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姐,我看我們還是和王執事說一聲,接任務出去吧,這樣……”付二有些耐不住,對着旁邊的伊靜問道。

一邊的伊靜也有些急躁,這麼多天過去了,真心想出去和這幫人幹上一架,生死由命,想自己活了這麼多年,什麼時候這麼憋屈過。

伊靜點了點頭朝遠處的一位狐族少女走去,付二想說些什麼,但是最後還是一咬牙被忍住。

“你好,我想找下王執事”伊靜努力擠出一絲笑容,對着前面的狐族少女問道。

“請稍等”

狐族少女微笑的點了點頭,朝內屋走去,沒多久,狐族少女有些抱歉的看着伊靜“可能要讓您失望了,王執事已經出去有任務,所以…..”。

伊靜理會的點了點頭,苦笑的對着狐族少女拱了拱手,轉身離去。

狐族少女這些天,也看清楚了伊靜他們的局勢,看着外面來來回回走動的人羣,或多或少理解他們的難處。

在冒險者協會有不少這樣的人,爲了尋求庇護而加入協會,真不知道要是沒冒險者協會,會有多少人死在那些強者手中。

“怎樣,不願意見我們嗎?”付二看着獨自前來的伊靜,急忙問道。

伊靜只是甩了甩頭“算了吧,我們麻煩人家的夠多了,再說別人外出有事,我們也不能耽誤了王執事的任務”。

“那我們單獨組隊出去?”

“只能冒冒險了,只有到達古城,我想和豐城的人才不敢如此放肆”伊靜沉聲說着。

盤數眼下局勢,自己等人已經無力在耗下去,而且明顯沒有任何救援在等待自己,就算以前有一些交往的人,聽到自己得罪了城主府,立刻跑得比誰都快。

“古城護衛”付二指着任務欄上面的信息,對着伊靜興奮的說道。

伊靜點了點頭“那好,我們過去接任務吧”。

兩人快步走到任務欄旁邊的木櫃旁,伊靜催聲問道“請問一五二零號任務古城護衛,有什麼要求”。

這次交接任務的是一名人類男子,長相着實英俊,高個身材一聲白色長袍,男子職業般的微笑道“一共需要十人,目的是護送一件貨前往古城,要求不能有任何意外,修爲在帝級高級以上,賞金是二十顆雲丸每人,積分也有二十分”。

付二和伊靜互相望了望,幸好付二在精靈一族有所突破,要不真的連最基本的門檻都噠不到。

“我們兩人都報名”

“好的,稍等”

這名交接任務的男子指着遠處一位老者說道“就是那位前輩,你們可以先過去等等其他人”。

伊靜和付二點了點頭,朝對方走去,一位長鬚老者坐在遠處的木椅之上,一身灰色長袍,一頭白髮披在後肩上顯得很是坦蕩。

知道伊靜兩人走到身邊,老者依然雙目緊閉“坐旁邊等等吧,還差八人”。

好像知道兩人的到來,伊靜和付二理會的點了點頭,隨後在老者旁邊坐了下來,不敢任何之聲,就這麼安靜的坐在椅子上。

“靜姐,那城主府的人好像也接了這個任務”付二小聲的對着旁邊的伊靜說道。

伊靜一雙眼神緊盯着剛剛接完任務過來的錦衣男子,錦衣男子看着伊靜兩人嘲笑道“爲了你們兩人,你知道我外面的兄弟有多辛苦嗎?”。

“你…..”付二就要衝上去,瞬間被伊靜給攔住。

付二看着伊靜對自己搖了搖了,很是氣餒的一屁股坐在木椅上,怒聲說道“真是一條狗,走到哪就跟到哪”。

“如果三位有私人恩怨最好解決在走,不然請贖老朽不能帶上幾位”

……………………………

(求一波收藏和宣傳,右上角點擊轉發朋友圈和QQ空間,讓更多熟悉的朋友,一起來和您探討李瀟的經過以及未來) “老東西,別給臉不要臉,得罪我們城主府,你……”

“滾…..”

