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運起髓氣神決,天地靈氣便迅速的被吸向他的身體,無數的天地靈氣被吸入骨髓,在經過骨髓的提煉后,形成一股股精純的戰勁才從骨髓里散發出來,兩手的食指處散發的戰勁最多,然後到手臂,之後才是身體各處。

一個個細胞被散發出來的精純戰勁強化,隨著細胞的不斷強化,細胞對戰勁的阻力也越來越小,戰勁在細胞之間穿行的速度也越來越快,細胞中蘊含的能量也越來越多。

清晨,步雲天慢慢睜開合上已久的雙眼,精亮的光芒從那雙黑色的眸子之中如激光般傾瀉而出,慢慢的站起來,全身的骨骼發出一陣宛如爆竹般噼里啪啦的脆響,一股極其凌厲霸道的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讓人不敢直視。

從吃早餐到出城,步雲天都緊緊的跟在那幾名刀道宗的弟子身後,不敢有一絲的大意,獅子搏兔尚且全力,更何況那幾人的實力加起來並不比他弱多少,一名地階二級初期,一名地階一級後期,三名凡階九級頂峰。

很快幾人便來到了城外,到了城外後步雲天直接光明正大的跟在他們後面,而前面的幾人也很快感覺到步雲天是在跟著他們了,可是卻裝作不知道,把步雲天往偏僻的地方引,而步雲天也樂的跟著他們。

終於幾人來到了一個沒人的地方,幾人轉過身後,那名有地階二級初期實力的六師兄陰笑道:「朋友,跟了我們這麼久,看來你是不想活了,那正好,這裡就是我們為你找的埋骨之地。」

「我只不過湊巧也走這條路而已,這條路又不是你家的,竟然想殺人,是不是太霸道了。」步雲天沉聲問道,如果這些傢伙非常善良的話,他還真的有些不好下手,不過現在看來可以毫無顧忌了。

「我就是霸道你又能怎樣,看你不順眼便滅了你,管你是不是湊巧,我看你還是乖乖的把身上的東西交出來吧,或許我心情一好,說不定會放了你。」 狼性大叔你好壞 那名六師兄用看死人的目光看著步雲天道。

「哈哈,趕緊,趕緊,東西都拿出來,看看有什麼好東西。」另一人興奮道。

「好吧,我這就把身上的東西交給你們,希望你們不要食言。」步雲天裝作掏東西的樣子向著他們走去,而那幾人看到步雲天這麼識相,臉上的笑容更密了,可是步雲天卻趁他們大意的時候沖了上去。

「死。」一聲怒喝響起,步雲天悍然發動了攻擊。

月影拳套眨眼間被戴在手上,幻影身法瞬間展開,化成幾道身影撲向幾人,撲向那兩名地階高手的是三個虛影,而真正的步雲天卻撲向那三名凡階九級的弟子,砰,砰,砰,三聲巨響在眾人耳邊響起。

那三名凡階九級的弟子被轟出幾米遠,整個胸口都凹陷了下去,五臟六腑更是全部破碎,一瞬間便已經斃命了,臨死前嘴邊還掛著陰狠的笑意,可能還在想著等步雲天交出東西后在殺人滅口吧。

崩天三重勁那驚人的巨力,在經過後天頂級靈寶級別的拳套的增幅,爆發出無以倫比的威力,只是一拳便可以滅殺一名凡階九級的人物,雖然佔有偷襲的嫌疑,但是恐怕就是不偷襲,也不是區區凡階九級的可以抵擋的。

另外兩名地階一級的高手一刀披散撲過來的幻影之後,便知道已經上當了,可惜已經遲了,那幾名凡階九級的師弟已經被步雲天轟死。

「啊,該死的,你竟敢偷襲,我要把你碎屍萬段。」那名地階三級的六師兄邊吼邊與另一名地階一級的師弟撲向步雲天。 兩人就像兩隻暴怒而失去理智的獅子,竟然被視為螻蟻的獵物欺騙了,兩人如何能不怒,可惜兩人的眼睛被怒火蒙蔽了,也不想想對手的實力根本就不像自己等人看到的那麼簡單,連凡階頂尖高手都可以一擊斃命。

