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怎麼會有這麼多魔獸?」

「難道我們今天都要死在這裡嗎?」

「那是魔龍!魔龍復活了!」

上萬強者望見眼前景象時,個個驚得臉色剎白。

十幾萬魔獸的身影,密密麻麻,多如螞蟻,那聲勢是何等恐怖。

「嘖、嘖,真是壯觀。」斗戰聖獸打趣的說道,雙手都在忍不住顫動起來了。

木白驀然睜開雙眼,緩緩吐出口氣,站起身子,眺望著前方那成群魔獸,氣氛壓抑得可怕,他臉色大變,心裡雖然早就做好了準備,可是見到如此多魔獸的時候,難免還是會被它們的氣勢所震駭了。 可是,她的情緒也沒有因此而好起來。

夏天到了最熱的時候,葉春分那邊,蘇南城已經順利的搬過去就近照顧。且這兩個月以來,聽說是身體正在慢慢的好轉。

從瀾灣回來的那天,葉穀雨就吩咐康利將傅博軒堵在了門外。那以後就再也沒有見過。

正是入了伏的時候,島城熱得人在炎熱的夏天裡,甚至都不敢多走動。稍微一動就一身熱汗。

葉穀雨這段時間為了防止自己的腿部問題惡化,每天按時去古道士的中藥鋪子里扎針灸。

正是昏昏欲睡的大中午,針灸扎的順利。可是葉穀雨偏愛這個時候古道士熬的一劑藥茶,這個時節喝了,清爽宜人。

兩碗茶下肚,葉穀雨有些慵懶的起身伸了個懶腰。向著門外走的時候,眼皮突突跳了兩下,像是有什麼極其不好的大事要發生一樣。

康利開車很穩,抵達再顏集團樓下的時候,大門口的地方已經被人圍的水泄不通。

在這個全民記者的年代里,正門口發生的那點事情,很快就暴露在了公眾面前。

再顏集團輝煌高大的辦公樓前,陸羽笙嬌弱的肩膀靠在牆邊低泣。因為胡博家暴的事情,陸羽笙如今到也算是個很有話題的人物,走到哪裡,都是鎂光燈和攝像頭追隨的目標。

葉穀雨甚至都沒弄明白髮生了什麼,人們大概是早早就認出了她的車子。

下車后,當康利打著陽傘遮在頭頂的時候,烏泱泱的人群,竟然讓出了一條足夠兩個人并行的路。

在葉穀雨尚未作出任何反應的當口,陸羽纖弱的身影便已經撲向她而來。

康利幾乎是下意識的擋在了葉穀雨的身前。不過,事情到不像是他們所料的那樣!

眾目睽睽之下,陸羽笙噗通的一聲跪倒在葉穀雨的腳下。

那梨花帶雨的哭訴,是葉穀雨是實在聽不出個所以然來。倒是旁邊記者義憤填膺的解釋,讓葉穀雨明白。

一個多月前,傅博軒將身體好轉的陸羽笙搬出了吟松軒。

陸羽笙原本已經做好,不求名分,跟在他和傅博軒的身邊。葉穀雨為什麼要趕盡殺絕,將她從吟松軒搬出來?

葉穀雨甚至都沒弄明白髮生了什麼,人們大概是早早就認出了她的車子。

下車后,當康利打著陽傘遮在頭頂的時候,烏泱泱的人群,竟然讓出了一條足夠兩個人并行的路。

在葉穀雨尚未作出任何反應的當口,陸羽纖弱的身影便已經撲向她而來。

康利幾乎是下意識的擋在了葉穀雨的身前。不過,事情到不像是他們所料的那樣!

眾目睽睽之下,陸羽笙噗通的一聲跪倒在葉穀雨的腳下。

那梨花帶雨的哭訴,是葉穀雨是實在聽不出個所以然來。倒是旁邊記者義憤填膺的解釋,讓葉穀雨明白。

一個多月前,傅博軒將身體好轉的陸羽笙搬出了吟松軒。

陸羽笙原本已經做好,不求名分,跟在他和傅博軒的身邊。葉穀雨為什麼要趕盡殺絕,將她從吟松軒搬出來? 「魔……魔獸太多了……」滄夢驚呼道。

「別害怕,除非我死了,否則一定會將你帶出去。」木白神色堅定道。

滄夢心頭微動,眸子里目光流轉,瞥了眼木白,輕聲道:「能和你死在一起,此生無悔。」

換成以前的木白,聽了這句話,或許會很高興,可他現在沒仔細往深處去想,微微點頭道:「呆會兒跟進我。」

魔龍那巨大的身影盤踞在半空,俯仰眾生,威風凜凜,哈哈大笑道:「四千多年前,我沒能力統治大陸,現在終於有這個機會了,哈哈哈——人類高手們,今天這裡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嗷!」

