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天說完,憑空消失在眾人眼前。隨機再次憑空出現時,黑豆和黑妞也跟隨著羅天出現在眾人眼前。

『怒天號角』的守護人,飛魚說完卻發現自己的身體不能動彈。吃驚的飛魚還沒有從驚恐中反應過來,就看那瘦弱的軀幹露出了死亡般的笑容。 心中充滿驚恐,嘴角不停的顫動。沒想到,短短一刻鐘。自己變成了被宰割的對象。想想自己的地位就要消失,心有後悔的都要去撞牆。

「小子,放開我。海族三王可以對你的野蠻既往不咎。要不然——-」一臉驚恐的傢伙說完,心有畏懼的黑豆被驚嚇的停止了攻擊,後退兩步看著羅天,不敢出劍發泄心中的仇恨。

「小黑豆。你敢殺我,我滅你妹!」前進的腳步被威脅的怒吼阻礙的瞬間。掙扎的目光在黑豆的雙眼中出現。

眼前這個傢伙殺了他全家。可他卻沒有勇氣殺了他。心裡沖滿仇恨的黑豆由於沒有殺過人,緊握劍的手不停的顫動。

這也難怪,生活在海島的黑豆從未殺過人。雖然心中充滿仇恨。可,從未殺過人的他真的難以對個活人下手。甚至說,他不知道怎去殺人。

看著黑豆不敢出手殺人。羅天倍感無奈。手一挽,提起九龍仙走到跪在地上的傢伙,嘴角上揚:「放了你,可以——。只要你能挨過我這一劍。」

看著宛如死神的少年,心頓時涼到冰谷:「你—–你到底給我用了什麼魔法?快快給我破解。我動不了。」

聽到那暴怒的請求,羅天無所謂的聳聳肩,手中的劍慢慢抬起,微米這雙眸說道:「不是魔法,是點穴。是氣功。你妹。你要是動的了。你還會跪著嗎?你個傻逼,你認為我會白讓你打。白讓你打我一拳頭嗎?你個蠢貨。」

「放了我。只要你放了我。怒天號角我不在問你要了。你看可好!!」看著那近乎想要殺了自己的眼神。羅天怎會相信那騙人的鬼話。放了他。這傢伙不反殺自己。也會逃跑。到那時候,自己可就完了。

「放了你。可以。只要你挨過我這劍。我就放過你。」羅天緊握手中的九龍仙猛然刺出,直奔前額。「蠢貨。只要你不死。你就可以活著。」

「噗—–噗——」

一道寒光夾雜著寒風。 快穿:女配又跪了 伴隨那股寒冷,羅天手中的劍發出一聲嘶鳴。在劍尖刺入提前開始防禦的海族老大,並沒有阻攔住劍的穿越。冰冷的劍身狠狠的刺入腦海,當劍進入腦海的瞬間,「九龍仙」發生了詭異的變異。

看那灰色的劍身,通體發出紅色的光芒。沒有一滴血落下,屍體乾癟癟的倒下。詭異無常。

「你妹—。九龍仙難道說變異了嗎。怎會吸血吃魂?」吃驚的羅天狠狠搖動一下手中的劍,拍拍前額。

能吸血吃靈魂。九龍仙,以後自己怎養的起。驚愕之後。在看『九龍仙』發出一聲嘶鳴好似吃了**一般。這傢伙不會有了靈性了吧。想到九龍仙能升級。無語的羅天,嘴角出現一個大大的弧度。

「黑豆,黑妞。暗礁魚島已經不適合你們居住了,你們要是不介意,叫上村中活著的人。更隨她去玉島如何?」羅天說完,看了一眼黑豆和黑妞,等待他們的回答。

黑豆站起身擦乾黑妞臉上的淚水,抬頭看著那被火焰烘烤過的大地。眼中露出了堅定。他要變強,他不要在看到自己的親人為了搭救自己而送命。他不要在被欺壓,他徹底憤怒了。不錯。苦難讓人成熟,從黑豆的眼中可以看出。他,不在是單純的少年。

