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雲煙出道以來,因爲沒有過硬的背景,拍的都是流量劇。

雖然火,但沒有營養,和主流獎項一直無緣,甚至連個提名也沒有。

因此,她一直被嘲演技差,資源虐,跨不過流量明星和正經演員之間那道屏障。

而江容卿……

“謝謝你,容卿。”

她心生動容,雙眼清凌凌望向他,真誠地道。

男人卻不滿意,單挑眉峯,不悅地問:“叫我什麼?”

“嗯?”

她茫然地眨眨眼。

“老婆,又忘記自己身份了?”

男人調侃地問。

一旁,凱麗不自在地別過頭。

小麗更是臉都紅了,低頭竊笑。

宋雲煙也小臉發熱,知道越扭捏越要被他嘲笑,索性大聲地喊道:“謝謝老公,這總可以了吧?!”

“……”

江容卿滿意地笑笑,又吩咐了凱麗和小麗幾句,讓她們照顧好宋雲煙。

說完,他卻沒離開,而是將宋雲煙也拉了出去。

“幹什麼?去哪兒?”

跟着他上了電梯,宋雲煙好奇地問。

男人一慣的神祕風格,扔給她一句:“到了你不就知道?”

宋雲煙扁扁嘴,不再多問,當被他帶進EK的會議大廳時,還是驚訝地瞪大了雙眼。

會議廳內,六位股東已經正襟危坐。

見到宋雲煙,也是驚訝不已。

“容卿,開股東大會,你帶她來幹什麼?”

一位孫姓股東是江家的舊交,江容卿的叔輩,他立刻不滿地質問。

施施然帶着宋雲煙坐好,江容卿毫不避諱將兩人牽在一起的手放到桌面上。

像對衆人的宣示和挑釁。

“孫叔,她是我太太,陪同我參與股東大會,沒什麼不妥吧?”

“你!”

孫叔說不出話,只好吞回一口氣。

宋雲煙一開始有些不自在,但他如此維護自己,她也就大方一笑,第一次以老闆娘的身份旁聽他們的股東大會。

“據我所知,在場六位股東,有四位都拋售了股權。”

江容卿開始秋後算賬,開門見山地道。

之前,EK股價狂跌。

可現在,短短一天內,因爲那個驚天反轉,股價又開始直線回升。

幾個拋售的股權股東,第一個就是孫叔。

他額頭冒出冷汗,磕磕絆絆地道:“容卿,股權我們會盡快回購,屆時……”

“不必了,你沒有機會回購了。”

江容卿將他打斷,叫來祕書:“語嫣。”

穆語嫣立刻取了一大疊文件來。

他揚手,將文件在桌面推開,動作瀟灑有力。

更有力的,是他接下來的話:“這些就是收購合同,收購人Andesen,正是我本人,這是我的的英文名。”

“什、什麼?”

幾位股東都變了臉色,顫巍巍的手接過文件,仔細翻閱。

江容卿閒適地向椅背一靠,一手摩挲着小女人嫩滑的手背,一手一下下輕叩桌面。

“幾位既然已經賣出股份,那麼,你們可以退出董事會,我不再多留了。”

說着,他下巴微揚,點向門口的方向。

“這、這……”

幾位股東磕磕絆絆說不出話來,宋雲煙也詫異地望向身側的男人。

EK是他脫離江氏,自己創立的娛樂帝國。

但是江氏在本地的勢力畢竟太大,EK的幾位股東,都和江氏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而江氏,目前是紀瑩的天下。

也就是說,江容卿一直明裏暗裏受到紀瑩的制約。

可這一次……

利用抄襲風波的危機,江容卿暗中操作,反而收回了EK幾乎全部的股權。

從今以後,EK就真正成了他的一言堂。

想明白這些,宋雲煙對他的佩服又多了幾分。

偏頭看向他的眼神,不知不覺就寫滿了小女人對丈夫的自豪與崇拜。

“要我叫人請你們出去?”

幾位股東顫巍巍坐在原地,一時沒動。

江容卿沉聲一句,他們半句請求的話也不敢再說,在孫叔帶領下,紛紛灰頭土臉地離開會議室。

見證了江容卿收回EK主權的操作,兩人就下班回家。

因爲接下來,不管是收回股權與管理權的江容卿,還是名聲跟着《北川行》大振的宋雲煙,都有的忙了。

所以要抓緊最後的閒暇時間做快樂的事。

當晚,宋雲煙被折騰的奄奄一息。

被逼着叫了好多聲“老公”,嗓子都嘶啞,才被男人好心放過。

如兩人預料,第二天宋雲煙就被安排了新工作。

是爲宣傳《北川行》而參與的一場公益直播,所以全部主創人員都會到場。

在小麗陪同下來到現場,她就見到好多劇組的熟面孔。

白韜,造型師白小白,動作指導,還有幾位主演。

一一含笑打過招呼,宋雲煙剛要去換衣服,耳邊就響起低柔的一聲:“雲煙。” “紀大影帝?”

偏頭,宋雲煙看到紀南生那張溫潤如玉的臉,有些驚喜地叫了一聲。

如今她和江容卿感情好,愛情的浸潤下,整個人活潑不少,和紀南生也開起了玩笑。

望着她容光煥發,又略帶小女人嬌憨的模樣,紀南生眸底卻滑過一抹黯然。

微微苦笑了下,他溫和地問:“最近還好嗎?”

“前段時間的抄襲風波鬧的,我天天躲記者,吃不好睡不好的。不過現在都沒事了,雨過天晴!”

我的未來女友 語氣輕快地說完近況,她亮閃閃的清水眼望向他,“你呢?這段時間都沒消息,今天也以爲你不來呢。”

劇本就是他拿給紀瑩的。

爲避免被抄襲事件波及,他提前出國,一直在外觀望。

本來是等着江容卿因爲這件事破產,以與宋雲煙離婚爲代價,向江家求和,保住EK。然後他就可以趁虛而入,來到雲煙的身邊。

可結果……

清潤的眸間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不甘,他脣角依舊帶着和煦的淺笑,說:“去國外拍一個雜誌,沒能和你共患難,是我不好。”

“沒事沒事,反正都過去了。”

宋雲煙釋然地擺擺手,看時間所剩不多,就快速地說:“我要去換衣服了,回頭聊。”

語畢,瀟灑地轉身,快步奔向試衣間。

從她的狀態,紀南生就明白,她現在和江容卿的關係一定很好很好。

他用力攥了下拳頭,短短的指甲掐破了掌心。

“雲煙……”他在心底對自己說,“我不能再等了!”

劇組一行人很快做好造型,公益直播準時開始。

T臺上鋪着厚厚的紅毯,宋雲煙一身杏色修身禮服走上來。

禮服剪裁得體,用料考究,又是出自知名設計師之手,與她婀娜的身材,清冷又典雅的氣質,十分相稱。

剛一上臺,無數媒體的攝像頭就對準她狂拍。

“嘖,愛情的力量還真是偉大。你不就帶她去了一趟拉夫島,回來她怎麼就漂亮的像換了一個人呢?”

臺下,聶宇盛陪同江容卿,也來做直播觀衆。

他調侃的話剛出口,江容卿就一個冷眼瞥過來,“漂亮的像換了一個人?你的意思是,她從前不漂亮?”

聶宇盛:“……”

被噎了一下,他無奈地擰眉,“江總!護妻也有個限度行不行?你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呵。”

江容卿冷嗤。

聶宇盛舉起雙手,“行行行,我真服了你!我是看出來了,你現在呢,是被人家宋雲煙小姐收拾的服服帖帖。”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