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部長手中抽得煙,也是平平常常那種尋常人抽的10塊錢包的“芙蓉王二代!”他很喜歡這個味道,抽起來也不像其他煙,那樣的咋口。

顏部長像一個癮君子一樣的,猛抽了口煙,吐出煙氣,他望着面前的青年,點頭道:“這個女人救的青年是個突破口,儘快尋找到酒吧內那個青年,我們要對他行進調查。”

“是的顏部長。”

顏部長看着青年眼中那精神的眼神,和藹的一嘆:“希望真能找到銀色屠殺小姐,更希望銀色屠殺小姐是中國人,更加渴望銀色屠殺小姐,能夠對付歐洲那幫吸食人血,無惡不作的殺人組!”顏部長說道歐洲那些殺人組,是很痛恨的報出這個殺手組的名稱。

“會的,顏部長,你的渴望我堅信不會破滅,我會全力在深圳市那塊尋找銀色屠殺小姐的蹤跡!”

“額,小南辛苦你了,如果事成,對我們整個華夏都是一件可以說是舉國歡慶的大功勞。”

“顏部長,高看了。當初沒有焰小姐出手救我,可能我家人已經全部被非洲那羣該死的人所殺!”

“呵呵”顏部長不大中聽他的話:“別怎麼說,要不是你本身實力高強,焰小姐也不會出手救你。你也跟焰小姐相處了蠻久了,不會不明白焰小姐是個愛才的人,可是。

顏部長站起來,緩緩走到青年身邊。

他慢慢矮下身子,朝坐在凳子上的青年,讚佩道:“焰小姐更注重那個人的品行,人格,道德。你要是身邊沒有這三樣東西存在。我認爲焰小姐,會讓你自生自滅,反而不會有那次出手救你的畫面描寫!”

顏部長起身,像是對此事很有信心的點頭:“走吧,我信任你,小南!”

“謝謝你的讚賞顏部長!”被顏部長一直叫爲小南的青年,公正的向顏部長敬了一個軍禮,隨着門被輕輕關上。

顏部長朝着已經離去的小南的方向展顏一笑:“我們華夏還沒腐朽!”

而下樓的小南,臉上三道刀疤,在鼻子那,咋看之下還以爲是被野獸抓的呢。小南鼻子上那三道引人注目的三條刀疤的故事,只有他自己知道。

“還處在暈厥中的平陽楓庭卻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國家安全局,跟紅經理同時盯上了。”而平陽楓庭此時身上也多了一種奇異的能力,這種能力便是初美靜子臨死時,賦予他的,能力暫時不詳。

“喂,聽說了嗎?那個二十年前殺了我們的女人好像出現了!”一個坐在自由女神像頭上的一個一襲黑衣的男音,若有若無的來了這莫名其妙的一句話。

“喔!那個女人啊?”一個同樣坐在他身邊的一個輕靈的女音,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黑衣男坐在自由女神像上藐視着下面的一切,在他眼裏全是螻蟻而已,微微一聲嘆息“現在好像還被人慣稱爲“銀色屠殺”

“很強大的別號呢!比咱們威武多了!”輕靈嗓音的女人好笑似的笑道。

“主人在深圳市也差不多兩年了。”

女人起身,張開雙手,像是要環抱整個大地:“如果能飛就好了,另外你說主人差不多在深圳市呆了快兩年了,深圳市也蠻好的。起碼比她原先待的那個沒落的村莊要強的多!”

