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芸只知道這是她十四年來吃的最飽的一餐,而且是她從沒吃過的美味,她已經感覺到了滿足,沒想到一跟着主人,就那麼幸運的吃飽了一餐,小芸依然是管着凌葉叫主人。

是啊,生活在平民的家庭裏,很少有人可以能吃飽飯,飯都要給男人吃,那樣才男人才會有力氣幹活,才能養着家生活,而小芸是被收養的,她從來沒吃飽過,一直都餓着肚子過日子……. 第五十五章 神醫凌葉

吃完這餐飯後,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各自回到了酒樓爲他們安排的房間,凌葉可是維特斯商行的高級貴賓,他們自然不敢怠慢,給安排的都是酒樓最好的房間。

期間凌葉發現了小芸身上有非常多的傷,大多都是被鞭子抽的,他問了小芸,小芸說:“是以前養我的人抽的,只要我不聽話,或者有事情做不好就會打我,還不給飯吃。”

凌葉微笑的摸了摸小芸的頭道:“以後不會出現這樣的事了。”他能感覺到小芸身上的顫抖,但聽到凌葉說出這句話後,就沒那麼怕了。

凌葉使用了源力幫小芸療了傷,小芸身上那些觸目心驚的傷痕瞬間就被淡淡抹去了,那時候她愣愣的看着凌葉,她只知道這是非常厲害的人才能做到的事情。

凌葉剛進入酒店安排的房間,那牛狗熊就跑到了凌葉的房間來,後面還跟着兩個大漢,凌葉心想:那裏因該是裝着十萬金幣吧,這牛掌櫃到還挺聰明的!

凌葉接過十萬金幣的時候,明顯能看出那牛掌櫃臉上肉痛的表情,凌葉調侃道:“難道牛掌櫃捨不得。”

牛狗熊立馬道:“當然捨不得了……… 不不,捨得捨得,只要是送給貴公子什麼都捨得。”

“那你在送我十萬金幣把,最近我手頭也比較緊。”

聽到句話牛狗熊,面部表情明顯的抽筋了幾下……..

到底凌葉要沒要那十萬金幣,無人得知,但第二天有人看見那牛掌櫃似乎人都傻了,表情木木的!這個謎題直到幾百年後才被揭開,原來那牛狗熊其實是被一條可以開口說話的小龍給嚇傻了…….

…………

一夜無話,凌葉只是照常的修煉着,也煉化了以下綠光石,他現在已經可以用綠光石變幻任何形態的武器了,但是凌葉依然用五彩石融入其中,他發現綠光石所蘊含的能量越來越強大,至於那塊融合進凌葉額頭上的神器玉佩,凌葉還沒琢磨到其它的用處。

第二天起來,凌葉走出房門卻發現昨天那個與他交手的護衛吳丸正在門口,只見吳丸正站門口等着什麼,看凌葉出來,他立刻直接跪在了地上。

“凌公子,在下有一事相求。”見吳丸跪了下去,凌葉立馬將他扶了起來。說道:“吳兄請說。”

那吳丸把事情告訴了凌葉,原來吳丸在這小鎮裏結了婚生了子,孩子都比凌葉大了,有二十來歲了把,而他的妻子也算是當地有名的美女,但是和他結婚後卻因爲一次和自己去冒險,遇到強敵,腿骨被砸斷了,他巡遍了名醫都無法治癒,昨天見識到了凌葉的神器能力,吳丸回到家後就想如果讓凌葉來看看這內人的並是否有治癒的可能?

所以吳丸找到了凌葉,他和吳丸也是算是比較投緣之人,都互相比較佩服,他很爽快的答應了吳丸的請求。凌葉什麼都沒帶,空手就和吳丸去了他家,因爲凌葉使用的是源力,並不需要任何工具。

凌葉倒是非常感嘆自己這具神器的身體啊,竟然還能醫人治病。凌葉只能造物,他的造物源力包括了人的肉體,也就是說他可以改造人的肉體。

或許他是能治好吳丸妻子腿的。吳丸住的地方非常樸素,一個院子落裏,簡單的搭着一座小房屋。其實吳丸的家境本因該算很好纔對,但爲了給妻子治病他總是請了許多名醫來,花費很高,不得不把以前的房子賣掉,搬到這貧民區來居住

