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避不開,那就戰唄,一路殺過去就是,只要不是遇到六級魔獸,蘇木就無懼,即便是遇到六級的,只要不是太強,蘇木也有自信照殺不誤。

魔獸,畢竟大多都不是智慧生命,像小金這種有智慧的少之又少。

蘇木也知道,越往後要越階挑戰也會越來越難,越往後,每個境界所體現的實力差距也會越來越大,而能進入皇級的生命,都不會普通。

像人族,如果沒有足夠的天賦又憑什麼進入皇級?

「嗚嗚……」

可就在蘇木「蓄勢待發」的時候,前面的魔獸突在嗚嗚地叫了起來,而後詭異地逃了!

「呃,咋回事,怎麼就逃了,小金,是不是你搞的鬼?」

重生之超神保安 蘇木眨著眼看著貌似屁滾尿流的魔獸,飛快地感應下四周,沒有強大的東西啊,那隻能是小金用了什麼特殊的方法把牠嚇跑吧,小金可不是普通的魔獸,蠻族的聖獸呢,血脈的差距,在魔獸界體現的淋漓盡致,但很遺憾,小金正眯著眼搖頭,牠已經快睡著了。

「奇怪了……」

完全弄不懂是怎麼回事,也懶的糾結,或許是那隻魔獸突然想到家裡有急事吧,既然不用打,蘇木也樂得輕鬆,繼續前進,尋找人族活動的痕迹……

而他遇到的魔獸也越來越多……

可詭異的是,這些魔獸一見到他就跑,每次他蓄勢待發時,人家魔獸就彷彿真的家裡有什麼急事一樣,跑的無影無蹤,讓蘇木很鬱悶,到底哪出了問題?

終於,他遇到了一隻不跑的,這次是一隻六級魔獸,從牠眼中,蘇木還看到了一股強烈的渴望,非常渴望將自己和小金吞下去,好像自己在牠眼中就是美食,又忍不住想,這百川亂地的魔獸是不是都有某種精神病,是不是天門哪個變態給搞出來的?

「嚕……」

蘇木正在與這隻六級魔獸對峙,正衡量著自己能不能快速幹掉牠的時候,小金卻猛地跳了起來,直接落在他頭上,注視著某個方向,而後又對著蘇木叫了起來……

「你感應到有人族的氣息,戰鬥的氣息?」

蘇木眼中精光一閃,也不理會前面的六級魔獸,整個人高高躍了起來,立於最高的那顆樹上,前面是一條河流,河流對岸是幾座山峰,透過山峰間的峽谷。蘇木看到了一道藍光驟然飄起,卻又一閃而逝,藍光?薛璇的彎刀就是晶瑩剔透帶點冰藍色的……

「捉緊了,我們走……」

恐怕那溫師兄已經動手,薛璇正在反抗,此處離藍光的所在還有一定的距離。想要救下薛璇,必須儘快趕過去,薛璇敗了不怕,但不能讓溫師兄得手……

想到那溫師兄對薛璇的目的,蘇木心裡就一陣煩躁,有種將溫師兄轟成渣的衝動。

「吼……」

可就在蘇木準備出發的時候,下面的六級魔獸卻猛然間撲了過來,樹雖高,但對於六級魔獸來說跟平地沒有太大的區別。恐怖的氣息帶著陣陣獸靈術撲面而來……

「轟……」

「吼你妹啊,現在沒時間跟你玩。」

蘇木看都不看從側面撲來的魔獸,裝備了瘋猿重臂的他就是一拳轟去,下意識地轟出霸荒第一式,而後,堂堂六級魔獸就被轟飛了,當然,也僅僅只是轟飛而已。並沒有給牠造成多大傷,六級魔獸暴怒。可當牠當起頭來的時候,那「美食」已經消失了。

「唔,我剛剛好像將一隻六級魔獸給轟飛了?」

帶著小金,蘇木飛快地向藍光的方向衝去,但就在這時,他才彷彿意識到了什麼。有些驚訝,雖然那隻六級魔獸只是六級初階,但自己一拳就轟飛牠,似乎也有點而彪悍啊?

