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彌塵發問,少女已再次笑道:「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了,不提也罷!」

彌塵會心一笑,道:「說的也是。你以前經常來這個地方嗎?」

少女點頭,笑道:「不錯,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每次受氣時,就會來這裡靜一靜,已經十年了吧!」

說著,她又指向寧心湖邊的玉石碑,問道:「對了,你知道碑上詩句的由來嗎?」 「你說的是這首詩?」彌塵望了望湖畔那塊巨大白石碑上的字體,略感詫異道。

「嗯,不錯。水彩映荷天sè茫,碧波百轉柔人腸。扶風弱柳難相忘,傷盡紅顏淚千行!據說,這首詩是由彌族上代族長所題寫,在題詩之後,他便退居族長之位,交付於這一代族長。」少女輕輕吟誦,柔笑道。

彌塵驚訝出聲:「上代族長?!」關於上代族長的傳言,他也是略有耳聞。不過大多情報是來自於他的妹妹彌月。

彌族上代族長,名為彌天神。為人xing格暴戾,霸道無情,鐵面殺神!據傳言,彌天神執掌彌族時,大小會議皆由他一人定奪,若有人反抗,下場輕則打入死牢,永不見天ri。重則判處死刑,化為灰灰。可見其xing子冷酷,在中域素有「暴君」稱號!

對外,彌天神一向採取以暴制暴,犯彌族者,決計會被他玩得體無完膚,說不定九族也會在傾刻間化為烏有。為人霸權,暴君稱號,當之無愧!

更有傳言,彌天神實力通天,在百年之前,就已達到天神的臨界點,僅差一步,便可超脫輪迴,不死不滅!

如此蓋世凶人,真是人見人懼,神見神畏!

只是令彌塵驚奇的是,這樣的蓋世凶人竟然能做出這般凄婉的詩來。在彌塵的內心深處,彌天神的形象應該是粗獷兇悍一類,手執大刀,在血雨中紛飛,才是如此凶人所為!

可如今見識到這首詩是這般凶人所做,當真讓彌塵驚嘆不已。

這時,少女又笑道:「不過大多數人卻不知道,這首詩的背後隱藏著一段傷人往事。」

彌塵心中一動,問道:「哦?什麼往事?」

少女望著石碑,笑道:「自十萬年起,彌族開創之時就有著一條規定,那個規則就是彌族嫡系子孫不得與旁系子孫通婚,使正統血脈流失。若有違反,以叛族之罪論處!」

「這是不是太殘酷了點?」彌塵有些皺眉,顯然這種規定令他十分不喜歡。

「殘酷?」少女冷笑一聲,語氣中帶著一絲嘲諷,「在家族的眼裡,利益是至上的。只要能維持家族的昌盛,他們可以將黑的變成白的。所謂的道理,在他們眼裡,根本不屑一顧!」

彌塵啞言,對於這些彌族上層人物的爭端,他也是略有耳聞。不過,這些東西不是他一個無名小卒可以議論的。禍從口出,彌塵覺得還是少說為妙。

少女又道:「而在一百年前,彌族尚是彌天神執政,其妹與彌族一名旁系之人私戀,並結為夫妻。大怒之下,彌天神派出彌族大量高手將他二人捉拿。但最終二人費盡千機還是逃過了彌族的追殺,流亡北域。本以為彌族有天大本事也找不到他們,可他二人想的還是太天真了。彌天神終究不是凡人,派遣出彌族數十靈神、數百靈聖,甚至請了幾位彌族閉關萬年的老怪物,將整個靈獄大陸翻了個底朝天。終在十六年前的一個大雨之夜,找到了二人彌天神冷血無情,但終究念及兄妹之情,一時心軟。本想將那名旁系男子擊殺,帶走妹妹,想來過了幾十年後妹妹也會忘了這段情,那時,她依然是那個地位崇高的彌族族長之妹。可誰知,當他見到自己妹妹懷抱著一個未出生不久的嬰兒時,彌天神怒火攻心,喪失理智,失手之下,將自己親妹妹一掌打死。一個人瘋瘋癲癲回到彌族,神志不清。」

彌塵吞了吞口水,對這彌天神她只能說一個字——強!連自己親妹妹都能一掌拍死,彌塵自認他自己做不到這一點。這傢伙,太兇悍了!