「吼!——」

萬千魔獸為魔咆哮助威。

一名獸神門的長老,他坐下的一隻十級海德拉獸,似乎都在畏懼魔龍的氣勢,四肢輕微顫抖,這讓長老心中暗驚。

「一起上!當年武神沒能消滅它的龍魂!今天我們就要在這裡屠掉它,永遠消除這個隱患!」一名箭神門長老沉聲道。

他就是當日射出天罰箭的那位長老,名為狄奧。

這魔龍的龍魂是神級,幾乎不死不滅,當年武神都沒能力殺死它的龍魂,只是用斬龍刀將它封印起來而已,如今以四大神塔的十幾位長老的實力,能否殺死它,還是個未知數。

木白驚駭的感覺到,自己手中的斬龍刀在不受控制的顫動,好似遇見了多年未見的仇人般,鋒芒畢露,那恨意逐漸感染了木白的內心,燃燒起了一團怒焰。

狄奧拉動手中金弓,神色肅殺,頓時引出天罰箭,朝那魔龍射了過去。

金色箭矢撕裂蒼穹,光芒閃耀剎那,幾乎讓人不能直視,微微眯上雙眼。

「天罰箭對我是沒用的!」魔龍不屑道。它肉體防禦雖弱,可神格中蘊含的力量極其強大,口中噴出一股滾滾濃煙,在身前形成一道防禦盾牌,頓時擋住了天罰箭。

「轟隆!」

爆炸衝擊波迅速擴散。 宋海岳來查房的時候,葉穀雨靜靜躺在病床上翻動書頁。是一本極為拗口的古文,讀這類書需要絕對專註。

在外面的喧囂和躁動比炎熱的天氣更加的燥熱喧囂。葉穀雨安靜的像仕女圖裡走出來的美人,安靜的不像是真的。

「葉董事長,好性子!」宋海岳敲敲門,含笑開口。「門外都吵成這樣了,你還有心思看書?」

「就是因為他家都吵得不可開交,我才有時間讀書!」葉穀雨笑笑。揉了揉已經恢復好的腿,坐起身來,示意宋海岳坐下后,倒了一杯水放在宋海岳面前的小桌上。

「喝杯茶休息一下吧,我看你一天忙得連個坐的時候都沒有!」葉穀雨體貼大方的絲毫看不出受這件事影響的跡象。

「老傅正在來的路上!」宋海岳到底是帶著一身疲倦坐了下來。

葉穀雨唇邊的笑容一僵,在宋海岳對面安靜坐下來。

「你看我這個樣子,需要人來探病嗎?」葉穀雨輕笑。

「我猜老傅大概是覺得,你在醫院裡待上一陣,這樣外面的輿論或許有調頭的可能!」

宋海岳解釋,端起桌上的水杯抿了一口。

「其實,外面那些說我的人,我根本就不認識,有什麼好在意?」葉穀雨淡淡解釋!

「你知不知道,從陸羽笙的事情鬧出來到現在,再顏集團的聲譽斗轉之下。明天早上九點鐘,股市一開盤,不出意外的話,你們的股價可能會斷崖式下跌!」

「所以,我現在一直在考慮,上市到底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葉穀雨搭然若失的笑笑,一隻手還在不自覺的捏著自己的腿,一下又一下!

「你該不至於為了陸羽笙的這一出,就連上市這種事情都產生質疑吧?」

傅博軒側目。

「宋少以為,被萬人攥在手心裡的感覺就很好嗎?」葉穀雨含笑解釋。「我現在越來越覺得,賺錢與做買賣是分開的兩件事情!」

這突如其來的感慨讓宋海岳不由側目!一個熱衷於做生意,但是卻對賺錢沒有野心的人。

這種悖論,連宋海岳一個醫生都聽得出來,更可況是葉穀雨這樣,島城首屈一指的女企業家。

葉穀雨見宋海岳一臉的迷茫,含笑不再說話!宋海岳做了查房記錄以後,悄然退出。

葉穀雨掃視一圈,在外面紛擾喧囂的時候,病房裡,倒是成了最安靜的地方,葉穀雨打電話叫紫灼派人給她送了幾件衣服。

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補一覺,這些日子來,她像個陀螺一樣的,不舍晝夜的工作。累得夠嗆!