「真是白痴,莫非以為你們是刀道宗的就沒人敢殺了嗎?」步雲天不屑道,面對攻來的兩人,毫不猶豫的迎了上去。

兩人雖然被怒火蒙蔽了雙眼,但是戰鬥的意識卻也不差,無數的刀氣劈向步雲天,幾乎封住了步雲天所有的退路,可惜步雲天根本就沒想過要退,身影一閃往那片刀氣最弱的地方沖了過去,崩天拳法瞬間展開,無數拳影轟向那些刀氣。

恐怖的拳勁散發出漫天的煞氣,在那兩名刀道宗弟子驚駭的目光下,那些刀氣還沒靠近便已經被轟散了,拳勁的餘波繼續向著他們衝過去,兩人剛剛手忙腳亂的抵擋完那些恐怖的拳勁,還來不及鬆口氣,步雲天便已經殺到了跟前。

「死來。」步雲天大吼一聲,一拳轟向那砍向他的大刀,嘭的一聲響起,步雲天倒退兩步,而那名執刀的地階一級後期高手卻整個人倒飛回去,口裡不停的吐著鮮血,整把刀只剩下個刀柄,整個刀身已經化成了碎片。

最低等的法器對轟後天靈寶,哪怕步雲天只能發揮出月影拳套一點點的威能,可也不是區區法器可以抗衡的,不化為碎片才是怪事呢。

而那名六師兄卻趁著步雲天倒退的瞬間一刀劈了上去,死亡的陰影瞬間罩上步雲天的心頭,此時步雲天剛好是新力用完舊力未生之際,可謂是後力不繼。

「哈哈,給我死吧,看你小子還敢不敢囂張。」那名六師兄以為已經勝券在握,不由大笑出聲。

感覺到危險的籠罩,步雲天卻毫不驚慌,只有無盡的戰意,整個人瞬間進入一種空明的境界,周圍一花一草都清晰的映入步雲天的腦海,整個人彷彿融入天地,瞬間彷彿已是萬年,一股充滿了毀滅之力的古怪波動一瞬間被他抓住了。

那把砍向他的刀在他眼中也變得緩慢無比,髓氣神決如脫韁野馬般自動運行起來,無數天地靈氣被吸入骨髓,返還一股股渾厚的銀白戰勁,只是一瞬間,步雲天便再次感到自己全身充滿了力量。

同時一股毀滅的氣息從他身上爆發出來,如果此時有天階高手在的話,一定會驚呼出聲,見鬼了,法則之力的波動,他居然領悟了法則,才地階就領悟了法則,雖然僅僅是皮毛,卻也太讓人驚訝了。

而那名剛剛大笑完的六師兄此時卻是驚恐異常,雖然步雲天還在他的眼中,但是他卻完全感覺不到步雲天的存在,在他驚慌的目光下,步雲天一拳向他轟來,無窮無盡的天地威勢隨著步雲天的拳頭向他壓了過來,轟的一聲巨響,那把刀從接觸步雲天拳頭的地方開始,迅速化為粉末,步雲天的拳頭最後直接轟在他的胸口上,毫無疑問的瞬間斃命。

那名六師兄本來就只有地階三級初期的實力,比步雲天地階二級中期的實力足足高了一級,幸好步雲天又湊巧在危險的關頭得以突破,對天地有所感悟,借用了天地的部分能量,否則步雲天就是想勝也不會那麼容易。

殺死幾人後步雲天靜靜的站在那裡,整個人的意識還沉浸在那融入天地的快感之中,那一瞬間的感覺真是太奇妙了,生死的關頭,彷彿見證了萬物的毀滅似的,那是對天地的體悟,本來至少要天階以上才能進入的境界。

可是卻在危險的關頭死亡氣息籠罩之下,步雲天不知不覺間進入了那種境界,這倒要感謝那異於常人的神識,雖然神識異能對於地階以上的高手很難造成傷害,但是強大的神識卻有助於對天地自然的感悟,所以神識對以後的修鍊有著不可忽視的幫助。

元神修為與心境修為息息相關,一個人全身的力量都要靠元神來掌控,心境修為弱者,元神弱小,一不小心體內真元就會失控,也就是人們常說的走火入魔,所以一個人的心境修為是非常重要的。