少女接著道:「事情遠沒有結束,彌天神回歸彌族之後,由於思念成疾,整ri以酒度ri。終於在某天大醉之下,神志錯亂,竟然強暴了自己的侍女。事後,才發覺己身已鑄成大錯,心內怒火難消,本想將這侍女處死,最後也不知是不是鬼上身了,只將這侍女逐出彌族,不管生死!」

聽到這裡,彌塵不禁對這侍女生起憐憫之意,這女人根本就是彌天神悲痛之時的出氣筒啊,最終什麼也得不到,悲劇!

說著,少女臉上突然露出譏笑之sè,道:「可又有誰知道,就在那一次之後,那個侍女竟懷上了彌天神的親生骨肉!想想多可笑,一個卑微的侍女竟懷上了彌族族長的骨肉,這是多麼的諷刺!」

彌塵徹底無語,一個侍女懷上彌族族長的骨肉,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以彌天神的xing子,恐怕還真能做出大義滅親的事來,他妹妹就是最好的例子……

彌塵問道:「後來如何,彌天神不會殺了她吧?」

少女搖了搖頭,道:「這倒是沒有。當時彌天神自己也是很迷糊,不知該怎麼做。無奈之下,只好趕去辯一下真偽,可還是晚了一步,這名侍女與出生不久的嬰兒全部死在了天御宗的手上。據說是天御宗少主看中了此名侍女的姿sè,要納她為妾。雖然此侍女被逐出彌族,但當初能被選為彌族族長的侍女,自然不是尋常女子可比,怒火之下,將天御宗少主一劍殺死。天御宗宗主此人極其護短,對於這個獨子平時寵愛有加,如今此侍女竟殺了他兒子,天御宗宗主自是大發怒威,派出大量天御宗高手將這侍女殺死,嬰兒也未能倖免。彌天神趕到之時,正好是這一幕。」

聽著這一波三折的故事,彌塵的心也是跟著一跳一跳,忍不住問道:「那天御宗後來如何?彌天神就算再是無情,那侍女好歹懷了他的骨肉,恐怕也不會放過天御宗吧?」

「放過?」少女冷笑一聲,「十五年前,彌天神衝冠一怒為紅顏,天御宗數十萬弟子被彌族殺個乾乾淨淨,血屍遍野,無一生還。最慘的還是天御宗宗主,被彌天神打斷全身經脈,扔進彌族最恐怖的極刑之地——萬罪池!riri受盡煎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連彌族的族長夫人都敢動,這天御宗活該倒霉。」彌塵說道。對於天御宗他不覺得有什麼值得同情的,靈獄大陸,弱肉強食,惹到不該惹的人,總歸要付出慘烈的代價!

少女亦是點頭,顯然認同彌塵的話,說道:「只可惜,大仇雖報,紅顏骨肉卻是逝去。縱殺盡千萬人,也換不回紅顏相伴,骨肉歡趣。等到失去,才懂得珍惜眼前一切。彌天神,可悲可嘆!」

彌塵奇怪問道:「傾彌族之力,難道還救不活一個人?」

少女沒好氣白了他一眼,有種說不出的誘惑風情,說道:「你以為將死人救活是這樣容易的,更何況那侍女死時神魂消散,想將她救活,就是神也不能!」

彌塵啞言,神魂消散彌塵自然懂得這是什麼意思。人死之時,除卻肉身腐化之外,還有就是神魂消亡。神魂,通俗一點,就是指靈魂。若是生前實力低微,死後神魂會立刻消散滅亡。若生前實力通天,即便死後肉身毀滅,但神魂卻可以繼續存活,然後請一些大神通者幫助,恢復肉身,從某種意義上達到復生的效果。所以,在靈獄大陸上,肉身毀壞之人,若神魂不滅,這種人不能算是死人,還可通過某種特殊渠道復活。但若神魂與肉身同時毀滅,若要復活,正如少女所言,就是神也辦不到。

看著石碑上最後兩行詩——「扶風弱柳難相忘,傷盡紅顏淚千行。」現在彌塵終於明白為什麼要寫出這樣凄厲的詩來了。悲劇的男女主角都yin陽相隔兩重天了,確實相思難忘。傷盡紅顏淚千行,該憐惜的時候不去憐惜,等到心意轉變,佳人已去,才後悔莫及。更令彌塵感到可悲的是,連剛出生的孩子面都沒見著,就白髮人送黑髮人。再悔恨,也無法彌補心中創痕。

