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往東南遷至今日中國甘肅及青海一帶的小月支,由於當時的甘肅和青海尚在中國以外,為匈奴所管治,這一班居住在匈奴人中間的月氏人,漸漸地與匈奴本族融入,被稱為匈奴別部盧水胡。其中沮渠家族推後涼漢官段業為主,在現甘肅地區建立北涼。後沮渠蒙遜殺段業,自立為北涼主。後被鮮卑人拓跋氏北魏所滅。

關於月氏的讀音,自五十年代以來,中、小學歷史課本一直注音為rouzhi(肉支)。但據考證,這個注音是不對的,月氏的「月」字舊讀作「肉」,這是以訛傳訛結果,是誤讀。《說文解字》中「月」與「肉」是形似而不同的兩個部首,但常被混淆。新版的《辭海》已經將「月支」讀音糾正為「越之」。「月氏」國在先秦史籍中早就見諸記載,即《逸周書》和《管子》中所記載的「禺氏」國。禺、月是同一外來語音的不同譯寫,不應當讀為「肉」。

1982年第二期《文史知識》曾登過一篇題為《「月氏」究竟讀什麼音?》的文章對此做過勘正說明。文章提出了三個證據:

查《史記·匈奴列傳》、《漢書·西域傳》以及《資治通鑒》卷十八漢紀十,凡首見月氏名字的地方,月氏的「氏」都專門注出「氏,音支」,而「月」字卻都沒有另外注音,可見自古以來,月氏的「月」字不另讀音。

清人何秋濤和近人王國維考證,《逸周書》和《穆天子傳》中提到的「禺氏」、「禺知」,即《史記》、《漢書》中說的月氏,月、禹音相近,說明月氏的古音不可能為rouzhi(肉支)。已故歷史學家岑仲勉在《漢書西域傳地理校釋》一書中,對月氏應讀為yuezhi(月支),有專文論述。

通行的辭書,如《辭源》(修訂本1980年版第二冊1473頁)、新編《辭海》(3425頁)、《中華大字典》(846頁)、《康熙字典》中,「月氏」的條目均注為yuezhi,或在「月」下注音「魚厥切」。

初,月氏為匈奴所滅,遂遷於大夏,分其國為休密、雙靡、貴霜、肸頓、都密,凡五部翕候。后百餘歲,貴霜翕候丘就卻攻滅四翕候,自立為王,國號貴霜王。侵安息,取高附地。又滅濮達、罽賓,悉有其國。丘就卻年八十餘死,子閻膏珍代為王。復滅天竺,置將一人監領之。月氏自此之後,最為富盛,諸國稱之皆曰貴霜王。漢本其故號,言大月氏雲。

文中」分其國」,顯然是指大夏國,意即大月氏王將大夏國臣民分為五部翕候,並非大月氏族本身分為五部。一些西方學者不大了解月氏族前史,誤認為月氏族本是分為五部的,至丘就卻始得統一,也有些中國學者認為月氏至大夏后發生分裂,這些意見都是靠不住的。月氏很早就有以月氏王為代表的中央政權,當時匈奴、烏孫等游牧民族也都有自己的王,這種統一的中央集權制是集中力量、求得生存的關鍵,很難想象月氏到大夏後會自取衰弱,發生分裂。從中國史料來看,月氏佔領大夏后都媯水北岸為王庭,可見當時是有月氏王的,又據《魏略·西戎傳》,西漢哀帝元壽元年(公元前二年),博士弟子景盧受大月氏王使伊存口授《浮屠經》,可見公元前二年時仍有大月氏王存在,根本沒有月氏族分成五部之事。不管五翕候是大夏人還是月氏人,毫無疑問都是月氏王所任命並從屬於月氏王國的,按說兩種可能性都存在,但既然後來貴霜翕候丘就卻統一五部並佔領月氏全國后自稱貴霜王而不是大月氏王,可見貴霜及其他四翕候是大夏人(塞人)而非月氏人。因此貴霜王朝與大月氏王朝是兩個不同的民族所建立的兩個王朝,不可混為一談。貴霜王朝是建立在大月氏王朝之後的由大夏人創立的王朝。

過去歷史學家一直以為貴霜王朝是由大月氏人所創立。但其後隨著更多過去的歷史文物被發掘、更多古文獻被解讀,這個看法被證實是錯的。

關於貴霜王朝的時代雖有爭論,但基本上可定為公元一世紀中期以前建立,延至一世紀末期或二世紀初期。在丘就卻早期的鑄幣上,其稱號只是yavugasa,相當於jabga即葉護、翕候,可見此時他還是月氏王屬下的一個將軍,而在公元38年,其稱號就改為大王(maharaja)了。丘就卻享壽很久,八十多歲才死,其子閻膏珍約公元75年始即王位,在位二十餘年。或認為丘就卻與閻膏珍之間尚有一個自稱」as」(偉大救世主)的權臣當國,其實這不過是閻膏珍的一個稱號,並非另有其人。因為《後漢書》中明明說閻膏珍繼其父為王,此史料來自於班超之子班勇,而當時月氏國(貴霜王朝)與漢朝關係密切,這一記載肯定有所依據,不能輕易否定。

丘就卻在錢幣上稱為,閻膏珍稱為wemakadphises,故或稱前者為伽德菲塞斯一世,稱後者為二世。貴霜王朝即伽德菲塞斯王系事實上只有兩代,因為在其前後諸王中再沒發現號稱kadphises的。一般認為,迦膩色伽王系是在伽德菲塞斯王系之後開始出現的,有人把迦膩色伽王一世(kaniskai)即位之年定為公元78年,有人定為128年,還有人定為144年等等,但這些說法都與中文史料特別是佛教中的記載相左。羽溪了諦在《大月氏之佛教》中將迦王一世定在丘就卻之前,以之為公元前58年的毗訖羅摩(vikrama)紀元的創立者,或近其實,但這一說法還缺乏比較充分的根據,尚須進一步的論證。

迦王一世在丘就卻之前的觀點之所以難於得到承認,主要是由於西方學者出於對漢文史料的誤解,認定丘就卻之前月氏處在五部分治的狀態,而丘就卻就是最早統一月氏的首領,故不能接受在其以前尚有月氏諸王的看法。今既明貴霜族不屬月氏族,貴霜王朝以前月氏王統一直存在,迦王一世在貴霜王朝之前就可以理解了。迦膩色伽王系存在了98或99年,後來突然中斷,有的學者認為是由於波斯薩珊王朝沙普爾一世於公元242年對月氏國的侵略,故將迦王紀年定公元144年或稍早一些。而若認為迦王一世始於公元前58年,這一王系突然中斷的原因也很明白,那就是由於丘就卻公元40年時的崛起。

