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黃雲眉頭一皺。

自己行動居然有了一絲遲緩,周圍空間也有了一絲擠壓感,很快他就明白了。

「這龔吟領悟了勢。」黃雲臉色大變。

其實不是他想的那樣,勢,有三分勢,六分勢,九分勢,領悟一分勢和領悟九分勢是完全不同的,像這龔吟,最多也就領悟了一分勢,算是一隻腳踏進了七級吧,兩分勢就是貨真價實的七級武者了。

三分勢?

這是七級巔峰,像那玄武宗老宗主。

「空間被擠壓了,行動遲緩。」黃雲被龔吟一分勢影響著,速度,力量都有所減弱,這種形勢根本不能打,速度力量都遠遠不及龔吟。

咻~

黃雲艱難往旁邊躲去,卻被龔吟那長戟劈在了胸膛上,即便有神紋護體,還是呼啦被劈出了血痕。

「還得多謝你,讓我領悟了一分勢,你這是自作孽不可活,哈哈哈。」龔吟哈哈狂笑,再度殺出,銀白色光芒連連閃爍,劈砍向黃雲,一分勢,足以改變戰局了,殺黃雲足夠!

「他太強了,護體神紋都擋不住。」王八羔子大急。

「不僅力量強,還領悟了一分勢。」

「主人快跑。」

。。

。。。

不用王八羔子提醒,黃雲目光迅速掃動,瞥到旁邊懸崖上有著一小湖泊,湖水清清,當即再不遲疑,急速躍出,一個猛子直接扎入了湖泊中。

「勢在水中的影響應該沒那麼大吧,應該能阻擋他幾分,」黃雲只能寄希望於此了,再就是莫言,這裡發現了戰鬥,肯定會有弟子發現並且稟報下去的,莫言來了自己就能得救了。

這湖泊並不深,最深處也只有七八米左右,黃雲這時候整個人都縮在黑暗的湖底底部,希望能逃過這一劫、

「堅持住。」湖水翻滾,黃雲握進了拳頭。

這時—

嘭!

一銀色白芒從上空嘭的打入湖底,震蕩力一圈圈迅速擴散,而後像長了眼睛般完全擠壓向黃雲,砰砰砰~一連三聲震響,湖水出現了一個巨大漩渦,黃雲整個人也轟的撞在了湖泊底部。

要知道湖水浮力是非常大的,在有浮力的情況下,黃雲卻在湖泊底部砸出了一道轟然聲,這力量是有多大?

噗嗤。

黃雲一口血吐出,迅速染紅了周圍的湖水,同時整顆心都提了起來,臉色也變得難看之極,他緊貼著湖泊的底部,湖水清澈,透過湖水黃雲能模糊看到外面的龔吟。

「原來勢在水中,在空氣中威力是一樣的,都能擠壓空間。」

山門內。

落丹宗正在召開第一次元老大會,莫言,六個老頭,趙傾城,龍騰,鬼燕,還有趙氏兩名族老,都坐在一廳堂內,這廳堂金碧輝煌,是落丹宗弟子花大力氣,在極短時間內建造出的。

武者。

就算是蓋房子,也比普通人來得快。

「今天來的那對父女,之前居然是開拍賣行的,正好拍賣行缺人。」龍騰笑笑道。喬氏父女的到來,顯然正好接管拍賣行。

「宗主在閉關,我們今天開這個元老大會,主要是說一說丹藥的拍賣,鬼燕,你負責這一塊,這幾天下來,一共拍出了多少枚丹藥?」老宗主謝賢看了鬼燕一眼。

「三十枚,龍鬚丹被拍到四塊元石,大黃丹也被拍到了三塊,一個個武者都搶破了頭。」

「僅僅元石,我們就拍了九十多塊,還有之前那些家族部落首領送的賀禮,現在落丹宗一共有兩百多元石。」鬼燕臉上露出了笑意,道。這還只是元石,其他一些如武技,武決之類的還沒具體計算,

拍賣城。

以拍賣為主,現在被落丹宗控制后,每一次拍賣會,壓軸之物都是丹藥,都會被拍到天價,像龍鬚丹,就一次性被抬到了四塊元石,換成靈液,可是足足四十斤,想當年在卧虎城,黃云為了二十斤靈液都愁得要命。

「繼續拍,你們儘管往外面拍,丹藥交給我們煉製。」謝賢一喜,連道。

就在這時。

一落丹宗弟子嗖的沖了進來,平常進這個廳堂,普通弟子是必須要稟報的,可這弟子卻是慌亂沖了進來,正是在山頂上給黃雲護法,三個弟子中的其中一個。(未完待續。。) 「幾位師尊,長老。。。」這弟子一臉慌亂,龍騰認得這弟子,以前是他龍騰傭兵團的,叫馬凡,是個五級武者,現在更是a等弟子,其實現在的落丹宗,也分了兩個派系,龍騰一派,鬼燕一派,這兩個派系依然是誰也不服誰。

暗中較勁!