少女自顧自道:「而自從此事之後,彌天神不顧眾多長老反對,硬是將彌族延續十萬年嫡系與旁系不得通婚的規定剔除又定下天神之上不能參與族事的法規,才退居彌族禁地,不理族事。不然,以彌天神的手段,彌族又怎會變成如今狀況?在處理自己妹妹與侍女兩件事上,我雖然不喜歡,但也不得不承認彌天神此人大局為重,為了家族的興盛,可以犧牲自己的親人、妻子、骨肉,僅為捍衛彌族的尊嚴!放在如今,他雖然已不是彌族族長,但仍然有極大部分追隨者,其中彌無戒長老率領的【九冥】就是彌天神一手創建的勢力,彌無戒長老也是他一手提攜上去的。」

彌塵一愣,他倒沒想到月兒的師尊竟然是上代族長的心腹。不過,這也怪不得彌塵的無知,這些隱秘東西不是他一個螻蟻可以議論的。

「這些事情你是如何知道的,你可別告訴我彌族中誰都知道這種事,你的身份我想一定不簡單吧?」望著少女,彌塵眼中閃過一道光彩,那雙眼睛,也在下一剎那變得深邃無比。

少女一怔,旋即露出微笑,道:「這件事情我也是聽我的師尊偶爾提起的,至於他的身份卻是十分神秘,想來你也不知他的名諱。不過,他是我見過最厲害的人物,就是無戒長老也絕不是他對手!」

想到那神秘莫測的師尊,少女臉上出現一抹自傲的笑容,異常尊敬。

聽完少女的話,彌塵無奈摸了摸鼻子,說道:「其實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是不是?」

少女意外看了他一眼,這才發現眼前少年並不是如傳聞般那樣廢物,似乎有點嘀咕了他,但也沒多在意,只是點了點頭,笑道:「直覺吧,你說你們兄妹倆感情很好,你的實力連靈者都沒有達到,再加上我剛才提到彌天神,你只是微感驚訝,可想而知你以前接觸過這個名字。要知道,彌天神在靈獄大陸享有盛名,但若是尋常之人一輩子也不可能接觸到。你資質一般,兄妹感情很好,又對彌天神有著粗略的了解,在我的印象之中,符合這些條件的人,只有彌族中被稱為萬年不遇的廢材彌塵了。」

「女人太聰明,沒人敢要。」彌塵有些鬱悶道,想不到自己這爛名頭竟然這麼有響應力,真不知該哭還是該笑?而且,這少女說的話也太損了吧,啥叫萬年不遇的廢材,廢材就廢材唄,為啥還要加個萬年不遇的名頭,太打擊人了吧?

見到彌塵的苦笑,少女眼中也多了一絲歉然,道:「抱歉,我沒有嘲笑你的意思,我這個人比較口快。」

彌塵笑了笑,他雖然與這少女相識不久,但也能明白她不是那種喜歡挖苦人的一類人。否則,在知道他的身份后,也就不會這麼心平氣和說話了。若換作他人,恐怕會先嘲笑他兩句,然後一臉不屑的離開。可見這少女心地不錯,確實是可交之人。

「無妨,反正已經習慣了,至少其他人不會像你這樣好說話。」彌塵無所謂笑道。

呵呵一笑,少女也就沒放在心上,又問道:「我記得你的真正實力應該是四階靈力才對,現在怎麼會變成八階靈力了,莫非是服用了什麼厲害丹藥?」

「厲不厲害我不知道,龍血塑骨丹聽說過沒?」彌塵道。

「龍血塑骨丹?自然聽說過,不過這應該是上面專門分發給彌族少數頂尖天才服用的丹藥吧。這丹藥是彌月給你的吧,不然以你的資質估計連一品丹藥都夠嗆!」少女皺了下眉,但隨即想到什麼,才舒展開來,笑道。

「什麼?這時族中特意頒下的丹藥?」彌塵愣住了,當時月兒可不是如此說的啊……

「怎麼了?」少女見彌塵驚訝,不解問道。

「沒什麼,是我多想了。」彌塵面無表情道。同時,心中還在回味著少女先前的那番話,龍血塑骨丹是給彌族極頂尖天才專門服用的,再說當時月兒卻稱此丹藥是送給他的禮物,由於興奮過度的原因,彌塵直接忽略此物彌月是如何得到的。現在想來,這完全是自己妹妹給他開的小灶啊!若是此刻,彌塵再不明白妹妹彌月的一番苦心,那他就真的可以一牆撞死了。心中即是感動又是慚愧,這丫頭實在是………

這時,少女又笑道:「其實,今天你我二人在此處相逢,也是緣分使然吧。不若你我做個朋友如何?」

「朋友?」彌塵神sè變得古怪起來,不明白少女用意。自己是什麼樣人,彌塵再清楚不過了,如果不是服用了龍血塑骨丹,他的資質連中等都算不上。更何況,他長相一般,只能說稍微清秀,在彌族中找出比他英俊的一抓一大把下來。而且,他又沒啥背景,雖然自己妹妹身份不凡,可他也不想落得個靠女人吃飯的名頭。總歸說來,他要資質沒資質,要長相沒長相,背景還是靠拉鏈關係的那種,如何能得此等絕sè佳人垂青交友?

