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兩隻兔子清洗乾淨,扔到半空中,菜刀光芒閃爍,很快就將骨頭全都剔除了出來,而肉依舊完整,沒有損傷!

這就是他的刀法已經大成了,這個世界上能和他相提並論的恐怕找不到幾人!

「兔子肉!還是煲湯,然後在悶一道菜吧!」一鳴看著兔子肉和遲交的肉,道!(未完待續。。) 第二十六章【魔靈】

很快的功夫,山洞內就傳出來一陣陣的香味!

外界正在不斷抽噎,感覺到異常委屈的少女櫻此時聞到這麼香的味道,肚子不爭氣的開始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好像再向主人抗議該吃飯了!

「哼!不就是會做飯的廚子嘛,有什麼了不起的!詛咒以後沒有人吃你的飯!」少女櫻賭氣,坐在山洞外面的一片空地上,手裡面拿著一截樹枝隨意的敲打著!剛才一鳴的態度狠狠的傷害到了她,自己不記仇恨,以德報怨的救了他,還好心的幫他烤肉!沒想到這混蛋小子竟然不知道感恩,還吼自己,簡直太不是東西了!

「混蛋,竟然敢吼我!你憑什麼吼我呀!我爺爺他們還沒有吼過我呢,你竟然敢吼我!」

「以後一定把你抽筋扒皮,將你這個小混蛋扔到北海泉眼裡面去!」

少女櫻坐在那裡,神蜥乖巧的趴在她的面前,任由樹枝敲在自己的額頭上面!心底暗罵:「一鳴,你丫的就是混蛋!封印了我的修為不說,現在老子還要幫你受過,我恨你!」

山洞裡面,鍋碗瓢盆齊動,一鳴手中的菜刀翻飛,手中的勺子飛舞,平底鍋鏗鏘作響!很快,三道美味的飯菜就已經做好了!

平底鍋變深,直接變成了煲湯的器皿,動用第六燃界的紫色火焰燃燒,鍋裡面遲交肉和兔子肉已經煮爛了,透發出一陣陣的香味,四周霞光閃爍。這是遲交肉和其它具有精氣的藥材散發出來的!

一鳴收了所有的家當,看著自己三菜一湯。感覺到很滿意,雖然沒有達到理想中的效果。但是條件有限,而且食材不足,這已經很不錯了!「起活兒!」

他走出去準備尋找少女櫻,雖然囚禁了她一年多,但是除了打她的屁股,讓她倒洗腳水之外,好像別的沒有什麼虐待她的!現在對方又救了自己,而自己竟然又吼她,真是一陣過意不去!

剛走出來。就看到少女正坐在草地上嘟囔著罵自己呢,一鳴不禁臉色一紅!但還是鼓起勇氣,好吧,不是鼓起勇氣,誰讓他的臉皮本來就厚呢!「那個……櫻子呀!剛才吼你是我不對,現在鄭重的向你道歉!」

少女不支聲,賭氣的將身子扭到了另一邊,不搭理他!

「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你就原諒我吧!我給你做了好吃的。你嘗嘗!」一鳴也轉到她面前,道!

這不說往日的情分上還好,一說這可怕少女氣壞了!「往日的情分,你這個混蛋除了囚禁我。打我,將我當婢女使喚外,對我有什麼情分。有的是仇分吧!」

看著少女要發狂的樣子,一鳴直縮腦袋。但還是厚著臉皮,笑盈盈的道:「仇分也是情分呀。不管是好是壞,總之我十分的感激你救了我!雖然你不救我,我也不會死!」

「混蛋!我殺了你!」少女那個氣呀,終於再也忍不住完全爆發了,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把漆黑如墨的匕首,在陽光下都不會反光!冰冷至極,離這麼遠都能感覺到絲絲寒氣!

「喂,不要這麼衝動,我們可以坐下來慢慢商量的!為了報答救了我,我可以以身相許的!」一鳴忙進行勸解,可是越勸,少女的動作越伶俐,殺伐也越果斷!