「羅天兄弟,謝謝你幫我報仇。這裡已經無法居住,以後我跟著你走。」黑豆說的堅定。羅天卻搖搖頭,一臉認真的說道:「黑豆,不是我不帶你。而是你還不適應這個社會。你跟著我更學不到什麼本事。聽我得,你跟著她走,去玉島,哪裡有你的需要,相信我。」

看著哭滴的黑妞,黑豆點點頭,突然跪倒:「羅天兄弟,黑豆這條命以後就是你的了,等我學了本事,再去找你。和你***天下。」

「黑豆,你我是兄弟。是朋友。朋友可以兩肋插刀。你不用感覺你欠了我什麼。你要欠,也是欠你父母的養育之恩。」羅天這個時候給黑豆來及猛葯。

看著一臉猙獰的黑豆。手中的拳頭緊握。那緊握的拳頭不斷有血溢出。羅天點點頭。狠狠拍拍黑頭的胸口:「黑豆。記住你的話。好好修鍊,幫我好好孝敬我姥姥他老人家。」

「看。這兩個水果是精靈女王贈與我得。你和黑妞一個人吃一個。以後不論如何困難都堅持好好活著。不是為你自己活著。而是為你死去的父母活著。為了你妹妹黑妞。活著。懂嗎?」

「羅天兄弟。我懂,你放心。我會好好活著。」得到黑豆的保證,羅天宛然一笑。

微笑的羅天臉色瞬間凝固。這個時候的,面對海洋的羅天看著一道水箭直射黑妞和黑豆的後背。要取他們的生命。

看著偷襲而來的水箭,小七放出兩團火炎烤乾了水箭,看著偷襲不成的海族老大喧囂一聲:「人類,你殺了我兩個兄弟。以後,就等著我們的報復吧。」

聲音落下。一道浪花伴隨一道身影落入海面,海水恢復了原來的平靜。看著死而復生的黑魚怪,影閃飛起來身來,朝著那疊加的海面狠狠砸了幾下后,騰空飛到海面。當她準備下海獵殺的時候。卻被羅天阻攔下來。

看著影閃生氣的模樣,羅天笑心一笑,打趣的說道:「閃,你又不是魚,哪裡不適合你。再說。這傢伙以後就交給黑豆來獵殺最好。用仇人的鮮血紀念你在天國的父母,這是報答養他十年父母的天命。」

明白羅天苦衷的影閃點點頭,看著沉思的羅天說道:「羅天。你保重,既然你要去完成精靈女王的託付,你就去熊城好了。他們兩個交給我。你放心。」

我很放心。要是你都保護不了他們。你也怪他們兩個命短。看著羅天如此直接的說完。影閃宛然一笑。

海面之上,當那小小的黑點變成一個身影的時候,回過身的羅天知道,自己還過太渺小。

「老大。你怎不問怒天號角,要知道,它可是關係到神武大神的遺留,你——」小七氣憤的說完,一臉期待的看著海面。

「小七,你認為我們一無所獲嗎?」羅天說完,伸出手指,露出一個朱筒,打開一看,一片殘缺的玉片光亮閃數,那普通不能再普通的玉片竟然成圓弧形態。

「這是—-怒天號角的殘片。」小七拿在手中,一臉狂喜。摸擦一下那特別的氣息,那修長的丹鳳眼微米成線說道:「根據我的感覺,這裡只有十分之一的碎片。」

「老大,這次我們到寶了。」一臉興奮的小七。摸了好久才把東西給羅天。這東西可是開啟神武大神官邸的鑰匙,這東西哪怕是十分之一。也珍貴的不得了。和神有關。小七想想就露出笑臉。

看著小七那痴獃的傻笑,羅天翻了一個白眼,吐了一口帶著血絲的悶氣,嘴中默念,鴻矇混沌,閃。

在浮黎宮休息了十天的羅天,經過在哪二重宮殿中的修鍊。把自己徹底調節到充盈的狀態。拿出自己手中的地圖,看著那紅點的熊城。邁步向前。

半個月之後。魔獸森林裡面。一個瘦弱的少年不停的拿著手中怪異的劍劈砍著腳下阻礙的野草和枯木走在森林裡面,抬頭看著連綿不斷的山,少年臉上並沒有露出不耐煩和絕望的容顏。

