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的喝着,幾口下去一杯水已經流在了歐陽俊的肚子裏面。

“還喝不?”北曉詩看歐陽俊渴成了這樣,心中有一點心痛。

“還給我倒一杯吧!”歐陽俊對着北曉詩說道。

“嗯!”北曉詩接過杯子又給歐陽俊倒了一杯,放在他的前面,也坐在了椅子上,想睡一會兒。

“先休息一會兒吧!”歐陽俊對着北曉詩說着,說完歐陽俊就閉上了眼睛。

北曉詩看着歐陽俊閉上了眼睛,她也閉上了眼睛。

———-

冷依菱從房間裏面出來的時候,歐陽俊已經離開了漸近半個小時了,這半個小時的時間,她在房間裏面休息了一會兒,還在房間裏面洗了一個澡,把身上的衣服換了一套。

冷依菱看着吃飯了時間到了,直接朝食堂走去,還不知道今天食堂給她私做了烏雞湯。

身體下面的疼痛,讓她走路的時候臀圍都有點扭扭捏捏,她走的很慢,爲了緩解身體的疼痛感。

來到食堂,朝窗口走去,而食堂的其他隊員都看着這個一向嚴厲的女教官,從她走路的姿勢來看,她肯定是剛剛做過了男女之事,對於這些隊員以前都是在花叢中流過的地方,那不知道女人身上的那一點事呢?

隊員們心中都一陣陣的惋惜,誰有這麼大的本事,能把他們冷漠的女教官給泡到牀上去,而他們不知道的是,是他們的老大歐陽俊。

隊員們會心一笑,不再看着冷依菱,低頭繼續吃飯着。

冷依菱來到窗口,看是挑選着菜樣,放在托盤裏面。

“冷教官,你來了啊!”剛剛等罪北曉詩的那個廚師對着冷依菱笑着說道。

“嗯!”冷依菱輕聲的點了點頭。

“冷教官,這裏有烏雞湯,專門給你做的。”廚師一邊說着一邊遞過去一個大湯碗,裏面還真的是一碗烏雞湯。

“謝謝你啊!”冷依菱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哦!對了,剛剛來了兩個人,一男一女是什麼人啊?”廚師在問着歐陽俊和北曉詩的來歷,怎麼他們就認識成哥呢?想解開心中的疑惑。

“哦,這兩個人是我的朋友。”冷依菱回道。

“哦!謝謝冷教官。”廚師笑着說道,他已經知道了歐陽俊和北曉詩與冷依菱的關係,那說明這兩個人的身份還真的不簡單,連成哥他都敢喊“馬成”,如此的人物,剛剛不該得罪他們啊!但他哪知歐陽俊和北曉詩的身份呢?廚師站在那裏苦笑了一聲,看來這麼好的工作要丟掉了…

冷依菱還不知道在半個小時之前,食堂裏的情況,端着托盤輕步的走到一張桌子邊,坐了下來開始吃飯着。

———

在辦公室裏面,歐陽俊的雙腳放在了另一張椅子上,靠着椅子睡着了,而邊上的北曉詩則趴在了桌子上睡着了。

冷依菱吃好了飯,給金彪們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歐陽俊肯定是去可會議室,正好下午大家一起聊聊,看看這段時間的進展怎麼樣?

金彪帶着他們四兄弟走在房間裏面睡覺,接到冷依菱的電話不意外,他知道歐陽俊今天來這裏,肯定就是爲了檢驗這段時間特戰小隊的訓練進度。

趕緊喊了一聲他們四個,朝會議室的方向走去。

“彪哥,這老大的身邊的美女還真是多啊!”老三禿瓢笑着說道。

“呵呵,你就別想了,你要是有老大的本事,你身邊的美女肯定不少,就你這個色樣,恨不得天天趴在美女的身上,還好被這一道高深的圍牆給圍住了,要不然不知道外面有多少少女被你糟蹋了。”老二楊陌臉上露出了無恥**的笑容。