「看來真要找個機會測試自己的真正戰力!」

默默地想,但現在實在沒有時間思考這個問題。他已經來到了河岸。

一頭頭水中魔獸也立刻冒了出來,怎麼渡河,河流可不算小,一個跳躍的話是絕對是過不去的,如果跳不過去,水中的魔獸恐怕不會輕易放過他,獸靈術絕對會不斷招呼他的。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

只是稍稍猶豫了下后,蘇木便大喝一聲,薛璇那邊等不了,高高躍起,幾個起落之間他已經在河的對岸,下意識地回了回頭,他發現那些讓他擔心的魔獸已然一轟而散。

「媽的,難道我長的有這麼嚇魔獸嗎?」

忍不住罵了句,也不管那麼多,救人要緊,眨眼間他就消失在了那道峽谷之間。

「說實話,我真的不太喜歡用這種手段,是你逼我的。」

就在蘇木飛快地往藍光方向沖的時候,那暴出藍光的地點也響起溫勾毅的聲音,此時他正坐在一塊光滑的石頭上,石頭不高,但足以讓他俯視下面的薛璇……

薛璇很狼狽,衣服都變的髒兮兮的,嘴角處有血滑出,她是站著的,但她沒有動,是因為沒有辦法動,旁邊,她原本以為是好姐妹的鐘麗麗正拿著她的彎刀扣在她的脖子上,身上的真力也被人用術法封印住,此時的她就是一個普通人,甚至比普通人還不如……

「鍾麗麗,你就是這麼對你的好姐妹?」

薛璇沒有理會那彷彿一切盡在掌握在的溫勾毅,而是瞪著拿彎刀扣著他的鐘麗麗。

她來到恆月谷后除了相貌以外,沒有半點起眼的地方,在這天才林立的地方,想起眼太難太難,特別是像她這種沒有什麼背景的,唔,薛無錚是城主,也不能說她沒有背景,但是在十大門甚至大宗派的眼中,薛無錚真算不得什麼威脅,最多就是借帝國之力而已。

小宗派會怕薛無錚,但大宗派可不怎麼在意、

當然,如果是在薛無錚的地盤,十大門也會給他面子的,但他們的面子是給帝國的,而非是薛無錚本人,這裡是恆月谷,小小城主的手真不長的。

因此,薛璇說白了就是比平民天才強點而已,鍾麗麗也是平民天才,又是女的,兩人便很合的來,甚至以姐妹相稱,很和諧地度過了兩個多月,並且經常一起出任務,可是薛璇怎麼也沒有想到,鍾麗麗會突然向她揮刀,甚至出賣她,將她賣給溫勾毅……

溫勾毅,她當然也知道,為人挺謙和的,在恆月谷也有不錯的名聲,但人家薛璇心裏面早就有了人,跟他也沒有任何交集,之前溫勾毅也表示要追她,但被薛璇拒絕了……(我的小說《戰神天賦》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戰神天賦》更多支持!

再看看那邊的廖歸,這個人也是平民天才,甚至是平民天才中不錯的存在,因為同樣沒有什麼背景,薛璇甚至跟他還合作過幾次,可現在臉上卻帶著淫笑,一切都彷彿顛覆她的世界觀,好姐妹背叛,孤傲的平民天才變成陰險小人,薛璇直到現在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是好姐妹呀,只要你成為溫師兄的女人,就是我的妹妹。」

鍾麗麗蕩漾一笑,她長的只能算勉強漂亮,比薛璇還真是差了一大截,只是這樣笑起來特別勾魂,有種讓人想立刻推倒她的衝動,這不,廖歸在吞口水了。

「無恥!」薛璇氣的全身發抖。

「妹妹?鍾麗麗,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鍾麗麗聽到薛璇的話,正想再諷刺上幾句,可溫勾毅卻突然開口,一句話就讓鍾麗麗的表情僵住,又聽溫勾毅道:「我已經將你送給廖歸,從今天起,你就是廖歸的女人。」

「什麼,溫師兄你……」

鍾麗麗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手上一抖,差點將薛璇的彎刀給抖掉,獃獃地看著溫勾毅,醞釀了好一下才道:「溫師兄,你、你不是說你雖然有很多女人,以後還會更多,但我是你最喜歡的那個嗎?怎麼會,你一定是在開玩笑是不是?」

「你認為我會開這種玩笑嗎?是啊,我是說過那些話,但是,在當時你確實是我最喜歡的那個,可現在不是了。現在我最喜歡的是薛璇。」溫勾毅淡然一笑:「好吧,說實話,我搞你也不過是為了讓你幫我弄到薛璇,僅此而已,現在薛璇已經到手,那你的任務已結束。而你的下一個任務就是給廖歸當女人,好好乾,我是不會虧待你的。」

