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風鎮天看見小花的樣子也知道,小花是在徵求自己的意見,然後風鎮天便說道「算了吧。」

小花點了點頭,然後對那幾個衛士說道「算了吧。你們起來吧」

「謹遵主人之命。」隨後那幾個衛士便站起身來,來到小花的身邊充當了小花的侍衛。

風鎮天淡淡一笑也沒有說什麼,然後那幾名衛士則是對小花說道「主人,應該回到鎮主府。」

小花聽后,然後對那幾個衛士說「這是我的天哥哥,而那些都是天哥哥的朋友我要他們一同前去。」

幾名衛士則是抱拳「遵命。」

隨後幾名侍衛做出了請的手勢,而小花則是來到風鎮天的身旁對跟在風鎮天的身旁,猶如小媳婦一般。

然後風鎮天則是與小花,還有詹老等人一同來到鎮主府,當剛到鎮主府的時候,風鎮天發現這個鎮主府真是大啊,可以說是大的離譜,因為城主府的建造是根據羅溪鎮來建造的,羅溪鎮的形狀與城主府相差無幾。

隨後風鎮天等人跟隨著這幾名衛士走了進去,一路上看見不少的守衛,這些守衛的修為皆在武玄巔峰,還有不少的武天境界的人。

但是他們這些人看見風鎮天等人進來皆是沒有什麼好的臉色,但是看見幾名衛士則都是必恭必敬的施禮。

然後風鎮天他們被帶進一座散發著七彩光芒的房中,這房子的外面是由七彩光芒所包圍的,風鎮天有點獃獃的看著這房子,沒有邁出一步。

而小花看見風鎮天沒有進去,她自己也沒有進去,隨後那些衛士其中一名則是皆是道「這裡是主人以前居住的房間,因為沾了主人的光,所以這房間都散發著七彩光芒。」

而後風鎮天則是點了點頭,隨後便跟隨著小花進入這房間當中。而那幾名衛士則也是跟隨著小花一同進入,但是有一名衛士則是沒有進去。

這名衛士則是用秘法通知他人前來,而當風鎮天等人剛進入房中后陡然的出現幾位穿著衛士的服飾之人,但是身上的顏色則是不同。

而先前的那幾名衛士身上的服飾也詭異的變成了其他顏色。

此時出現了七名衛士,皆是半跪在小花的腳下口中喊道「主人。」

隨後小花一愣,然後說道「你們都叫什麼?」

然後其中一個穿著赤色服飾的衛士開始介紹道「我們的名字分別叫做,赤、橙、黃、綠、青、藍、紫,我們幾人都是如此,每件衣服的顏色便是我們的名字。」

「哦」小花點了點頭然後淡淡一笑「這樣也好,通過衣服認人以免認錯了。」

「現在這裡沒有外人把你們知道的事情告訴吧。」小花雖然沒有說出具體要讓他們告訴自己什麼,但是這些衛士則是明白小花問的是什麼。

然後那赤色衣服的衛士則是說道「主人,曾經的你是這世間的絕世強者,後來不知為何建造了這羅溪泉,而在這羅溪泉的中間建造了一座羅溪鎮。」

「從此以後,主人就在定居在這裡,後來我們幾人的祖先則是跟隨著主人在這裡定居,但是因為一些傳說中的魔物,主人離開了這裡,後來又負傷回來。」

「隨後將自己所有的力量全都注入到這羅溪泉當中,然後主人在臨走之前則是說道,萬道輪迴,後來祖先門終於知道了含義從此以後我們的祖先便讓後人世代守候。」

小花點了點頭,好像這些事情對於她來說沒有任何的震撼作用,但是對於風鎮天等人卻是被這番話給震撼的不行。如果要是按照赤說的話,那這小花應該已經輪迴了萬道。

從而出現在大家的面前,隨後小花則是笑著說道「那為什麼這裡還有鎮主?」

然後赤回答「主人,這裡的鎮主是掌管羅溪鎮的日常事情,因為我們的祖先曾經說話,他們不是當官的材料,所以才會選出一位可以掌管羅溪鎮之人。」

小花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因為這些好像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而已。

