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他,紫陽、幽、羅剎、柳擎、蕭千山每個人都一樣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每個人的神魂都近乎枯竭,體內更是空空如也,沒有一絲力量的殘餘。

“大家就地療傷吧,我輸送信仰之力,相信不用太長時間,我們就能恢復了。”葉天說道,然後他將自己神魂空間的信仰之力一股腦地大挪移到紫陽等六大神通者的神魂空間中。

海洋一般的信仰之力,被葉天一分爲六,全部輸送給各人,而他自己,並沒有預留一點。因爲他知道,到了靈神通這個境界,靈魂化爲神魂,對信仰之力消耗之大,簡直不可估量,再加上各人如今神魂枯竭,要想盡快修復神魂,對信仰之力的消耗更是平常的百倍。

這一次,衆人爲了自己,全都拼出了性命,而天都神王更是爲保護自己而身隕,這讓葉天無比感恩。

“葉天你總算安全回來了!”燕傾城淚眼汪汪地走了過來,凌月雖然沒有流淚,但從她那蒼白的臉色看,她也與燕傾城一樣一直在爲葉天擔心。

“放心吧,我沒事的!”葉天笑笑,“不過現在我有個地方需要去一趟,你們先幫我照顧下紫陽他們,如果他們中誰有危險,你們就捏碎這個靈石。這裏面有我的神魂印記,我會馬上感應到。”葉天知道紫陽他們雖然目前看來無事,不過以他們神魂油盡燈枯的狀態,說不定會有人支持不住。不過只要他們堅持過去了,他們的神魂相當於又經受了一次錘鍊,那他們的神魂會變得更加強大。

點點頭,凌月從葉天手裏接過靈石,然後葉天身體一晃,自大殿中消失。

地底五千裏,雖然有着如薄霧一般的地氣充斥在地底空間的每個角落,但這種地氣濃度還遠遠達不到葉天的標準。

地底一萬五千裏,在這裏,地氣如粘稠的岩漿一樣緩緩流動。在這如沼澤海洋般的地氣中心處,有一個人影正在其中如魚在水般隨意自如地動作。這個人就是葉天。

自從上次經歷一次神魂淬鍊的同時,葉天發現自己的身體也在地氣中受益匪淺。而連續經過幾次的大戰,葉天只覺自己的身體有種危樓般搖搖欲墜的感覺,特別是最後一次與虛通的大神通對撞,葉天感覺自己的身體上的生機真的被抹殺了一樣,渾身如一團死肉。

剛纔在大殿中葉天爲了不讓大家擔心,並沒有將自己的情況說出來,因爲他的情況,足以讓紫陽他們的重傷在其面前顯得微不足道。

全身生機喪盡,神魂上也出現道道裂縫,而且虛通的大神通仍如頑疾一樣駐紮在其上,不斷試圖抹殺神魂。

葉天雖然突破,到達了與虛通一樣的高級神通境界,但他畢竟沒有如虛通般在神通與神魂上浸淫百萬年之久,因此兩者一比神通,葉天就被壓過了一頭,當時要不是葉天得天都神王臨死一絲神念,已暗中調動時空大殿,就算他有了高級神通也一樣要被虛通抹殺掉。

那場大戰,葉天至今心有餘悸,所有一切,只要有一絲一毫的差錯,自己與所有人都將被徹底抹殺。

如果天都神王沒有犧牲,如果蕭千山沒有及時突破,如果紫陽、幽等人沒有緊接着突破,如果自己沒有死而復生,領悟高級神通,如果天都神王沒有臨死還不忘自己的退路。這一切的一切,都發生在那幾個呼吸之內,而只要有一個發生錯誤,那最後的結果一定沒有現在這麼幸運,能夠逃出生天了。

手中天劍隨腳步而動,葉天彷彿又回到了數年前自己幼年時在葉家大院中練劍的時候。“飄零劍技”第一式:生機勃勃。

粘稠的地氣似乎有所感應,開始向葉天緩緩流動聚集。

“飄零劍技”第二式:花開花落;第三式:薪盡火傳……

葉天一式一式地演練,粘稠的地氣在逐漸提速中涌入葉天的身體,生機漸漸在葉天冰冷如屍體的身體上覆蘇。

“果然有效!生之極致就是死,死之極致就是生。這地氣雖然蘊含着無匹的死勢,破壞一切,連神魂都要被這濃烈地氣中蘊含的死勢所摧毀,但地氣本身,卻是蘊含着天下最濃烈的生機。”葉天心中一喜,繼續一遍一遍地演練着“飄零劍技”。