黑衣男隨意的黑髮在這風中飄揚:“可是主人失明瞭,生活方面倒是麻煩。”

“惡魔的眼睛,纔不會瞎!”女人陰沉的看着下面美國的大地,彷彿美國全部都是囊中之物的渴望之色越發濃郁。

“呵呵,惡魔的眼睛嗎?”黑衣男自嘲的抓抓頭髮,有些爲難的繼續躺在自由女神像的頭頂上睡覺“等下那幫美**來了,你自己解決就好,別吵醒我了!” 現在已經是深夜三點多了,病房內;病人們也全部睡了。只有幾個全身哀痛的老人家睡不着外。房間內燈光也關了,那些本來守看病人他們的親人,也回去了。

平陽看雪趴在平陽楓庭牀邊也睡着了。

她眼角紅腫一片。她今天擔心哥哥的狀況,哭了好久。

平陽楓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身體有了些知覺。

只是背後被綁了什麼。全身麻麻的,動不了。

“靜子!”平陽楓庭緩緩睜開沉重的雙眼,看着房間內的一片黑暗,低喃的念道初美靜子的名字。

平陽楓庭不知道初美靜子的ST已經被運回了公安局內,正在做屍檢,查明她的死因。

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現在是肉體與精神上的雙重受傷。病房內,還能聽到那些老人在半夜的哀嘆聲音。

他想說話,但是口中乾的要命。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身體不由自主隨着心臟跳動而顫痛一下。

整個神經還拴在生死線之間,沒有完全脫離。無奈平陽楓庭還不知道自己的目前身體的境況。

“難道死了嗎?”平陽楓庭疲憊的眼睛,側面看看窗外,淡黃色的月光折射進屋內的被單上,讓平陽楓庭感覺是在做夢。

還有醫院下面,那嘈雜的汽車鳴笛聲絡繹不絕。

全身的疼痛更加強烈。沒?這是目前意識清晰過來的平陽楓庭唯一能想通的。不過後背的痛讓他痛徹心扉。今天爲了不讓他們傷到初美靜子,平陽楓庭是不要命的將後背亮出替她擋下了所有刀子。

平陽楓庭艱難的睜大了些雙眼,看向窗外月色。樓下的嘈雜聲,讓平陽楓庭作爲一個垂死邊緣的傷者急需的平靜都給連根拔掉。

初美靜子怎麼樣了?平陽楓庭不曉得,但是意外的是,平陽楓庭眼角流下一淌清淚。

初美靜子中彈的地方,平陽楓庭清楚的看着是胸口,心臟部位。

“騙人的吧!你不是口口聲聲說是異能者嗎?”平陽楓庭在整個病房內,忽然哽咽的叫出了聲音。

他這高音喇叭聲。將病房的病人全部嚇醒了過來。

那些難得吃了安眠藥睡覺的老人,紛紛氣憤的指責這個不知早晚的受傷青年。

“牙子啊,大晚上的,要睡就好好睡。”

因爲外面的燈光跟還算明亮的月光,也不會黑到哪去,稍微眼睛明亮點的人,也能看見是平陽楓庭的牀鋪,傳來的這聲鬼叫。

平陽看雪被哥哥突然的聲吼吵醒了。很是高興的一下撲在哥哥的懷裏,喜極而泣:“哥哥,哥哥,哥哥,沒事,哥哥”一連叫了好多聲哥哥。可想而知平陽看雪,有多珍惜哥哥的存在。前面那起,平陽看雪還哭的撕心裂肺,現在則是高興的大哭。

還不停在平陽楓庭那圍了整整一圈的懷裏,如一個三歲的小夥子,在父母面前撒嬌時,就會在父母懷裏,跟小狗見到主人回來時,蹭啊,蹭的,目的就是爲了博得主人的好感。

平陽看雪目前的心境當然是比那見到回家的主人,還要高興的小狗狗。

“哎喲!”平陽楓庭一聲吃痛。

平陽看雪驚的馬上抽出還在哥哥懷裏蹭的小腦袋。擔驚受怕的撫摸着哥哥那傷痕累累的肚子“對不起哥哥!”

“看雪,那個大姐姐你知道不知道她怎麼樣了?”