“老二,你就不要說我了,這還不是你教的嗎?要不是天天跟在你的身邊,我能學這一手,有你這樣的兄弟才能學到如此齷蹉的勾當。”禿瓢被楊陌一說,反而將了楊陌一軍,這禿瓢身上的色魔的嗜好,這還真的是跟老二楊陌學的,還學的有模有樣。

邊上的老四蝦米和老五雲浮都笑着看着他們,聽着他們說的話,都笑而不語。

“算了,一說你就說是跟我學的,我哪有教過你啊!”老二楊陌一頭無語的說道。

“呵呵,這不都是你晚上弄的動靜太大了嗎?搞得天天跟個狼吼似得,我說你怎麼就那麼厲害呢?是不是有祕方啊!”禿瓢靠着楊陌的身邊,最後一句在楊陌的耳朵邊,輕輕的笑着說道。

“我那有什麼祕方啊!算了,不跟你說了,快要到會議室了,注意一點。”楊陌一轉臉,馬上就變了正經起來了,對着禿瓢提醒道。

“老二啊!你真的不說?怪不得說你是大老二,還真是如此。”禿瓢的臉上露出了猥瑣的笑容,停了下來,看着老二楊陌的下面,豎起了大拇指說道。

“好了,你們兩個就不要說了,老大還在等着呢?”這個時候金彪發話了,他再不說話,這兩個傢伙肯定要動手了,到時候就一發不可收拾。

“呵呵…”禿瓢還輕笑了兩聲,只是楊陌沒聽到,現在老二楊陌的臉上都氣綠了,都想動手了,只是金彪制止了他們,說不好還真的來了一場***。

而辦公室的外面,冷依菱看到了金彪一行人的到來,就在門口等着他們。

“冷教官…”幾人對着冷依菱喊道。

“嗯,都來了,進去吧!”冷依菱對着金彪一行人說道。

“是!”

金彪首當其衝推開了辦公室的門,看着裏面歐陽俊和北曉詩都睡着了,輕輕的走了進去,而後面的人看到金彪的動作後,再看看裏面,頓時都明白了,隨後的靜悄悄的走到長桌子擺好的椅子邊上,都無聲的坐了下來。

他們都在辦公室裏面等着,不知道歐陽俊能什麼時候醒來,但是冷依菱心中清楚,歐陽俊肯定是剛纔在她的房間裏面太累了,又沒有休息,心中也挺心疼,看着歐陽俊睡的姿勢,冷依菱臉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就讓他睡吧!

半個小時後,歐陽俊還沒有醒來。

一個小時後,歐陽俊感覺自己的下面有什麼被憋住了,然來是想要上廁所,被尿給憋醒了,猛然的從椅子上直接站了起來,一看,辦公室裏面坐了幾個人,他們都來了。

“你們先稍等一下!”歐陽俊對着他們說了一句,趕緊的往外面跑出。

幾個人都愣着看着歐陽俊離去的方向,不知道歐陽俊這要是幹嘛去?

“什麼時候來的,我都不知道啊!”歐陽俊一邊朝廁所跑去,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剛剛差一點就出囧了,還好沒有矇住褲襠,要是矇住的話,這個醜聞還真是大了。

來到了廁所,歐陽俊馬上解開了褲子,對着馬桶開始了噓噓起來。

“真是憋死我了,這不喝水口渴,一喝水尿都多了。”一邊吹噓着一邊在心裏說道。

等歐陽俊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五分鐘之後了,歐陽俊笑呵呵的走了進來,坐到了原來的位子上,而趴在桌子上的北曉詩已經醒了過來,看着身邊坐着的冷依菱,真是一個冷豔的美女。

“你們先彙報一下情況吧!”歐陽俊掃了一下幾個人,然後笑着說道。

“還是我先來說吧!”歐陽俊剛剛說完,冷依菱就開口道。然後接着說道:“在這一個月的時間內,體能訓練基本完成了百分之八十了,在這個月中基本上就可以完全的完成,這跟你的訓練計劃完全符合。”

冷依菱說完,看了歐陽俊一眼。

“嗯,冷教官真的不錯,這麼高難度,高強度的訓練計劃體能訓練已經完成了百分之八十,真的很不錯,以後的訓練還要按照上面繼續,大家就隨便的聊聊,看看還有什麼更好的意見?”歐陽俊先表揚了冷依菱一番,然後對着金彪們說道,看看他們有什麼好的意見,提出來,這樣也可以改進一下。