這一假說完全符合佛教的記載。玄奘在《大唐西域記》卷二中指出迦膩色伽王為佛滅后四百年時人,一般認為佛於公元前486年滅化,公元前58年正當佛滅四百年間。佛教史料還記載迦王一世與脅尊者(parshva)同時,而據禪宗史傳及其他史料,脅尊者為第十代持法者,即便置之於公元前86年時(脅尊者晚年得道,故長於迦王)也須四十年一代,故不可能遲至公元後一世紀或更晚。迦王一世還是第三次(或排為第四次)結集的發起者,當時佛教正處在部派時期,各派之間的歧義和爭論很厲害,迦王日請一僧入宮說法,結果每人講的都不一樣,他深感部派紛爭對佛教不利,便與脅尊者商議發起結集,對十八部的說法進行整理記錄,並召集以世友為上首的五百羅漢對經律論三藏進行解釋,後來編成《大毗婆沙論》。由於這次結集改變了佛教部派紛爭的局面,使佛教徒致力於修證和研討佛法,從而促成了在理論和證果上具有更大成就的大乘佛教的產生。一般認為,大乘佛教產生於迦王之後,而在公元二世紀中期來華的支婁迦讖所譯的經典則幾乎全屬大乘,如果將迦王一世即位時間定為128年或144年,就很難解釋這一事實。因為大乘佛教的產生需要一定的時間,而經典的傳播又需要一段時間,很難想象迦王一世一結集就馬上有大量的大乘經典出現,且立即得到承認,又在三四十年內立即傳到中國。

!! 根據耆那教的傳說,毗訖羅摩紀元是鄔闍衍那(ujjain)國王超日王(vikrall),因為他有」塞種人之敵」(shakari)的稱號,同樣是塞人的戰勝者。可見這一紀元是與對塞人的戰勝有關的,而迦王一世既然定都健陀羅的白沙瓦(peshawar),就必然會與原來佔據此地的塞人發生衝突,根據銘文及其他資料的記載,迦王一世佔據的地方甚廣,幾至整個北印度,鄔闍衍那一帶大概也在其勢力範圍之內,很可能他在此地與塞人開戰並戰勝了他們,將其逐至更遠的西南一帶(古吉拉特一帶),因此獲得了」超日王」的稱號。由於迦王一世領土很廣,其中包括許多民族的人民,他本人又倡導佛法,實行仁政,並不強調自己的民族特徵,故得到大多數民眾的支持,印度諸族也不以異族視之,故此紀元由摩臘婆(malava)部落流傳下來,成為印度通用的紀元。

然而,許多學者認為毗訖羅摩紀元是由塞王阿澤斯一世(azesi)創立的,據說還得到最新的考古資料的支,對此應當如何解釋呢?這兩種觀點顯然是根本衝突的,一種認為是塞種人所建,一種認為是為紀念戰勝塞人而建。堅持毗訖羅摩紀元是為紀念戰勝塞人而建的傳說由來已久,比較可靠。也許阿澤斯一世與此相近或稍早,故後世塞人遂認定是阿澤斯一世所建,稱之為」ayasa」,即阿澤斯紀元。也許現有的資料還無法完全說明公元前58年或其前後的一段時間內月氏與塞人、安息人的關係以及當時健陀羅、嘆叉始羅等地的歸屬問題,但最有可能的是阿澤斯一世的時代較迦王一世稍早,後者最終佔領了健陀羅、嘆叉始羅等地並將罽賓(克什米爾)納入自己的版圖,但迦王一世及其後世諸王既然自稱」王中之王」,很可能在其帝國之內仍有許多從屬於月氏王的諸小王及州長的存在,他們有一定的獨立性,甚至可以發行貨幣,但都從屬於大月氏王。這些小王中可能有些是塞人的王或州長,也許是前塞王的後裔。佛教史料記載迦王一世在結集后將罽賓施給僧眾,並未進行直接統治,可能還保留了原來罽賓的塞王(即阿澤斯一世的後繼者)。

根據銘文和錢幣,迦王一世的統治共二十八年。在其紀元二十八年時,胡維什卡(huviska)繼位,從銘文來看,此王的統治至少至迦王紀元六十年(公元1年)時或更長。胡維什卡同樣是熱衷於倡導佛教的,他繼承了迦王一世的宗教政策,兼容各種宗教,並且致力於佛教的傳播。據前述公元前2年大月氏王曾派使者伊存來華傳弘佛教,口授博士弟子景盧《浮屠經》,此大月氏王當為胡維什卡。又據羅馬史料記載,在奧古斯都皇帝即位時,許多印度藩王遣使致賀,斯特拉波及其他作者提到有一個強大的印度王,名叫波魯斯或pandion,遣使臣帶著一封用希臘文寫的信於公元前25年自巴里伽扎出發,四年後到達as的佛教僧人,此人後在雅典為宣明正法而**。使者帶來的禮物有猛虎、大鳥、蚺蛇、巨龜等。此印度王當為公元前31年即位的胡維什卡,近人王治來也認為此使團應為貴霜帝國(實為大月氏王國)的使團(2),而當時當國的正是胡維什卡。在公元前25年在位的君臨六百小國、倡導佛法的印度王只能是胡維什卡,其他國王或如阿澤斯二世及南印諸王既未如此強大,又不象胡維什卡那樣積極傳播佛教。

繼胡維什卡而立的是韋蘇提婆(vasudeva),他大概於迦王紀元64或67年即位,至迦王紀元98或99年結束。與前兩代月氏王不同,韋蘇提婆從其名字上看似與對vasudeva~krishna(韋蘇提婆~克里希納)的崇拜有關,但從錢幣上看不到這位印度教神祗黑天的圖像,其大多數錢幣上描繪了濕婆和公牛,這種錢幣後為閻膏珍所仿製。從其銘文來看,他對耆那教似乎更有興趣,其銘文大多數是關於耆那教的,佛教的很少。從銘文上看他對馬土臘所在的恆河上游一帶控制牢固,從錢幣的發現來看他曾統治過西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部分地區,但對其統治的有效程度則難以斷定。許多學者認為在其統治的後期出現了衰落,他的錢幣在西北一帶難得一見,故很可能已與西北諸省失去了聯繫。

韋蘇提婆統治的衰落促成了丘就卻的崛起。由於韋蘇提婆統治中心南移,他對西北諸省乃至月氏故地的控制力減弱,這對於居住在東北部山區的丘就卻來說是一個發展壯大的有利時機。根據《魏書·西域傳》及近人考證,貴霜治地大概在《大唐西域記》所載達摩悉鐵帝的都城昏馱多,位於wakhan西部ab~jpanja河左岸,處在阿姆河上游南岸及克什米爾以北的狹長山區中。丘就卻首先統一了周圍的四翕候,自立為貴霜王,進而西侵安息,佔領高附(今喀布爾一帶),在其力量壯大后,又佔領了此時可能已與韋蘇提婆失去了聯繫的濮達即原大夏,爾後又面下佔領了罽賓,將原來的月氏王國盡為己有(」悉有其國」),儘管漢文史料未明言丘就卻是否南下佔領馬土臘,但韋蘇提婆的統治確實就此告終,其時大約在公元40年或41年,即迦王紀元98或99年。

