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

這才是真正的天才,而他自己不過四星半的天賦,就已經鶴立雞群,傲然獨立,而韓棠天賦超過五星,卻仍然謙遜有禮,做人低調,自始至終帶著從容平和的風範。

與他相比,自己的確落了下乘。

「這麼高?」

旁邊的慕容貝貝,立刻張大了嘴,驚訝道:「我還以為真的是四星半呢,連測驗雕像都給不出最終結果,也太嚇人了吧。」

她盯著韓棠,笑容越發燦爛。

慕容萱萱神情優雅,但深邃的美眸里,閃出的眼波,已經悄然增加出虔誠的意味。

韓棠只是赧然笑笑,不語。

但這個結果,還是讓他感到有些震撼,他忍不住想起「七劍山百年來最出色的天才」稱號,也許,在當年風默已經知道了這個結果,但為了讓他更好的修鍊,出於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的考慮,並沒有將這個事情告訴他,但整個七劍山還是有所流傳。

「飛鴻,你能小勝韓棠少主,也是憑藉著元素的雄厚。」慕容誠看了眼空間中尚未散盡的木元素,又望著慕容飛鴻,平靜道:「如果你們兩個年齡相仿,你絕不是韓棠少主的對手。」

「我明白。」

慕容飛鴻從震撼中回過神來,鄭重點了點頭,看向韓棠的眼神,越發多出欽佩之意。

「而韓棠你的優勢,在於身法和反應速度。」

慕容誠淡然微笑,一針見血,「鷹擊十二斬以凌厲詭異著稱,憑藉的是速度,出其不意,以及元素渲染出的氣氛,還有聲音帶來的干擾,所以說,這是一套綜合性戰技,在攻擊和防禦上,都相當出色,你能抵擋下連續六斬,已經十分驚人。」

「是啊,我都看得驚心動魄。」

回想起先前的激烈交戰,慕容貝貝依然心有餘悸,拉著韓棠的手臂,笑道:「剛才為你捏了把汗,一直提心弔膽的,生怕你受傷,現在,你是我的病人,我還要拯救你呢。」

「但,韓棠少主卻抵擋下我的連續十斬。」

慕容飛鴻也感慨不已,肅然道:「特別是旋風斬和雙斬。旋風斬是第八斬,一氣呵成,幾乎不給對手任何反應機會,但你全都抗下,而雙斬,也就是第九斬與第十斬,比旋風斬更為可怕,因為,已經超出了正常的攻擊方式。」

「非正常攻擊?」

韓棠愣了下,想起慕容飛鴻分化出的兩條身影,簡直就是兩隻身形碩大的。

關鍵是,兩隻都有自主意識。

「不錯。」

慕容飛鴻臉上有點歉意,「那一刻,我有點越界,動用了通靈之術,將與我定下契約的魔鷹之魂召喚過來,聯合展開了攻擊,所以,那條身影同樣有自己的意識。」

「通靈之術?」

韓棠目光一閃,似乎記起了什麼。

「是的,通靈之術。」

慕容飛鴻語氣鄭重,緩緩講解道:「這是修鍊到靈魂境之後,才開始具備的能力。此種境界,吸納的外界元素與靈魂相融,而修鍊者的靈魂屬性,將徹底確定下來,無法再改變,但對所屬元素的操控也會更加純熟。此時,產生一種特殊能力,能與相同屬性的魔獸感應,如果能將其降服,簽下生死契約,就能藉助魔獸的力量,在交戰時將其召喚過來,增強戰鬥力。」

韓棠沒有說話,靜靜聽著。

他剛剛踏入融元境,元素僅僅與身體融合,尚未與靈魂相融,所以,在實力層次上,跟慕容飛鴻有著明顯的差距,幾乎是一整個大階的距離。

而在剛才交戰中,慕容飛鴻並未將元素強度,直接提升到靈魂境這個層次,而是循序漸進,逐步增強,看得出來,他光明正大,並沒有違背道義。

韓棠對他的好感,繼續悄然增加。

「不過,這種召喚只是短暫的,要想長久,必須融合魔獸的元素之晶,實現元素之晶的共享,才能隨心所欲的共同戰鬥。」慕容飛鴻苦澀一笑,無奈道:「但現在,我尚未達到,所以,只能短暫借用魔鷹的力量。愧疚的是,鷹擊十二斬的第九斬和第十斬,必須動用魔鷹力量,所以,我輸了。」