隨後小花帶著燦爛的笑容來到風鎮天的身邊對風鎮天說「天哥哥,你是要留在這裡還是要走?」

風鎮天頓時一愣,心想「本來我是想等修為高了在走,但是現在有小花的話,那還是先救出師尊在說吧。」

然而沒等風鎮天說話那,小花便是笑著說道「那天哥哥,我先陪你去你的師尊然後我們在回來這裡怎麼樣?」

風鎮天一愣,隨即淡淡一笑想到「他能知道我心裡想什麼,難怪會如此問我。」

隨後風鎮天點了點頭說道「好。」

「主人,不行。」突然赤則是出言阻止,而小花則是面帶不悅之色問道「怎麼?」

「主人,如果您要是離開羅溪鎮,或者羅溪泉的範圍,那您就與其他的人沒有什麼區別,甚至還不如其他的人。」赤連忙解釋。

「我離開會如何?」小花不解的問道。

「根據老祖宗的記載,如果主人沒有恢復到曾經的修為而離開羅溪泉範圍的話,那主人將會是一個沒有任何修為的人。」赤連忙說道。

「為什麼會這樣?」小花再次問道。

赤想了一下然後說道「因為主人在輪迴之前將所有的力量都注入到羅溪泉當中,如果主人不再羅溪泉中恢復到曾經的實力的話,那主人便沒有任何的修為。」

赤的這番話頓時讓眾人皆是驚訝,就連小花也是如此,隨後小花無奈的搖了搖頭對風鎮天說道「天哥哥,看來我是幫不了你了。」

而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說道「無妨,待我修為到武玄境界后,便會離開,不知道這裡可有修鍊用的場地?」

小花則是看向赤,赤則是抱拳說道「有一處深山,這裡因為長期接受主人能量所化的羅溪泉泉水的澆灌,裡面的猛獸皆是強悍無比。」

風鎮天頓時一笑「好就是這裡,現在就去。」

話落風鎮天便是起身要讓赤帶著自己先去這出深山。 赤此時看了看小花,而小花則是點了點頭,也是一同起身「走吧,我也去看看。」

赤則是點了點頭,然後帶著小花風鎮天與羅飛等人走出門外,而身後則是跟著其餘的六位衛士。

剛出門口,赤則說「小人帶大家飛過去吧。」話落赤身上陡然泛起天地之氣,將風鎮天等人包裹在裡面,而其餘的六名衛士則是跟隨其後。

風鎮天只感覺一瞬間便到了一處山林,而當風鎮天看清山林后陡然的發現這裡竟然也是散發這詭異七彩光芒,不僅如此,就連這裡的樹木也是散發出七彩光芒,土地亦是如此。

而當風鎮天他們剛落下時,小九陡然的飛了出來,身上帶著四色光芒漂浮在半空當中看著這七彩樹林。

當赤等人看見小九出現的瞬間,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情,然後顫抖的聲音說道「龍,四色神龍。」

而小花也看見小九了,然後樂呵呵的說道「好可愛的小龍啊,來跟我來玩。」

小九聽見小花叫它隨後帶著一股人性化的鄙視眼神看了小花一眼便不再理她。龍都是高傲的動物就算對主人千依百順但是其他人想要沾染都是不可能的。

小花看見小九那股神情,更想把小九拿來玩了,隨後小花心念一動,一股強大七彩光芒陡然從小花的體內爆發出來,將小九給包裹起來,而小九在那七彩光芒當中無論如何掙扎都沒有用。

隨後小九隻有妥協的跟隨那七彩光芒來到小花的身前,一股委屈的神情看著風鎮天,把風鎮天給逗樂了,隨後風鎮天的腦海中便傳來了奶聲乃去的聲音「主人,救我啊,我不想跟她玩。」