丘就卻是佛教的熱衷者,在他的錢幣上有一尊佛陀坐像,他還自稱」正法的堅定信仰者」。據羽溪了諦在《大月氏佛教》中的考證,丘就卻與馬鳴同時。他曾以馬鳴、佛缽、一億金錢作為華氏國王求和的條件,一說是馬鳴、佛缽、三億金錢。《付法藏傳》、《法顯傳》等多種中國史料記載月氏王至弗樓沙(白沙瓦)求取佛缽運回北方,由於兩代迦王都定都此地,不可能將佛缽取至北方供養。丘就卻父子定都北方的巴克特拉,而閻膏珍不信佛法,故來取佛缽的只能是丘就卻。《婆藪盤豆法師傳》雲馬鳴為佛滅后五百年時人,正與丘就卻之時相當。又馬鳴為脅尊者再傳弟子,其與脅尊者相差近百年也很合理。馬鳴《大莊嚴論經》卷三、卷六兩處提及迦王一世(真檀迦膩吒王),卷六雲」我昔曾聞,拘沙種中有王,名真檀迦膩吒,討東天竺……」,可見馬鳴以前確有迦王一世,如認定丘就卻與馬鳴同時,迦王一世就肯定在丘就卻之前。從中還可看到,丘就卻利用馬鳴篡改歷史,將月氏族的迦王改為拘沙(為貴霜即kuhan的別譯)種,即貴霜族,由於馬鳴聲譽極高,名震全印,於是後世諸國都只知道貴霜,不知月氏了,月氏諸王也就成了貴霜之王。

丘就卻享壽八十餘歲,其子閻膏珍即位時肯定已不年輕。一般認為,閻膏珍約於公元75年即位,在位二十餘年。閻膏珍即位後繼續征討天竺,使貴霜帝國的領土更為擴大,達到極盛狀態。他在錢幣上稱為wemakadphises,還發行了印製精良的金幣。由於其父丘就卻不再沿用迦王紀元,故閻膏珍使用了多種紀元,其紀元年代數大至279,小至122,顯然用的不是一個紀元,由此致使一些學者誤認為在他與丘就卻之間尚有一個權臣當國。至於他所用的紀元究竟是哪幾種尚難考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既未延用一種固定的紀元,又未創立自己的紀元。

月氏與貴霜的混淆由來已久,丘就卻以月氏為貴霜,將月氏王說成貴霜種,《後漢書》又」本其故號」,將貴霜稱為大月氏。而既雲」本其故號」,則可能貴霜王亦曾自稱月氏王,這種假說得到了證實。的一個金筒銘文中,提到之王,應當是月氏的對音。銘文中提到是(即丘就卻)的兒子,號稱大王、王中王。應為前文中的即,為月氏之王。應為中文史料中閻膏珍的對音。銘文中還提到五個前月氏王。此五王可能是迦膩色伽一世以前的月氏王,由於迦王一世、胡維什卡、韋蘇提婆是當時人所共知的三個月氏王,故不再提及。為稱號、族名或姓氏,故五王名字后都有此詞。在其他銘文中,還提及父子,其稱號為州長、大州長,此父子或與父子為一。可能丘就卻父子親兼馬土臘這一重地的州長,迦王一世也有大州長的稱號。

月氏與漢王朝一直有良好的關係,因為雙方面臨著一個共同的強敵~匈奴。閻膏珍繼承了月氏的這一傳統,在西域多次支持漢西域長史班超,助其平定疏勒,擊破莎車。閻膏珍自恃為大國之君,且有功於漢,欲求娶漢公主以結盟好,但在班超眼裡,月氏(貴霜)不過同西域屬國一樣,應當是漢朝的藩屬,不應同漢室分庭抗禮,於是斷然拒絕了閻膏珍的請求。此事大大刺傷了閻膏珍的自尊心,於是派副王謝(sahi)率精兵七萬於公元90年來攻班超,結果敗歸求和,自此年年向東漢王朝貢獻。這一事件打擊了貴霜帝國的實力,更為嚴重的是損害了閻膏珍大國之君、王中之王的形象,使其中亞強國的地位受到動搖。對於閻膏珍晚年的統治情況難於悉知,但其處境似乎不佳。在他死後,伽德菲塞斯王系即貴霜王朝即告終結。

多數學者認為閻膏珍的後繼者是迦王一世,但這種觀點既不符合佛教史料,又會使韋西什卡(vajeska)與迦王二世和迦王一世與胡維什卡統治時間相互衝突的問題無法解決。從佛教史料及銘文來看,他們都是單獨進行統治的君主,根本沒有與他人分治國土的跡象。因此有些學者提出的迦王二世與胡維什卡分治月氏王國的假說純屬想象,無任何證據。繼閻膏珍而立的月氏王應為韋西什卡,他是來自小月氏的推翻貴霜王朝並重建月氏王統的新月氏王。

呂澄先生認為迦膩色伽王是小月氏人,因為其名字前有」真檀」二字,真檀即于闐的別稱,可見其為原居于闐的小月氏人(6)。但真檀、于闐不僅可視為地名,也可視作月氏的異譯(7)。馬鳴《大莊嚴論經》提到的真檀迦膩吒王(迦王一世)並非出自於闐的小月氏,真檀只是」月氏」的意思。但歷史上確有小月氏王存在,《馬鳴菩薩傳》曾提及」北天竺小月氏王」,此小月氏王統即是由韋西什卡與迦王二世父子開創的後期月氏王統。

韋西什卡父子均未發行貨幣,只能從銘文及其他史料中發見其歷史。卡蘭納的編年史提到胡什卡、朱什卡和迦膩色伽,一般認為朱什卡即是韋西什卡,他在克什米爾修建了朱什卡普臘城及寺院,又興建了賈亞斯瓦米普臘城,可見他是一個熱衷於佛教並對罽賓進行了有效統治的國王。在他所用紀元第二十年的銘文中,他稱為大王、王中王、大帝,又稱貴霜胄裔。在其紀元的第二十四年、二十八年銘文中,他用大王、王中王、天子、王這些迦王一世等用過的月氏國王最高稱號,不再用貴霜胄裔的稱號。

