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談何容易,這些神通仙術,每一種都是亘古流傳,是最為本源的力量,想要駕馭這些力量,甚至凝練在一起,簡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起碼王乾現在是絕對沒有可能把這些東西完全凝練,因為他對於這些力量的本質認識還不夠,而且本身的境界力量也不足。

「這就是瓶頸了,過不了這關,我永遠都不能成就神仙大能的境界,那暗中出手的神仙大能,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翼人族的一尊神仙,翼人族,體質特殊,光明黑暗並存,所以他們參悟大道,一般就是這兩種,而這個神仙大能,應該主要修行的就是光明大道,這光芒無比凝練凌厲,非統小可。我到底要凝練出一種什麼意志來?混沌?這是萬物之源,可以熔煉一切,可以開闢一切,最是包羅萬象,無窮無盡,誅仙?這是極端的意境,鋒芒無量,斬殺一切,以絕對的鋒芒開闢無上大道之路,也是一種可能。苦海,可以讓億萬塵世,諸天萬界都永世沉淪,非同小可,還有彼岸,是最為美好的願望,也是最為可怕的境界,超脫一切,到達彼岸!還有其他,我這一身修行的大道,都是古老至高的大道力量,本來給了我無窮的積蓄,實力遠超同級,但是這個時候,想要統御起來,就是千難萬難了!」

王乾心中不斷轉動著想法,每一個剎那的思維都運轉到了一個極限,一縷縷智慧的光芒從他的元神之上爆發出來。

「不過我這一生,和生死最為有緣,從生到死,從死到生,而且還有生死輪-轉大神通,練就兩尊身軀,這應該是最本質的一種力量了,生死,陰陽,轉化,這就是,這就是應該叫做輪迴!不錯,就是輪迴!」

轟隆,這個念頭一起,王乾心中猛然爆發出無窮的光芒來,心神明澈,通透無比,境界上猛然增長了一大截。

他這是領悟出了自己的東西,從萬千大道中,選擇出了和自己最為契合的力量,這一個跨越非同小可,是成就神仙的最本質的東西。 古路意志如此行徑,也便是說若是獲得此方機緣,便幾乎可以相當於以一人之力橫掃曾經古路開放之時的所有機緣,這是何等的造化?

此時哪怕是李洛心中亦是不禁砰砰直跳,哪怕是曾經,古路之上的機緣亦是足以令人生死相向,此時盡皆匯聚一處,這其中滔天造化,怎能夠輕易想象?

更何況,還有那邪靈初祖不知為何反而進一步催化這等機緣,最後成型之時,很可能震驚無盡星空,載入史冊的一樁機緣,此時就在眼前的李洛,豈能不盡全力奪取?

聯想到以往古路意志的行徑,李洛堅信自己並非沒有希望,對方不排斥外來天驕,反而是那本土勢力已然搖搖欲墜,天穹古路對其的支持亦是有限,而專門催化機緣值此出世,那古路意志很有可能反而更加青睞外來的天驕!

一念至此,李洛亦是難以抑制內心的狂喜,深深呼吸勉強平定了一番心情,繼而皺眉冥思想到,雖說古路意志會排斥邪靈一族,但是邪靈初祖做了那般準備,絕對不會輕言放棄,此中必然還會有所期望,想要獲得那機緣,最大的擋路石便是那邪靈初祖!

一想到邪靈初祖,李洛的心思亦是不僅冷靜了下來,這是一尊蓋世強者,此番對於那古路意志所催發的機緣更是虎視眈眈,甚至為其做出了巨大的貢獻,自己想要奪得機緣,這是一個避不過去的門檻。

心裡暗自思索,此番可謂是火中取栗,宗族勢力不在此地難以依靠,而面對的卻是一個不對等的敵人,委實是壓力不小。

尤其是那謝靈族初祖,顯然是已經觸及了造化的絕代強者,在這等強者虎口之下奪食,再怎麼謹慎也不為過。

遠處赤茫淡淡,沉浮於雲霄之下,玄奧流轉其間,逐漸顯化作一道道莫名的道跡,繼而無盡靈潮如海般匯聚,在一剎那之間便形成了一方古樸的青銅門!