不斷在森林穿行的身體,不斷按照地圖上的方向移動。這種移動的腳步頗具侵略性。

前面,晚餐來了。當少年的嘴角上揚。移動自己的前進的腳步。身如猴子一樣,手握樹枝,腳用力一踩,藉助那樹枝的彈性,藉助前沖的力量。穩穩站在前面的樹榦上。五指伸展。緊握的拳頭胳膊有一道火焰出現。瞄準時機。身體猛然加速,狠狠砸向那四級魔獸野狼的頭上。

感覺危險的野狼頭一轉。張大嘴巴。就要去咬那血肉之手。在野狼看來,眼前的人類就是傻逼。用手來共攻擊自己的嘴,那不是給自己送食,自己找死嗎?

看著那張開嘴巴的野狼,羅天嘴角猛然上揚。從野狼的眼中可以看出這傢伙把自己當作了傻逼。

當拳頭距離一尺距離。羅天那白凈的五指伸展,一股硃色火焰帶著少許的金色之光出現的手心。在野狼的嘴咬下的時候,那火焰瞬間升騰。

碰—–

正在幻想自己能飽飽一餐的野狼。在那硃色火焰包裹的拳頭進入嘴中的瞬間,才知道自己是多麽愚昧的存在。

一聲悶響。活在幻想中的野狼被一股熱浪包裹。野狼迅速後退。可那飛的拳頭已經跟來。

噗—–

一股熱血流出。拳頭叉入野狼的嘴中。穿過頭顱。手露在空氣中。那兇殘的野狼蹬腿的機會都沒看到,命就去了天國。找死神報告,

「嘿—嘿—-」

憨笑一聲后。羅天扭動了一下自己的脖頸,甩甩自己帶有血的手。在戰鬥中不斷前行的少年,又走了十天之後,殺了幾個魔獸。遠處看,一個破爛衣服傢伙,頭上戴著樹葉。臉上塗著地泥。在森林中不斷穿行。

看看蔚藍的天空的,擦掉沾染的魔獸血液的手,抬頭問道:「小七,我們走到哪裡了?」

羅天的話剛剛落下,就看空中飛下一個七色羽毛的少女,煽動自己的彩色的羽衣,在空中盤旋一下,落在那毛茸茸的草地上。手裡還拿著紫煙果。貪婪的吃著。 毛絨絨的草地上,小七優雅的站在地上。看著自己如野人般的老大,嘿嘿一笑:「老大,過了這個山,前面有一個小鎮,在走百里。我們就到地方了。」

走——。聲音落下,那瘦弱身影穿過茂密的森林。朝著前面的小鎮狂奔。

風木鎮。看著眼前木製的牌子,在風中搖曳,隨時都可能會倒下。羅天很是羨慕會飛的小七,自己跑了半天,她一會就飛到了。這速度,是自己的十倍就不止。

收起自己手中的武器九龍仙,帶著微笑的衝進了風木鎮。喧鬧和人聲充斥著小鎮的大街小巷。看著羅天這個外來客,好奇一眼后,大家各做各的事。

想到休息一下的羅天,看著大家朝著同一個方向。好奇的他也跟隨而上。看著一個農夫模樣的老者。羅天肩並肩走到一起搭訕道。

「大爺,你們這是去哪?」羅天說完,就看那老者看著羅天那一臉顯瘦的面孔,嘆息一聲:「小哥外來的吧?我們這是去王家,王家是小鎮的大戶人家,今天是王家小姐和我們胡家公子結婚。」

聽到結婚這種大喜事,瘦弱的羅天慌忙拱拱手,喜笑的說:「恭喜老爹了,這種喜事,小可也好討杯喜酒,沾沾喜氣。」

「可惜了,兩個相愛的人,就要陰陽相隔了。」老者說完,加快了腳步朝著鎮中那看似闊氣的建築物走去。

喧鬧的廣場,站滿了看熱鬧的鄉里鄉親,從他們指指點點的手勢中可以看出,中間兩男一女應該是他們討論的對象,從站的方位看,那被稱作王小姐得姑娘身邊站著的少年應該是胡家公子無疑。

可,讓羅天看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單站一邊的少年嘴角留著血絲,還被人指點,難道說這是天理報應嗎?帶著一臉迷惑的羅天剛要向前諮詢,卻看到剛剛和自己說話的老者走進的人群中心,攙扶著那嘴角流血的少年。