韋西什卡所用的紀元究竟始於何年引起了許多爭論。許多學者認為他所用的即是迦王一世紀元,這顯然是錯誤的。因為韋西什卡紀元數至少從二十開始,此時迦王一世尚且在世,韋西什卡怎麼可能自稱大王、王中王呢?而且如此則迦王二世(韋氏之子)又與胡維什卡的統治時間相衝突,顯然不合理。根據卡蘭納的編年史,朱什卡(韋西什卡)與迦王(二世)在胡什卡(胡維什卡)之後,故韋氏所用紀元絕非迦王一世紀元。那麼韋西什卡是不是沿用閻膏珍的紀元呢?前文已述閻膏珍並未創立新紀元,而且他所用的紀元數都遠遠超過了二十,故韋西什卡未用閻膏珍所用過的任何一種紀元。因此韋西什卡很可能在即位之初就創立了新紀元,此紀元應為公元78年紀元即所謂塞種紀元。

韋氏紀元為其子迦王二世所沿用,迦王二世有第四十一年紀元數,而他又於漢安帝元初年間(公元114~119年)在位,故韋氏紀元肯定始於公元80年左右。前文述及閻膏珍約公元75年即位,若認定韋氏紀元始於公元78年,必然又與閻氏統治時間衝突,對這一問題如何解釋呢?韋西什卡儘管在公元78年即位,但他當時只是小月氏一個部派的首領,並非大國之君。月氏族西遷之時,有一部分月氏人不能遠行,保南山羌,號小月氏,分居在羌以西遠至蔥嶺的遼闊地帶。由於漢朝屢擊匈奴,使天山以南的小月氏有了生存和發展的機會,其中一部後來西逾蔥嶺,在阿姆河上游的山區里居住下來,不斷發展,在閻膏珍統治末年時崛起,繼而進佔整個貴霜帝國,恢復月氏王統,其首領便是韋西什卡。這並非是純粹的假說和故事,從《大唐西域記》中可以找到依據。

據《西域記》卷三迦濕彌羅條雪山下王傳說及卷十二呬摩呾羅國條記載,迦王一世死後,訖利多種稱王,毀滅佛法,吐火羅國(大夏)呬摩呾羅(雪山下)王便招集國中勇士三千,化裝為商賈,多帶寶貨,暗藏兵器,翻山越嶺,進入罽賓(迦濕彌羅),雙從三千人中選出五百精銳以獻寶為名進入王宮,刺殺了罽賓王,放逐其宰輔,佔領罽賓,復興佛法,時在佛滅第六百年。從時間上看,韋氏崛起在公元一世紀末期,接近佛滅第六百年。又據卡蘭納的編年史,朱什卡(韋西什卡)在罽賓修建城市和寺院,對之進行了有效的統治,與雪山下王佔領罽賓、復興佛法的業績相當。玄奘還提到呬摩呾羅」其先強國……蔥嶺之西,多見臣伏」,而此國不過是一個方三千里的山間小國,史料上也未見此國曾為雄霸嶺西的強國記載,只能說是由此國發跡的國王後來成為盡占蔥嶺以西廣大疆域的帝王。而韋西什卡父子正為佛滅六百年左右佔領罽賓及整個貴霜帝國的君主,與此雪山下王相當。因此可以斷定韋西什卡正是玄奘所提及的雪山下王。

韋西什卡為小月氏一部的首領,他趁著丘就卻、閻膏珍父子率領五部翕候在外征伐、故地空虛的時機,帶領自己的部族悄悄西逾蔥嶺,來到原五翕候轄區西面土地肥沃的呬摩呾羅地區定居,並逐步發展壯大。在閻膏珍統治末期,他趁機奇兵突襲,佔領易守難攻的罽賓,以少勝多,奠定了帝王基業,後來也許是閻氏死後,他又出擊各地,佔領了整個貴霜帝國。大概在他在位二十年時(公元97年),才開始自稱大王,但此時貴霜勢力尚未完全消除,故不得已自稱貴霜後裔,此舉與閻膏珍自稱月氏王一樣不過是一種策略,並非他真的是貴霜族人。在其紀元二十四年、二十八年及其子迦王二世的銘文中,就再也沒有貴霜胄裔的稱號了。

膏珍之後貴霜王朝是否還存在、韋氏父子及其後諸王是月氏人還是貴霜別支,這些問題尚未有一致的結論。《後漢書》雲」月氏自此(閻膏珍滅天竺)之後,最為富盛,諸國稱之皆曰貴霜王。漢本其故號,言大月氏雲」,給後世留下一個模糊混淆的記載。諸國稱之皆號貴霜王一事得到了證實,以致後世印度及西方學者還多以為貴霜為月氏的代稱,既然如此,為什麼卻說月氏此後最為富盛呢?可見《後漢書》作者是將貴霜視為月氏族一支的,故本其故號,仍稱之為大月氏。但後世中國史書及佛教史料全然不提貴霜二字,只言月氏,這是否都是本其故號呢?韋西什卡既未沿用閻膏珍所用的任何紀元,又未採用kadphises的稱號,從其名字及其子號迦王來看,他是以迦膩色伽王系的繼承人自居的,不屬貴霜系統。根據佛教史,自東漢靈帝時來華的支婁迦讖、支曜及稍後的支亮、支謙等人都被認為是月氏人,故以支為姓。如果當時不是月支人當國,則在月氏政權早已被滅百年之餘,他們只能作為貴霜人,或姓」歸」、」桂」,不大可能以支為姓。而當時及後世來華的所謂貴霜國人從未見以貴霜近音為姓的,可見貴霜帝國早已不復存在。又據《三國志·魏書》記載,太和二年(公元229年)十二月癸丑,大月氏王波調(韋蘇提婆二世)遣使奉獻,以調為親魏大月氏王。此國使者既然接受」親魏大月氏王」的封號,足證此時國王為大月氏人,絕非貴霜族(大夏)人。余太山以為貴霜與月氏同出gasiani部,二者都是gasiani的對譯,故授予波調的」大月氏王」與」大貴霜王」無異,不能由此證明波調是月氏人。即便二族同出一源,也不能由此抹殺二者之間的差異,二族一為征服者,一為被征服者,豈可混為一談!使者對兩種稱謂的差異當然非常清楚,因為此國一直與漢室及後來的中央政權保持著密切的聯繫,使者絕非對漢文化毫無所知之人。若波調實為貴霜人,使者怎敢把」親魏大月氏王」的稱號帶回去?譬如當今英美兩國同出一源,皆說英語,若因此便稱美國總統為英國國王,封英王為美國大總統,豈能為人接受!因此閻氏之後當國者皆為月氏人,並不存在所謂的第二、第三、第四貴霜。