的確是這般突兀,原本的赤色神茫消失殆盡,古老的青銅門戶隨之替代而出,在那虛空之中屹立著,泛著陣陣恐怖氣機,浩瀚深邃令人心悸。

這是?一時之間,在場的諸多邪靈盡皆是心中劇震,滿是駭人地看著那一道虛空之中對方青銅門戶,古老斑駁的青銅銹跡書寫著歲月的滄桑,仿若來自太古之前的氣機令得所有生靈盡皆心中難以保持平靜。

這,便是那機緣所在?

看著這一道青銅門戶現世,李洛亦是不由自主地心中一驚,冥冥之中彷彿有著某中莫名的吸引力自那古老的青銅門戶之上傳來,似乎是在催促著他進入其中,這種感覺相當之強烈,甚至令得李洛下意識便要入內一般。

不過下一刻,李洛亦是深吸了一口氣止住了體內那蠢蠢欲動的趨勢,定睛看向那一道古老的青銅門戶,玄奧的氣機逸散,再加上李洛手段與至寶的精妙,那一尊邪靈族的大邪王絲毫未曾察覺到李洛等人的存在,此時所有生靈的焦點只有一個,那便是那青銅大門戶。

「進來,來到這裡,」腦海之中不斷有著這種的趨勢的感覺,李洛輕輕搖了搖頭,再度看向那青銅門戶之時,便也已然發覺赫然便是從其上傳出的,同本同源極是清晰。

李洛靜心思忖著,這是古路意志所凝練而出的機緣,沒有欺騙自己的道理,而若是選擇自己倒也不是那般難以理解,畢竟此地除了自己之外盡皆是邪靈族,李洛此時所忌憚的不過這一青銅門戶之中會不會有著那邪靈初祖的算計,面對這等層次的蓋世強者,再怎麼小心也不為過!

李洛糾結了片刻,感受到那青銅門戶之上的氣機變化,兩扇古老的青銅大門彷彿在隱隱震顫著,莫名流光閃爍,腦海之中的想法亦是更加強烈了。

那便搏一搏!李洛一咬牙一狠心還是做出了這個決定,富貴險中求,本來便早已經下了決心要奪取這天大機緣,都到此刻了自然不能畏首畏尾,哪怕那邪靈初祖再怎麼可怕,在這等古路意志所凝練的機緣之下,想必手段也不會有多少,這個險,值得冒!

看了一番此間局勢,那守在青銅門戶之前的大邪王李無忌,便顯然成為了最大的阻礙,對方高深的境界與修為使得李洛不敢有半分輕視,大王者,已然是一個全新的生命層次,若是強行闖過,對方只需要微微動念,自己等人便會陷入那無邊的規則虛空之中,沒有半分僥倖的可能。

李洛閉目思忖,以遮掩自己的目光,似那等層次的強者,哪怕自己遙遙注視,都有可能令得對方察覺出問題,現在不過對方的心神盡皆被那青銅門戶所吸引未曾察覺異常罷了,謹慎還是應該一點的。

片刻之後,李洛取出了一方古樸的道卷,泛著玄奧至極的氣機,只不過在李洛的神識控制之下沒有絲毫氣機泄露,赫然便是曾經的太極圖!

一道青光劃過,一眾追隨者盡皆被李洛收到了太極圖的空間之中,畢竟此時這古路已然是邪靈一族的地界,自己待會闖入了那青銅門戶之中,必然會惹惱那一眾邪靈強者,屆時一眾追隨者必然危險至極,再說此時天穹古路之中應當不會如昔年一般再有什麼機緣了,所有的大好機緣應當盡皆在那青銅門戶之中,留在外面也無甚意義。

「誰!」不料,將一眾追隨者收起,泛起的陣陣空間波動,依然還是令得那數千里之外的大邪靈王李無忌察覺到了絲絲異樣,旋即一聲怒喝,浩蕩氣機夾雜著無邊的規則之力向著李洛的方向傾覆而去。

氣機深沉,浩瀚如海,邪靈大道衍化諸般邪象破滅著諸般虛空,聲勢極為驚人,這般威能,幾乎令得李洛不可能有著絲毫抗衡的可能!

