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胸狹隘之輩,不給你點教訓,你卻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陳風心中默念。

舉箭發力,箭尖直指前方,緩緩對準了銅盤的位置。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瞪的溜圓,似乎都不想錯過這精彩的瞬間。

吱嘎嘎……

弓箭被拉到極限所發出的聲音令人心顫,下一瞬,陳風徒然調轉方向,將鋒銳的箭尖,對準了張天佑的頭顱。

這一切發生的電光火石,眾人的視線還沒轉過來,陳風手中的箭已然射將了出去……

… 「呀……」

張天佑瞳孔一陣收縮,這麼近的距離,孰是他,都沒能反應過來。

在這一瞬間,張天佑只覺得自己靈魂出竅,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召喚。那一直被他瞧不起的傢伙,竟然這般陰狠。如此強力的一箭,一旦被射中,必死無疑。

嗖~

鋒利的箭尖,擦著張天佑的耳朵射了過去。後者只覺得耳邊一涼,渾身的血液瞬間凝固,他甚至不敢用手去摸,生怕摸到一手鮮血。

叮~

一聲清脆的金鐵之聲響起,將眾人的目光盡皆吸引了過去。

那箭矢所撞擊之物,竟是一把雙刃飛刀!

這飛刀是什麼時候飛過來的,眾人不知。但他們此刻卻是明白,倘若沒有陳風那一箭的阻擋,這雙刃飛刀,按飛行軌跡來看,絕對能夠悄無聲息的了結了張天佑的小命。

張天佑是整個小隊實力最強的存在,對方這一招出奇的陰狠,就是想在最短的時間,解決掉最大的麻煩。而且從使用暗器來看,似乎對方根本不想手下留情。

「是誰,給我滾出來!」反應過來的鎮天學院一眾學員,憤怒的咆哮道。

張天佑額頭劃過一道冷汗,深深的看了陳風一眼,並沒有說任何感謝的話語。霍然轉身,武元力全部外放,將他整個身體都籠罩在了其中。在感受過死亡之後,他真的怒了!

不管怎麼說,在這一屆的新生中,張天佑也算得上出類拔萃,平常時候,誰敢惹他?但卻不承想,一進入這試煉之地,接二連三的受挫,現在竟然還威脅到了他的性命,這無疑令他殺意狂涌。

場內的氣氛,驟然緊張了起來,林中一片寂靜,似乎連鳥獸蟲鳴的聲音都沒了。

十幾道目光,死死的凝視著那雙刃飛刀飛出的位置。那是一小片灌木叢,雜草很高,周圍的樹木錯綜複雜,倒是個藏遁的好地方。

不過,無論他們怎麼喊罵,那裡卻悄然無聲,似乎真的沒有人。

「薛虎,你帶幾人去看看,別讓歹人給我跑了!」張天佑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

「這……」

薛虎聞言一陣膽寒,想要退縮,但看到前者那冷酷決然的表情,頓時將到嘴邊的話給生生咽了回去。左右召喚幾個人,拔出傢伙事,小心翼翼的向灌木叢靠了過去。

陳風在射完那一箭之後,一直沒有說話。也不知是吸收了炎師靈魂本源的緣故,還是自己的錯覺,一股極其危險的感覺籠上心頭。

「退後一些,等會倘若情況不對,什麼都別想,全力往出口位置逃……聽見沒有?」陳風將地上的箭袋撿起,斜背在身上,同時湊近穆靈兒,謹慎的提醒道。

「……」穆靈兒點了點頭,武元力同樣破體而出,隨時準備應對突髮狀況。

嗖~嗖~

就在薛虎等人即將邁進灌木叢的時候,突然又有幾道雙刃飛刀射出,孰是他們有所防備,但由於距離太近,擋的下一個,卻擋不下兩個。

噗……

鮮血四濺,雙刃飛刀刺進脖頸,幾人瞬間倒下。脖頸乃是人的命脈所在,此刻被切割開來,血如湧泉,將周圍的雜草樹葉都染成了紅色。

「王八蛋!」

張天佑雙目赤紅,怒吼一聲,風捲殘雲般沖了出去。鎮天學院其他人馬也都怒髮衝冠,一個個彷彿喪失理智的猛獸似的,向前猛衝。

「咻咻……不用著急,你們一個都逃不掉!」陰冷沙啞的笑聲,從灌木叢內響起。緊接著,一道道黑影迎了上來。

這些人衣著統一,黑衣黑褲,頭戴火焰面具,手提鬼頭彎刀,行動間身法異常迅捷,招式刁鑽狠辣,一看就是在鐵與血的戰鬥中磨鍊出來的。

陳風打眼細數了一下,黑衣殺手不下十人,從那外放的武元力來看,這些人竟然都達到了轉靈之鏡。其中有兩人,相對更強,至少是轉靈鏡鏡大成。這般陣容,配上老道的殺人經驗,與鎮天學院的學員戰在一起,卻如狼入羊群一般。