沒有運轉元力,也沒有用神魂來控制,葉天只是隨意自然地一式接一式演練“飄零劍技”,他整個人完全進入了一種空明的狀態。無心無念,無慾無求,任其自然,道法自然。在這一刻,葉天才真正感嘆“飄零劍技”,實在是蘊含生死至理的大絕學。

葉天就這麼在地底無窮深處利用地氣來恢復自己的生機……

在靈界,有幾個地方爲整個靈界的禁域,如果知情人就知道,這幾個地方,在十萬年前,就是六道勢力的核心之所,是六道道主修煉的地方。

虛天的核心,至今仍被許多神通者所保護,而現在,虛通帶着萬重、流風、修羅天女等人一起,正跪在虛天宮頂層的祭壇前。

虛通漆黑的雙目,盯視着祭壇之上的一個神符,兩道深邃黝黑的天眼通之光射在那一道流淌着神祕符文的神符之上。在虛通神通的刺激下,神符朝着天際無窮遠處發出一絲絲極爲隱晦的波動,波動穿越靈界天際,越過無數星球星空,來到宇宙深處的一片虛空處。在這裏,什麼都沒有,沒有光,沒有空氣,沒有任何存在。然而就在由神符傳來的波動到達時,虛空突然猛烈地震動了幾下,一條身影憑空而生,全身被迷幻的色彩包裹,這人的一切都顯得模糊不清。唯一可以清楚的是,隨着他眼瞼的睜開,他醒過來了。 地底深處,葉天仍然在濃烈的地氣中修煉。

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連葉天自己都不知道,因爲他已經完全進入了一種無法無念的狀態,身體所有動作的運行,全部是在不知不覺中進行的。他的神魂,同樣也在空明中感悟神通。

直到某一天,運劍的葉天身體陡然一停,四周所有地氣也隨着他的停止而靜止下來,畫面彷彿定格了一般。

睜開雙眼,葉天的臉上浮現出若有所得的笑意。

“生死門,寶體成。絕對掌控,大掌控。哈哈……”葉天縱聲大笑,如漿的地氣在他的笑聲中翻滾洶涌,方圓百萬裏的地面都在葉天的大笑聲中震動起來。然而奇怪的是,這方圓百萬裏上的所有人,沒有一個表現出一絲異常與驚動,似乎正在隨地面震動的他們,完全不知道自己正處在震動當中。

葉天笑聲一凝,低聲自語道:“地氣啊地氣,誰都知道你是吞噬肉*體,毀滅靈魂的兇物,可有誰知道,其實你也是天地孕育出的無上精華啊!”

說着葉天手一招,一大團粘稠的地氣被葉天吸附到掌前,然後劇烈的蠕動,眨眼間,這一大團灰褐色的地氣在葉天的手間突然變成了晶瑩的墨綠色液體。

“地氣,以後經過我的手,你們就不再是人見人怕的毒物而是地之精華了!”葉天微笑着身體一縱,倏忽間就穿越萬里空間,到了時空大殿中。

大殿之內,所有人如葉天離開前一樣齊集在大殿之中修煉,人人都在閉目參修。經過上次的神通者大戰,所有人都有種緊張壓迫感,特別是沒有幫上忙的人,更是極度討厭那種無力感,因此如今每個人都卯足了勁。

葉天的出現,首先感應到的紫陽柳擎等神通者。

紫陽等人身上的氣息,更加的深邃神祕了,看來是經過長時間信仰之力的洗練,各人的神魂都有了長足的進步。

“葉天!”緊接着發現葉天的是察覺到一絲空間波動的燕傾城與凌月,她們兩人的修爲如今是一日千里,突飛猛進。不因別的,就因爲眼看着葉天被人擊殺而發覺自己竟然是如此無用時,貪玩懶惰的燕傾城第一次發現自己是那麼無用。從那時開始,燕傾城就下了狠心,發憤圖強起來,她的天資是毋庸置疑的,因此當她認真的時候,她的潛力開始被挖掘出來。原本雖然被強行提到靈通境鬆鬆散散的修爲在她的苦修中徹底穩固,而且對於天道與規則之力的領悟她也幾乎到達了頂峯。