固然彌塵不願意承認,但事實擺在眼前,這少女容貌確實不比他妹妹彌月差,同樣的嬌艷動人,令人沉迷其中,無法自拔。而從這少女先前對彌族族史的了解,只怕她本身也不是什麼小人物。這樣才貌雙全的俏玉人兒與他相交,豈不是太唐突了?

少女不明白彌塵想法,就算知道也不會在意。她本就是xing子固執之人,認定的事情極難改變。

隨著金鈴的脆響,少女輕輕走來,未待彌塵有什麼準備,就一下子將玉臉湊了過來,面sè十分不善,問道:「怎麼?你不願意?」

由於少女臉放的極近,她體上的清香直接撲入彌塵鼻中,讓他頓時神清氣爽。一張美輪美奐的玉臉近在眼前,這讓彌塵十分不適應,。看著少女幽雪細滑的肌膚,挺俏的鼻子,淡紅誘人的點絳朱唇,彌塵臉上不自然出現尷尬的神sè,下意識向後傾去,乾笑一聲,道:「對了,我突然想起來家裡有事,所以,這個下次再說好了。」

最後無奈的彌塵,只有拿出這般蹩腳理由了。

「是嗎?」一臉狐疑打量著彌塵,少女臉上分明寫了「不信」二字!

「當然,我不騙你!」彌塵臉不紅心不跳,說道。

少女緊緊盯了彌塵一眼,似乎沒有發現什麼,故作嘆息一聲,道:「好吧,那就下次再……」

聽了少女之言,彌塵鬆了一口氣,正要起身離開。不料,就在他起身之時,少女卻是沒有任何預料撲了上來,直直落在彌塵身上,彌塵一驚:

「喂,你幹什麼……」

還未說完,少女張牙舞爪將彌塵撲倒在地,像是一隻頑皮小獸。

「哼,小壞蛋,想騙本小姐,你還嫩了點。本小姐好歹也是有身份之人,不和我交朋友,就是看不起本小姐。既然你不願意,那隻好用強了!」

「用強?!」彌塵哭笑不得望著眼前這與他年齡相仿的少女,一時無語。

「小壞蛋,本小姐要好好教訓你一番!」少女笑容逐開,一臉勝利得意樣子。一雙魔手,緩緩伸向彌塵……

「咳,你、你、你……快放手!再不放手,我可不客氣了!」

「嘿嘿,叫吧,狠狠叫吧,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救你!」少女眯起一雙美眸,像只狐狸一樣,邪笑道。

「我……」彌塵一臉鬱悶,這叫什麼破事啊,不過交個朋友,用得著這般嗎?如果早知道是這種情形,彌塵說什麼也不會找借口離開。

不多時,寧心湖畔,青草地上,出現了一幕令人幾yu噴漲鼻血的畫面。一男一女身體糅合在一起,男的在下,女的在上。那少女長著一張絕sè臉蛋兒,身材婀娜,令人忍不住想擁入懷中,好好憐惜一番。只見少女,橫跨在少年小腹上,身子前傾,衣裙領口微微敞開,露出一小截雪白的酥胸,讓人食味大開。少女還將下方少年的一隻手輕按在她一側酥胸上。嫵媚神情,姿勢曖昧,簡直令人yu火膨脹到極點!

被少女「騎」在身下的彌塵更是面紅耳赤,被少女這般一擺弄,彌塵只覺腦熱充血,眼中不自禁起了一**望火焰,一些不正常生理反應全被少女一番動作給勾了出來。看著少女胸前微露小半邊雪白玉峰,白白嫩嫩,充滿誘人至極的幽香氣息。就是此刻,彌塵是個聖人,腦子裡也難免會勾畫出旖旎chunsè。

少女俏嫩臀部就坐在彌塵小腹上,那來回間摩擦的燥熱更讓他一肚子邪火沒處發泄。若不是這少女實力遠高於他,否則彌塵也不敢打包票不對少女做出出格的事情。

少年熱血,說的大概就是這個道理。

只是此刻,少女覺得還不夠,便計上心頭,把玉臉放到彌塵耳邊,吹了口香氣,溫熱氣息襲來,頓讓他口乾舌燥,嗅著少女獨有清淡體香,真令他心魂一盪,舒暢不已。那耳邊微微嬌喘的天籟之音,使他身子一緊,下體微有了反應……