「鏗鏘!」

一鳴將紫氣纏繞在雙手上面不斷的後退阻擋著漆黑的匕首,發出鏗鏘的金屬碰撞聲!還好兩人都沒有動用全力,不然這個地方絕對會被打爆。

現在少女櫻已經晉陞到了俊俠三重天巔峰境界,絕對能和一鳴分庭抗爭!就算一鳴修鍊出七禁,一時半會兒也沒有辦法擒住她!

他之前能夠和三重天抗衡,如果不懂用靈王兵的話,還真的沒有辦法打敗對方!因為他肉身強大,加上三天歸元術,得以讓他越階戰鬥!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遠處傳來一陣巨吼,天地震動!魔氣浩蕩,直衝雲霄!

「這是什麼怪物?魔氣竟然如此的強悍!」兩人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注視著前方,喃喃道!

隨後,他們就看到,一頭墨綠色的十丈高的魔物上竄下跳的奔跑了過來!身枯瘦,皮包骨頭,青蛙一般的頭顱,猿猴一半的雙臂,能拖到地面上!嘴裡面的口水不斷的流了出來,雙眼突出,全是黑色的!

「這是魔靈!」少女櫻見多識廣,看到這全身散發著黑色魔氣的怪物之後,失聲道,有一絲的驚恐!

「魔靈!」一鳴的臉色也是一沉,他還是聽說過魔靈這種怪物的!

要說是怪物那可是一點都不摻假,這種東西是由魔氣催化而成!之前可能是生靈,死去之後經過魔氣的感染、催化,再次產生了狂躁嗜血的靈智,這就是魔靈!

魔靈不光保留了生前的部分玄術,也保留了相應的戰力!而且最重要的是,它們的魔氣具有傳染性,如果被它們傷到,傷口不及時處理的話,就會慢慢的被魔化!最後淪為魔靈中的一員!

「吼……」魔靈的獠牙閃爍著寒光,背後長著三根骨刺,全身墨綠色,黑色的魔氣翻滾!

一鳴和少女櫻如臨大敵,全都戒備,少女櫻手中的匕首首次綻放出黑色的光芒!身上的氣勢陡然增加了不少,剛才和一鳴的發抖沒有使用全力,這時候遇到魔靈不敢大意!被傷到的話絕對很難纏!

「小心,別被傷到,不然很有可能轉化為魔靈!」她告誡一鳴,提醒她小心,不想自己才把他救回來,就轉化為了魔靈!

「你還是小心你自己吧,我皮厚不會有事的!」一鳴嚴陣以待,還是忍不住的調侃!不過他說的倒也是事實,畢竟他的肉身堪比俊俠巔峰,一般人很難傷到他!

「哼!」少女櫻冷哼了一聲不再搭話!

「轟!」

那個魔靈雙眼在一鳴和少女櫻的身上提溜提溜的轉了幾圈,最後大吼一聲果斷的出手了!乾枯的雙臂上突然長出兩根兩米長的骨刺,身體高高躍起,對著兩人就劈了過來!

魔氣滾動,浩蕩四方,這是魔靈的強大之處,能夠用魔氣感染自己的對手!

「你這頭沒用的東西,不能吃還來送死幹嘛,倒我的胃口。」一鳴罵道,一道一絲圍繞著自己的身體雙拳如同兩座大山,撞擊了上去,硬撼它的骨刺!

近距離作戰,一鳴向來不害怕誰!

少女櫻也在瞬間消失在了原地,等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魔靈的背後!匕首劃出,一道黑芒砍在了它的背後,直接砍斷了一根骨刺!

「吼!」

魔靈疼痛的巨吼,背後的骨刺斷了一根,手臂上的一根骨刺也被一鳴擊斷了!讓它疼痛難忍,口水流了一地!

趁它病要它命!

很顯然,一鳴和少女櫻都十分的明白這個道理!兩人沒有絲毫的耽擱,全都再次發動了攻擊!

一鳴雙手纏繞,紫氣化作了一條騰蛇,一甩尾抽碎了空間,從魔靈的胸膛穿透而過!而少女櫻的匕首也脫手而出,從魔靈的後腦勺穿透了過去!

「嗷……呃……」魔靈想要巨吼,可是已經沒有了生機!心臟了腦袋全都被穿透了,遭受到了致命的創傷,就算是神來了都沒有辦法救它!

