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很想教訓一下陸陀陀了,別以爲,他這副假惺惺樣子,陳天就看不出了,索性,直接一個冷眼,掃了過去。

“你,若在敢說一句,我讓你灰飛煙滅!”

陳天眼神閃爍,極其的冷漠說道,直接把,魂場的氣勢鎖定陸陀陀。

然而,他,瞬間被陳天的這股氣勢,給壓制的,直接雙腳不穩,跪在地上,全身上下,似乎中了邪一樣,表情,惶恐至極。

彷彿,看到了什麼東西似的,眼神空曠,精神,瞬間被擊破,陸陀陀,根本受不了,這股霸道的魂場,直接驚呼一聲。

一張老臉,脹的通紅!額頭上,全是汗水滴落的樣子。

惹怒,陳天的人,陳天不可能,就這樣放過他!

陳天,實在是,忍不了,陸陀陀,這副老臉,如果不是,爲了尋找下毒之人,他,肯定會,直接出手,敢點他!

此時,伊索見時機也差不多了,說道:“小子,好膽量!我可是,要告訴你,別耍花樣,或者,你們的董事長,林清雪,嘖嘖,就不知道是個什麼下場了!”

伊索很明白,只要拿到卡,就擊殺,陳天,因爲,陳天給他的感覺,明明是一個普通人,爲什麼,有一種神祕不透的感覺。

講道理,其實,陳天一直把,修爲,壓縮到極致,也只有魂天決,才能把魂力,無限的收斂起來,這樣別人,才發現不了。

當然,如果有人,級別比陳天要高,還是能夠發現,陳天的具體實力。

“等等!”就在這個時候,伊索突然開口說道:“卡,必須提前丟過來,要不然,我就殺了她!”

伊索說出,一副不可置疑的樣子,眼神堅定,極其的冷漠,手中的匕首,離林清雪,也是越來越近。

“要是我不呢?你不就是,爲了錢嗎?錢在我手裏,誰敢動我,我就破壞這張卡,讓誰,也得不到錢!”

陳天把手中的卡,夾在手指之間,神色一冷,環顧四周,冷冷的說道。

“你…!你敢!”這時,伊索,不淡定了,如果拿不到,陳天手中的卡,就證明,十億資金拿不到手了!

“呵呵,我又什麼不敢的?如果你拿到卡,不放人這麼辦?你覺得一個殺手,說的話可信嗎?”陳天聳聳肩,信誓旦旦的說道。

“哈哈哈,愚蠢,林清雪,在我手上,你就不怕我現在殺了她?哼。”伊索哈哈大笑,冷哼一聲。

“你覺得,你能逃出去嗎?你現在已經被包圍,我在想,你到底是要錢,還是要人呢?如果你,殺了她,一分錢,也得不到,我相信,買家付錢,讓你擊殺林清雪的人,也不會給你錢吧。”

“因爲,你違背了他的初心,你不僅是,開口打劫,十億,還想獲得另外的錢?再說,我相信,城市管理員,很快就會來,到時候,你也休想離開了!”

陳天也是在賭,伊索肯定是,很想要這一筆錢,不過他,一邊說,一邊往前邁步。

想要打亂,伊索的思想。

當然,這個堵住,非常的大,如果伊索選着擊殺林清雪,陳天也會在第一時間,使用藏在手中的銀針,擊殺伊索。

只不過,他,目前還沒有到那個,地步,也不想冒拿林清雪,生命危險當堵住。

如果,伊索手中的匕首,比陳天的速度,還快,陳天可不想,見到林清雪,就這樣死去。

所以他現在,想談談條件,爭取時間,找一個機會,擊殺伊索。

陳天內心慚愧,最受不了,喜歡的女人,爲他流淚!

“好,我答應你,你過來當人質,我就放了他,只不過,你要背對着我,走過來,還要把卡,舉起來!如果我發現你有什麼舉動,我立刻殺了她!”

最終伊索還是妥協起來,表情猙獰可怖,大吼一聲。

“不要,不要過來,陳天,你不能爲了我,而死啊!”林清雪搖了搖頭,淚眼朦朧的陳天,一字一句的說道。

“少廢話,你在敢說話,我現在就殺了你!”伊索大叫一聲。

“放心吧,我沒事,只要我過去,你就可以出來了!”陳天露出一個微笑,這個微笑,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

林清雪,聽到伊索大吼一聲,也不敢再說了。

“好,我現在轉身,後退,慢慢的走過來,如果你不守誠若,我會把卡,丟到前面去,讓你也得不到!”陳天眼神冷漠,眼神閃爍起來。

“小子,我看你對她,有意思啊,要不然,你也不會爲了她,而冒着生命危險,去救她吧!”

“我就不妨告訴你,今晚的計劃,的確是要殺她,只不過,買家出價的錢不到位,價格不合理,我打算,撈一筆大的!”

“如果,不是這十億的份上,我根本不會把她,交出來!”

伊索,彷彿說出了一個天大的消息,間接性的,證明了,有人出價,買殺手,擊殺林清雪。

那麼這個幕後黑手,到底是誰呢?

眼見,陳天已經轉身,緩緩的後退走了過來,看清手中的卡,伊索緊張的心,頓時,有些激動了起來,

這可是十億!

他在想,如果拿到這十億,不知道,能去哪裏了,還能買很多別墅,不僅如此,還能挑選各種極品美女。

享盡榮華富貴,都花不完了,伊索的腦海裏,已經出現了這種美好的畫面!

陳天感覺,只離伊索,只有不到兩米的距離,輕聲說道:“可以放開她了,這張卡就是你的了,我也是你的人質!”