好可怕的大邪靈王!李洛心中亦是暗自驚懼,這般浩瀚威能潰壓,自己若是正面硬抗,十有八九會有著隕落的危險,彼此之間的差距,委實太大了!

空間在撕裂,旋即寸寸粉碎!李洛見此情景,壓制著心中的驚駭,旋即揮手打出一方靈珠,靈珠之中氤氳四溢,最其中更是有著墨黑色的雷霆閃爍,泛著陣陣毀滅氣機。

在靈珠被打出去的瞬間,整個墨藍色的珠子頓時化作粉碎,繼而一道純粹至極的雷霆法則在半空之中瀰漫,浩瀚的雷霆瞬間顯化而出,墨黑色泛著無盡的雷道法則撕裂了無盡虛空,天穹之下一陣破滅氣機,可怖而深沉的雷霆之力在穹頂之上炸裂而出,威能可怖,方才氣機驚人的邪靈規則在這一道雷霆之下瞬間化作了虛無! 「雷霆法則,怎麼可能!」看到虛空之中炸裂的墨藍色雷霆,浩瀚皇道法則之威潰壓,令得那大邪靈王李無忌亦是不禁勃然變色,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不知名的隱藏強者竟然有著如斯恐怖的實力!

怎麼可能?古路之上竟然會有這等隱藏的皇道強者?這怎麼可能?一時之間,李無忌心神盡數為之所懾,滿心之中盡數是那浩蕩雷霆之威,看著這般威能傾軋而至,李無忌面上已然現出了幾分絕望。

擋無可擋!法則之威浩瀚,巨大的實力差距使得李無忌甚至連抗衡的機會都沒有,墨藍色雷霆威能頃刻而至,李無忌此時已然是閉上了雙眼。

「好膽!」繼而一聲輕叱,一道頗為邪異的聲音響起,在一瞬間亦是令得那原本閉目絕望的李無忌瞬間閃過了希望之光,這是初祖大人的聲音!

繼而漫天泛起一道道幽黑色的痕迹,頗為暗啞的神茫之中彷彿夾雜著無盡玄奧,僅僅數點,竟然便已然將那浩蕩雷霆徹底抹平,化作一片虛無!

這怎麼可能?化作一道神茫的李洛亦是感受到了此間的一切,很顯然是那不知名的強者隔著無窮距離將一絲力量投至此地,只是跨空而來已然被削弱了無數倍的力量,為何還是如此恐怖,那麼零星半點竟然磨滅了自家仙主所賜予自己的靈珠,那其中可是有著無量真人的一擊啊!

「不對,那是,本源!」李洛身形不變,暗自心驚的同時發現了這其中的駭人情景,本源之力!

那初祖,顯然已經踏足了帝境,自己先前的預料果真並沒有錯!一念至此,李洛不喜反而暗自苦笑,他道情願自己的猜測是錯誤的,畢竟此番自己的敵人可能是一尊帝境強者,這彼此之間的差距位面也太大了。

「小輩,莫要自誤!」聲如震雷,跨越了虛空,駭人的威壓遙遙降臨此地,彷彿欲要壓迫著李洛離開那青銅門戶,只是李洛見此情景亦是心中一狠,一聲爆喝,周身之上燃燒起了淡淡的星芒神焰,剎那間駭人威勢升騰而起,神茫速度激增,向著那青銅門戶而去。

星芒璀璨其速無比,眨眼間便已然來臨到了那青銅門戶之前,轟隆!

古老滄桑的青銅門戶在感受到李洛氣機的一剎那,亦是大門洞開,同時青色神茫衝天而起,彷彿在勾連著這古路身處冥冥之中的不可測的神秘,繼而在李洛化身星芒閃入那青銅門戶的一剎那,李洛伸手,造化帝兵驚鴻筆已然是在手上散發著熠熠神光,諸般玄奧盡數熔煉其中,下一刻,李洛單手握住驚鴻筆,大開大合之間劃出無數道墨痕。

撕拉!虛空彷彿被這道道墨痕所破裂,繼而莫名浩然的規則之力夾雜著某種隱隱的本源氣機徹底打亂了這青銅門戶所在的空間平行層,虛空一陣崩顫,繼而整個青銅門戶所在空間盡數塌陷,徹底迷失在浩瀚空間之中!