「嘿嘿,沒看出來,咱們倆第一次聯手就乾的這麼漂亮,果然是心有靈犀。」一鳴嘿嘿笑道,想要對少女示好,想讓她原諒剛才自己的衝動!

少女櫻臉色一紅,輕啐了一口,道:「呸。混蛋,誰和你心有靈犀!」

說完,也不在說話直接轉身向著山洞內部走了進去!留下來一鳴在那裡納悶,自己到底又有那句話說的不對了!

不過,一鳴這傢伙向來沒心沒肺,想不明白也就不再多想了!看著地上躺著的魔靈屍體,剛想轉身走開,卻突然想起來了一件事情!雙眼一亮,道:「嘿嘿,差點忘了!這魔靈可以煉製出防止魔化的藥物,差點丟掉這麼好的藥材,真是罪過!」

俗話說,有陰必有陽,有因必有果!別看魔靈魔化的那麼厲害,如果傷口不及時處理就有可能魔化失去心智!但是,它的血液和骨髓,卻能簡直出化解魔氣的藥物來!不能不說,世間的一切都是相互制約呢,沒有誰能真正的跳脫出去!

他將魔靈的屍體縮小,然後就開始刻畫出道紋符咒開始提煉血液和骨髓了!最後,血液的精華只提煉出來了二十滴,而骨髓也只提煉出了十滴!至於其他的,那真的如同一鳴所說的一般,垃圾,百無一用,不能吃,不能喝的!留在這裡還容易讓其它生物吃了,不小心魔化!

「燃!」他單手指出,一道火焰從他的手指尖飛出,瞬間將魔靈乾癟的軀體籠罩了!很快就燃燒殆盡,化為了灰燼!

「這下就好了!」他拍了拍手掌很滿意的道,然後就往山洞裡面走去!

還沒有走進去,就看到小豆丁哭喪著臉,一臉委屈的飛了出來,看到他,咿呀咿呀的比劃著什麼!

一鳴聽完頓時大叫:「什麼?飯菜都快被那女人吃完了!我靠,她也太狠了吧!」說完,忙抱著小豆丁向著山洞跑去!(未完待續。。) 第二十七章【神秘湖泊】

一鳴大叫一聲慌忙帶著小豆丁就往山洞裡面衝去!可是當他進來的時候為時已晚,飯菜已經被少女櫻消滅的七七八八了!

她此時正在用舌頭很沒有影響的舔著自己的雙手和嘴唇,一副有意未盡的模樣!哪裡還有一絲大家閨秀的樣子,知道的她是殺手王朝中青年一代的絕頂殺手,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餓死鬼轉世呢!

「你給我住手!這是我的!」當一鳴看到,最後一塊烤肉也要進入櫻子嘴裡面的時候,他大叫,身體幾乎化作了一道流光就竄了過去,終於在即將進入嘴裡面那一秒鐘搶奪了回來!

「你……混蛋!你給我,這是我應得的!」少女櫻不幹了,剛才敢吼自己,現在居然還敢搶我的吃的,這不是處處跟老娘作對那!

發瘋似的站了起來,銀牙咯吱咯吱響動,秀拳攥的緊緊的,瞪著明亮的水汪汪的大眼睛,青絲吹動,臉龐吹彈可破!多麼美麗的少女,可是卻被一鳴氣的想要拎著砍刀殺人!

一鳴可不管著,他只知道現在自己做的吃的,不能全給少女吃,肚子已經咕嚕咕嚕的在抗議了!因此他對少女憤怒的臉龐視而不見,嘿嘿笑道:「嘿嘿,既然你不吃了,那我就不客氣了!小豆丁,給你,快點吃!」

說著,他將最後一塊烤肉撕掉一些扔給了小豆丁!小豆丁接住之後,很沒有形象的就開始吃了起來!很難想象這麼幼小的身體是怎麼吃下一塊比自己大上一半的烤肉的!

「混蛋!」少女氣的暴走了,要知道就不救他了。那樣就不會有現在的氣受了!抬手祭出一道璀璨的光芒!