“長官,呃?就這麼幾個人我就喊老大吧!老大,這後面的格殺技術我們可以教,但是強難度的訓練還是需要冷教官來,我們以前畢竟是僱傭兵,可能與正規的軍隊裏面不一樣,這個你也是知道的,僱傭兵只是野外的殺人技術,這個我包票,這些人我們哥兒幾個都會認真的去教。”金彪一口豪言的說道,只是教人與殺人不同,教人要認真仔細,這也是磨練了他們幾個的心志,這殺人,閉着眼睛一刀過去,就結束了,心中是一種爽快感。

“嗯,好,金彪,雖然你們幾兄弟都有各自的特長,必然你們以後的道路將不平凡,這就是我歐陽俊說的。”歐陽俊看着金彪說道,自從把金彪幾個帶回來的時候,歐陽俊就覺得金彪這人是不錯,沒有想到的是金彪是個講原則的人,心中頓時欣慰了起來。 北曉詩坐在那裏聽着一愣一愣的,怎麼好像他們都聽從歐陽俊的命令似的,其實她那裏知道,歐陽俊就是這個軍事基地的最高指揮者,只是現在這些人還沒有訓練好,要是等五個月以後,歐陽俊帶着他們轟然的出山,在外面造出了多大的聲勢。

“還有什麼要說的嗎?”歐陽俊再次的看了一下在座的各位,說道。

“還有什麼說的,不都是按照你的意思嗎?”冷依菱沒好氣的看着歐陽俊說道,這要說的歐陽俊的訓練計劃,她實在是有點看不過去,真的把這些人從活人練成了死人,都不知道歐陽俊心中怎麼想的。不過從現在的訓練效果上來看,歐陽俊的訓練計劃還真是管用,看着這些訓練的人身體體質的變強,冷依菱還真不知道說什麼了。

歐陽俊看着冷依菱笑了笑,然後對着他們說道:“那好,沒用意見了,那下午我就來檢驗一下!”

“老大,不是吧!你親自檢驗?”金彪一愣,歐陽俊要親自出手,可想這些人的結局…

“恩!”歐陽俊點頭說道。

“那就走吧!”冷依菱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站了起來淡淡的說道。

看着冷教官都站了起來,金彪等人隨而後的站了起來,都看着歐陽俊。

歐陽俊笑了笑,站了起來,朝外面走去,北曉詩還楞着看着歐陽俊的身影消失在門口,而在她的眼睛裏面再劃過五男一女的身影,隨而快速的站了起來,朝門外追去。

幾分鐘之後,歐陽俊來到了訓練場,身後站了七個人,而當他們來到的時候,訓練的隊員對着他們看了一眼,並沒有停下來。

“列隊!”金彪對着正在訓練的隊員大喊一聲。

“啪…啪…”的腳步聲,一連串的響起來。

隊員們在短短的兩分鐘之內就整齊的列好了五排。

“報數!”金彪看着列好的隊伍,再次的大聲喊道。

“一二三四五…”直到五十人報數完畢,而他們報的數字正好就是他們的代號。

歐陽俊看着隊伍,節奏感很好,而從他們的身上再也感受不到以前流氓地痞的習氣,換之過來的是一身威武霸氣,看來自己當初的抉擇還是正確的,歐陽俊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時,冷依菱站到了隊伍的前面,對着隊伍掃了一眼,然後大聲凜冽的說道:“各位,你們在這一個月的時間內,讓你們身上的一些舊惡習完全的淹沒了,而你們訓練的目的是什麼?這個我當然的不知道,但是,現在你們的老大來了,要檢驗一下你們在這段時間內學到了什麼?千萬不要給我丟臉,聽到了沒有?”