清醒過來的步雲天狂喜不已,自己居然意外的領悟了天地法則,這真是太意外了,天階才能修鍊的法則之力,他現在就可以修鍊了,而且還是恐怖的毀滅之力。

其實步雲天能夠領悟天地間的毀滅之力,還要得益於他上輩子充滿殺戮的人生,雖然那身恐怖的殺氣被定海神珠壓制了下來,但是那殺氣卻是與毀滅之氣相合,恰逢絕境之下,才幸運的領悟了毀滅之力,不得不說步雲天的機緣確實逆天。

迅速搜索幾人的屍體,找到兩百多快中品靈晶,上千塊下品靈晶,還找到了一本基礎刀法入門。

「嘎嘎,真是缺什麼來什麼,運氣真不錯。」步雲天拿著那本刀法笑著道。

步雲天收拾好東西之後,不再管幾人的屍體,展開身法迅速向北方而去。而刀道宗的人也在步雲天離去不久後來到了現場,並且來的還是高手,分屬內門精英弟子,兩名地階五級初期,一名地階六級初期,幾人看上去都非常的年輕,估計最多也就二三十歲左右。

「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和我刀道宗作對,一定要把他挖出來碎屍萬段,讓他知道得罪我刀道宗的下場。」其中一名地階五級的高手陰狠的道,臉上滿是猙獰之色。

「谷明師弟,一點線索都沒有,猶如大海撈針怎麼找啊,到頭來還不是白費功夫,白白的浪費人力物力而已。」另一名地階五級的高手陰沉的道。

「谷峰師弟,別這麼快下結論,可以尋找這裡的地頭蛇,別忘了這裡可是混亂之城啊,到處都是各大勢力的探子,我就不信沒有一個知道事情經過的。」那名地階六級的高手自信的道。

「白戰師兄說的對,混亂之城的勢力中肯定有知道消息的,我們處理一下這些屍體就回混亂之城打聽打聽吧。」谷峰道。

接著幾人一把火把屍體燒了,然後坐上法器,飛向混亂之城,沒過多久幾人便拿到了步雲天的兩張畫像,就連上輩子的模樣都不落下,也從酒樓那裡查到了步雲天的身份,只是對於步雲天到底是不是劍道宗的那位卻是不能確定,畢竟全天下都知那位是天生的廢物,不過不管是不是,追殺令都發了出去,懸賞十萬中品靈晶,死活不論。

步雲天很快便知道了那道追殺令,然而他卻一點也不擔心,只是笑笑便不再理了,不過卻也沒有再進城,一路上都是在荒山老林中穿行,雖然傳送陣比較省事,但是卻達不到歷練的效果,現在正好把那些人當成自己的磨刀石。

等到殺的不能再殺了,再想辦法,而且相信誰也不會想到,劍道宗的廢物少宗主會是一個高手,正所謂扮豬吃老虎,想不富也難啊,所以步雲天對於這些人的追殺根本就是樂見其成,巴不得他們快快送上門。

以他表面的金元力修為,暗地裡的地階煉體修為,絕對是陰人不二之選,說是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也不為過。

不過這一路也確實是殺戮過來的,離古戰場還有三分之二的路程,但是在之前短短的三分之一的路程上,步雲天一共遇到了三十多起襲殺,有幾次甚至深受重傷危及生命,如果不是他**變態,恐怕都要掛了。

當然,雖然危險重重,但是步雲天的收穫卻也不小,不說修為,單單是那一大推靈晶就夠他興奮了,這些殺手不但一個個都富有的很,而且還大部分都把財富帶在身上,白白便宜了他。

突然,奔跑中的步雲天停下了身形,看著前面空無一人的道路,卻有一股心緒不寧的感覺,這是他面臨危險產生的感應,彷彿再踏前一步便會陷入無盡的深淵。

神識慢慢展開,向著前方探過去,果然,三道模糊的身影出現在神識的感知中,三人成品字形,正等著步雲天踏入三人中間,可惜無數次的生死經歷使步雲天提前感應到了危險。

全身的力量迅速集中起來,在右手處形成一股可怕的戰勁,接著步雲天一拳轟向最近的那道模糊的身影,三重崩天拳勁形成一團銀白色的光球激射而去,這樣的遠程攻擊雖然大大不如近身攻擊,但是逼出對方絕對足夠了,果然,一個狼狽的身影立時出現在步雲天的面前,接著另外兩人也現出身形。