他臉上歉意越發深刻。

韓棠瀟洒地揮了揮手,笑道:「那是正常舉動,不必在意。不過,據我所知,並非任何修鍊者都能擁有契約魔獸,似乎與自身有關。」

「是的。」

慕容飛鴻微微嘆息,「除了要與魔獸的屬性相同外,自身性格,靈魂特點,甚至氣質,做事風範,都能決定是否吸引魔獸,共同戰鬥。」

「不過,我有個想法。」

他望著韓棠,眼神悄然熾熱,熱切道:「將鷹擊十二斬親自教給韓棠少主。」 「這是個好主意。」

旁邊靜靜傾聽的慕容誠,點頭一笑,贊同道。

這種加深友誼的行動,他自然是願意看到,慕容飛鴻青年才俊,在天晉國的青年近衛營中表現出色,前途光明,韓棠更是難得一見的天才,只要努力,日後成就不可估量,而且,韓棠本來就身屬七劍山,是重點弟子,身份不俗。

兩個年輕人惺惺相惜,珠聯璧合,是歡喜之事。

他很贊成。

「是啊,我也支持。」

慕容貝貝燦爛笑著,雙手握起,做出一個親密的動作,眼波隨即悠然一轉,「主要是,我很想看著兩個帥氣青年,在一起切磋的姿態,那種場景,很迷人,很精彩。」

「哦,不是,是很誘人。」

慕容貝貝眼眸微微眯起,悠然笑著,做了個舔嘴唇的靈巧舉動,丁香小舌一轉,煞是可愛。

有馨香的氣息悄然飄出。

沒等說完,她自己歡快地笑起來,一對飽滿的胸脯,在火紅色熱烈的衣紗中,上下起伏著,搖曳出真正誘人的弧度。

她的誘人,更熱辣,更直接。

韓棠不動聲色地瞄了一眼,微笑不語。

「既然貝貝小妹想看,我自然全力以赴。」慕容飛鴻溫純笑著,伸手親昵地拍了下慕容貝貝的腦袋,又看向了韓棠,「我想,韓棠少主不會拒絕吧?」

「當然不會!」

韓棠爽然一笑,果斷答應。

他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趕緊提升實力,增強戰鬥力,除了儘快消除脈絡內封印,吸收元素外,就是加快修鍊戰技,慕容飛鴻願意親自傳授加陪練,他自然樂得接受。

慕容飛鴻的實力,他已經見識過。

「不過,他現在是我的。」

慕容貝貝連忙拉住韓棠的手臂,彷彿當做一件寶貝似的,嬉笑道:「修鍊戰技,你們白天進行,晚上,我要給他疏通脈絡,韓棠晚上的時間,我佔有了,不要搶哦。」

「好的東西,我自然要讓給貝貝小妹。」慕容飛鴻輕快一笑,看向了韓棠,調侃道:「晚上,你盡情佔有他就行了,我沒意見。」

韓棠露出個哭笑不得的神情。

什麼時候,自己如此受歡迎了,白天和黑夜,檔期全都被排滿,一個青年才俊,一個美女公主,外加一位城主的青睞和禮遇。

魅力!

這就是無時無刻不在的魅力。

韓棠有點醉了。

做人做到這個份兒上,他已經覺得挺滿足了。

「韓棠公子,別忘了,我有我呢。」就在慕容貝貝俏臉漲紅,歡快微笑,慕容飛鴻心情舒暢之時,慕容萱萱淡雅的話語聲響起,她微笑注視著韓棠,靜素的臉龐上泛起淡淡紅暈,如飄渺晚霞。