凌葉不禁感嘆吳丸對自己妻子的愛,這麼多年了依然沒放棄給妻子治病。這和貧民區裏大多數的小孩都穿的非常破爛,不過他們和夥伴玩的非常開心,偶爾一隻飛過的蟲子他們都能看半天。

見到吳丸來了,孩子們都高興的叫道:“吳丸大叔好!”這裏的孩子們都非常崇拜吳丸大叔,因爲他是這裏最強大的人,以前經常會有人來欺負這裏的人,但自從吳丸大叔把他們趕走後,那些壞人就在也不敢來了。

孩子們都帶着好奇的眼神看着凌葉,凌葉身上穿的衣服做工非常好,但在孩子們眼中並不知道衣服的價格,但他們知道那是件非常好的衣服,就因爲凌葉身上穿的衣服中沒有一個洞!

孩子就是如此的單純,判斷事情往往都很簡單,沒有鉤心鬥角,凌葉也非常喜歡這羣孩子,雖然他們一個都營養不良,經常吃不飽所以這裏的孩子個頭很矮一個,凌葉看着圍上來的孩子們,一個個純真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凌葉問吳丸道:“我長的很奇怪麼?爲什麼孩子們都看着我。”

吳丸笑道:“孩子們看你衣服沒有一個洞,想必是認爲你是有錢了咯,都想要點零花錢!這些孩子們都是比較貧苦漁民的孩子,所以很少能拿到零花錢,他們都很期待往這裏路過的人可以給他們個銅幣買糖吃”

凌葉不禁感嘆着下層社會孩子們的生活,真的很艱苦,但是他身上並沒有銅幣,他直接拿出了孩子們都沒見過的錢,那錢幣是金燦燦的。

孩子們把凌葉給自己的金幣都拽在手中,都如獲至寶般,雖然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吳丸笑道:“這錢是不能用的,快拿給你們的媽媽,她會給你們換糖吃的。”

孩子們都非常相信吳丸的話語,一個個都跑開了,回到了各自的家裏,吳丸無奈的搖了搖頭,凌葉給的錢太多了,那已經是他們一個家庭一個月才能賺到的錢了。

足夠孩子們買很多糖吃了。走進吳丸家的院子裏,那裏正有個二十來歲的青年在那打掃院子,那是吳丸的兒子,他叫吳天,也是個修煉者,但實力不強,只在三階左右,技巧都是吳丸教他的。

吳天非常有禮貌的道:“爸,你回來了啊,還有位新朋友啊!”

吳丸道:“這是我們家的貴客,專門爲你媽治病的,你快去菜市場買點好酒好肉來招待。”

吳天站在原地好半天,非常不好意思的撓者頭,他道:“你也得拿錢給我啊…..”吳丸直接丟了一個銀幣給吳天,只見那小子對凌葉笑了笑,直接一溜煙去了菜市場。

吳天在路上喃喃道:“就那小子,年紀輕輕的哎……難道是老爹老眼昏花了?”顯然他可不信如此年輕的凌葉,能把自己母親的病給醫好了。

吳丸還沒走近房間就說到:“柳翠啊,快快,出來迎接下貴客。”吳丸老婆全名叫林柳翠,只見她扶着一個座椅,下面有兩個輪子,她雙腿的骨頭都在那次冒險中給砸碎了,不能動彈,只能靠座椅行動,沒次吳丸看着自己妻子都會心裏酸酸的,他幾乎後悔死了,年輕的時候就不因該帶着妻子去探險。

凌葉看着林柳翠,他驚訝道:“吳大哥,難道大嫂她是修煉者?” 這個吳丸可沒告訴他,只見林嫂直接笑道:“這位小兄弟你看我都不能行動了,還什麼修煉者啊,只是殘疾人罷了。”

吳丸說到:“這次我請這位小兄弟來就是爲了治你的腿的。”

凌葉見林嫂擺了擺收,直接笑道:“不用了,不用了我這條腿啊是治不好的。”

凌葉看了看林柳翠擺了擺手,但是他發現林柳翠的皮膚卻非常潔白,而且臉上並沒有什麼皺紋,顯的非常年輕,頓時問道:“不知道林嫂是什麼職業者?”