「這群傢伙是炎魔殿的人,他們臉上帶的面具就是標誌。可是,他們是怎麼進來的?外面不是有五大院導師鎮守的嗎?」穆靈兒略帶慌亂的說道。

陳風聞言轉目向西南方望去,那裡矗立著一個巨大的傳送門,那便是靈界的出入口。藍光閃爍,能量大門無有任何動靜,五大院導師在外面,也不知狀況如何。

「既然這群傢伙有備而來,想必靈界外面也定然爆發了大戰,炎魔殿還真是猖狂,若是將這一百五十學員盡皆殺死,那五大院可就真的麻煩了。」陳風心中暗自震驚,今日不管結果如何,東域,不會再安寧了。

噗噗……

生與死的戰鬥,沒有任何花哨,有的只是殺與被殺。張天佑以是陷入瘋狂狀態,以他個人的實力,倒是能夠勉強支撐一段時間。不過,與他一起衝出去的鎮天學院的學員,可就沒有那麼好運了。死的死,傷的傷,戰局的形式,不容樂觀。

「退,都給我撤退!」

逐漸冷靜下來的張天佑,意識到了自己的魯莽,望著身邊一個個慘死的同伴,心中悔意滔天。他終究還不夠成熟,在對抗猛獸的時候,指揮能力超群。但在生死之時,卻慌亂了手腳。

陳風搭弓射箭,沖滿強大穿透力的箭矢接連飛出,不斷的掩護著眾人撤退。穆靈兒也上前接應,全力硬拼之下,倒是震退了兩名殺手。

「大家分散開逃,否則沒有機會了!」

陳風大吼一聲,箭矢如雨點般砸下,憑藉他那超強的力道,箭矢所過之處,給炎魔殿的殺手帶來了不小的麻煩。轉靈鏡雖然能夠元力破體,但卻不能靠元力進行體表外的防禦,若是不躲,被箭矢射中,也足矣讓他們喪失行動能力。

鎮天學院的學員先是一愣,旋即將心一橫,各自選了個方向,拼了命的狼狽逃竄開去。

這一逃,還真有些效果,那些殺手卻不知追哪個好,只是片刻的猶豫,便讓他們被拉開了一定的安全距離。

「看什麼呢?給我散開追,見人就殺,一個也不許放掉!」先前那沙啞的聲音,再度傳來,語氣中卻夾雜了些許怒意。

一聲令下,炎魔殿殺手四散開去。場地中,很快便清凈了下來。包括指揮之人在內,對方有四人沒有動身,那透過面具射出來的冷漠光芒,盡皆落在了陳風身上。這個實力還沒達到轉靈鏡的小鬼,給他們帶來了許多麻煩,也激起了他們強烈的殺意。

張天佑滿身鮮血,狼狽的退到陳風身邊,穆靈兒也退了回來,三人面對四名實力強大的殺手,境況非常的糟糕。

「你武元力還剩多少?」陳風深吸口氣,並沒有責怪張天佑。

「僅剩三成……」張天佑面色微紅,在沒有探清對方實力的情況下,他就耗費了七成的武元力,這般舉措,當真糊塗。

陳風眉頭微皺,對方四人在場,其中兩個還達到了轉靈鏡大成,就算逃,也很難逃脫。轉靈鏡大成的速度,要追趕他們,非常容易。

而今之計,只能拖延時間,以求五大院導師的救援。但對方是職業殺手,會中他們的計嗎……

「咻咻……小傢伙,你定力不錯啊。在剛才那種局面,還能指揮全局,連我都不得不道一聲佩服。」

陳風往前邁了一步,輕笑道:「你們這般大膽,難道就不怕五大院導師嗎?」

「咻咻……實話告訴你,五大院導師現在自顧不暇,你們就不要指望了。如果想要拖延時間的話,大可不必,那樣只不過是徒勞而已。」

面具男志在必得的說罷,腳尖一點地面,身形帶起道道殘影,如同鬼魅般欺身攻來。

… 面具男飛身一掌,夾帶紫色雷電之氣的武元力迸射出來,以雷霆萬鈞之勢直拍陳風胸膛。掌還沒到,掌風先至,那般聲勢,相比轉靈鏡小成,強了不止一點半點。

「陳風哥小心!」

穆靈兒一臉焦急,但卻不敢有任何動作,她只要一動,炎魔殿另外三個虎視眈眈的傢伙也必然動手。那樣的話,只能令他們死的更快。

「三生印,一印定生死!」

陳風拍掌迎出,右臂閃動出無數細小的光點,力傳經絡,交織成一幅美麗且複雜的經絡圖。那貫穿的武元力,透過經絡,在掌心中凝成了一道細小的光點。伴隨著陳風一掌拍出,光點快速擴散,很快便形成了一道光陰,與面具男的掌風撞在了一起。

轟~

一聲悶響,兩道身影雙雙退去。由於並沒有使用任何武技,面具男倒是有些輕敵,不過憑藉他那強大的武元力外放的能量,卻是只倒退了三步。

反觀陳風,自己全力的最強一擊,卻也沒能使他佔到上風。臂膀一震,那巨大的力道反震回來,中間還夾帶雷電之力,瞬間令他渾身發麻。腳下倒退好幾步,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兩人一個回合的交鋒,雖然以陳風吐血結束,但後者所展現出來的力量,卻令在場眾人目瞪口呆。