最近正在策劃,關於葉柄顏和葉春分的聯名畫展。葉春分偶爾有來幫忙,但是主要精力還是放在靚麗雜誌社那邊。

葉穀雨分身乏術!

……

傅博軒抵達醫院的時候,已是晚上八點多鐘,葉穀雨睡得正熟。傅博軒帶著晚飯,在宋海岳的指引下推門而入。

安置好帶來的東西,走到床邊,俯下身盯著葉穀雨熟睡的面容,吻了吻。然後手指捏著葉穀雨的耳垂,輕輕的將人喚醒。 地面上有半數強者瞬間被這股強大的衝擊波掀翻在地。

「是他!」

木白再次見到這天罰箭,眸中悄然閃過一絲血光,身上散發出的殺機森冷得可怕,讓人不寒而慄。

紫雁和天鳴等人驚訝的望了眼木白,不知道他突然間怎麼會有這麼強的殺氣。

……

狄奧射出一箭,臉色愈加蒼白一分。先前,他引動了一箭攻擊卡蒂奧,已經消耗不小,現在射出第二箭,體內魂力已經消耗了一半左右,以他的極限能力,一天內頂多只能射出三箭,還剩下一箭,必須等到關鍵時刻才能出手。

那魔龍雖然擋住了天罰箭的攻擊,可這天罰箭的威力,幾乎相當於一名半神高手的全力一擊了,也讓它不是很好受。

「殺!把這些該死的人類全部殺光!」魔龍憤怒無比的咆哮道。

那十幾萬魔獸頓時如那奔涌的洪流,齊聲怒吼,朝峽谷內的眾人衝擊而來。

同一時刻,十一位長老一同飛向空中,聯手對魔龍展開進攻。

原地剩下的一百多位門徒旋即號令全部高手,道:「不要害怕!隨我們一起殺過去!沖啊!」

一百多名聖級以上的門徒衝殺在最前方鼓舞士氣,身後一萬多名高手紛紛高舉起自己的武器,跟隨那些門徒一起衝殺而去。

兩股洪流在迅速靠近。

旋即,兇猛的碰撞了!

那一百多名門徒勇猛無比,交手片刻,就用鬥氣、法術等魂技斬殺了近前只魔獸,殘肢橫飛,鮮血濺灑,整個場面異常壯烈。

「殺啊!」——

後方,一萬多名高手衝殺了上來。

頓見七彩交織的法術光芒、鬥氣光芒、箭矢如雨,鋪天蓋地的朝前方那群魔獸攻擊過去。

那些魔獸見狀,也紛紛引動自身屬性的天賦法術,在半空呼嘯而過,和大陸強者們的攻擊碰撞在一起,如千萬煙花般同時爆炸,絢爛奪目……

魔獸在肉身上佔據絕對優勢,人類在一些高級魔獸腳下,就如螞蟻般渺小。 雙方衝殺在一起后,人類緊密的陣形很快就被衝散了,或三五成群、或各自為戰,和魔獸展開了殘忍血腥的廝殺。

木白等人此時還在原地未動,靜靜觀望著戰場上的局勢,幾乎每一秒都有人喪命在魔獸口下,或淪為魔獸的食物,觸目驚心,幾乎讓人不敢睜眼去看。

滄夢身子一震,已是忍不住彎下腰大肆嘔吐了。坐在蜀黍背上的拜迪,更是差點被嚇得尿褲子,但那蜀黍卻是一臉不以為然的神情,沒有一點害怕。

饒是木白這等心智堅定的人,見了如此慘烈的交戰情景,內心也是驚懼不以。

紫雁和天鳴兩人還算鎮定。

紫雁問道:「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木白握緊手中的斬龍刀,重重一點頭道:「上吧。」

紫雁對那四名門徒道:「你們四個保護左右兩翼,殺!」最後一個『殺』字淡淡吐出,她旋即快如疾風般,和天鳴一起沖在最前方,朝戰場沖了過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