繼韋氏而立的為其子迦膩色伽二世。迦王二世為迦王一世之後最偉大的月氏王,在他統治時期,月氏帝國達到極盛狀態,疆域極為遼闊,其勢力範圍向東一度逾越了蔥嶺,迫使疏勒等國獻質臣服,西北包括索格底亞那、花拉子模、大宛,南方的旁遮普、信德、馬土臘、恆河河谷乃至比哈爾邦等地都屬其領土。玄奘《西域記》卷一、卷四等多處提到迦王二世,雲其」威被鄰國,化洽遠方,治兵廣地,至蔥嶺東,河西蕃維,畏威送質」,而《後漢書》記載疏勒國臣磐曾於安帝元初年間被送往月氏為質。這表明迦王二世在元初年間當國,並且聲勢赫赫,威振遠方。他還於迦畢試、健陀羅、支那仆底等三處修建伽藍,使質子三時居住,照顧畢周。他處處效仿迦王一世,倡導佛法,修建伽藍,還開採礦產,興修水利,發展商業,使月氏帝國在政治、經濟、文化諸方面達到極盛狀態,甚至超過了其祖先迦王一世治時。

由於許多學者將迦王一世定為閻膏珍的後繼者,致使迦王二世與一世的事迹相互混淆,難以分辨。但根據佛教史料可以對之大致劃分。與脅尊者同時並召集第三次結集的是迦王一世,馬鳴《大莊嚴論經》與《大毗婆沙論》所記史事屬一世,而威振西域、迫使河西蕃維獻質的為迦王二世。《雜寶藏經》卷七所記是將迦王一世、丘就卻、迦王二世等諸王事迹混在一起,而擁有智臣摩羅、名醫遮羅迦的或許是迦王二世,因為迦王一世的輔相為天法。《雜寶藏經》雲迦王時」四海之內,三方已定,唯有東方,未來歸附」,故欲逾蔥嶺東征,后終未果,此迦王當為一世,其東征也許是為了光復故土。《付法藏傳》卷五記迦王之事最悉,基雲三海歸化,北海未服,迦王欲興師北伐,臣民厭戰,乘其衰病之時被覆捂殺之,此迦王當為二世,因為其時蔥嶺以東已在其勢力範圍之內,無須東征,此次北伐或許是為了復仇,即征討極北之地的匈奴殘部。迦王二世的這次北征給他本人及國家帶來了悲劇性的結局,導致臣民離心,身死非命。迦王一世至其紀元二十八年時終老,同年胡維什卡即位,可見政權是順利交接的,不存在被弒問題。據阿剌(ara)刻文,迦王二世為韋希什卡之子,故應於韋氏紀元二十八年(公元105年)繼立,又據馬土臘和西旁遮普的銘文,他可能是在韋氏紀元54年及60年仍在位,其統治大概結束於韋氏紀元60年(公元137年)。

迦王二世由於死於非命,在他死後可能國家出現了一段時間的混亂,國勢也由此而衰,四境出現分裂和叛離的情況,但月氏王國儘管受到嚴重削弱,卻依然存在,此後又出現了一個迦膩色伽王,通稱迦王三世,他也許是二世之子,也許是其孫子或其他的月氏王族後裔,但可以肯定的是由他結束了帝國的混亂局面,保住了帝國的統一和大部分疆域。根據其貨幣和卡蘭納的編年史,他的領土包括巴克特里亞、健陀羅、錫斯坦、旁遮普、克什米爾等地,但帝國南方的重地馬土臘及北方有索格底亞那、花拉子模地區可能已經喪失。迦王三世發行了大量貨幣,統治時間相當長,或許在四十年以上。

繼迦王三世而立的是韋蘇提婆二世,他的貨幣發現相當稀少,或許在他統治期間帝國遭到進一步的衰減,他是月氏王國最後一個君主,卻在中國正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前文已述他於公元229年遣使至奉獻,被魏封為」親魏大月氏王」。在他之後,由於薩珊王朝的興起,月氏王國遭到毀滅性的打擊,從此統一的月氏王國不復存在,只留下盤踞一隅的殘餘政權或大國附庸。

貴霜王朝及大月氏王國的世系問題是一個十分重要而又非常複雜的問題,它不僅關係到中國、印度及中亞諸國的歷史,還涉及到佛教史尤其是禪宗西天二十八祖說,許多學者對此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但經過長達百年的研究,迄今尚無一個令人滿意的結論。儘管新的資料不斷被發掘出來,卻仍然無助於定論的產生,因為大家對新資料的理解和解釋紛亂不一。本文試圖以漢文資料為主,結合考古成果,提出一個近乎史實的假說。

月氏始滅大夏,后又為先據大夏的貴霜族所滅,復又由小月氏取代貴霜王朝,復興月氏王統,其間曲折複雜,難以悉知。今且據上述考證,將月氏及貴霜王朝諸王世系簡表列之如下:

迦膩色伽一世(公元前58年~前31年),在位二十八年。胡維什卡(公元前31年~公元元年或更遲),在位約三十年以上。韋蘇提婆(約公元元年或稍遲~約公元40年),在位三十年以上。丘就卻(約公元40年~公元75年),在位約三十五年。閻膏珍(約公元75年~約公元95年),在位二十餘年。韋西什卡(公元78年~公元105年),在位二十八年。迦膩色伽二世(公元105年~公元137年),在位三十二年。迦膩色伽三世(約公元150年~公元195年),在位四十餘年韋蘇提婆二世(約公元195年~公元230年),在位三十餘年。

大月氏位於絲綢之路中段,是中國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碰撞點,它的文化藝術成果兼具了東西兩方特色。法國考古學家在烏茲別克的鐵爾梅茲市發現了一處古城遺址。這座古城在2000多年前曾繁榮一時,是當時中亞大國貴霜王國的商業和文化中心之一。最新出版的法國國家科研中心期刊稱,該中心考古學家萊里希領導的小組經過幾年努力,在阿姆河河谷沿岸地區發現了古代鐵爾梅茲的城牆遺址。這段用于軍事防禦的城牆長500米,牆周圍至少還發現了15座方形的塔。有關專家目前正在對這些遺址進行進一步發掘。

鐵爾梅茲位於烏茲別克南部阿姆河地區,鄰近阿富汗。考古資料顯示,鐵爾梅茲興起於公元前3世紀左右。公元前1世紀,貴霜王國建立並逐漸強盛,由於建國的大夏人原先臣屬於大月氏國,中國古代也稱貴霜王國為大月氏。

貴霜王國所處地域是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因而成為溝通歐亞經濟文化聯繫的咽喉要道和中轉站。

!! 穿過大月氏,聶歡他們一行人便往波斯古國趕去,薛冰的千里眼和順風耳發揮了作用,還有莎莉娃的鼻子,能夠聞得到魔界接引使者的氣味,所以順著接引使者的味道和影子,他們一路西進,距離越來越近。

「老公啊,你說這叫什麼事兒啊!我怎麼感覺咱們像喪家之犬一樣,攆兔子哪!還是追狗哪!」

「嗨!不管咋樣,只要咱們把他追上就行!要不然的話,怎麼得到佛祖舍利子呀!你說呢?」

「那倒是!,那就只能追了!哎呀,這個往西走真是越來越荒涼啦,這麼久都沒看見一個人!哪怕是個死人也行啊!」莎莉娃到。

「誒誒誒!莎莉娃,你能不能別說了!這死人倒是不可怕,你說的怎麼這麼甚得慌啊!薛冰一邊注視著前方一邊道」

「嗨!我這不就是閑得慌嗎?老公我走不動了,背我吧!」莎莉娃跳上聶歡的背部,聶歡也不在意,就跟沒有背人一樣,十分的輕鬆!