其中一人問道:「小子,你是怎麼發現我們的,我們憂鬱三郎的隱身之法天下無雙,哪怕高於我們五級修為的修士都不一定發現的了,而你的修為和我們差不多,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切,我看魷魚三郎吧,就你們這隱身術還天下無雙,真是不知所謂。看你們的標誌是暗門的人吧,我記住了,接招吧,等下讓你們都變成死魷魚」步雲天說完人已經沖了上去,這段時間,襲殺他殺手有一大半都是暗門的,對於這些暗門的殺手他也算是了解的差不多,廢話根本就沒用,唯有殺。

「混蛋,你才是死魷魚,你居然敢侮辱我們憂鬱三郎的稱號,準備受死吧。」

三人看到步雲天沖了上來,先是一驚,其中一人大罵出聲后,便迅速組成一個玄妙的劍陣,一下子便把衝上來的步雲天困了起來。步雲天每一拳打上去都好像不受力一樣,軟綿綿的就像打在一團棉花上。

一道道刁鑽的劍氣不時往步雲天身上招呼,步雲天只能被動的防守,「太大意了,竟然讓人用劍陣把自己困住,一定不能再有下次了。」

步雲天一邊自責一邊尋找著劍陣的漏洞,希望能找出劍陣的弱點,可是一點陣法基礎都沒有的步雲天又怎麼找的到劍陣的弱點呢?

而且對方很明顯是經過長時間的配合的,相互之間本就熟悉,在加上陣法之助更是如虎添翼。

身上已經被好幾道劍氣掃中了,步雲天是越打越憋屈,越打越鬱悶,不再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發,一瞬間融入天地的的步雲天猶如一頭髮狂的巨獸,銀白色的戰勁瘋狂的流向雙手,崩天三重勁全力發動。

這一刻崩天拳爆發出無以倫比的威力,月影拳套不斷閃爍著光芒,猶如山崩地裂般的空爆之聲一陣接著一陣,幾名殺手雖然藉助劍陣卸掉的大部分的力道,但是還是承受不起剩餘的力道,步雲天每轟擊一次,幾人的嘴角便溢出一些鮮血。

步雲天雖然看上去很慘,可是幾人卻是騎虎難下了,一旦解開劍陣,沒有人能接下步雲天的一擊,所以幾人只能死死的硬撐,看誰能堅持到最後,可惜最後幸運女神還是光臨在步雲天身上,只見在一聲巨響之後三人倒飛出去,倒在地上不停的吐著鮮血,很明顯是活不成了。

「靠你妹的,就這點本事也想來殺我,真是自不量力,不想受罪的話,就乖乖的把你們僱主的情況都說出來,否則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步雲天看著倒在地上的幾人道。

「哼,想要我們出賣僱主,做夢吧,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從我們做殺手開始便知道遲早有那麼一天了,想我憂鬱三郎名震天下,居然會死在你這種默默無聞的小人物手裡,恥辱啊。」領頭的那名殺手剛說完,嘴角便流出了一股黑色的血液,自殺身亡了。步雲天在先是一驚,然後迅速看向另外兩人,發現兩人的嘴角一樣流出一股黑血,也已經自殺身亡了。

「靠,居然都死了,難道你們不知道死在我手裡也是一種幸福嗎?」步雲天有些忿忿不平道,想要從這些暗門的人身上問出點什麼還真是難。

從三人身上搜出三個儲物袋,看來無論什麼地方,殺手都是非常有錢的,竟然連珍貴的儲物袋都有,打開一看,三個儲物袋加起來足足有上百萬的下品靈晶和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還有就是五件中階法器,再加上幾人手上用的劍,這次步雲天一共收穫了八柄中階法器,最後還有一本斂息術和幾本暗殺劍法,可能是孤家寡人吧,把所有的財產都帶在了身上,白白便宜了他。 步雲天通過這段時間裡追殺他的人頻繁的出現,已經猜到自己的行蹤路線可能被人猜出來了,所以決定先找個地方躲起來修鍊一陣子,倒不是怕了那些追殺的傢伙,而是怕一下子殺的太多的話,把背後那些老傢伙引出來就麻煩了。

步雲天的畫像早已經出現在暗門的高層,此時步雲天的消息可以說是非常值錢的,而且暗門本來就是隸屬刀道宗的一個暗勢力,乃是刀道宗用來排除異己的一把刀,此時刀道宗已經發下了懸賞捉拿步雲天,整個暗門自然是都驚動了。