“聽到了!”隊伍整齊的爆發出一聲吼。

歐陽俊在邊上笑着,而北曉詩卻對冷依菱刮目相看,一個女人怎麼有這樣的氣勢呢? 極品腹黑未婚夫 她的外表美麗無暇,身體卻帶着一腔男人的豪勁。

“現在有你們的老大來檢閱一下!”冷依菱說完後邊上的歐陽俊看了一眼,然後往退到了歐陽俊的身後。

“各位兄弟,這一個月來我知道你們吃了很多的苦,可是後面更艱苦的路在等着你們,那我今天就看一下,你們在這一個月訓練的成績怎麼樣?”歐陽俊一邊說着一邊走到隊伍的正前方。

“好!”一羣狼吼響起,振聲入耳。

“前面一排出列!”歐陽俊說道。

“是!”前面一排的十名隊員回答道,然後向前跨了一步走。

“攻擊我!拿出你們這段時間所學所練,我要看看你們到底練到了什麼成分!開始!”歐陽俊對着出列的十名隊員說道。

歐陽俊已經動了,身後都拖出了兩米的身影,朝十個隊員衝了過去。

邊上的冷依菱看着,是他,的確是他,他的影子終於再一次的出現了,心中一片激動,眼中都快流出了淚水。

北曉詩看着原來歐陽俊站的地方,已經看不到歐陽俊的身影了,再一看,歐陽俊已經快衝到了那十個人的地方。

金彪等一行人,看着歐陽俊鬼魅的速度,臉上都露出了驚詫的表情,心中嘖嘖的稱奇,這纔是作爲老大的實力,看這些隊員不知道能在歐陽俊的手裏過幾招。

“快…”剛第一個開口的隊員,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歐陽俊的拳頭打在腹部,一拳轟擊躺在了地上,已經失去了戰鬥。

剩下的隊員都驚顫的看着歐陽俊,這…簡直是…不是平常人的速度,這拳速都快趕上了高鐵的速度了。

歐陽俊並沒有停下來,不過他攻擊的時候,控制的力度很好,只是讓他們暫時性的消失了戰鬥力,休息一晚上就會恢復過來。再一次的衝向了下一個人,準備騰躍而起。

剩下的九個人在短暫的停頓後,臉上的震驚馬上就恢復了過來,嘴裏牙齒吱吱的聲音,喊着:“呀”,衝向了歐陽俊,現在是老大考驗他們的時候,不能就這樣的失敗了,失敗也要看怎麼樣的失敗?其實剩下的九個人已經知道了結果,但是心中不甘,要鬥上一番。

一隻拳頭衝向了歐陽俊的胸膛,只是拳頭裏歐陽俊還有二十公分的時候,拳頭已經被歐陽俊給抓住了,隨而即來的是歐陽俊無影腿,一腿踢在了隊員的肚子上,而在腿力的衝擊下,隊員向後面倒飛了過去,在空中拋出了一條弧線,最後落在了地上,暈厥了過去。

邊上的人都看着目驚口呆了,這簡直不是平常人所爲,難道老大是–修真者。

冷依菱早已經知道了結果,但對歐陽俊這種行爲並沒有制止,她知道,歐陽俊是想激發出這些人心中的鬥志,如果從今沒有失敗,那麼以後有一次的失敗,會造成什麼的後果?

“你們全部都上,不要留手,誰要是留手,馬上給我離開這裏。”歐陽俊一邊襲擊着前方的一名隊員一邊說道。

“這…”下面的隊員有些爲難的看着冷依菱。

“看我幹什麼?沒有聽到你們老大的話嗎?不想上的馬上離開這裏。”冷依菱淡淡的說道。

“是!”剩下的四十名隊員向歐陽俊發起了衝鋒。

“啊!”又是一名隊員躺在了地上,被歐陽俊的拳頭襲擊了後背。

歐陽俊在空中翩翩起舞,時而的落在了地上,連環腿,360度旋風腿,拳頭,掌法,對着下面的四十幾個隊員開始了大肆的虐擊。

在幾分鐘以後,五十名隊員已經躺在地上一大半了,有嗷嚎着,有的暈厥了過去…

冷依菱和金彪們都看驚呆了,這歐陽俊都飛了起來,在空中的動作如此的飛逸,猶如天上下凡的天神一般。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