而凌月,一直默默勤修,如今竟然也已經是神魂了,至於有沒有神通,那要她自己才知道。

“沒想到療一次傷,就已經過了半年了!”葉天感應天地,得知了自己在地底修煉所用的時間。

“看來大家都恢復得不錯啊!”葉天笑着對大殿中的人說。

“我們已經完全恢復過來了,大哥,就等你來,我們殺回去,將靈界那些傢伙通通殺掉,爲我師父報仇。”幽總是最積極的,特別是這次如親身父親一樣的師父被殺,他更加滿懷復仇之心。

“不急,仇是要報的,不過不急在一時,冒險的事,我們再沒有資本做了。如今我們最重要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提升實力,然後再去將那些神通者一網打盡。” 緋聞大少:來吧,小助理! 葉天擺擺手,語氣之中,自有一股一切都在掌握的感覺。

“如今我們都已經完全恢復,而且都有精進,不過要像大哥你說的提升到有絕對把握的實力,我們還需要多長時間啊?到時候,那些道主都醒過來了都不一定。按我說,我們再去大鬧一場,不管怎樣,至少也要拼他個一乾二淨。”幽第一次與葉天有了悖議,看來天都神王的死,對他是個很大的打擊。

“幽你稍安勿躁,神王的仇,我也是想越快報越好,不過我現在有好東西給大家。”葉天也不再多說,直接手一拋,一大團直徑三丈的如泥漿一樣的墨綠色球體出現在大殿中。剎時間,整個大殿之內都充滿了濃濃的生機,每個人呼吸之間都只覺口鼻生香,全身毛孔血肉都在興奮歡呼,連自己的靈魂神魂都在這股氣息中飄飄然,感覺無比暢快。

“這是什麼寶貝?太舒服了,好強大的生機!”幽本爲玄獸,感應最爲靈敏,在葉天拿出地之精華時,他第一個驚聲尖叫起來。

“這就是我說的提升實力,這是我從地底凝練出的地之精華,對人的肉*體和神魂靈魂都有強烈的修補作用,能讓每個人的魂魄和身體更加凝練堅韌。”

“嘖嘖,這可真是好東西!”幽砸吧了一下嘴,兩眼放光地盯着地之精華,玄獸喜愛天地精華至寶的本性始終不變。

“你們快凝神靜坐,我將地之精華融入你們身體,以後就算你們受了重傷,你們也可以動用這地之精華在瞬間恢復,而平常這地之精華也會時刻滋養你們的身體與魂,幫助你們修煉。”

聽到葉天的指示,每個人都靜靜坐了下來,等待他的進一步動作。地之精華!修復神魂與身體,從來沒有人聽說過天地間有這樣的聖品精華。有這精華在身,自己相當於多出了好幾條性命,與人拼鬥時,根本就不需要擔心受傷,儘可以放開手腳,與人拼命了。

葉天右手虛託的地之精華“譁”地一下劇烈旋轉起來,一團團小的精華自地之精華上分散開來,然後在葉天的感應與掌控下,飛一般地融入到各人的身體之內。

絕對感應與絕對掌控。這是葉天在節奏境界上突破到了巔峯境界,在絕對感應與掌控下,人的靈魂也好,神魂也好,身體也好,所有一切在葉天的感應下都無所遁形。只要對方沒有反抗的意志,他就可以隨意在其靈魂空間內操控,就像操控自己的一樣。

沒有人有一絲反抗,所有人都對葉天百分百的信任。

根據每個人的身體情況與靈魂/神魂強度,葉天以最大限度將地之精華融入到每個人的身上。

呼!呼!呼!

地之精華如天女散花,分散向盤膝坐在地上的每一個人,在無聲無息中與各人合爲一體。

當三丈直徑的地之精華僅剩三分之一時,終於停止了運動,與此同時,所有人都睜開了雙目,眼神中蘊含着興奮與喜悅。

親身感應到體內能被如臂指使般操控的地之精華,磅礴的蘊含意志的生機充斥於身體的每個角落,衆人就知道,自己這次的所得究竟到了什麼地步。這已經是平白多了好幾條命的概念了!