「哇!這個死鬼!居然來回地繞著彎子走路!」薛冰看到幾百里以外的接引使者道,聶歡笑道:「她一定是迷路了吧!是不是在原地繞圈呢?」

「你說的有道理呀!還真的是那麼回事!這傢伙太笨了!歐,還真讓他走出去了!誒誒誒,你們誰能替我一下,我這眼珠子都冒火了!」

聶歡拍了她一下:「嗨!你說你是傻呀還是傻呀還是傻呀!累了就休息一會!反正他也跑不掉!」

「誒呀媽呀,你早點說呀!該死的,累死本宮了!趕緊的給我揉揉!」薛冰來到他面前,在他前面跳上去,環抱住他的腰,聶歡這背一個抱一個,居然還是沒分量似的,笑談風聲,薛冰閉上眼睛,聶歡用嘴唇給她的眼睛按摩,薛冰爽的直哼哼!

「太舒坦了老公!」薛冰忘情到,聶歡偷偷地吻住了她的嘴,把她的香舌吸出來,一頓燜鍋,薛冰渾身直顫抖!

「再有兩天就能到達波斯古國了!」聶歡到。薛冰親了他一口到:「波斯有什麼好玩的?」

波斯主要用來指明南伊朗的一片地區,從前以「persis」和「parsa」聞名。這兩個詞是指公元前1000年左右移居這個地區的印歐遊牧民族的名字,最後他們被亞述人和迦勒底人所取代。最早提及「parsa」發生在公元前844年亞述國王沙拉漫尼撒3世的史料中。波斯是眾多古代文明中發展程度較高的民族,但直到三世紀,這一文明才正式以波斯帝國的名號出現於歷史舞台。

波斯是伊朗在歐洲的舊稱譯音。歷史上在這一西南亞地區曾建立過多個的帝國。全盛時期領土東至巴基斯坦,西北至土耳其、歐洲的馬其頓、色雷斯,西南至埃及。波斯帝國興起於伊朗高原的古國。波斯人屬印歐語系的一支,約公元前二千年代末葉從中亞一帶遷至伊朗高原西南部(法爾斯地區—),有十個部落(六個農耕,四個畜牧)。曾一度處於米堤亞統治之下。前550年,居魯士領導波斯各部落推翻米堤亞王國,建阿契美尼德王朝(一說始於前558),定都蘇薩,是為波斯帝國之始。繼而向外擴張,征服小亞細亞、兩河流域、敘利亞等地,又向東佔領大夏(巴克特里亞)、粟特等,但在和北方游牧部落馬薩蓋特人作戰時居魯士失敗被殺。其子岡比西即位后,率兵征服埃及(前525),因發生高墨達政變,(前522),返國途中暴卒。大流士一世鎮壓高墨達政變和各地起義,奪得政權;實行鞏固中央集權的改革;繼續擴張領土,帝國疆域東起印度河,西至愛琴海及非洲東北部(埃及)。前五世紀初(大流士一世在位時),波斯不斷西進導致持續約半個世紀的希波戰爭,最後以波斯失敗告終。波斯的統治激起各地人民的不斷反抗,境內經常爆發反波斯統治的起義。前四世紀以降,國勢轉衰(前404-前343年埃及曾獲獨立)。前333年,大流士三世被馬其頓亞歷山大大帝徹底打敗,前330年被殺,波斯帝國滅亡。

古代波斯是東方**政體的典型,帝國期間西亞各地奴隸制經濟進一步得到發展;波斯文化多受兩河流域文化影響,使用楔形文字,造型藝術有較高的成就,如波斯波利斯的百柱廳、浮雕和壁畫等均甚著名。帝國都城有蘇薩、波斯波利斯、巴比倫和埃克巴坦那。產生於伊朗高原的瑣羅亞斯德教,大流士一世時被定為國教,並廣泛傳播;後傳入中國,稱為襖教或拜火教。

波斯帝國又稱阿契美尼德王朝。波斯帝國從美索不達米亞橫跨到印度,由裏海伸展到波斯灣,勢力擴及的伊拉克、伊朗和阿富汗,首都蘇薩。波斯部落最初居住在伊朗高原西南部,后經過數十年擴充疆土,公元前550年,居魯士二世大帝推翻米底部落的統治,建立了波斯帝國。在國王大流士一世(公元前522年至公元前486年)統治時期,波斯帝國達到鼎盛時期,其疆土東起印度河流域,西至巴爾幹半島,北起亞美尼亞,南至衣索比亞。包括70個民族,5000萬人口,近700萬平方公里土地,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地跨亞、非、歐三大洲的帝國。波斯帝國在公元前492年希(臘)波(斯)戰爭后逐漸由鼎盛走向衰落。公元前334年,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三世東侵,征服波斯全境。

宗教。一神信仰:宇宙間有一個叫馬茲達(mazda,意為智慧王)的主宰,是唯一的真神,勸人接受一神信仰,強調聖火就是真神的象徵,中國稱為「拜火教」

波斯帝國善惡相戰:宇宙中同時存在「善」與「惡」兩股力量,善神馬茲達代表光明,真理與正義,惡神阿利曼(ahriman)代表黑暗,邪惡,兩者不斷鬥爭,最後善神獲勝,使宇宙脫離黑暗進入光明

最後審判:宇宙過程有三世,第一世為創造世,是一善與完的世界;第二世是人的現世生活,善惡不斷鬥爭,人死後經過最後審判,一生行善的人進入永生的第三世,行惡者前往痛苦的罪惡之城;第三世是善神戰勝惡神的極樂太平之境,影響:其主張和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的發展均有關

世界末日說,審判說與天堂地獄說,創世說,神靈善惡二元說,救世主說,勸人為善的宗教思想宗教(祆教):對後世最具影響力藝術:表現模仿與綜合的特色祆教的歷史意義是古代宗教由多神發展為一神的重要階段,強調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強調道德,提升「人自身」在宇宙中的地位,含有人文道德精神,稱得上是「思想上的革命」

最早的波斯人(在公元前6世紀亞述國滅亡以後)生活在現在伊朗南部設拉子市以南的地區(當年波斯的首都波斯波利斯就在這裡)。在帝國時代2所跨越的年代中,波斯文明只是到了公元三世紀才開始興盛起來的,這並非是es曲解了波斯的歷史,事實上帝國時代中的波斯還包括了波斯帝國(公元三世紀開始)的前身。