半天之後,步雲天找到了一個環境不錯的地方,在這裡人煙稀少,離最近的城市都有上千萬里,是在一處非常壯觀的瀑布旁邊,整個山脈有幾百萬里,要在這中間找一個人,除非是大神通者,否則無疑就跟大海撈針差不多。

一陣催人口水的香味從火架的烤肉上飄出來,走近一看,一串串金黃的烤肉閃著油光,步雲天在旁邊不停的下著各種調料,「終於搞定,可以吃了。」

步雲天拿起一串觀察了一下便一口咬了上去,接著一陣狼吞虎咽之後,烤肉很快便被吃完了。吃飽之後當然是修鍊了,步雲天拿出來了最近得到的那幾本功法秘籍,都是一些比較低級的東西,所以才用書本記錄,高級的修鍊之術一般都是用晶石玉簡之類的東西刻錄的。

當然,也有一些是用古怪的材料記錄的,不過那都是些稀世珍寶級別的秘籍,想見到一本都不容易。

翻開幾本功法看了看,發覺只有一本基礎刀法和一本斂息術能練,刀法只能靠蠻力來練習刀招,他現在的金元力修為還是太弱了,不過這也在意料之中,本來就沒有奢望過。

如果是一般人的話恐怕連這些刀招都不一定施展的了,畢竟沒有元力的支持,有些動作是很難做出來的,不過步雲天變態的身體素質下卻是不成問題。

這本刀法看上去非常簡單,每一招每一式都很容易便看懂了,可是在步雲天召喚出裂天刀練了一會兒之後卻發現這刀法的不簡單之處,入手容易,想要練到極致卻是很難。

一萬多斤的裂天刀在步雲天的手上揮舞起來,在他巨大的力量操縱之下彷彿輕若無物,一招一式雖然非常的簡單,威力卻達到了一個難以想象的高度,每一下都有幾萬斤的巨力,試問同級之中誰能擋得住。

一般的地階修士能夠發出一萬斤的力道已經算是頂天了,哪像步雲天,大刀隨手一揮都有數萬斤的力道,可謂變態至極。

招式非常的基礎化,很多招式都是些大眾化的招式,非常的容易上手,可是步雲天卻發現,精通卻並不容易,這些招式現在看上去雖然極其的普通,但是在這些招式剛被創出來的時候卻是非常精妙的絕招,只是不知多少年之後,會的人多了才變得普通了而已。

步雲天沉浸在這看似簡單卻極其精妙的刀式之中,隨著時間的過去,步雲天對這些招式越來越熟練,慢慢的融入了中華民族的刀法戰技,接著他的招式之中便不時的出現一些精妙的組合殺招。

自古以來,修鍊都有術修和武修之分,前期是術修厲害,後期卻是武修驚人。可是現在卻多是術修的傳承,而很少武修的傳承,就是因為武修後期實在是太厲害了,所以很多武修傳承都被某些有心人破壞掉了。

就像中國古代傳說中的神仙,孫悟空和二郎神之流便是屬於武修,而且還都是戰鬥狂人。雖然這裡是另外一個時空,可是武修一樣是一種強大的職業,可惜前期比不上術修,在一些高手飛升之後,武修便逐漸埋沒了,無數年過去之後,真正純粹的武修已經非常稀少,現在的武修大都會耍上一兩手法術了。

而步雲天說是體修,實際上便是屬於武修的一個分支,都屬於近戰的高手。雖說是近戰高手,但是到了後期就不一樣了,武修到了後期的遠程攻擊力一樣的驚人。雖然術修一開始便能簡單的運用天地之力,但是武修經過感悟天地,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之後,隨手一招都會附上天地之力,這才是真正恐怖的。

現在步雲天所練的刀招就有很多是屬於武修的招式,一招一式配合著他驚人的力量,產生無比巨大的威力,只要近身,越級殺人並不是什麼難事。

威力很是驚人,可是周圍的花花草草卻是遭了殃,不管是山石還是樹木,凡是靠近步雲天的都被刀勁毀滅,一聲聲嘭嘭的巨響之後便是一塊塊碎片。

三天之後,步雲天的刀法達到了登堂入室的境界,決定暫停修鍊刀法,修鍊斂息術,慢慢的翻開那本斂息術,一頁一頁往下觀看,可是步雲天越看越驚心,如果不是那幾名殺手神識修為不夠,恐怕步雲天已經被偷襲成功了,那結果可能要倒過來。

