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無極世界。

武道的最終境界,並不是武神。據說在武神上面,還有更高的境界。

只不過那種境界太過飄渺,底層的人才不知道。唯有如同仰望星辰一樣,渴望的注視著。

華天雄是飛雲宗宗主,沒錯。但是他心地的目標,絕不是一輩子困守飛雲宗。如果有機會,他一樣希望去外界,更加寬大的天地,實現夢想。

因此,對大慶城的千年寶貝,動了那麼一瞬間的心思。

嗯,也僅僅是一瞬間!

然後就忘卻拋在了腦後,埋藏在心底。如果不是蕭易這會兒突然提起,華天雄甚至都快忘了。

「呃,也可以這麼說。」

蕭易抿了抿嘴,回答道,「弟子運氣不錯,得到了一件寶器。是從大慶城裂開的地縫裡找到的,具體是不是傳說中的大慶城千年寶貝,並不是很清楚。」

嘶!——

華天雄倒吸了口冷氣。

愛住不放,寵妻入骨 用有些顫抖的聲音,哆嗦說道,「能……能不能看……看看?」

「當然可以。」

蕭易伸手進空間袋,裝作取東西的模樣,從空間戒里拿出夢幻天杯。

杯子里的神秘珠子,早在來的路上,就被蕭易額外分開來存放。這會兒的夢幻天杯,是完全完全的一個空杯子,擁有強烈的致幻能力。

蕭易一拿出來。

華天雄的眼睛瞬間綳直,幾乎是本能的,以意念試探杯子。結果,毫無意外的中招,杯具了。

滿臉獃滯,目光空洞,麻木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蕭易見此情景,也不催促叫喊。任由華天雄自己感受箇中滋味,好半響,華天雄身體一個劇烈顫抖,回過神來。

「哈……哈哈,讓你見……見笑了。」

華天雄抹了把額頭的汗水,心有餘悸的尷尬道。

這杯子太恐怖了,只是一個精神試探,就被幻境迷失。要知道,華天雄的意志力是武王之上。放眼滄瀾大陸,很難有事情讓他動容。

可現在一個杯子,就差點讓他露出醜態。

要不是做了十幾年宗主,臉皮早練到厚如城牆的境界,華天雄都有殺了蕭易,以保全自己面子的衝動了。

「宗主過謙了,弟子當初得到它的時候,差點被它迷失的丟了魂。」

蕭易理解的說道。

「是啊,這東西的威力,確實很恐怖。一不小心,就會迷失其中。用來考驗弟子的心志如何,最合適不過。」

華天雄贊同的點了點頭,並在瞬息間的功夫里,想到了夢幻天杯的用處。

考核弟子的心性!

對此。

蕭易能做的,就是提前為那些弟子默哀。反正他已經打定主意,把這個雞肋丟出來。至於後續出現問題,那就不關他的事了。

「是這樣的。弟子一個人,難以駕馭這件寶器。所以,想把它拿出來交給宗門,還望宗主能夠允許。」

蕭易恭敬道。

唰!

華天雄眼睛迸射亮光,呼吸有些加重,「你……你說的是真的?真的把它獻給宗門?」

「是的,宗主。」

蕭易一副我是虔誠信徒的表情道。

這回,華天雄沒有立即回答,而是上下打量蕭易,目光耐人尋味。

好半響,輕聲笑道,「你很聰明。不過,你也放心,宗門不會強佔、白要弟子的東西。」

「這件夢幻杯,本座代表宗門答應收下了。做為條件,你可以在三大絕學裡面,任意挑選一門。嗯,本座要是沒記錯,你已經修鍊了《風捲殘雲》對吧?」

「多謝宗主。」蕭易先感激,后回答道,「是的,宗主,弟子已經修鍊了《風捲殘雲》。所以剩下來的兩門,弟子想挑選《破天指》。」

破天指。

飛雲宗三大絕學之一!

風捲殘雲、破天指、三元劍訣。

這三大絕學,都是地級功法。其中威力以《三元劍訣》最強,非最耀眼的天才弟子,不能修鍊。只有達到姬雨菲那種程度,才有資格修鍊。

「破天指?行,可以!」

華天雄饒有興趣的盯著蕭易看,臉上儘是笑意,「你小子夠聰明,難怪師叔會選中你,做為親傳弟子。對了,聽說你現在是半步武宗的修為了?」

「是的。」

蕭易也不掩藏,釋放自己收斂起來的元氣波動,在大廳里蔓延開來。

如果是境界低的人,這一刻呼吸都很困難。可華天雄不一樣,他是武王之上。面對蕭易的威壓,不僅沒有任何異樣流露,反而咧嘴大笑。

「哈哈哈,好,好,好啊!我飛雲宗又增一員天才弟子!」

華天雄欣喜的拍了拍蕭易肩膀。

對於蕭易的突然變強,沒有細問。

畢竟,誰沒有個秘密?