葉天微笑着將衆人的表情都看在眼裏,一切都沒有出乎意料,因爲他最清楚,這地之精華到底是什麼。

地之精華,也就是如今地底的地氣,實際上是靈界億萬年來積累出的天地萬物與衆生的生之精華,是哺育靈界無窮疆域生靈的能量源泉,什麼天地靈氣,什麼神通者的元氣,什麼天地之間的瑰寶,通通都是這些精華所生。地底的地之精華,是所有一切的母體。

地底精華,之所以如今變成了破壞一切存在,連神魂在其中都無法存活,那是因爲經過那麼漫長時間的演化,這些生之精華已經演化到了生之極致,從而超越了生,成了死之精華。

當初葉天的身體之所以能在濃烈的地氣中存在,並受其滋養淬鍊,就是因爲葉天本身是先天生之屬性,而且後來與燕傾城羅剎凌月三人神交後,其靈魂進化到了生死化陰陽,生死屬性轉化自如的境界。他的身體,那時與那充滿死意的地氣已經是同根同源,因此才能不受排斥,反而受其滋補。

碩大的地之精華球體消耗了近半,已經從三丈方圓縮小到了兩丈多一點,此時,葉天又做了一件事。

如漿如汞的地之精華蒸蒸騰騰,一團團煙霧般的氣體從中冒出,然後嗚嗚地飛向大殿的四周每個角落,每處牆壁與每根樑柱。

嗡嗡嗡——

大殿在地之精華氣融入之時,發出輕微的嗡嗡聲,同時整個大殿的空間都在微微抖動。衆人感受着大殿的動靜,頓時明白過來,葉天正在以地之精華修復時空大殿。

一頓飯的時間,精華球體再度縮小了一半,這時大殿空間穩定了下來,不再抖動。而此時衆人能夠清晰地感覺到,大殿中的空間已經要穩固太多倍了。如果說以前的大殿就像一個雞蛋,極爲容易破碎,那麼現在這個大殿就是銅牆鐵壁,已經能夠經受住打擊了。

當這一切穩定下來後,葉天才將最後的地之精華融入到自己的身體之內。

“哈哈,精華護身,我們現在成了不死之身了,大哥,走,報仇去。”幽摩拳擦掌,極爲興奮。

“不急,我們還要做一件事。”

“什麼事?”得到了精華附體的好處,幽對葉天又信服了下來。

“尋寶!” 神通者,就算是葉天如今已經到了高級神通的頂峯也不可能無限制地使用神通,以葉天這幾乎無窮盡的神魂之力,如果要持續施展神通,也最多不過能堅持十個呼吸的時間,十個呼吸之後,他也只能再度運用天道與規則之力。

而其他神通者,持續使用神通的時間一般不會超過四個呼吸。所以,神通,對於神通者來說,其實是最後的保命或者絕殺手段,斷不會有人拿神通在常規戰鬥中頻繁使用。所有神通者,在戰鬥中使用神通,要麼就一擊必殺,要麼就一擊而遁。

前番兩次大戰,之所以所有人都施展出自己的神通,就是因爲戰鬥發生在彈指之間,大家都是存了一擊必殺之心。而當時情況險峻,所有人都是想要先一步把握時機,因此才爆發出神通大戰。而最後的結局,就是兩敗俱傷,大家都傷了元氣。

要是在以往,神通者之間的戰爭也是拼鬥規則之力,而不會拼鬥神通。因爲神通一出,往往生死立判。兩個神通者決一生死,贏的一方最多也就慘勝,就算能滅殺敵人,自己也必然要受到難以磨滅的傷勢,若這時有人撿便宜,那更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地步。

因此,神通者之間如果要分實力高下,往往不會憑神通來定,而是通過長時間的決鬥,運用天道規則。這時候,神通者就要用到武器了。

靈寶,是所有神通者必備的武器。一件好的武器,能對神通者的實力起到增幅作用。比如初級的靈寶,能對天道與規則之力增幅一倍,而高級靈寶,能對天道與規則之力增幅八倍。還有極品靈寶,能對天道與規則增幅十倍到二十倍不等。至於天地間罕見的先天靈寶,那是能對天道與規則之力增幅數十倍甚至上百倍。

葉天手中的天劍,就能爲他將天道與規則之力增幅百倍。這樣的增幅,就算在先天靈寶中也是極品的存在。

天道,雖然要比規則低上一級,但那只是相對於靈道境與靈通境,當修煉者到達靈神通境的時候,就會發現,其實天道與規則,是在同一個層面上的存在,只是修煉之道,都是先通天道,再通規則,而靈道境時對於天道的領悟與掌控不夠,所有人就想當然地以爲天道要比規則低級。