林柳翠到:“也沒什麼,只是一個比較少見的職業,是一個控蛇師,不過那玩意我好多年都沒弄了,家裏也沒養幾條蛇。”

原來是控蛇師他也是聽說過這門職業。凌葉點頭了點頭,繼續說到:“我可以治好你的腿。”

那林柳翠眼睛一睜她說道:“什麼,你確定可以醫好我的腿麼?”吳丸本來也就是試試,他沒想到凌葉能這麼確定的說道可以醫好自己內人的腿,這個消息對他而言比什麼都大,這些年來柳翠都沒埋怨過他一次,這讓他很慚愧啊。

凌葉嚴肅的點了點頭,吳丸見凌葉並不象亂說立刻道:“凌兄弟只要你能醫好我內人的腿,以後我就是做牛做馬也要報答你!”

凌葉並不是有目的來的,他只是喜歡吳丸的豪爽。直接不廢話,開口說對林柳翠說道:“林嫂先得罪了!”

林柳翠都幾十歲人了,那會害羞這些,而且這是治病,直接把褲腿給掀開了,神奇的是林柳翠的腿就如羊脂一般潔白,非常漂亮,凌葉都不知道她是怎麼保養的。

直接用手握住了林柳翠的腿骨,說道:“果然是腿骨斷裂。”吳丸和林柳翠都直直的看着凌葉的手,只見凌葉手中閃顯出乳白色的光芒,柔和的源力直接滲入到了林柳翠的腿內。

她只感覺到這股柔和的乳白源力進如刀腿內非常舒服,而且她能感覺到自己小腿上斷裂的骨頭竟然在慢慢的癒合,林柳翠臉上閃顯出驚喜的表情,不到五分鐘,凌葉把手收了回來,道:“可以了。”

吳丸驚訝的看着凌葉,沒想到才五分鐘凌葉就已經把折磨了自己妻子十多年的腿病給治好了,這確實太神奇了,林柳翠直接站了起來,顯然十幾年沒走路了,這讓她有些重心不穩,差點摔倒,還好吳丸眼疾手快,扶住了自己的妻子。

“太神器了!凌兄弟你真的是神醫啊!”吳丸見自己妻子竟然可以站起來了,高興喊道,林柳翠也是應聲道:“凌小兄弟的醫術真是神奇啊,我這腿就這樣醫好了!”話語非常激動。

林柳翠在吳丸的攙扶下她終於走了幾步路,她已經上十幾年沒這麼開心過了,然而在林柳翠沒興奮幾秒鐘,她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能量正要涌出體內。

凌葉奇道:“柳嫂似乎要進階了!”吳丸聽到這話更是一喜說道:“這,這….”他沒把話說完就興奮就啞口無言了。

“竟然是八階?”凌葉失口喊出,吳丸也是十分興奮道:“你林嫂啊,在十多年前就是七階巔峯的強者了,哎奈何那次碰到強敵,雖然將他殺死,但柳翠腿也被砸斷了。”

凌葉暗驚這林柳翠的實力竟然如此強大,在十多年前二十多歲時就已經是七階巔峯強者了,果然這中金大陸是臥虎藏龍啊!

只見林柳翠進階後,整個人更是年輕了許多,就象二十多歲的小姑娘一樣,讓吳丸看是是好生心動,那不正是柳翠二十多歲的模樣麼,確實修煉者進階後是會年輕一些。

吳丸直接就跪到了凌葉面前,自己妻子的腿斷了,這一直都是他心頭的痛,現在自己妻子的腿不但治好了,而且實力還進階,心情非常的激動。

凌葉快速的扶起了吳丸,說道:“其實小事而已,何足掛齒!”

而買菜回來的吳天走進了家門,就見到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子正站在自己父親旁邊,吳天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眼睛沒花,只見那女子說道:“吳兒啊,你回來了?”

他直接一驚,那是他孃的聲音,他真不敢相信眼前的場景,直接整個人都楞在了當場,哭道:“娘。”

凌葉微笑的看着這樣歡樂的一家人,心裏頓時一酸,他的親人都被獸人截殺了,真不知道還有誰活着…….

在吳丸的家裏吃了一餐飯,他吃的很開心,因爲他們都很樸實,雖然是修煉者但他們卻早已不問世事!和衆人告別,凌葉說道:“我該走了,認識了吳兄我很開心!”