還沒等錦衣男子把話說完,長鬚老者大聲一喝,驚動了在場的所有人,也許是見慣不慣,只要沒發生打鬥就不會有人來制止,在片刻的安靜之後再次恢復那般熱鬧。

“你……,你給我等着”錦衣男子面露難堪,左右回顧後惡狠狠的丟下一句話,隨後甩手離去。

伊靜和付二有些歉意的看着再次閉上雙眼的長鬚老者“前輩我們……”。

“想接這個任務就安靜的等着,不要多話”長鬚老者打斷了兩人的話語,語氣有些剛毅的道。

伊靜和付二面露興奮,長鬚老者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可以接任務,而且就伊靜的眼光來看,這位老者底氣明顯比別人城主府要足。

領會意思之後,兩人乖乖的坐在一邊耐心的等待,他們還真得感謝那名錦衣男子,要不然說不定還接不了這個任務。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話一點沒有假,在伊靜兩人接完任務沒多久後,陸陸續續的隊友都靠攏過來,各色人羣其中還包含獸族。

長鬚老者睜開雙眼站了起來,環顧四周之後點了點頭,明顯對這些護衛還是滿意的,只是對一名小女孩感到驚奇,當長鬚老者留意到這小女孩時,其他幾人眼神也聚攏過來。

長筒褲子配上有些破爛的上衣,顯得生活有些落魄,那張稚嫩的小臉尤爲可愛,只是小女孩的眼神有些冷酷,不過看到大家的眼神,這小女孩都有些不好意思。

“老爺爺,我叫唐巧兒,你這個任務好像沒有年齡限制吧?”唐巧兒一雙大大的眼睛盯着長鬚老者說道。

“我沒說你不合格,唐巧兒是吧,不錯,年紀輕輕就有這等修爲,希望你不要讓我失誤”老者難得擠出一絲微笑,對着小女孩說道。

唐巧兒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一雙手交叉在胸口,顯得有些男孩子氣概,不過,她的眼神可以告訴別人,她可沒那麼好欺負。

“好了,不廢話,都自我介紹一番吧,你們可以叫我唐老”唐老右手縷了縷長鬚,淡淡的說道。

“付二”

“伊靜”

“唐巧兒”

“狼族銀狼”

“…….”

唐老點了點頭“大家都認識了,我們任務目的地我想你們也知道,前往古城的路上有多兇險我也不再強調,在此之前我只想說有想退出的就吱一聲”。

唐老看着周圍站立的十人,沒任何人站出來也很是欣慰,雖然賞金高,但是一路上的危險可想而知,到最後能活下來的可能就不多了。

“好,既然沒人退出,那我們按研究下路線”唐老伸手取出一張羊皮紙,隨手一指,在衆人的中心位置羊皮紙臨空而躺。

城主府外,被各種雜事耽誤幾天的慕容茗雨和鍾老,正好裝上剛回府內的慕容明佳,看慕容明佳一身長袍,顯得有些風塵僕僕,想來也是出遠門而歸。

“表妹,你這是…..”慕容明佳一把攔住茗雨,看對方如此急匆匆出門,定當有要事,如是追問道。

“要你管?讓開”

慕容茗雨嬌喝了一聲,現在自己看着他都有氣,別說和這人說話,多待一刻都不願意。

“那是,那是,表妹有事我這做表哥的不知道能幫上什麼”慕容明佳並未動怒,依舊一副謙謙公子的形象望着自己的這個表妹,只是誰也沒注意剛剛他眼角流露出一絲兇芒。

慕容茗雨雙手叉腰,大聲喊道“我再次說一句,不要你管,給我讓開”。

這下慕容明佳臉色就有些難看了,深深吸了一口氣,淡淡的看着門口周圍的侍衛,看他們都面容平靜的注視遠方,心裏頓時一股怒氣沒地方發泄。

“既然表妹不要幫忙,那就請便吧,只是外面壞人太多,就勞煩鍾老了”說着慕容明佳依舊含笑的對着慕容茗雨,隨後又對後者的鐘老拱了拱手。

鍾老微微一笑,拱手點頭示意,並未多言,但是依舊鐘老的經驗,慕容明佳眼神內的那一絲憤怒,他也是看得一清二楚。

隨後,慕容明佳拱手告辭,緩步朝屋內走去,慕容茗雨也是冷哼了一聲和鍾老快步朝冒險者協會趕去。

進入府內的慕容明佳雙手握得繃緊“你這個小賤人,總有一日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碰!慕容明佳大腳憤怒的踢開自己的房門,嚇得旁邊的兩名守衛急忙跪下,雙手顫抖的伏在地上。