「胡木,你傷的重嗎?」看著老者攙扶著那嘴角流血的少年,羅天終於明白原來受傷的才是胡家少爺。「可,為什王家小姐和另外一個男的站在一邊,難道說,她喜歡的不是胡家公子,而是她身邊的少年,即便如此,王家小姐眼中的淚水為誰落。

帶著疑惑的雙眼好不容易擠到前面,卻聽到胡木少年甩開了老者的手,一臉不幹的指著那帶著淚花的姑娘:「小敏,你告訴我為?為什麼你捨棄我們的十年的感情,嫁給你不喜歡的他,難道說你真的為了錢嗎?」

「胡木,你個笨蛋。」看著怎樣也掙脫不掉的手,王家小姐發出一聲怒吼:「放開我,柳州,我已經是胡木的人了,求求你放手好不好。」

「賤人。忘記了你王家欠我家城主的債是多少嗎?一萬金幣,你既然不是處女,那也不值這個價格了。」叫柳州的中年說完,指著王家大院門邊的老者說道:「王年,你都聽到了,不是處女可不值一萬金幣。」

「胡說,小敏向來自愛,怎會做出如此喪失門風的羞恥之事。」王年說完,瞪了一眼那淚水滿面的女孩說道:「柳公子放心,小女絕對是清白之身。物有所值。」

「爸,救救你,放過我把,我不要給去熊城,我不要被人玩弄。」看著淚奔的姑娘,王年搖搖頭轉身朝著門廳。

「慢著—-王家主人。既然你買姑娘,價格高的獲得才合理是不是這樣?」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眾人的焦點轉移到說話少年的身上。畢竟,賣人這事可不是誰都能買賣得,就算你是貴族,要是沒有爵位,你也不可以隨便買賣女奴。

「小子,你算那根蔥,敢攪合熊爺的事。」叫柳州的中年說完,手一拜,數是個武士打扮的隨從把那看似瘦弱的少年圍在中間,大有要教訓一般的架勢。

「熊爺,我不認識,我也不知道是誰,既然你拿一萬兩金子可以帶人走,那我拿一萬零一個金幣同樣可以買下她的身。」羅天說完,看著王家的家主王年說道:「你女兒我賣了,說,價格多少?」

看著一臉清瘦,一身凌亂的衣袍,王年撇撇嘴,一臉鄙視的上下掃面了一眼說道:「貴族身份你有嗎?不是貴族不可買賣,就算是貴族,少了三萬金幣,我也不會選擇你的。要知道,我還需要雄霸照著才能生活。」

看著一臉貪婪的王年,羅天拿出一個銅色的牌子掛在自己的胸前,那象徵男爵的胸牌剛剛掛上,王年嘴角抽屜一下,不確定的說道:「你是有爵位的男爵,即便如此,沒有三萬金幣,你也休想讓我同意。」

看著王年那篤定自己拿不出金幣的模樣,羅天哼了一聲,一個碧海珍珠出現在手中心,轉動一下說道:「這個你也許不認識,但是你見的你沒聽說過,碧海珍珠,少數也要一個萬金,這是三顆,價值就不用我說了。」

看著那碧海珍珠發出藍色的光芒,王年眼中冒出金光,三顆碧海珍珠,要是拿到熊城,少數也賣五萬金幣,這個價值,除了能還清一萬欠債外,自己還能逍遙幾年。

想到那黃燦燦的金幣,王年露出更加貪婪的嘴臉急忙說道:「王小梅,是你的了。」

望著那貪婪的王年,羅天彈出三個碧海珍珠後轉身看著抓著王小梅的柳州,一臉壞笑的說道:「人,已經是我的了,你是自動放人?還是讓我來拿人?」

看著一臉得意的少年,柳州眼中冒出狠色說道:「錢必須換,人也要帶走,一萬金幣光利息到今天也有三萬,一個人本就少了點,兄弟們,拿下他。」

看著一擁而上的眾人和趕緊躲避的王年,羅天嘴角一撇,哼了一聲,「光天化日,你竟然公開對貴族行兇,難道說你們不怕王法懲罰嗎?