手上一亮,多出一本黑皮書,遞給蕭易道,「這是《破天指》的完整秘籍,你拿回去好好琢磨。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過來問我。」

欣慰之下,連稱呼都變的親昵。

「多謝宗主!」

蕭易面露狂喜,接過黑皮書,收進空間戒。

有華天雄這句話,他的自信心又增強了一倍。事實上,蕭易選擇《破天指》是有講究的。

三大絕學。

《風捲殘雲》蕭易已經達到圓滿之境,所欠缺的只是火候,以及對「勢」的把握和控制。

剩下的《三元劍訣》,威力強是強,但蕭易根本沒必要兌換。因為劍痴目前,就在領悟一門更加強大的劍訣。一旦成功,他這個親傳弟子,毫無意外會是第一個修鍊。

與其如此。

還不如選擇《破天指》呢。

這點小心思,華天雄顯然也看出來了,只不過懶得提起而已。提起了,反而尷尬。

像現在這樣,你好我好,大家一起好,都好。

至少離開宗主大殿時。

蕭易是哼著小曲,慢悠悠離開的。夢幻天杯這個雞肋交給華天雄,自己得到三大絕學之一的《破天指》。

不用說,又賺了一筆。

蕭易心情說不出的舒暢。

這種情況,直至回到居住的山峰,在小院子里看見姬雨菲時,才變的不淡定。

「菲……菲兒,你怎麼來了?」

… 蕭易有些結巴。

院子里。

姬雨菲一襲白裙,飄然若仙,美的不可方物,讓人為之迷戀,為之沉淪。

「麒麟哥哥,你終於回來了!」

蕭易驚愕。

姬雨菲卻很高興,小鳥歸巢似的撲進了蕭易的懷裡。

震驚的一幕,讓隔壁剛出來,準備打招呼的段二猛,看傻眼的同時,忙撇過頭,快速退回屋子。

美人在懷。

按理說,是很高興的。可蕭易全身僵硬,一動也不敢動。雙手伸直,虛放在空中。放下不是,放上也不是。

尤其是懷中溫軟嬌軀散發傳遞出的陣陣處子芳香,一個勁往鼻孔里鑽。誘使得蕭易小腹陣陣升騰,一股邪念止不住攀升,二弟立即有了豎旗杆的沖勢。

心中一熱,忙咬牙推開姬雨菲,滿臉通紅道,「那個,菲兒,我們先進屋再說吧。」

丟下一句話,狼狽的打開房門,沖了進去。

小處男傷不起啊!

在地球上蕭易深受各種島國愛情動作電影影響,可惜一直處於單身,沒有實施。因此,大腦里一堆理論知識,卻沒有實戰經驗。

這具身體以前很瘦弱,氣血不旺盛,也就沒多少強烈的慾望。

可現在不一樣了。

半步武宗修為,一身筋骨、皮肉,經過三次的淬鍊洗禮,早就變的極其強大無比。氣血雖說不是浩瀚如海,但也能稱得上渾厚如江。

滿身的澎湃血氣,不點燃還好,一點燃瞬間就炸了!

如果換成其他人,比如那些世家子弟,早就和侍女不知翻了多少次大床。但蕭易沒有,這具身體說到底還在成長中。精元沒有徹底鞏固,一旦發泄,多少會有影響。

一些強大高深的功法,對修鍊者本身也有很大要求。破身過早,幾乎不能修鍊有成。

其次,蕭易不想被下半身控制。男人的意志力,該用在正確的方向上。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蕭易對姬雨菲什麼感情,目前根本無頭查找。姬雨菲對蕭易,蕭易也不知道是什麼態度。加上姬雨菲老子,姬鄴,姬大元帥的威勢。

給蕭易幾個牛膽,蕭易也不敢碰姬雨菲。上次在外、門、弟、子、大、比上,已經唐突過一次佳人,這次怎麼也不能再犯。

所以,蕭易還沒風度的跑了。

姬雨菲看在眼裡,先是一愣,繼而冰冷的臉蛋上,浮現一抹紅暈。

她只是激動下,控制不住自己才撲向蕭易。

哪想到……

渾身一陣燥熱,姬雨菲忙壓下羞澀的念頭,踩著碎步,走進屋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