這!遠處那正暗自慶幸劫後餘生的大邪靈王李無忌很是驚異地看著那青銅門戶在自己的視野之中影響迅速變淺,繼而徹底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已然不在此方世界一般。

「蠢貨,你親手放跑了那小賊!枉本座跨越億萬里之遙救你一命,當真是朽木不可雕也!還愣著幹什麼,抓緊搜尋那青銅門戶的蹤跡,老祖我過幾日便到!」一道頗為縹緲的聲音迴響在那大邪靈王李無忌的耳邊,令得李無忌不由得暗自打了個寒戰,他很明顯聽出了初祖大人心中的震怒。

「初祖大人,那,那可是一尊無上皇者,我。」大邪靈王李無忌很是苦澀小心翼翼地說道,卻繼而被那邪靈初祖打斷。

「蠢貨,那不過是一個五神境的小賊罷了,修為還沒你高,方才那一擊是有皇者將一擊之力封印在某件靈物中罷了,他只有那一擊之力!」邪靈初祖很是氣憤地喊道,不過聲音傳到此地已然是微乎極乎,但是哪怕是一點餘音,一點怒意都足以令得大邪靈王李無忌膽戰心驚。

什麼!李無忌聽聞此言,亦是心中一震,旋即腦海之中便是一陣陣的悔意,誰能想到方才那身影竟是那般果決,這等保命利器,竟然說用就用,而且是主動使用,當真是令人難以理解,好大的魄力!

畢竟這等不屬於自身的可怖力量,尋常生靈哪裡會說用就用,盡皆是到了最後的生死關頭不得已方才會動用,不然必是重視珍藏,哪有主動使用的?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一切的時候,感受到初祖大人意念的遠去,李無忌面上也很是不好看,畢竟此番丟人可以說是丟大了,不過幸好初祖大人僅僅只是對著自己一人傳音,其他邪靈是半點不知曉此事。

「哼,愣著幹什麼,初祖大人跨越億萬里之遙將我等救下,還不快快搜尋那青銅門戶的蹤跡,一旦確定立刻記下空間節點,抓緊去!」看著一陣茫然尚且未從那方才威能交錯之中緩過心神的一種邪靈,李無忌亦是氣不打一處來,怒聲呵斥道。

「啊!」

「初祖大人!」此時聽聞李無忌一番言語,眾邪靈方才如夢初醒,知曉了方才那兩道威能交鋒的來源,頓時一陣心驚,繼而便是歌功頌德,各自四散去尋找那青銅門戶的空間所在。

只是臨行之前,李洛可是動用造化道兵驚鴻筆攪亂了那青銅門戶四周的所有空間痕迹,四下逸散的不規則虛空亂流更是令得這搜尋青銅門戶的難度大大增加,而那青銅門戶在容納了李洛之後同樣跨越了無數空間壁障,此時兩相交加之下,這一眾邪靈一時半會又豈能尋到一點線索。

此時步入了青銅門戶之中的李洛,卻是處於一方古老的大殿之中,大殿之內極為空曠,偌大的大殿之中唯有最中心之處有著一尊青銅雕像,其上銹跡斑駁,泛著歲月的滄桑、

而除了這一尊青銅雕像之外,大殿之中,盡皆是空曠的一片,李洛再度向地面看去,打磨的相當粗糙,紋理亦應當是太古之前的風格,看來這大殿的來歷,古老程度只怕要超乎所有人想象! 領悟出了輪迴的道理,王乾立刻就感覺到自己的境界瘋狂膨脹,他的法力並沒有增加,但卻心神通明,對於將來的道路真正有了頭緒,對於一個修士來說,這才是最重要的。