「啵!」

一鳴不還手,只是轉身就躲了過去。光芒擊在崖壁上,掉落了一大塊石塊!「嘿嘿。想要打到我,小屁孩你還要多修鍊幾年!」

少女怒極,雙手璀璨這是要來真的了!嚇得一鳴忙想在跑去,一手抓住小豆丁,放到自己的肩頭,扭頭笑道:「來呀!有本事抓我呀!」

「混小子,你給老娘站住!老娘扒了你的皮!」本來不會罵人的少女,此時也被一鳴氣的失去了原本的理智,破口大罵起來!

「你讓我站住。我就站住,那我不是很沒有面子!」

「有本事你給我站住,咱們決一死戰!」

「決一死戰,我沒有興趣和你一介女流要決戰,有**份!」

「混蛋,如果你還是男人的話,咱們面對面來一場君子之間的戰鬥!」少女氣的身體都在哆嗦,銀牙咯吱咯吱響動,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直接用牙咬死一鳴這混蛋,都不見的能夠解恨!

「我正因為是男人才不和你這小女人來君子決鬥呢,你只是女人,不是君子!我下面的東西。你沒有!」

少女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一鳴的話讓她不能接受。太黃太暴力了!氣的她,胸膛都在不停的上下起伏。恨不得喝他的血!

「混蛋,你根本不是男人?」

「我是不是男人不勞你操心。要不也脫了褲子讓你看看,就知道我是不是真男人了!」

「猥瑣!無恥!混蛋加三級!」

「男人不猥瑣就不是男人,君子不無恥就不是君子,英雄不混蛋就不是英雄!所以,你說的很對!」

「……」

「……」

他們兩個一邊奔跑一邊進行著舌槍唇箭斗得不亦樂乎!少女櫻有殺招,可是一鳴卻總能輕易的化解,不在乎他怎麼罵,讓少女櫻氣的牙根痒痒的,卻又沒有辦的!

「喂!你個混蛋,竟然趁我不備,偷吃我的烤肉!給我!」一鳴正跑著,突然嗅到一陣香味,一看之下才發現自己的烤肉已經被小豆丁吃了一半了!

「咿呀!」小豆丁坐在一鳴的肩頭,就是不給,笑話,我可是天下第一吃葷,怎麼可能還給你!在我手裡就是我的,不在我手裡也是我的!

「啊?」一鳴剛放慢速度想要搶奪烤肉,就感覺到自己的屁股一痛,用手一摸才發現上面扎了一把漆黑的匕首,鮮血流淌,疼的他哇哇大叫!

前方,一縷縷的黑色氣息在空中瀰漫,到處充滿了腐朽的氣息!岩石,枯木,烏鴉,全都是漆黑如墨,讓心神感到絲絲的涼意!

「等等!這裡怎麼充滿了魔氣……」一鳴突然停了下來,眉頭緊皺,看著四周的環境!剛才只顧著跑,沒想到已經進來了!

「混蛋,給我去死!」少女櫻還在怒頭上,看到一鳴突然停了下來,大叫一聲舉起手中匕首就刺了過來!

不偏不倚,剛好插在剛才的傷口上,一鳴慘叫一聲,身體本能的竄了起來,最後自由落體砸在了地面上,栽了一個狗吃屎!

「魔氣……這裡難道是魔氣聚集地?」直到這個時候,少女櫻才感覺到四周的環境變化!喃喃道!

「不好意思,大姐,你踩到我的手了!」一鳴還趴在地上,一隻手在少女腳下,道!

「咔嚓!」

「啊?」

少女好像沒有聽到一樣,腳掌用力的轉了幾圈,喃喃道:「奇怪,怎麼聽到有人喊我?」

「大姐,是我!你踩到我的手了!」一鳴都快哭了,有氣無力的喊道!

「咔嚓!」

「奇怪,怎麼老是聽到有人在喊我!估計是最近睡得不好,出現幻聽了!」少女說著,腳掌再次用力的在一鳴手上踩了幾下,踏著他的臉走了過去!

「嗚嗚……」一鳴差點哭了,這丫的分明就是在報復!**裸的報復!

「你丫的屁股想爛成八瓣了嘛?啊?」一鳴站了起來,臉上還有一個鞋印清晰可見,對著少女大吼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