而精神力實際上就是神識,只是叫法不同而已,重生而來的步雲天在精神力方面本就非常的驚人,也就是神識非常的強大,而這本斂息術就是靠神識來修鍊的,所以這本斂息術卻正好合適他練。

才觀看了一遍這本斂息術,步雲天便已經學會了,說穿了就是用神識掩飾元力的波動和生命的氣息,神識一動,他的氣息便全部收斂起來,看上去就像一個毫無修為的普通人,這本斂息術可謂是給步雲天量身打造的。

這斂息術配合著隱身之法,絕對是刺客的最愛,步雲天不由的想到,以後說不準可以客串一下刺客這個職業。

本來預計要幾天才能習完的斂息術卻一下子學會了,所以步雲天決定提前出發。收拾好東西,展開身法,頓時化為一道流光,在叢林中不停的穿梭,一會兒如豹子般在地上飛速奔跑,一會兒如靈猴般在樹上飛躍,雖然沒有御器飛行快,可是速度卻也不慢,只是一天便跑出了上萬里,來到了森林外面。

又經過一天之後,步雲天來到龍城,一進城門他便發現被人盯上了,他也不理會這些監視的人,直接找了間酒樓,租了間房住了進去。接著叫小二送上酒菜,吃飽喝足以後便來到了大街上閑逛起來。

他非常清楚,城裡有城裡的規矩,除非情況特殊,否則那些人是不會在城裡動手的,哪怕這座城的主人比不上刀道宗,但是有些規矩是大家一起遵守的,就算刀道宗勢力強大,也是眾怒難犯,所以步雲天才敢悠閑的逛街。

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聽著各種叫賣吆喝之聲,步雲天身上的殺戮之氣慢慢的收斂起來,慢慢的像個普通人一樣融入人群之中。來到一個叫聚寶樓的門前,看著這間金壁輝黃的高樓,步雲天抬腳邁了進去,裡面的人不算很多,但是也不算少。

步雲天看了一下,有各種各樣的低階法器和各種各樣的低階丹藥,還有各種煉器材料。

步雲天準備買些恢復元氣的丹藥,免得打鬥時力氣用盡憋屈的逃跑,還有就是買一些加快修鍊速度的丹藥,畢竟有錢不會享受並不是步雲天的作風,反正靈晶一大把,可以隨便花,用完了還有人送不是嗎。

步雲天來到櫃檯處問道:「掌柜,你這裡有什麼丹藥,我想買一些中階丹藥,有嗎?」

「小夥子,你是第一次來我們聚寶樓吧,只要你出的起靈晶,不要說中階,就算是高階的丹藥你也一樣可以從這裡買到,我們聚寶樓這個名字可不是白叫的。」掌柜笑著道,雖然在他看來步雲天的修為很低,但是他卻從步雲天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殺戮之氣,這是殺了不少人才有的氣息,這一發覺頓時引起了他的注意,心裡想著是不是大生意來了。

雖然步雲天已經能夠自然的掌控自身的殺氣,但是剛剛經曆數十場廝殺的他,卻是很難完全掩飾身上的殺氣,瞞過一般人還可以,想要瞞過高手卻是很難。

「那我怎麼沒有看到啊,一顆中階的丹藥都沒有,不會是在二樓吧。」步雲天淡然道。

「沒錯,中階以上的物品都在二樓,不管是丹藥還是法器或是各種材料,凡是中階以上的我們都放在了二樓,準備買什麼丹藥啊,我帶你上去吧!」掌柜熱情的道。

「只要有好東西,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在掌柜的熱情帶領下,步雲天來到聚寶樓的二樓,一眼望去,首先給人的感覺是人少了很多,而這些人的修為也高了很多,都有地階以上的修為,入眼的都是中高階物品。」

「這邊請,中高階的丹藥都在那裡,肯定有合適你的丹藥。」掌柜的語氣無比的自信。

步雲天應了一聲后,跟著掌柜來到放置丹藥的地方,入眼的首先是提高修為的四階培元丹,標價是一百中品靈晶一瓶,一瓶剛好是一百顆,也就是說一顆要價一塊中品靈晶,這可不是一般人的享受的起的,而且這還是最次的培元丹,如果是極品的培元丹,一百中品靈晶還買不起半顆呢。

「這培元丹的效果怎樣啊?」步雲天問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