風鎮天則是苦笑著看了看小花,而此時小花的表情則是十分開心,因為它現在想跟小九玩,也不管風鎮天等人了,隨後風鎮天無奈的聳了聳肩然後說道「小花,能不能把小九還給我?」

小花則是一臉委屈的模樣對風鎮天說道「不給,這小龍你借我玩幾天,然後等你走之前我給還給你好不好?」

風鎮天看見小花的模樣又看了小九的模樣最後風鎮天還是妥協了說道「那好,等我走之前你還給我。」

「我就知道天哥哥對我最好了。」隨後一股少女般的笑容便出現,然後小花也不管風鎮天等人了,抱著小九就走了。

而小九則是露出依依不捨的表情看著風鎮天,而風鎮天則是用意念跟小九說「我現在正好利用這片山林來修鍊,你就讓小花來照顧你吧,別吃的太胖嘍。」

小九則是點了點頭,小九知道風鎮天這次想要努力的提升實力,然後回去去救軒轅破天,隨後風鎮天便剛想走進山林時,赤則是說道「小心點,這裡的魔獸可是相當的厲害,你的這幾個朋友就別讓他們進去了。」

羅飛等人聽見則皆是露出不悅之色然後羅飛說道「不行,風老弟去修鍊我不去那可不行。」

「我也是。」周淼也是冷冷的說道。

而秦老與詹老則是淡淡一笑「我們老了,還是不去了,你們去吧。」

隨後秦老與詹老相視一眼走到赤的身旁,而赤則也沒多說什麼隨後對風鎮天說道「拿著」隨手扔出一塊玉佩然後對風鎮天說道「如果有什麼事情可以將玉佩內灌入氣,到時候我就會感覺到。一息時間便會出現在你的面前。」