凌葉其實也非常希望吳丸他們一家能倒自己身邊幫助自己,但他知道吳丸一家好不容易過着平淡的生活,如果他提出讓吳丸跟隨自己的要求,想必他們一家子也不會反對把,但凌葉最終沒說出來。

“吳兄,吳嫂不用送了,有時候我就來這裏玩!!”

“凌兄弟保重啊!”吳丸一家都目送着凌葉離開,凌葉從都到尾都沒有收他們一家一點好處,這真是個熱血青年啊,吳丸看的出凌葉以後會是個大作爲的人。

凌葉聽到吳丸告別的話,直接朝後面擺了擺手,也沒回頭看吳丸他們,獨自走在鄉間小道上,身影顯的有些瀟灑不羈,卻帶着淡淡的落寞的味道……. 第五十六章 嗜血魔狼

凌葉回到了酒樓,和烈風他們集合在了一起,烈風他們是要回南火帝國,而凌葉是要幫鬼火去奪回槍絕門,建立自己的第一支勢力,凌葉和鬼火早就告訴烈風他們去南火帝國的目的了,烈風也表示可以幫助他們。

現在他們在流雲帝國,這裏位於中金大陸的最北面,而南火帝國位於中金大陸的最南面,正好對直着走就能到達南火帝國,但中間還有一個超級帝國,血鷹帝國位於中金大陸的最中間位置,想要去南火帝國路途還非常遙遠!

衆人都坐在凌葉所住的套間大廳內,商量着決議,小芸那丫頭身上的破衣服都被瑩瑩丟了,本來小芸姿色就不錯,這換上了新衣服到讓人看了有種驚豔的感覺。似乎是瑩瑩是和她說了什麼,小芸站在大家面前沒有非常但卻了。

他們商議好了,今天就開始啓程,準備長途跋涉前往南火帝國,這次的行程走的快,想必也要三個多月,慢的話至少走個半年,中金大陸土地非常遼闊,路途中還會有非常多的中小國家。

凌葉他們很快就上路了,在小鎮上買了輛馬車,都是由大陸最有耐力的馬匹悍馬組成的,還有幾批悍馬用來騎坐,烈風,和末雨都是騎在馬上,而鬼火則成了車伕。

凌葉要抓緊時間修煉,所以就坐在了馬車上,馬車上還有瑩瑩,小龍,和一直都膽怯看着凌葉的小芸,對於這丫頭凌葉真的不知道怎麼去交流,她似乎天生就怕凌葉一般。

坐在馬車上,瑩瑩美眸看着凌葉,問道:“凌大哥你今天早上去那了啊,我都找不到你人呢!”

凌葉汗顏,這妮子早上又找自己了,她幾乎每天都會纏着自己,難道瑩瑩不知道她那副容顏對男人有多大的殺傷力?就連凌葉都忍不住想意淫……..但是凌葉卻真不知道該怎麼接受瑩瑩這丫頭,他並不想害了瑩瑩,他只是一個復仇者罷了。

凌葉道:“沒什麼,就是出去走走而已。” 這時坐在一邊的小龍插嘴了:“老大今天早上還跟我說,別告訴你他要去妓院風流呢…..”

聽到這話,瑩瑩頓時就臉紅了,雖然在這裏男人上妓院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被自己女人發現了還是會被一頓打罵的,真不知道凌葉是怎麼那個的…..想到這瑩瑩就擡起了頭,用着殺人的眼神盯着凌葉。

凌葉脖子一縮,心理暗道:這丫頭真象管家婆,我這還沒成她什麼人呢。

瑩瑩道:“你想什麼呢?”凌葉揮了揮手,說道:“沒什麼,沒什麼!”

“對了,做那事情舒服麼,什麼感覺啊。”瑩瑩羞花着臉問道。

凌葉聽到這話,不禁無語,答道:“不知道,因該沒什麼感覺吧。”隨即就覺得不對,又搖了搖頭說道:“我真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心裏一想:這不是明擺着說自己去了那風月場所麼。”

頓時無奈了表情,惹的小龍在那哈哈大笑,瑩瑩也是小臉通紅着,好奇的看着凌葉,說道:“不知道什麼感覺,那爲什麼男人都去哪裏……”

凌葉直接暈倒過去,惹的小龍捂着肚子嘴都笑歪了,就連小芸也捂着嘴吧,發出清脆的笑聲,瑩瑩頓時才感覺到不對,把衣袖給掀到了手臂上,直接喝道:“你個小屁龍,竟然敢耍我!”