這一下,王乾的精神變得更加鋒銳,似乎可以斬斷枷鎖,掙脫緣分,種種神異之處全部都展現出來,重重大道神力開始匯聚,似乎要孕育出一種最為深邃的力量來。

不過仍然有一道屏障阻礙,不能夠真正突破過去,王乾知道,這就是神仙境界的屏障,只要打破,他就是神仙大能,只是這一步太關鍵了,他現在還遠遠不到那個層次。

即使如此,王乾也以重重大道力量,孕育出了一道玄奧的力量,這力量包羅萬象,混沌蒙蒙,只是輕輕一刷,殘留在他體內的神仙大道之力就被撼動了,微微一顫,一縷縷明亮的光華就流淌出來,融入了他的神國之中。

「好,終於有了希望,我的傷勢可以慢慢恢復了。」

王乾眼神凌厲,如今的他在境界上突破了一層,那些神仙大道之力,再也不是束手無策了,可以緩緩地煉化,這就足夠了,代表著他已經可以自己把所有的傷勢都恢復。

接下來的時間,王乾就靜靜地閉關,一絲絲地煉化那神仙大道之力,雖然緩慢,但每時每刻他的傷勢都在好轉,蒙蒙神國微微顫動,其中一絲絲光芒之力,開始消散,並且被他融入自己的神國中。

神仙大能殘留下來的力量,即使只是一絲,也有莫大的神威,浩瀚的精氣,對於他的神國是一個很好的滋補。

這一日,王乾長身而起,身形微微一動,虛空就在不斷爆炸,層層空洞被震蕩出來,周身籠罩一層混沌神光,一圈圈道光環繞,彷彿一尊蓋世的神靈,處在永恆時空深處。氣質蛻變,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半步神仙,就是半步神仙的境界,王乾清楚地感覺到自己體內蘊藏的恐怖力量,元神浩瀚,肉身神變,神國澎湃,一切的力量都達到了一種難以測度的巔峰境界!比起受傷之前,實力足足提升了好幾層。

破而後立,因禍得福,說的就是現在這種狀態。

心中滿意,王乾跨出密室,周圍一片光明,仙界九天之上,重重烈日恆星照耀,光芒和熱量灑落下來,瑰麗奪目!

此時,王乾看待世界的眼光又是不同,放眼望去,一層層時間空間,各種神秘的元氣,大道規則鎖鏈,都可以清晰地感應到,這種境界已經是高深莫測了!