從三世紀開始,這一文明才以波斯帝國的名號出現於歷史舞台,直至公元十七世紀。在此之前的幾個世紀,這片土地曾經被許多發源於地中海區域的勢力所統治,但最終還是成為了一個獨立王國,恢復了屬於本民族的自由與榮耀,並發展成為一個橫跨美索不達米亞和印度的帝國。現在的伊朗、伊拉克和阿富汗都曾經屬於當年古波斯帝國(薩珊波斯帝國)的版圖。然而接連不斷的戰爭削弱了波斯帝國的實力,為了奪取敘利亞、土耳其、巴勒斯坦、以色列、埃及和整個阿拉伯半島的控制權,與強大的羅馬帝國交戰了數年。直到公元364年,羅馬人才和波斯人簽訂了一份和平條約。

後來,當羅馬帝國分裂之後,波斯人將他們令人生畏的軍事力量又投入到一系列新的戰爭中。他們的新敵人就是東羅馬帝國(拜占庭(byzantine))。波斯人開始從拜占庭的邊境地區-敘利亞、巴勒斯坦、埃及和土耳其,發動了持續不斷的猛攻。波斯人在歷史上最輝煌的時刻,終於在公元619年來臨了。波斯帝國完全征服了整個埃及地區和高加索山脈。公元626年,波斯人聯合阿瓦爾人,包圍了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波斯人用大型戰艦進攻金角灣,但是被拜占庭的火攻擊敗。同時,從陸地上進攻的阿瓦爾人也被守軍擊退。而親政的皇帝伊拉克略在東線戰場也取得了勝利。波斯沙皇庫薩和二世無法抵禦,只好撤離,圍城以失敗告終。阿瓦爾人從此一蹶不振,而拜占庭人則趁機發揮了自己的優勢,他們和可薩突厥可汗哲別爾和親,聯合入侵波斯帝國的領土。多年來的無休爭戰,事實上已經為這兩個原本實力強大的文明敲響了喪鐘。公元628年,在雙方都已精疲力竭之際,波斯方面發生了政變,太子卡巴德殺死沙皇庫薩和二世登上皇位,向拜占庭求和。統治者們終於同意簽訂了遲來以久的和平條約。在這之後,被戰爭極大削弱的波斯帝國被來自東方的穆斯林軍團攻佔了。公元651年,穆斯林勢力在短短十年內征服了波斯帝國並完全佔有了波斯帝國的領土。這個新的伊斯蘭王國被稱作-伊朗。然而這一片熱土彷彿永遠無法實現和平,在此後的數百年中,不斷有新的侵略者出現。首先是塞爾柱人,奧斯曼土耳其人的祖先,征服了伊朗全境。接踵而來的,是恐怖的蒙古軍團,再後來則是土庫曼人。

新的曙光直到公元16世紀才出現。與1300年前的古波斯人一樣,伊朗人最終收復了自己的領土。其他希伯來人聖經傳說,(一)根據《舊約聖經》的記載,早期以色列人的發展,(二)《舊約》中有關以色列人早期歷史記載,是事後以口傳故事形式保存下來的,學者認為故事可能反映出早期以色列人的生活經驗,如「摩西出埃及」一章,顯示自古巴勒斯坦地區游牧民族經常進入埃及謀生的經驗事實

王國的興衰,建國推選掃羅(saul)為國王,建立希伯來(hebrew)王國發大衛王,掃羅的女婿大衛王(david,b。c1012~b。c972)征服耶路撒冷,定為國都,所羅門王有智慧和政治手腕,擅於經商增加國家財富,藝文活動發達在耶路撒冷建立一座耶和華聖殿,因政府稅收重,又強迫人民勞役,引起不滿而分裂分裂走向滅亡

b。c925分裂成北方的以色列(isreal)和南方的猶大(judah),從此以色列人政經力量走下坡,波斯帝國以色列於b。c721被亞述王征服,成為帝國的一省

b。c586新巴比倫第二度攻陷耶路撒冷,滅亡猶大王國,將部分以色列人擄去巴比倫當奴工,史稱「巴比倫之囚」時期。此後,長期寄人籬下,時常遭受迫害,分散各地

憑著堅強的宗教信念(一神信仰),仍能維繫著傳統,到20世紀終於重建自己的國家

<)關係,以色列人是耶和華的「選民」,(二)宗教信仰的演進,建國后出現國王與宗教領袖權威的爭議

以色列人與迦南人雜居,有些人接受其巴力(baal)和亞絲拉(ashrah)信仰,引起傳統耶和華信徒的反對,此一宗教紛擾一直延續到亡國

亡國對於相信耶和華保佑者而言,是嚴重的打擊;他們為了繼續保持信仰,並且解釋亡國的原因,認為猶大之所以亡國,是由於以色列人背棄了耶和華的旨意,而受到亡國的懲處

認為所有的遭遇都是神的旨意,人的苦難是神的懲罰,透過懲罰而得到最後的救贖,耶和華不僅是以色列人的保護神,同時是宇宙間唯一的真神

深信救世主彌賽亞(messiah)必然出現解救他們。最後,終於經歷2,000年的流亡,在二次世界大戰後復國成功腓尼基人成員:(一)以放牧為主的迦南人(閃米語族),(二)以貿易,造船為主的愛琴海人組成

發跡:西元前1300年,在地中海東岸建立城市。

經濟活動:(一)商業殖民,原因:因土地無法生產足夠糧食,而轉向航海與商業,商業能手,手工巧匠(木工,金工,染布-紫色染料尤其高貴,腓尼基為「紫色民族」)許多船隻變成海上巡迴商店或手工作坊,利用商業的協商技巧和周圍強國保持和平

靠太陽和星辰定位遠航,在地中海沿岸及島嶼建立殖民地,並將近東文化帶到地中海尚未開發地區,甚至穿過直布羅陀海峽到達非洲西岸,英倫三島,東抵印度
伊朗高原北接裏海和中亞盆地,東北起自興都庫什山脈,西北倚高加索山脈,西有札格羅斯山脈,南臨波斯灣和阿拉伯海。其四境或阻以高山,或面臨大海,是比較閉塞的內陸高原。

伊朗高原最古的居民是依藍人部落。公元前4000年代,他們已定居於札格羅斯山脈的西南部,公元前2000年代後期,曾形成強大的奴隸制國家,公元前7世紀被亞述擊敗,逐漸衰落。波斯帝國以前,伊朗高原西部曾先後興起過埃蘭和米底。

公元前7世紀後半期,伊朗高原西部形成米底人的奴隸制國家,它曾與新巴比倫王國結成軍事聯盟,於公元前612-前605年擊滅並瓜分了亞述帝國。但米底國家歷時短暫,於公元前550年亡于波斯。