“人都死了嗎?上茶的人都沒有”慕容明佳大聲吼道。

一名侍衛急忙向外跑去,心裏非常清楚,現在自己的主子心情不好,在他身邊一個不小心就會丟失性命,見有如此好的機會,立刻拔腿就跑,惹來另一位侍衛的一陣鄙視。

沒多久,一名侍女雙手顫抖的端起一壺熱茶走了過來,雙手供上腦袋壓下茶杯之下,一眼都不敢看慕容明佳,快步走到茶座前穩穩的放好。

“公子,茶放着了,奴婢先告退”侍女雙手垂直靠前,腦袋低得都靠近自己的胸脯,輕聲詢問道。

噗! 再見了 我的純真 一口茶吐在侍女不遠處,只聽到一聲茶杯甩破的聲音,侍女急忙跪倒在地,連聲求饒。

“你想燙死我嗎?”慕容明佳右手一伸,穩穩的抓住跪地侍女的脖子。

但是看到侍女那美貌的面孔之時,雙眼露出淫光,無視侍女那雙露出驚恐的面龐,從頭往下看得侍女胡亂擺動着自己的嬌軀,侍女雙手使勁的掰着自己的雙手,慕容明佳這才意識到自己還抓着她的脖子。

咳!咳!咳!

在慕容明佳鬆開右手的那瞬間,侍女輕咳幾聲,還未等侍女說話,慕容明佳一把抱住侍女的腰間就往房內走去。

任憑侍女哭喊,依舊改變不了她那最後的命運,門外兩名侍衛也許是早已見怪不怪,一臉麻木的目視前方庭院,好像屋內任何事情都與自己無關。

“叫吧,你叫破喉嚨都沒用,服侍好本少爺什麼時候都不會虧待你”慕容明佳一臉壞笑的看着牀角縮成一團的侍女。

嘶!一聲碎布響起,侍女外面的那件薄衫早已被慕容明佳拿在手中,露出雪白的雙臂。

“真香”慕容明佳用力一吸,一臉興奮的說道。

慕容明佳一把抱住侍女,正在撕去那層肚兜之時,吱的一聲,房門被輕輕打開。

“公子,公子大事不好了”

碰!一名青袍纔剛步入內屋,就被慕容明佳虛空一腳直接踢在牆壁之上,咳!咳!咳!,青袍男子趴在地上不停的輕咳出鮮血,牀上的侍女驚嚇得花容失色。

當看到牀上的女子之時,青袍男子才意識到,自己的進入有多麼的魯莽,如果是在以前,說不定還有得迴旋的餘地,但是現在破壞公子的雅興就沒那麼好辦了。

“說吧,沒個合理的解釋,我想你也不用活着出去了”慕容明佳興致全無,一臉平淡的看着趴在地上輕咳的青袍男子,並未理會拿起薄衫飛快跑出的侍女。

“六德….六德他出事了”青袍男子不等喘過起來,急忙說道。

慕容明佳眼神一瞪,六德是自己的親信,他去做什麼自己可是清楚得很,而且是不能見光的,現在他出事,難道…….。

回想起剛剛在門口碰到的慕容茗雨,慕容明佳大叫不好,急忙問道“說清楚點”。

“我們在六德回來給你傳信之時還沒察覺什麼,隨後幾天都不見六德回,結果我一番查探,才…….”

“才什麼,你到是快說”慕容明佳右手一伸虛空提起青袍男子,急切的問道。

“才知道被小姐抓起來了,現在還不知生死”青袍男子臨立虛空,一臉恐慌的說道。

“廢物,都是廢物”慕容明佳右手一撤,碰的一聲,青袍男子重重的摔在地上。

慕容明佳一雙眼瞳飛快的轉動,來回走動數步,似乎在盤算這什麼,跪地的青袍男子不敢發出一絲聲音,就這麼靜靜的趴在地上。

“其他人都在哪?”慕容明佳冷靜了一會,忙問道。

“都在冒險者協會外守着,據我們人所說,近期他們倆人可能會外出前往古城”青袍男子急聲回道。

“這樣,你去撤回所有人,在城外守着,不要在冒險者協會外守候”

“還有,不要動用府內人員”

對於慕容明佳的指令,青袍男子不敢有一絲的猶豫,立刻點頭答應之後快速退去。

“想逃到古城?你以爲那麼容易嗎?跟本公子作對的我說過,你們活不長久的”慕容明佳自言自語的說着,接着哈哈大笑道。

整理下衣衫,慕容明佳站在銅鏡前看着英俊的自己,嘴角微微掛起一抹笑容,轉身提步就向外走去。

還沒等到慕容明佳走到門口,只見青袍男子再次折返回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