小龍立馬求饒到:“大嫂,大嫂別……”

瑩瑩聽到大嫂這個詞,臉上又是一片緋紅,小龍管凌葉叫大哥,那小龍叫自己大嬸,自己乞不是成了凌葉的那個了麼……她直接把小龍給抓到了半空中,小龍只看見眼前一黑,然後就沒了知覺……

…………

長途跋涉了十幾天,凌葉他們一直都行駛在商道上,也路過了許多流雲帝國裏的大城市,在其中補充了些補給,也把一路下來疲憊的馬換了一匹新的,夜晚他們男人就在外面搭帳篷睡覺,女生就睡馬車內。

現在天空下起了大雨,他們準備先去找個地方避雨在趕路,正好前方有一個小村落,正好去那休息一陣子,凌葉走出了車廂,周圍下着的大雨更本碰不到凌葉身體絲毫,他已經架起了空間魔法,而烈風,和末雨就沒這能力了,被淋溼了一身。

凌葉在雨中對着衆人說道:“前面有個小山村,現在雨越下越大,我們先去那避避雨把。”衆人點點頭,說道:“好的!”

小芸很好奇的對瑩瑩道:“爲什麼凌哥哥站在大雨中,也不會淋溼啊。”這十幾天的接觸,凌葉總是讓她別叫自己主人,所以他已經改口叫凌葉哥哥了,而且小芸發現凌葉其實是個很隨和的人!

瑩瑩笑道:“那是魔法,很厲害的魔法噢!” 小芸聽了非常驚訝的點了點頭,原來魔法有麼厲害,都能當雨傘用了,可以節約很多錢呢!

馬車朝着小村落飛馳,很快沒有幾分鐘他們已經到達了村子的不遠處,但凌葉的神情非常嚴肅,因爲他在空氣中聞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儘管天空下着瓢潑大雨,依然無法掩蓋住拿股撲鼻而來的血腥味。

烈風騎在馬背上,對着走出馬車的凌葉道:“那是人血的味道。”

凌葉也望着前方的山村,距離不到四百米,他看見了了村落的周圍流下來的雨水不是青色的,而是血紅色。凌葉看了看烈風,說道:“我們進去。”

在路途上一直都不怎麼對凌葉說話的末雨神情非常嚴肅,他說道:“那是狼,一羣狼,非常可怕的嗜血魔狼。”末雨的能力其實不是搏鬥,而是嗅覺,只要聞到其血液,他就能猜出那是什麼魔獸的血。

凌葉說道:“有多少隻。”

“我不確定,但至少會有一千多隻,我沒見過如此衆多的狼羣,這麼多的狼之中肯定有狼王,我們還是別進村子了爲妙,那裏的野狼正在屠殺存民,如果我們被狼羣發現了,會很麻煩!

凌葉凝重的點了點頭,他知道就算自己人去救村民肯定也是徒勞無返,因爲狼羣的數量太多了,已經超過的一千多隻,村民們已經死的死,逃的逃了。就在這時凌葉突然眼睛一睜,大喝道:“不好了,大家準備戰鬥。”

站在車外的,烈風,末雨,鬼火他們也看到了眼前的情景,只見那村子裏逃出了村民,那是一個戰士修煉者,那裏的村民都被屠殺光了,只剩下幾個人幸運躲的過去,他是一個四階戰士,今年四十多歲了,叫秦雙。

秦雙所在的村子是一個小村落,這裏一直都很太平,可是最近在十萬大山中總是有魔獸頻頻出來擾亂居民生活,每次都要收上十幾條人命,那些魔獸才肯離去。

這次他沒想到,有魔獸來到了他們村落來,而且竟然是最恐怖的狼羣,數量已經超過了一千字,是魔獸,普遍一隻實力都在三階,比較厲害的魔狼已經有了四階實力,隊伍中也夾雜着少量的五階精英魔狼。

這樣恐怖的狼羣,已經抵得上帝國幾萬的精英部隊了,非常恐怖,秦雙所在的存落只有一千多人,看見黑壓壓一片衝過來的狼羣,他們只能躲閃了。

但是奈何他們他們村落大多都是普通人,根本跑不過狼羣,狼羣所過之處,不管老少,全部被魔狼給撕的四分五裂,村子頓時血流成河。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