天水城現在已經完全恢復了繁華,大量的人流匯聚,買賣法寶,丹藥的,吃喝享樂的,各種場所應有盡有,總算是有了仙界大城的氣象,不再像是以前那種廢墟模樣。

王乾這次療傷閉關,花費的時間著實不少,足足有三四年的時間,所以出現這樣的氣象也就不算什麼驚訝的事情。

再次見到殺戮聖子等人,這幾個人看著王乾,都被深深地震驚了。

虛幻縹緲,看似就在眼前,卻又彷彿是在無窮時空深處,相隔億萬里距離,一層層玄奧的道光環繞,一身青衣,瀟洒飄逸,這就是王乾給殺戮聖子他們的感覺。

「王乾兄,你出關了?你這,你難道已經突破到了神仙境界?」

無生聖子眼睛猛然瞪的老大,長長地吸了一口氣,語氣都有點哆嗦起來,可見王乾給他的震驚有多麼大。

殺戮聖子,獨孤聖子雖然沒有說話,但也是死死地盯著他,一副等待答案的樣子。

「沒有,神仙大能的境界,哪裡是那麼容易突破的,我這次雖然因禍得福,領悟出了不少道理境界,但是距離那個層次還有一段距離。」

王乾搖搖頭,苦笑一下,神仙境界,他也想突破,可惜還是差了許多境界。

「半步神仙,王乾兄他這是半步神仙的境界,如果我沒有猜錯,王乾兄應該已經領悟出了自己的大道核心,只要萬道歸一,就可以成就無上神仙之境界!」

殺戮聖子眼眸之中,一道道深邃的光線不斷交織,似乎是在感應推測什麼,臉色凝重,猛然開口說道。

「真的是半步神仙?那太好了,我們聖子聯盟終於也出了一個半步神仙了,接下來的事情,正要王乾兄來壓陣了!」

無生聖子歡呼一聲,連忙招呼王乾前往天水城中央核心的一處大殿堂。

幾人坐下之後,王乾這才詢問起來如今的局勢。

經過一番講解,他總算對如今的仙界局面有了一點了解。

最近幾年來,整個仙界的局勢都變得沉靜下來,似乎是一種暴風雨之前的寧靜狀態,不管是仙界的各方大派,還是域外世界的諸多勢力,都開始蟄伏下來,沒有太大的動作。不過各方勢力的諸多聖子這個時候就開始活躍起來,太白劍宗就是他們聖子聯盟,如今已經差不多網羅了門派中七八成的聖子,修為最低的都是碎道金仙的境界,虛空金仙更是大把,就連神國金仙,也有幾尊。整個聖子聯盟,坐鎮涼州,默默發展力量,也沒有對外擴張。

不僅是太白劍宗如此,像是太清門也組成了天道盟,古魔教的魔子盟,儒門聖賢堂,大梵佛宗的萬佛盟,星斗宮的星辰聯盟,萬妖域的妖聖盟,玉虛仙庭都有一個太子聯盟,各種聯盟紛紛出現,都是各派的聖子組織起來的,是門派中的精華力量,很是不凡。

這一番消息,聽的王乾連連震驚,沒有想到,幾年時間,就出現了這麼大的變化,而且各個門派的高層巨頭都沒有什麼明顯的動作,就是讓這些聖子組織起來力量,推上前台,似乎在醞釀著什麼。

「你剛才說要我壓陣,這是怎麼回事?」

王乾知道,局勢的變化沒有這麼簡單,只是出現這些聯盟來,根本就算不了什麼,對於仙界的大局來說,基本影響不大,肯定還有更深層的東西。

「王兄睿智,仙界真正的大事將要降臨,域外百族都要在近期回歸,本來仙界應該有一場巨大的混亂的,但是玉虛仙庭接到了洪荒神界的玉虛符詔,統御天下,不管是域外百族,還是仙界勢力,都不敢妄動了,傳聞中,是要各方神仙境界以下的聖子級人物,進行一場試煉大戰,一方面是把各方爭端放在一個可控的範圍內,另一方面就是仙界勢力的重新規劃,勢力範圍,各種資源之類的東西,都要根據這場試煉戰的成績來下結論!」

無生聖子眼神激動,有種熱血沸騰的氣息從他身上爆發出來,殺戮聖子,獨孤聖子也是差不多的表情,都激情澎湃的樣子。

王乾吃了一驚!

「什麼,洪荒神界真的降臨下來玉虛符詔了?真的假的?還有各方勢力試煉戰,這可是非同小可!」

「可不是這樣嘛,據我所知,這次的試煉戰,神仙大能不得出手,真正拼殺爭奪的就是我們這些金仙層次的聖子,所以這段時間以來,各方都在全力準備,就連我們太白劍宗也拿出了許多資源來,培養聖子!」

這樣的事情,太過重大了,驚天動地,到時候一定是龍爭虎鬥,各顯神通,王乾都難以想象,那會是一種何等可怕的場面。

整個仙界的各方勢力,金仙層次的聖子都多少人,成千上萬難以數清,加上域外百族,又會有多少金仙高手,這麼多人一起參加試煉大戰,千萬年都難以遇到這樣的盛事。

「這試煉戰是以什麼形式進行?混戰是絕對不可能的,難道是擂台戰?」

王乾眉頭皺起,猜測地問道。

「不錯,就是擂台戰,傳說這次的玉虛符詔,擁有莫大的神威,即將在仙庭開闢出一片玉虛戰場,面積廣闊無邊,可以承載成千上萬人一起進行戰鬥,而且每一場戰鬥勝利的人,不僅可以獲得積分,而且還有巨大的獎勵,許多獎勵都是仙界沒有的神物!」

這下王乾總算明白了,如此曠世的擂台戰,稍微想想都可以知道那是何等激烈的場面了,這不僅關係到門派的利益,而且還有自身的獎勵,到時候眾多金仙聖子,想不拚命都不行了。

「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這次會有許多半步神仙境界的修士出手,我們聖子聯盟都沒有一個半步神仙,不過如今王乾兄你突破了這個層次,我們總算是有了一點底氣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