「想不想知道我是誰?」少女吟吟一笑,在彌塵耳邊吹氣道。

彌塵一愣,不明白少女此舉何意,靜靜待著下文。

少女不語不驚人,笑道:「呵呵,我,叫做彌心然哦!」

「什麼?!」如同涼水浸透全身,彌塵身子打了個寒顫,本來異常火熱的身體,一下子冰涼的徹底。看著少女絕sè容顏,彌塵如見鬼一般驚叫起來! 「怎麼?聽到我的名字這麼激動」少女嘻嘻笑道。

「激動?!」彌塵全身打了個寒顫,先前被勾起的yu火全都熄滅下來,眼神被一陣驚駭所取代。現在他的確很激動,激動的他此時恨不得撕爛自己的嘴!

「彌、彌心然,難道你就是那個彌族少主的未婚妻,彌族大長老的親孫女彌心然?」彌塵艱難咳喘兩聲,他的語氣中難掩顫抖的恐懼。

「誒,你聽說過我?」彌心然笑眯眯問道,微微驚訝之後,又平靜下來。

確定之後,彌塵一張臉由白轉黑,如果現在面前有一堵牆,彌塵會毫不猶豫撞上去。彌心然這個名字,實在是太嚇人了!

彌心然,彌族少主彌岩名正言順的未婚妻,又是彌族大長老的親孫女,彌族頂尖天才之一。據說其資質比未婚夫彌岩甚至強上一籌。地位、資質、容貌她應有盡有,註定是彌族未來一代風雲人物。

而就是這樣的一個天才人物,竟毫無形象坐在自己身上!先不說她的形象在彌塵心中一落千丈,但最重要的是她乃彌族少主的未婚妻,彌族未來的族長夫人!

如果讓人見到他與彌族未來族長夫人這樣「親昵」在一起,彌塵光是想想,就覺得頭皮發麻。到時候,他就是有十張嘴也說不清啊!

他現在可以想象到幾ri后,彌族中會引起一場狂風暴雨,彌族萬年廢材彌塵拐走彌族少主未婚妻,或者是彌族第一廢材yu強彌族少主未婚妻未遂。無論是哪一種,彌塵都會感到天塌地陷末ri來臨,實在是太嚇人了!!!

看著彌塵臉上冷汗直冒,口水紛紛下咽的震撼神情,彌心然突然覺得十分有趣,笑道:「不過是個名字而已,用得著這樣害怕嗎?」

我******!彌塵氣的鼻子都歪了,什麼叫不就是個名字,難道你不知道你的名字,在這種情況下會害死人嗎?本來彌塵已經將她的身份猜的很高了,但真沒想到這少女竟會是彌族少主未婚妻,如果一開始就知道這少女的身份,打死彌塵他也不敢來這裡啊!

「姑nǎinǎi,你說的倒輕巧如果讓人看到你我這樣,我遲早被你害死!」彌塵直翻白眼,苦笑道。

「哼,反正我不喜歡那個彌岩,誰愛嫁誰嫁!」彌心然沒好氣道。

彌塵苦著一張臉,道:「我管你嫁給誰,先從我身上下來,這成什麼樣子?」

「好啊,不過你要先答應做我的朋友,否則免談!」彌心然晃悠悠說道,絲毫不著急。

「你就為了這個?」彌塵苦笑問道。

「當然,本小姐看你順眼,而且你是第一個聽到我名字沒有被嚇跑的男子,本小姐看好你!」彌心然一臉認真道。

聽了這話,彌塵幾yu吐血三丈,不是他不跑,而是他被人壓著,跑也跑不了啊!

「好吧,我答應,你快點下來吧,我心臟承受不住。」彌塵搖頭無奈道。

彌心然說道:「真的?好吧,如果你敢走,本小姐就告訴所有人,說你非禮我,想跑也跑不了。」

「我…………」本來心存僥倖的彌塵,聽完此言,那種不堪實際的想法徹底蔫了下來。如果他真的這樣做了,萬一這丫頭真去造謠,彌塵絕對相信有九成九的彌族人會站在她那邊。沒辦法,誰叫人家有權有勢來著。

從彌塵身上下來,彌心然理了理衣裙,過後,又羞羞笑道:「真是的,非讓人家有所實踐,才知道人家是淑女!」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