平陽楓庭雖然知道妹妹是盲人,不可能知道初美靜子的狀況。但是那口中充滿希望的問話,讓平陽看雪不敢隨意回答。

“別吵了,還讓不讓人好好睡啊?明天起早我還得去做手術!”一個身着白色病夫的青年漢子,衝還在膩膩歪歪的兩人不悅的說道。

那些個病人也是跟着附和他的話。

“就是,大晚上的,自己睡不着就算了,還影響我們睡眠。”

“這裏是醫院,不是你們能開KTV的地方,要喊,就滾回去喊!”說這話的是個一頭染了紅髮雞冠頭的精瘦青年說的話。口氣也是狂妄的要死。

“不許你罵我哥哥!”平陽看雪很不服輸的扭頭衝那個紅髮的雞冠頭,怒聲道。

不知道是不是平陽看雪的聲音,聽上去太好聽了。雞冠頭哈哈大笑:“小妮子,你哥哥是不是被你小姨子抓姦在牀了?才把你哥哥打成這副慘樣?”雞冠頭出言噁心的調笑這個長的倒蠻好看的小姑娘。

“你…你…。”平陽看雪,氣的起身直跺腳。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平陽楓庭躺在牀上無力的勸說妹妹。

平陽看雪擔心哥哥身上的傷勢,也就聽話的乖乖坐下。她雖然看不見人,但是耳朵卻異常的好。所以剛纔那人出口這樣說自己哥哥的不是。她隨着聲源,才望向那個方向回罵他。

雞冠頭見美女不搭理他了。他也沒了調戲的興趣。仰面,長呼了一口氣才繼續睡去。

平陽看雪雙手抓着哥哥的手。感覺到哥哥身上有一丁點的動作時,她就擔憂的將自己雙手放在哥哥身上,那些能摸到的傷處,她都用自己那白淨的小手,撫摸着哥哥身上的傷口。想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給哥哥一個最溫暖的港灣。

以前小時候哥哥也是怎麼對自己的。

平陽看雪已經有18年沒見過哥哥樣子了。好在平陽楓庭,有時候跟她碰面,平陽看雪都會開心的摸摸哥哥的臉,說是要記住哥哥長什麼樣,。然後在心裏發揮想象,想象哥哥長的很帥的樣子。

每次平陽楓庭被她這樣毫不遮掩的大誇。雖然心底高興,但是在有人的時候。平陽看雪這樣摸他臉。毫不顧忌的說着這似乎是情人間的膩話,讓不知情的人來個360度無死角的大誤會。

這時候的平陽楓庭要是不及時將誤會解開,朋友們就會將誤會進行到底。

平陽看雪,想到這些跟哥哥在一起的趣事,臉上一直掛着深深憂鬱與沉淪的心情,終於是舒暢了些。

礙於病房內的病人需要安靜。平陽看雪是個乖孩子,自然也不想影響到別人休息。

於是說話都是湊過身。摸到平陽楓庭的耳朵,然後在哥哥耳邊,悄悄的說着話。

平陽楓庭感覺有趣時,也會拉過平陽看雪的耳朵。在她那精緻如玉的耳邊,回她的話。平陽看雪的身上很香,那不是香水能給產生的香味。

平陽看雪的身材,自然不用說了,魔鬼級的。從小時候開始,平陽看雪的身材就從來沒有走過樣。現在長大的她。胸前,跟PP,前凸後翹了外,身材苗條,大腿修長迷人的讓女人都眼饞!

特別是平陽看雪那失去光明的眼睛。她的眼睛外膜很明亮,裏面透露出清澈純潔的光芒。臉上總是帶着一憂鬱與深沉。一頭長到胸前的長黑直,也是給她迷人的外表打到了80分。

平陽楓庭悄悄嚥了一大口口水,心底更在大呼:“我的妹妹哪有這麼漂亮!”平時都沒怎麼注意過妹妹漂亮不漂亮。現在正是自己最痛苦的時期。靜下心來的時候。才被妹妹姣好的身材與那只有貝多芬才彈奏的出來那獨一無二的聲音所誘惑。

簡直就是“迷人加漂亮”的結合體,這句話用在妹妹身上在適合不過了。

“哥哥,身上還痛不痛?”平陽看雪摸着平陽楓庭腰測那,痛心的問道。她能感覺到哥哥背後的傷勢是最嚴重的。也是最讓她擔心的。摸到平陽楓庭的腰部,她差點就止不住哭了。但是被平陽楓庭的大手,輕輕捏了她一下,她明白的強行止住了哭。