聽到溫勾毅的話,鍾麗麗整個人幾乎傻掉了,但轉瞬間,她的眼中就迸發出了強烈的凶光,手中的彎刀突然顫抖了下,對著薛璇就要一刀斬下……

「鏘……」

溫勾毅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鍾麗麗的身邊,雙指輕輕地夾住她手中的刀。而後手中的指力輕輕一放,鍾麗麗整個人便倒退了幾步,屁股著地,驚詫地盯著溫勾毅。

輕輕地將彎刀扔在地上,也沒有理會薛璇,現在她身上的真力已經被封印,根本逃不出他的手掌心,而是緩緩走到鍾麗麗的面前。淡淡地道:「可真不聰明,我原本以為你是個聰明的女人。聰明的女人指的是什麼?就是會照照鏡子,像你這樣不知道被多少人騎過的女人能得到我幾次的寵幸,已經是你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可惜,你的表現是沒有自知之明。」

「殺了薛璇我就會喜歡你?笑話,你的命運早就被我定下。你沒有資格反抗。」溫勾毅繼而道,彎了彎腰捏了捏鍾麗麗的下巴道:「現在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去做廖歸的女人,死心踏地做下去,並繼續幫我做事。給你的修鍊資源不會減少,薛璇,是我的女人,你要以她為主母,你就是我手下的一條母狗,明白嗎?當然,如果你不答應,現在就死。」

說完,溫勾毅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臉,又站了起來:「不要耍什麼小心思,不然,你會死的很難看,你的家人和朋友都會死的很難看,不要以為這裡是天門我就動不了你,天門確實是凌駕於我們十大門之上,但是,即便是天門也必須給我們十大門面子,或者說是,十大門中如我刀門這般巨擎般的存在,並不懼怕天門,最多就只是尊重,懂嗎?」

「所謂的平民天才,本來就是為我們服務的狗,再說,你連天才都算不上,想要繼續呆在天門演武,想要實現你心中的奢望,就按我說的去做,沒有我給你提供修鍊資源,即便我今天不殺你,你又能在這裡呆多久?」溫勾毅聲音漸冷,扯了扯嘴角道:「當然,如果有一天你能讓我刮目相看,我會讓你得到你想要的,前提是:你必須是我的狗,最忠誠的狗。」

「呵,你有10秒的時間考慮!」

最後,溫勾毅又冷冷地道,旋即就數了起來:「十、九、八……四、三……」

「鍾師妹,快答應吧。」廖歸趕緊說道。

「二、一,廖歸,殺了她。」溫勾毅終於將數數完,沒有猶豫,冰冷地說道。

「溫……」

「你沒聽到我的話嗎?殺了她。」

溫勾毅冷冷地橫了廖歸一眼,廖歸身體一抖,什麼話都說不下去了,只能舉起手中的長劍,就要向鍾麗麗刺去,他是很想要搞鍾麗麗,可比起他心中的野望就不如的多。

「主人,我願意,我錯了,我願意當你的母狗,我願意……」

「呵,雖然有點遲,但我還是給你一次機會,嗯,你雖然是我的母狗,但你這條狗現在是廖歸的女人,不要給我耍心思,別再有下次……」溫勾毅輕輕地說道:「還有,我知道你心裡不舒服,我知道你口是心非,你或許還有別的念想,比如說,將我的事情給揭出去,比如說勾引別的天才,呵呵,你可以試試看,我不會用毒藥控制你,知道為什麼嗎?」

沒有等到鍾麗麗的回答,溫勾毅便道:「因為,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應該知道演武最初有幾個人跟我起了衝突是吧?其中還有一個很厲害的宗派弟子,但是,他好像現在已經死掉了,被魔獸殺了,嗯,是這樣的,為什麼他突然就被魔獸殺掉……呵,不要玩火……」

不止是鍾麗麗,連廖歸都顫抖了下,溫勾毅竟然無聲無息就殺掉了那幾個人,連他都不知道,恐怕他手下的狗還不只有他一條,這個人太可怕了。

這段時間以來,溫勾毅非常低調,沒有太多出彩的,卻無聲無息做了這麼多。

「主人,我絕不敢有二心,都聽您的。」鍾麗麗低著頭道,噤若寒蟬。

「這就對了,放心,跟著我好處多多,我剛剛也說過,你不是沒有機會,只要你這條母狗有一天能變成人,那我或許還會喜歡你的,好好表現吧。」溫勾毅最後又道,這是收買人心的話,但他卻不會很溫和,他知道,像鍾麗麗這種人不需要溫和,只要給她看到點希望就行,他不是不會溫和,而是沒有這個必要,在他眼裡,鍾麗麗比廖歸要垃圾的多。