面具男穩住身形,眼中貪婪的光芒涌動,怪笑著誇讚道:「好,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沒想到你小子竟然還修鍊了武徒鏡的造化武學,看來你背後的勢力也是不小。給你一個選擇,乖乖的將造化武學交出來,我可以留你個全屍。否則的話,咻咻……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造化武學。

四個大字傳進張天佑的耳中,令他瞬間呆住。憑陳風驚人的力量,配合造化武學,要對付他,絕非難事。而他竟然還出言比試,那般感覺,真是自討苦吃。

「想要的話,你自己來拿吧!」陳風平復體內躁動的血脈,聲音冰冷的說道。

「好小子,有骨氣,看你還能接我幾招。」

面具男身形再度攢動,夾帶雷氣的武元力迸發,這一次,依舊沒使用任何武技,他似乎是來了興緻,想要看看前者究竟能連續施展幾次造化武學。

陳風此刻的狀態也不是太好,畢竟和對手差距很大,之前接連射箭,對內力的消耗就不小,加上剛才施展一次三生印。此刻他體內的武元力,也只剩下五成了。

眼見對方再度攻來,陳風卻不敢再使三生印了,若是這般硬抗下去,他根本熬不過五個回合。

就地一個翻滾,險險躲過一擊,陳風起身就是一箭,同時身形暴退,與前者開速來開距離。

面具男反手一掌,硬是將那箭矢打飛開去,冷漠的聲音淡淡飄出:「怎麼,以你的武元力,就只能施展一次造化武學嗎?你若想躲,我便要看你能躲閃幾時。」

面具男腳尖點地,武元力凝於下盤,一股勁風成漩渦狀掃過,旋即身形爆射,相比之前,不知快了多少。眾人只覺眼前一花,再度定睛觀瞧,面具男的身影卻是消失了。

砰~

如鬼魅一般,面具男一掌拍在陳風胸膛,陳風只覺自己肋骨斷裂,身體如同風箏般倒射出去,狠狠的撞在了旁邊的樹榦上。

大口大口的鮮血染紅了衣衫,髮鬢凌亂,臉上沾滿了土灰,陳風此時的樣子狼狽至極。

不遠處,張天佑望著場中驟轉直下的戰況,嚇的雙腿發抖。他明白,陳風只要一死,那接下來便是他們。五大院的導師現在沒有任何動靜,也不知外面的戰況如何,若是一味的拖延下去,結果就只有一個。

「靈兒,等會趁他們不備,咱們逃吧!」張天佑小聲的說道。

「要逃你逃,我是不會走的。」穆靈兒眼皮一翻,在學院的時候,她還蠻佩服前者的。但經過今天這些事以後,她對前者那自私的性格,厭惡之至。

「這種局面擺在這裡,就算你我不顧性命的拼殺過去,也改變不了乾坤。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你可是堂堂藍楓城的千金大小姐,若是死在這裡,你父親豈不是會很難過……」張天佑連珠炮一樣的不斷勸阻,但穆靈兒卻好似沒聽見一樣,將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戰圈中。

砰~

又挨了一掌,面具男施展的身法武技太厲害,陳風很難躲避,即使猜到了對方的攻擊線路,但也因為速度的差距,避無可避。

身上的衣衫沾滿了土灰,陳風靈魂中不斷吶喊炎師的名字。不過,炎師卻沒有絲毫的回應,似乎在他沉寂之後,就阻隔了二人的聯繫,這讓陳風頭疼不已。

「看來今天當真難逃一死,實在不行,就強行的施展三生印第二印,老子計算死,也要給你點教訓。」陳風咬牙切齒,心中暗暗盤算。

三生印的第二印,所需要掌握的經絡路線陳風已經背熟,一直以來,不是他施展不出來,而是所需要消耗的武元力太大。此刻,雖然他只剩三成力道,但拚死使用,卻是能搏上一搏。倘若真能成功,陳風相信即使殺不了面具男,也能創傷與他。

橫豎都是一死,被打的這麼狼狽,不給他點教訓,豈不是死不瞑目。

「咻咻……似乎結束了呢。」

面具男緩緩向陳風走去,指間一挑,一把鋒利的雙刃飛刀變戲法般的出現。

校園絕品狂神 「陳風哥!」

穆靈兒再也忍將不住,剛欲上前,忽覺眼前一花,三道身影擋住了她的去路,正是炎魔殿另外的三名殺手。

「不要試圖反抗,還沒到你死的時候呢。」三人語氣中充滿了戲謔。

陳風望著那一步步朝自己走來的面具男,眼中冷冽的光芒大放,暗自發力,將所剩的全部力量都施展了出來。淡藍色的訓練服之內,整個上面都開始漸漸的閃亮出如繁星般的光點。

「三生印,第二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