風鎮天拿過玉佩點了點頭,隨後帶著羅飛與周淼走進了這山林當中。

而秦老與詹老則是看著風鎮天的背影,秦老率先說道「不知道他用多長時間突破到武玄境界。」

詹老則是淡淡一笑「風小友乃是妖才,絕對會很快,應該一年的時間吧。」

秦老則大笑起來「妖才?風小哥已經不能算是妖才了,詹老我現在認識風小哥也就半年的時間,您知道風小哥在半年前是什麼修為嗎?」

詹老則是一愣搖了搖頭,而秦老則是帶著一股神秘的笑容說道「武元一階。」

「什麼?武元一階,半年就到了武元六階?這怎麼可能?」詹老聽到秦老的話頓時震驚萬分,因為從來就沒有過這樣的人可以用半年的時間就從武元一階晉陞到武元六階。

「還有一件事,詹老可能不知道。」秦老看見詹老震驚的面容,心中則是想到「在讓你吃一次驚吧,誰讓你平時高高在上那。這回也該你著急了吧。」

「還有什麼?」詹老迫不及待的問道,秦老則是一笑說道「他的瞳眼是認識我之後才學會的,而且他學瞳眼卻是特別簡單,只看我用了一遍,便會了。」

「什麼?還有這樣的事情,妖孽啊,妖孽啊。這,這還是人嗎?」詹老已經被秦老的話震驚的顫抖起來,因為風鎮天的事情以前從來就沒有人干過。

而在一旁聽詹老與秦老對話的赤也是被震驚到不敢相信,因為他們的祖先曾經記載過他們主人也就是小花的修鍊可謂是神速,但是跟風鎮天一比根本就不算什麼。

隨後秦老則是大笑起來「哈哈哈,走吧,我真想看看風小哥以後會到達如何的高度?」

而此時的赤則是微微的皺眉,心想「高度嗎?」隨後赤便是帶著秦老詹老回到鎮主府。

此時的風鎮天剛進入山林當中便感覺這裡猶如仙境一般,看見的魔獸皆是巨大無比,而且都是一些四階巔峰魔獸,這讓風鎮天心中頓時熱血沸騰起來。

但是風鎮天沒有急著與這些魔獸戰鬥,而是找了一處山脈,然後用破天拳打出一個洞,進入洞中,這也算個棲身之所。

而風鎮天則是從懷中拿出一枚小乾坤,這小乾坤正是從碧海他們那裡贏來的一萬塊元氣結晶,隨即便是拿出幾塊放在身前,然後分別送給羅飛與周淼一人一塊。

對他們說「咱們先煉化幾塊結晶,等煉化完后在去獵殺魔獸,這樣不僅可以快速的提升修為還可以鍛煉鞏固自己的力量。」

隨後周淼與羅飛則是點了點頭,然後他們幾人便拿起結晶開始煉化起來。

此時小花帶著小九回到鎮主府內,當小九剛進入鎮主府時,頓時變的幾丈長,在城主府外面的七彩光芒陡然的向小九的身體內傳來。

而跟隨小花一同回來的那六名衛士則是傻眼的看著小九,因為此時小九的身上那些七彩光芒陡然的進入小九的體內,而小九的身形則是漸漸的變大,不僅如此小九身上的氣息陡然的變的更加強大。

而小花則是在地上靜靜的看著半空的小九,好像想起什麼,但是又好像想不起來。隨即小花感到眼皮有些沉重,漸漸的閉上雙眼,當小花閉上雙眼的同時,那股向小九身上衝擊的七彩光芒陡然的在向小花傳來。

當小花閉上雙眼后,看見一片的七色彩虹,非常漂亮,而這些七色彩虹則是朝自己的奔來,小花則是燦爛的笑著向七色彩虹奔去。

就在這時赤與秦老詹老則是回到鎮主府,看見這詭異的事情,赤頓時大吃一驚,然後顫抖著聲音說道「主人正在覺醒。」

但是又詭異的發現小九,然後驚愕的說道「這是怎麼回事?這條四色神龍竟然漸漸的變成五色?」

而秦老與詹老也是不知道,隨後赤便說道「難道這條龍不是四色神龍?」現在赤也只能這樣想了,從赤的以記憶里好像就沒有什麼四色神龍,有的只有九彩神龍而已。

當赤想到這裡的時候滿臉的驚容看著小九,遲遲說不出一句話來。 而此時小九與小花那瘋狂吸取天地間的那七彩光芒,頓時使得羅溪泉也是爆發出一股恐怖的七彩光芒向小九與小花襲來。

而在鎮中的人皆是看著天空中那燦爛的七彩光芒皆是震驚議論起來。

「羅溪鎮到底怎麼了?」

「是啊,這七彩光芒難道是祥兆?」

「因為是今日發生在至尊賭坊的事情。」

「很有可能,應該是羅溪泉中的神動怒了,才會出現如此的光景來警告世人」

有人說是祥兆,有人則是說的是羅溪泉中的異樣,說什麼的都有,誰讓這羅溪鎮與其他地方不同那,天生就帶著七彩光芒的。

此景象在這裡持續了一天一夜,最後終於漸漸的消失不見。

而此時在鎮主府中,小九在半空中身上的光芒陡然的閃了起來,四彩光芒若隱若現,漸漸的身上那黑白紅黃的四種顏色陡然的變成黑白黃綠紅五種顏色。

隨即一道似龍吟又猶如虎嘯般的聲音陡然出現「嗷,吟。」

頓時那條散發著五彩的小九陡然的消失不見,隨即在半空當中出現一條只有五種顏色的小龍,此時正在用那雙龍眼看著小花。

而小花也是從那玄妙的狀態出來了,但是當小花睜開雙眸的那一刻,讓人陡然的感覺到雙眼當中帶著一股神聖的感覺。

隨後小花也不想剛開始出現時候那樣像個小女孩,而是像一尊存活了多年的仙女,神聖不可侵犯。眼中流露出一股看透世間萬物的感覺。

而小九看見小花的樣子也覺得有些不解,隨後小花看見小九然後淡淡的說道「九彩神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