「王法。。。。。。,當然有,不過在雄城這一畝三分地上,熊爺就是王法。」柳州說完,手一揮,狠狠的說道:「拿下,帶回去給熊爺處理。」

看著圍上來得眾人,緊握拳頭的羅天大吼一聲,金剛拳,一拳下去,那撲面而來的武士倒飛而去,狠狠的砸在王家大門,噴出一口鮮血,染紅了地面。

「小子,你敢動熊爺的人。大家一起上,宰了眼前的傢伙。」柳州說完,鬆掉手中王小敏,拿著手中的寬劍狂劈而來。

聽到帶風的大劍從背後劈來,緊握拳頭的羅天,伸開五指,暴怒的說道:「朱雀之火,現。」當那帶著朱雀的火焰出現在手掌表面的時候,那火色的火焰有一層薄薄的金色出現。

「好小子,空手接劍,熊城還沒有人敢對你柳爺粗此託大過。今天,就讓你長點見識,嘗試一下柳爺的重劍絕殺之技。」柳州說完,猛然加大了一股戰力,攻擊向那瘦弱的少年。

在柳州看來,眼前的小子一定那落魄了貴族少年,雖然身上有錢,卻沒有多大的本事在身邊,他這一劍,不要的這小子的命,還打個半殘。

想象出後果的柳州在思考之間感覺自己的手中的劍一頓,劈下的劍停在半空,被那一雙修長的手掌握在中間托著,久久不能砍下。

哼——

用盡全力的柳州在用盡最後的力氣之後。不但沒有看著自己的重劍下落,卻發現自己的重劍竟然被一股莫名的溫度燒烤的自己無法用手持拿。

看著一臉發紅的柳州,羅天嘴角露出調戲的笑容。用手握住的劍猛然用力,從柳州的手中拽下后,那手持的地方的劍體已經融化過半,那劍身的金屬之色不斷侵蝕著地面。

看著一臉驚嚇的柳州,羅天身子一轉,手緊緊抓住她的脖子,一臉憨笑的問道:「你現在還想殺我嗎?」羅天的話剛剛落音,就看柳州發生一聲慘叫,脖子被擰斷,身在軟軟的倒在地上。」

看著軟軟倒在地上的柳州,身體慢慢背火焰吞併。那些圍上來的武士對視了一眼,轉身朝著鎮外跑去,那速度比兔子見了鷹還快上一線。

「王當家的,柳州可是來你家要債的,你要是不把人送回去,怕很難在這小鎮混下去了吧。」看著一臉微笑的瘦弱少年,王年雙腿打顫。

眼前這傢伙看似人畜無害的模樣,可真要是殺氣人來,可是眼睛都不會眨一下的主,柳州可是熊霸的心腹,這次到自己家要債死了,要是自己不去澄清,看來自己的日子也就到頭了。

王年想到這裡,圓滑的看了一眼那瘦弱的少年,破帶畏懼的說道:「大俠,你放心,我這就找人把柳州送回熊城,一定和雄霸好好解釋。」

聽著那王年的話,羅天聳聳肩膀,一臉無辜的說道:「我稍後就去雄城,希望你能幫我說的清楚,說明白,要不然,招來一身麻煩我可會不高興。」

當羅天那略帶提醒的話說完。王年轉動了一下自己的眼,連連說道:「大人放心,我一定會和雄城二當家的解釋清楚,絕對不會給你帶來麻煩。」

聽著王年的話,羅天聳聳肩膀,不可否認的說道,「恩。你可以滾了。」

當王年離開的背影變成一個點。一臉驚恐的王小敏絕望的看著眼前的少年,從剛剛殺柳州來看,眼前這瘦弱的少年可不是一個善良可欺的主。 「膽戰心驚,一臉畏懼。」雙手緊緊握住胡木手的王小梅身體不由自主的抖動起來。

看著不停顫抖的王小敏。羅天輕輕鬆開緊握拳頭的手在胡木和小梅的畏懼的目光中走到胡老漢身邊,肩並肩,一臉得意的說道:「胡老伯,這杯喜酒貌似你少不了。」

聽著眼前清瘦的少年善意的表達。分外激動的胡家老漢拉著胡木和王小敏跪在地上,激動的樣子不能用言語表達。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