當公元前7世紀米底強盛時,波斯人的部落聯盟,受米底統治。公元前553年出身於阿黑門尼德氏族的居魯士(公元前558-前529)率領波斯人起來反抗米底的統治,於公元前550年滅米底王國。隨後,居魯士率兵進行擴張戰爭,征服小亞細亞,又於公元前538年佔領巴比倫城,滅新巴比倫王國。公元前529年,居魯士死於對中亞細亞的擴張戰爭中,這時波斯帝國已基本上形成。居魯士死後,其子岡比西斯二世(公元前529-前522)於公元前525年征服埃及。

公元前522年,祭司高馬達起兵反抗波斯,奪取了政權,並以免稅三年和不服兵役為號召,一時波斯帝國境內被征服民族紛紛獨立。高馬達起兵后,岡比西斯死於從埃及回國的途中。出身於阿黑門尼德氏族的大流士一世(公元前521-前485)在波斯貴族的支持下,殺高馬達,奪得了政權。大流士一世即位后,殘酷鎮壓了波斯帝國境內各被征服民族的反抗鬥爭,不僅恢復而且又擴大了帝國的疆土:東起印度河,西至小亞細亞沿岸,並曾一度佔有歐洲的色雷斯部分地區,南有埃及,形成包括整個中近東地區的領土空前廣闊的奴隸制大帝國。從大流士一世時起,帝國的首都共有四個:蘇撒、愛克巴坦那、巴比倫、帕賽波里斯,波斯國王及其宮廷一年四季輪流駐蹕於每個都城。

在大流士一世統治的晚期,公元前492年和公元前490年,曾兩度派兵西侵希臘。此後,希臘和波斯之間的戰爭持續多年,以波斯的失敗而告終,史稱「希波戰爭」。

龐大的波斯帝國只是一個暫時的軍事行政聯合,歷時半個世紀之久的希波戰爭使波斯帝國元氣大傷。困於內外重重矛盾的波斯帝國,從公元前5世紀末起便急劇衰落。當馬其頓-希臘東侵時,波斯軍隊無力抵抗,屢戰屢敗,終於在公元前330年滅亡了。

二采開放態度,揉合各地的文化要素,呈現多元折衷的精神,在波斯,歷史上有多個帝國先後建立、興盛、和衰亡。

!! 「波斯有什麼好玩的?嗨,哪裡還有波斯帝國的存在呀!很久以前波斯就已經消失了!早就被歷史的洪流給淘汰了!」

「哇!那就是說,我們現在要去的波斯是一片荒蕪嗎?」艾美麗道。

「那倒不是!,現在應該是伊朗的南部大片區域!經過多少代人的努力,古代的波斯帝國雖然一去不不返了!但是現代的建設也覺不次於當時的帝國風采!」聶歡勝往道。

「那你說的那個地方,也就是西方魔界還在那裡嗎?」莎莉娃到。

「西方魔界和歷史的變遷沒有多大關聯!雖然人類在一代代的變換,但是摩羯始終是魔界!這一點決不會更改的!因為西方魔界的主人暗黑魔王被我封印了上億年,最近幾百年才逍遙法外的!早在一億年之前,我們神界和魔界發生了一場空前的大戰,最後在佛祖的幫助下,終於戰勝了魔界,才把他們倆封印起來!誰知道封印經過了上億年的變遷,已經老化了,而我又在醉酒之中,一睡千年!所以才導致封印被破,兩個魔王危害人間!」

「嘻嘻嘻!原來是你闖的貨呀!」艾美麗道。

「誒誒誒,這可不能夠全部怨我!誰讓你們的化身銀河公主那麼婀娜多姿呢?把我迷得神魂顛倒的!不能夠自已!」

阿契美尼德帝國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帝國之一。希臘時期(前330年-前170年),前334年馬其頓人亞歷山大大帝的希臘大軍擊敗大流士三世,波斯成為馬其頓帝國的一部分。亞歷山大的帝國很快就分崩離析。亞歷山大手下大將塞琉西一世自立塞琉西王朝,以敘利亞為中心,統治波斯地區。

波斯帝國這一時期波斯成為東西方的交流的一個樞紐:絲綢之路由此連接中國,佛教從印度傳來,瑣羅亞斯德教則西去影響了猶太教。

塞琉西王朝的後期在前238年東部的安息(帕提亞)和大夏(巴克特里亞)獨立之後,東部被貴霜王朝所擾,西面又面臨羅馬帝國的擴張,最終被羅馬帝國和安息帝國瓜分。

安息帝國(前170年-226年),安息帝國發源於伊朗的東北部,鼎盛時包括伊朗全境和一些周邊地區,與羅馬帝國隔幼發拉底河為界,首都泰西封位於伊拉克首都巴格達附近。兩個帝國之間連年戰爭。同時安息帝國與東鄰貴霜王朝也是戰事頻傳。帝國國力衰竭,各地軍閥割據。

薩珊王朝(226年-650年),亞茲德的瑣羅亞斯德教神廟224年安息帝國的一個地方總督的兒子阿爾達希爾一世由於擴張地方勢力而和帝國開始戰爭。經過兩年的戰爭,推翻安息帝國,於226年建立薩珊王朝,首都泰西封。薩珊王朝因阿達希爾的祖父而命名。波斯自阿契美尼德帝國之後第一次統一,被認為是第二個波斯帝國。薩珊帝國多次與羅馬帝國開戰,曾俘虜過一個羅馬的皇帝。

薩珊帝國是一個高度中央集權的帝國,以瑣羅亞斯德教為國教,全體人民分為教士、軍人、文人、和平民四等。基督教中天主教被迫害,景教則得以發展。

由於對東羅馬帝國的連年征戰,薩珊帝國對臣民橫徵暴斂,同時加強對宗教的控制,造成暴亂迭起,在629年和642年,兩任皇帝遇刺,又受到崛起中的阿拉伯帝國的攻擊,帝國終於崩潰。

魏晉南北朝時期,中國和波斯間的友好往來較頻繁,《魏書》記載,波斯使臣來中國交聘達數十次之多,給北魏皇帝帶來的各種禮品,有珍物、訓象等。1970年,在甘肅張掖大佛寺出土了六枚波斯薩珊王朝銀幣。帝國崩潰后,薩珊王朝末代皇帝的兒子俾路斯曾逃到中國,向唐王朝請求救兵抗擊阿拉伯入侵,唐朝護送其返回在今伊朗一帶建立波斯督護府,但不久終為阿拉伯所滅。

伊斯蘭教時期(650年-1290年),786年-809年哈倫·拉希德統治時期的阿拔斯王朝諸行省混亂的薩珊帝國迅速被新興的伊斯蘭教指引下的阿拉伯帝國擊潰。波斯成為阿拉伯帝國的一部分。阿拉伯語成了通行的語言,伊斯蘭教迅速取代了瑣羅亞斯德教,各地大量興建清真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