“沒事的,哥哥我,福大,命大,屁股大!”平陽楓庭悄聲的俯在平陽看雪的耳邊用那只有小時候,更平陽看雪開玩笑的語調說出這玩笑話。

平陽看雪,被他這從小就在自己耳邊一成不變的笑言,逗樂了。

捂嘴淺笑。

“月光揮灑在平陽看雪那美麗絕倫的小臉上。這時候傻傻看着平陽看雪捂嘴淺笑的姿勢,他能肯定自己被妹妹迷住了。

“最喜歡哥哥了!”平陽看雪超級開心的在平陽楓庭臉前,說出這話後。那粉紅欲滴的嘴脣,親上了平陽楓庭的嘴脣。

在裏面不停的攪動。

這是平陽看雪從小到大,認爲這是對哥哥最平常不過的事了。所以在開心時,平陽看雪,就會親哥哥。

這樣本來在小時候,自然沒人會誤會。這樣維持到平陽楓庭現在24歲了,平陽看雪21歲了。還沒改,問題出在平陽看雪身上,實在是太依賴哥哥了。

平陽楓庭在親後,多次會當場嚴厲的教育平陽看雪,要自愛。

事後又紅着臉問自己妹妹:“在江陽大學,有沒有交男朋友。”

平陽看雪當時在電話裏,被哥哥問有沒有男朋友的話後。急得她在電話裏,楞是半天回答不上來,後來是直接大聲的哭了起來。惹得莫名其妙的平陽楓庭沒敢在問,只能在電話裏好言安慰,才蕩平那些現在想想還很想不透的事。

“室內半片春光”月亮是兩人多次的見證者。 平陽楓庭好在還是將體內邪火壓制下去,不然剛纔可不大能控制住自己,能不對妹妹做些什麼HH的事。

“看雪你先回去睡吧!都這麼晚了!”

平陽看雪抓着哥哥的手,堅定的拒絕道:“不行,哥哥受這麼重的傷,我怎麼能離開!”

“傻Y頭,不是的,你得先回去養足精神體力,才能更好的照顧我啊,不然我怕你這體質弱的跟小孩的身體,抵不住”平陽楓庭洋裝一副沒關係的笑容:“你別累倒了,還要我一個嚴重傷者來照顧你就有得玩了!”

“不會的。”平陽看雪緊張的一下站了起來。抓着平陽楓庭的手,她不敢放,她怕自己一放了哥哥的手,哥哥就突然不見了似的。

哥哥對她來說,就是她一生一世的寶物,誰也不能奪走!平陽看雪卻不知道自己在潛意識裏積攢了多年對哥哥的愛,正在悄然發酵,從最原始的兄妹愛,到現在平陽楓庭都有些難爲情不願意承認的男女之情,也在兩人身上漸漸萌芽。

平陽楓庭想起昨晚妹妹還帶了副眼鏡,現在想來。不僅好笑的出言打趣道:“沒想到你平常還帶副眼鏡?不過挺好看的。”

“哪…哪有。”平陽看雪低着頭,不好意思的吱聲回答。平陽看雪帶那眼睛,也是爲了在學校不讓自己眼睛失明的事過於顯眼,她就想到了用眼鏡來裝飾自己。

“行了,真的時間不多了,在不回去休息,明天你還怎麼起早來看我?”

“那我聽哥哥的,我先回去養足了精神,明天在來好嗎?”平陽看雪徵求似的跟平陽楓庭說道。

平陽楓庭露出笑臉,撫摸着妹妹那滑順,條理分明的一頭黑髮,讚賞道“額!這纔是我可愛的好妹妹!”

平陽看雪跟哥哥道了晚安,又再三囑咐哥哥,如果有什麼意外情況獲者是身體上的不適一定要打電話到她寢室!怕哥哥可能忘了,將寢室電話又報了一遍。

平陽楓庭自覺妹妹擔心自己,也就連連應好:“好,好的。我記住了!妹妹大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