「薛璇,現在我們可以談談我們的事情了。」

「刀門的人,都是人面獸心嗎?」

薛璇一直冷眼旁觀,她沒有逃走,神門真力被封印的情況下她根本沒有機會逃走,不過她已經準備引爆體內的本命玄寶,雖然她的本命玄寶不強,但自殺還是有機會的。

「哦?你還認識我刀門的人?」

溫勾毅有點詫異,提了個疑問句,旋即就擺了擺手道:「不用回答,你認識的人怎麼可能與我相提並論?從今天起,你就是我溫勾毅的女人,一會,我會好好寵幸你的。」

「女人?不是母狗嗎?」薛璇冷冷地道。

「當然不是,至少現在還不是,之前鍾麗麗也不是,但現在她是了,而你現在是我喜歡的女人,自然就是人,而不是狗。」溫勾毅淡淡地道:「當然,如果有一天,你在我眼中變成了狗,那很遺憾,我不會再喜歡你了,呵呵,你要努力讓我一直都當你是人,唉,畢竟你長的這麼漂亮,這麼的吸引我,我真的不忍心啊。接下來你真好好努力吧,努力讓我一輩子都當你是人,努力讓我一輩子都喜歡你,嗯,雖然很難,但不是沒有機會哦。」

「噁心!」

「唉,你這表情我還是那麼喜歡,走吧,找個沒有人的地方,讓我更喜歡你吧。」

溫勾毅溫柔地笑了笑,他確實很喜歡薛璇,這跟利用鍾麗麗不一樣,本質上卻沒有什麼不同,他為人好色,現在喜歡不代表永遠喜歡,喜新厭舊是他的本性……

「休想。」薛璇退了幾步冷道:「我死都不會讓你碰到我。」

「死?引爆你體內的本命玄寶?你可以試試引爆看看,請!」溫勾毅道。

薛璇微微一愣,有種不好的預感,也沒有多想就想溝通體內的本命玄寶,可瞬間,她的臉色就變了,溝通是可以溝通,卻引爆不了,甚至無法引出任何力量,按理說,即便神力被封也可以在體內引動玄寶的,畢竟封印只是不讓她將真力引出體外。

更可怕的是,溫勾毅竟然看穿了她的想法……

「在我面前自殺,你還沒有這個能力,不用白費力氣了。」溫勾毅淡然地道。

「你就不怕我將事情爆出去,爆到天門去!」薛璇是真的怕了,怕極了,連死都不能啊。

「怕啊,怎麼不怕?我又不是天下無敵!」溫勾毅依然很淡定,說怕可能是實話,卻絕不會怕眼前的事:「我還真怕你不要名聲地將事情爆開,但是,你爆出去就能弄倒我嗎?就像鍾麗麗,她也可以去爆,但我敢保證,到時候我還是那個低調的我,還有,我的力量不是你們能想象的,你的背景我都知道,城主,營長……唉,真不想大動干戈。」(我的小說《戰神天賦》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戰神天賦》更多支持!

「你敢……」

「而天門對這種預備學員間的鬥爭雖然會幹涉,但不會太嚴重的干涉,最多我就受點懲罰,卻絕不會傷筋動骨。●⌒」溫勾毅自信無比:「好了,你要幹什麼還是等我爽過了再說,我可以理解你現在心情不痛快,但是,一會兒你知道我的強大后,你就會痛快了……」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薛璇已經鎖定了一塊大石,猛的撲了過去。

「我說過,你在面前自殺不了。」

溫勾毅身影一閃,就擋在了薛璇的面前,而後他就看到了薛璇眼中的絕望。

說實話,他特別享受這種絕望,然後再享受完這具身體,就會把這種絕望變成另一種東西,很有成就感,而不管是什麼東西,最終都會變成他的女人。

再之後,又會變成他的母狗……

他沒有解釋太多,沒有做太多的威脅,就是他有恃無恐,等到他佔有這具身體,他有的是辦法讓薛璇死心踏地成為他的女人,換句話說,薛璇別想逃出他的手掌心。

薛璇是絕望,她腦子裡又想起了蘇木……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