她雖然略微羞澀,但目光始終注視著韓棠。

「只要萱萱公主需要,我隨時恭候。」韓棠坦率一笑,留意到慕容萱萱的微妙神情,毫無顧忌地伸出手,輕拍了下這位淡雅女子的肩頭。

「今晚,我們繼續。」

韓棠注視著她,從容一笑,眼神里有著淡淡的別樣情意。

慕容萱萱臉龐更紅。

在眾人交談間,空氣中的淡青色木元素慢慢散去,視野最終變得清晰,明媚陽光照射下來,籠罩著有點狼藉的小廣場,青石散落,塵土堆積。

午餐極為豐盛,每個人的興緻都十分高漲。

慕容飛鴻連續敬了韓棠六杯酒,一張英氣的臉龐變得紅彤彤的,如同嬌羞的女子。

慕容貝貝不依不饒,逼著韓棠同飲了三杯酒。

似乎是身體好轉的緣故,慕容萱萱的心情不錯,敞開心懷,也跟韓棠喝了三杯,臉龐越發緋紅,而每一次的目光接觸,她都忍不住將對視的時間延長一點,美眸里,閃動著別樣的韻味。

韓棠一連喝下十二杯。

儘管心情高漲,他還是有點醉,氣氛熱烈,酒不醉人人自醉。

酒意闌珊,慕容貝貝幾乎說起了胡話,慕容萱萱趴在桌面上,俏臉緋紅,眼眸一眨不眨地注視著韓棠的臉龐,目光已經悄然多出了某種熱辣,而慕容飛鴻依舊侃侃而談,雖然喝下六杯酒,但也許是身體屬性的緣故,他並未醉倒,言語仍舊很清晰。

整個桌上,慕容誠最清醒。

看著四個年輕人推杯換盞,熱情相待,他也是十分欣慰,然而,作為城主,他內心也裝著憂慮之事,他慢慢喝著茶,有點替韓棠擔心。

「韓棠少主,有些話,我想跟你談談。」在沉默片刻后,他忽然放下茶杯,望著韓棠,神色變得頗為鄭重,「你遲早要離開城主府,我有兩件事替你擔心。」

「慕容城主請講。」

韓棠手中轉動的杯子悄然停下,神色變得嚴肅。

「第一件事,就是上次發生在府內的奇襲事件,可以預見,這並未偶然。」憂慮之下,慕容誠輕皺眉頭,「我不知道你外在的敵對勢力,也不清楚你們韓家的敵對勢力,但我想,基本脫離不了這兩個圈子,即便是因為你天賦太出色,嫉妒作祟,也一定是敵對勢力看不慣你。」

韓棠默默點頭,這的確也是他憂慮的事。

上次的偷襲事件,雖然已經做過秘密調查,但至今毫無線索,那個潛伏在夜色中的偷襲者,也沒有再出現,像是完全消失。

如同慕容誠說的,偷襲絕非偶然。

那個如同幽靈的殺手,必定還會出現,只是無法預料出現的時間和地點。

「第二件事,是上次的測驗風波,你跟那個叫洪奇的出色少年,產生了正面衝突。」慕容誠似乎在回憶,微微抬起頭,沉聲道:「根據我對那個年輕人的觀察,他並非講道義的人,絕不會善罷甘休,所以,往後的任何行動,你都要小心,既要防備暗殺,還要防備黑手。」

「城主的警示,我已經記下。」

韓棠緩緩點了點頭,慕容誠為他擔心,他自然十分感激。

「你是萱萱的命中人,也是我所見過的,天賦最為出色的年輕人,沒有之一。」慕容誠微笑著,緩和了下氣氛,「所以,我很關注你,最怕你遇到不測,天才過早夭折,是相當遺憾的事。」

韓棠苦澀笑笑,一時間不知如何回應。

冥王溺寵警花小妻 「韓棠少主天賦驚人,前途光明,絕不會夭折的。」臉龐通紅的慕容飛鴻,坐直了身軀,盯著韓棠,語氣相當的一本正經,他不清楚韓棠的遭遇,義正言辭道。

「呵呵,謝飛鴻兄吉言。」

韓棠洒然一笑,隨即轉了話題,「如果能學到鷹擊十二斬,掌握到純熟境界,戰鬥力必定大增,對付那些小蝦米,不在話下。」

「在天晉國都城的近衛營里,我就是憑藉鷹擊十二斬,力壓群雄。」提到鷹擊十二斬,慕容飛鴻頓時意氣風發,侃侃而談,「在同齡修鍊者中,幾乎沒有對手。」

他忽然一指韓棠,肅然道:「你是唯一一個,能避開我第九斬第十斬的年輕人。」

韓棠淡然笑笑。

「走,我們立刻去研習。」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