等到了靈神通這個境界,對於天道與規則的領悟透徹起來,所有神通者就會發現,其實天道之力與規則之力相輔相成,只要運用得當,都能對神通者起到莫大的傷害。比如葉天后來領悟的裁決劍氣,就是天道與規則的融合,曾打得流風連連敗退,也在一招間限制住八大神通者,逼得人人回防,無一人有反攻之能。

時空大殿“嗡”地一下,自地底五千裏處消失,但並沒有飛出地面,而是仍在地底穿梭前行。

爲什麼所有天材地寶都是生長在地底,現在葉天也明白過來,那就是所有的天材地寶所需要的精氣能源,全部是來自地底的精華之氣中。

“虛通偷雞不成蝕把米,沒有將我封殺,倒是還送了我一把‘絕空劍’。”葉天冷笑着,手一招,一把古樸長劍憑空被託在手中。劍身之上的層層天光,令空間頓時一緊,一種無形的壓力蔓延出來。

“幽,這把劍,就給你了。天都神王因這劍而亡,你來傳承天都神王的意志,用這把劍,去殺戮那些埋伏我們的神通者,讓這把劍,飲盡敵人鮮血。”手一揮,絕空劍落入幽手中。

幽雙目之中寒光連閃,默默收下絕空劍。

“先天靈寶,我們已經有兩件了。但是還不夠,要與四道勢力大戰,我們需要人手一把,這纔沒有劣勢。現在,我們就去將靈界的先天靈寶一件件取來。”

葉天意氣風發,信心十足。似乎先天靈寶在他眼裏,就如泥土一般那麼容易找到。衆人開始對葉天人手一把先天靈寶的說法還有些不以爲然,畢竟先天靈寶的稀有大家都聽天都神王說過,整個靈界如今也就那麼十來件,還全掌握在四大道勢力的靈神通者手中,而還有許多靈神通者,用的也只是極品靈寶。

但是葉天尋寶的能力,很快就被所有人見識到了。

當葉天來到一處深林之中,穿越高山來到高峯內部,衆人親眼看到葉天手一招,一把劍身刻七星的長劍落入葉天手中。

“七星之劍,七星連環,北斗天成,這把劍,天生就蘊含斗轉星移的天道,沒有誰比千山你更適合擁有它了!”葉天大大方方將劍遞給蕭千山。

蕭千山也不客氣,接過長劍,點頭道:“這把劍,就叫天星劍好了。”

“嗯?這附近還有先天靈寶!”葉天駕馭時空大殿自高峯中穿梭而出,然後進入另一片高峯之內,只見這座高峯的核心,一把殘金色的刀懸浮於空心處。刀身斑駁點點,如片片鏽跡,但刀上所發出的氣勢,卻是攝人心魄。

“好強的刀勢,這刀已經孕有意志,都快及得上我的天劍了!”葉天感嘆,一個空間挪移將刀挪移至殿內。

“刀名‘碎滅’!”望着刀身之上,神祕的斑駁碎點拼湊出兩個古體篆字,葉天低聲讚歎,“好一把碎滅刀,我用規則之力護持,都有種全身要被這刀千刀萬剮的感覺。”

擡頭掃視了大殿衆人,看到一雙雙希冀的目光,葉天笑道:“大家不用急,我會爲大家每人找到一把稱心如意的先天靈寶的。這一把碎滅刀,正好與柳擎的斷裂神通暗合,這把刀,就給柳擎了。”

“多謝龍帝!”柳擎激動之色溢於言表,啪啪踏前兩步,自葉天手中接過碎滅刀,迫不及待地滴血認主。

滋滋——

輕微的聲響中,碎滅刀成了柳擎的先天靈寶。得到至寶後,只見柳擎還輕柔地在刀身上撫摩來去,愛不釋手。

想當年,他還只是個人間的小小領兵隊長,幾曾想過自己會有成爲逍遙天地的神,而且擁有天地至寶這一天。而自己如今經歷生死磨礪,一路走到今天,他知道,自己的所有,都來源於一個人。

舉起碎滅刀,他猛地一刀向身後的五百龍衛揮刀致意。

譁——

沒有說話,五百龍衛一齊行出整齊的軍禮,表示對葉天的最崇高之意。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