陳天判斷的非常準確,不僅伊索拿不到卡,還打不到陳天,保持着這個距離,再好不過,陳天雙手舉天,背對着伊索說道。

陳天也是,尋尋引誘起來,不過他,已經暗暗催動好魂力,準備等伊索放開林清雪的那一刻。

陳天會,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轉身,衝上前,將伊索給擊殺。

畢竟,伊索已經觸碰到了,陳天的最後底線,他,不許,任何人,敢動,林清雪一根毫毛,要是如此,陳天會,不惜一切代價,將他擊殺。

陳天也不是什麼慈善機構,他的老婆,被歹徒給劫持,還威脅陳天,他豈能放過伊索,這個人?

此時,伊索目入金光,眼神灼灼看着那張卡,咕嚕,不由間,一口唾沫嚥了下去,畢竟,這張卡里面,可是有十個億啊!

伊索已經看到他,美好的未來是一個什麼樣的,前程,他相信已經,只要拿到卡,就用黑煙,丟出,然後逃出。

這也是,伊索的逃命手段,每次他用這一招,都能矇混過關,逃出生天,在,危險中,逃出去。

伊索此刻,也是,口乾舌燥,說道:“在退後一步,我就放了她!”

因爲,只要陳天退後一步,伊索就能快速搶到卡,在這一瞬間,丟出黑煙,還能擊殺林清雪,和陳天,豈不是兩全其美?

因爲,陳天和林清雪,都是背對着的,第一時間,根本反應不過來。

陳天最終,還是選擇退後一步說道:“好,如果你若不敢,放開她,我只好把卡,丟出去,誰也別的到!”

“好。來吧!”

伊索說罷,見陳天已經退後一步,直接鬆開林清雪,衝上前去,想搶陳天手中的卡。

就在此時,陳天,冷笑一聲道:“呵呵,你以爲,你能得到這張卡嗎?”

陳天見伊索鬆開林清雪的一剎那,陳天旋即出手。

虎魔道,火力全開,瞬間展翅!嗷嗚!

一聲響亮的呼聲,傳出,虎身虛影光芒大聖,虎虎生風。

咻!

陳天猛然一爪,直接抓了過去。瞬間,空氣當中,都出現了一道,紅芒閃爍的金光。

www_ TTKдN_ c o

這道,長長的金剛爪,直接撕裂空氣,發出破空之聲,帶着滾滾氣浪,朝着伊索的胸膛而去。

這一抓,幾乎是,毀天滅地,震耳欲聾,一道金光閃爍,震碎虛空,發出尖銳的聲音。

“什麼?”

當伊索猛然擡頭,卻發現,陳天的攻擊,已經打了過來,倉促之下,他爆喝一聲,魂力全開。

因爲,伊索感覺,陳天的這道攻擊,非常的霸道,如果不出,十層實力,他根本當不下來。

“去,哈撒給!面對疾風吧!”

伊索手中匕首,快速結印,一道長空龍捲風,帶着狂風暴雨般的威能,攻擊了過去。

空氣中,盡然出現,無盡的氣浪衝擊波,掀飛,他的衣角。

那般,無盡的波浪,嗖的一聲!將這股,強悍的力量,全部化爲無形的,刀刃。

兩股力量,直接相撞。

當!

匕首與虎爪,直接嗤啦一聲,伊索還沒有撐住一息時間,匕首直接破碎。

嘩啦一聲,刀片四濺。

旋即!

虎爪,隨着霸道的力量而拍打了過去。 伊索瞬間臉色大變,眼睜睜的看着虎爪,直接撕拉一聲!

彷彿,他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

堂堂一代殺手,還是暗黑組織裏面的人,盡然被一個不起眼的小子,給撕裂了胸口。

伊索,眼眸瞪大,看着虎爪,撕裂開的地方,只見,他身上,出現四條,血淋淋的傷口。

並不是陳天的實力,太強,而是伊索的實力,太弱,他只有區區銀魂十層的實力,想接下陳天的全力一擊,是根本不可能!

陳天剛纔只不過展示了一下魂力,他快速收回,所有氣勢,第一時間,衝了上去,直接拉住林清雪的手臂,往回拉。

陳天在地面上,華麗的旋轉一圈,將林清雪,摟進懷裏,頓時,兩雙澄澈的眸子,對上了在一起。

“清雪,你安全了!”

“沒有人,能傷害到你,只要有我在!”

陳天露出一個甜蜜,柔和的笑容說道。

林清雪,看的如癡如醉,因爲,從這個角度,往上看,陳天顯得特別的吸引力,不由得,她嬌羞的俏臉上,微微一紅。

“哼!”

等反應過來後,林清雪明白,這裏可還有很多人,冷哼一聲道:“你還不鬆開我嗎?你想抱到什麼時候?”

“你是不是,覺得哪裏舒服,你的手放哪裏?”

衆人面面相覷,看到林清雪,被陳天救了回了,壓抑的心,全是鬆懈了下來。

陳天,只感覺,手中軟軟的,不由得發現他的手,還放在,林清雪的挺翹的翹臀上面,果然,是柔軟至極。

“咳咳!”

“那啥,我不是故意的!這就鬆開!這就鬆開來。”陳天清了清嗓子,臉皮抽了抽,把手拿了開來。

“哼,等回家,我在收拾你!”林清雪,不想在這裏發脾氣,只好小聲低語一句。

果然,女人變臉,比翻書還快,剛纔還是,危在旦夕,現在,活蹦亂跳,完全沒有那種,危機感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