知道此時無人注意她。便迅速的把那個粉紅色的陳舊的小包拿在手裡,繼而在裡面動作敏捷的拿出了那個錢包。

錢包也是她曾經用過的,扔進垃圾桶里,又被媽媽撿起來的。她動作迅速的打開,裡面有些零錢,有一張嶄新的卡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拿出來的時候,上面有個淡淡的『古』字,這是古家的福利卡,每年年終的時候她都會有一個。

有合適的角色她就做主演,沒有的時候,她就是古老太的助理。兩份工作,卡里不過十萬的年終獎,那麼等等的這張卡是從哪裡來的呢?

想到古宗每次看著她那痴迷的眼神,何小蜜瞬間就明白了。

「這個婊子,竟然搶我的男人。沒有了錢,我看你怎麼做事,怎麼安家。我讓你立刻滾出這個城市。」小蜜把這個卡動作利索的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又把錢包放進去,把粉紅色的舊包放在原來的地方。她背著自己的包站起來了。她覺著今天的目的已經達到。

至於媽媽的生日嗎。只要有孝心,哪天都可以給她過。有孝心不在於形式。

想到這裡,何小蜜背著包心安理得的走了出去。在門口就是剛才和馬秀蓮那幾句話。

看著她的背影走遠。

那烏黑的長發,紅色的飄逸的長裙。如同一個仙女降落到她家。她怎麼也不忍心對自己的寶貝女兒發脾氣。

便搖搖頭,長長地嘆氣一口,道,「哎呀!真是沒法說。」繼而又轉頭看著等等道,「等等,你就幫幫她吧,她在這麼大的一個公司里幹活也挺不容易的。據說董事長很賞識她,即使是賞識也需要做出成績啊!」

等等撫摸著馬秀蓮的衣衫,微微的低下了頭,既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

但是對於馬秀蓮來說,不回答便是默認了。 就這樣,何小蜜輕而易舉的得到了馬小紀的消息。

消息很快就進入了仁鳳傳媒。

當時第一個得到這個消息的是古老太的女兒古雅。古老太正在床上午休,是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古雅為了讓她情緒輕鬆一點,在她的面前又唱又跳,還不停地講著那些聽來的粗俗的笑話。

「媽媽,你知道那些鄉下人洞房花燭夜是什麼樣子的嗎?」古雅的聲音奶聲奶氣,像個沒有長開的孩子。

古老太聽到這裡,猛地從床上翻了個身,道,「我頭有點痛,你到底是還讓不讓我睡覺了?」

古雅看著自己這半天的努力,媽媽終於有了一點反應。於是她的四肢的動作更加的瘋狂,更加的誇張。

古老太終於按捺不住,大聲地道,「你給我出去!」

就在這時,古雅的電話響了。她停下自己誇張的動作,臉上笑的一朵花一樣的去接電話,道,「你是誰啊?何小蜜啊?什麼事啊?啊!真的嗎?」

她這驚訝的語氣和高興的神態,床上的古老太也警覺了一下。古雅再也不笑了,立刻嚴肅起來。

捂著自己的電話對著古老太,神秘而一本正經的道,「媽,你知道誰找到了嗎?」

古老太沒有理她,道,「什麼事啊?」

「那個穿著休閑裝的給我們搬家的那個小夥子出現了。」

「真的嗎?」古老太『蹭』地從床上坐起來了,速度比年輕人還要快,一下子也不頭痛了。

「何小蜜剛剛打來的電話,說已經找到。」

「馬上,讓何小蜜帶來,直接去公司等我。我要董事長辦公室公開見我的孫子。」古老太說完,戴上眼鏡就朝著外面走去。

古雅趕緊的攔住古老太,道,「媽媽,你還穿著睡衣呢。」古老太這才匆忙換上一件衣服,而後去往仁鳳傳媒。

此時的古宗正在公司里轉著,他以為萬事大吉,再也找不到那個像古原的小夥子了。

沒有想到,此時陳助理匆匆地跑來,在古宗的耳邊小聲地嘀咕了幾句。古宗白皙的臉上瞬間變成了變成青色,拉了下來。

「真的嗎?」

陳助理使勁地點點頭,道,「是真的,董事長已經在公司了。」

「姥姥已經在公司了?」古宗驚訝的重複了一句,連稱呼都忘了。其實平常的時候,在公司里他都稱呼董事長,從不敢稱姥姥。此時由於激動,稱呼都變了。

陳助理非常有眼神的退了下去。畢竟作為古宗的私人的助手,不可能走的太近,尤其是在公司里交頭接耳的說些別的事情,被很多人知道了更不好。

就在此時,陳皮清夾著一摞文件走來。古宗一看見自己的叔叔走來,四周也沒有人,當即走上前去,道,「叔叔,董事長剛剛來過了?」

「是的。」陳皮清捋了捋兩撇八字鬍,三角眼睜大了一點,非常嚴肅的面孔,道,「是的,聽說是那個長的和古原一樣的年輕人找到了,現在正在回來的路上。是何小蜜帶來的。」

「啊?」古宗聽到這裡,來不及和叔叔再多說,轉身就朝著樓下奔去。

陳皮清不知所以然,只是看著侄子的背影,若有所思。他,是他永遠的立場。 古宗是氣喘吁吁的跑到樓下的,心裡一直在祈禱,暗自道,「千萬不要帶進來,千萬不能讓姥姥見到他。」

因為他自己都不知道那個馬小紀是誰。到底是不是他騙到島上的那個古原,他沒有底的事情。就怪不得古老太了。

當他大步跑過來,喘著粗氣遠遠地看到何小蜜在看錶的時候。心中瞬間舒暢了很多。他猛地在何小蜜的面前站定,道,「咪咪。」

何小蜜聽到這個聲音猛然間抬頭,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古宗,用這種恐懼的眼神看著她。她心中舒暢了很多,暗自道,「難道他以為我要失蹤了嗎?為什麼會如此的著急?」

「阿宗?」

何小蜜也這樣親密的喚他。其實兩人的關係在仁鳳傳媒一直是地下戀情,為了怕別人知道,他們從不在公司里這樣膩歪的稱呼喚對方。

當古宗這樣喚她『咪咪』的時候,她也就無所顧忌了,直呼他阿宗。

「是不是有個男的要過來?你在這裡等著他?」

「是的。是董事長要的人,我一會領過去。就是上次搬家那個穿著白襯衫、牛仔褲的小夥子。」

古宗長長地呼出一口氣,勾唇微笑,道,「我叔叔正在組織演員面試呢,大批大批的演員都在那裡站著,畢竟我叔叔是外行。還是你過去吧。」

何小蜜聽到這裡,滿臉的喜悅,道,「好啊。這裡就交給你了。我去找陳總了。」

何小蜜最樂意乾的還是她的本職,演戲,選拔演員,舞蹈這一塊。雖然其他的事情也做,但是她最感興趣的還是自己的專業。

何小蜜瞪著高跟鞋,咯噔、咯噔的走了。

古宗此時才微微的鬆了一口氣,繼而雙眼凝視大樓的外面。據說那個男子快要來了。

很短的時間內,古宗的視線在門口不遠處停下的一輛的士車上停住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