黃雲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這種較勁,也有利於落丹宗發展,

「好好說話,慌什麼。」龍騰眉頭一皺。

「是。」馬凡吞了口唾沫,平復了下心情,隨後道:「是宗主,宗主在山頂被人刺殺了,身處險境。」

這短短的一句話,卻讓大廳內十二個落丹宗大佬臉色大變,盡皆猛然起身。

「你說什麼?宗主被刺殺了?」謝賢盯著馬凡。

「是,就在山頂。」馬凡連點頭。

嗖嗖嗖嗖嗖嗖~

一連四道聲響,卻是莫言,趙傾城,趙氏兩個族老,龍騰,鬼燕六人身子一閃,已經衝出了廳堂,他們也知道,能讓黃雲陷入險境的,最起碼也是六級巔峰,慢一分,黃雲就多一分危險。

尤其趙傾城。

臉色都隱隱蒼白了。

「怎麼會這樣?落丹宗守衛森嚴,黃雲怎麼會被刺殺?」謝賢臉色難看。六個老頭在煉丹造詣上深不可測,可在實力上卻算不上厲害,知道就算去了,也幫不了什麼忙,反而還會影響莫言幾個。

「這。。誰要殺黃雲。」幾個老頭都非常擔憂。

到了這時候,他們叫的不是宗主,而是黃雲。

山道上。

莫言沖在最前面,他勉強領悟了兩分勢,周圍空間都在震響,化作了一道白芒沖向山頂,趙傾城等人也心急如焚,恨不得瞬移到山頂上去。

黃雲。

是宗主。是他們這個圈子的中心,黃雲死了,這個圈子也絕對好不了,恐怕明天就會解散,不管是趙氏,還是兩大傭兵團,又或者六個老頭,都因為黃雲聚集在了一起,帶來的利益也是巨大的。

這才短短几天。

落丹宗因為拍賣丹藥賺的元石,就比幾個小家族的全部底蘊都多了。

「快快快。」

都心急如焚。

意亂情迷 。。

。。。

山頂之上。

平靜的湖面上。正有著一個巨大漩渦,這漩渦非常大,宛如龍捲風般席捲著,而龔吟卻是哈哈狂笑,龔氏長戟不停的揮動,元力四射。

「死死死,黃雲你給我死吧。」龔吟又是一長戟劈出去。

咻!

長戟化作銀白色光芒,猛然劈在湖面之上,就聽砰的一聲炸響。湖水全部被震蕩的衝出湖面,湖底,黃雲渾身鮮血,看著這恐怖的白芒劈在湖面上。當即也顧不了太多了,虎嘯劍一翻,一劍往上面劈去。

青光一閃。

砰。

銀白色光芒狠狠劈在青光上,黃雲整個人都是一震。身上護體神紋全部暗淡,體內經脈也被震碎了,王八羔子感受得最為明顯。這一長戟在勢的加持下,強得有些可怕。

「主人,主人。」王八羔子有些驚恐的推了推黃雲。

此刻湖泊內的湖水已經全部幹了,就剩下一個方圓百米,深約七八米的深坑,黃雲趟在這深坑中,渾身鮮血,衣衫都被鮮血染紅了。

龔吟太強了。

應該說『勢』太強了,他精神區域不突破,根本沒辦法抵擋,抵擋不了,黃雲現在才發現,就算自己有龍玉劍,不受勢影響的靈兵,真正殺起來,對方是根本不會給機會自己的,像這龔吟殺氣衝天,一招招都是狠手。

這種狀態下。

龔吟就是六級無敵的。

「主人你沒事吧?」王八羔子擔憂傳音。

「經脈全部斷了。」黃雲咳出一口血。

「怎麼辦啊?主人你不是有龍玉劍嗎?快拿出來,龍玉劍不受勢的掌控,還有機會,快拿出來啊。」看著黃雲的樣子,王八羔子很是擔憂,它跟著黃雲也有一年多了,也真正認可了這個主人。

把黃雲當做這世上唯一的親人。

「他現在狀態無敵,我就算拿出龍玉劍,也根本出不了手。」黃雲苦澀搖頭。

「那。。。那。。。」王八羔子急了。

「最後一擊了,黃雲,你我恩怨就此解決吧。」龔吟獰笑一聲,手上長戟也發出了明亮光芒,從出手到現在,也就四十多秒,他還有足夠的時間發出這一擊!他饒有興趣看著黃雲,像是欣賞黃雲臨死前的美妙表情。

「據說天地武者死了,會變成靈魂體永生,可惜你不是天地武者,註定魂飛魄散。」龔吟一步步靠近黃雲,手上長戟威勢也越來越濃。

聞言,王八羔子一震。

魂飛魄散?

它當然知道魂飛魄散,就是永遠消逝在天地之間,再也活不了了。

「主人要死了,主人要永遠消失了。」王八羔子一陣心悸,它回憶著和黃雲之間的一幕幕,從外域到內域,再到那個陌生的世界,自己待遇比別的靈獸都要好,天天以神草為食,它知道主人心疼,可主人從來沒阻止過它。

該吃的照樣喂。

以至於一枚枚主草藥效都積累在體內,直到現在都沒消化完。

「不,不,我不要。」王八羔子綠豆眼爆發出一陣駭然光芒,吼的一聲,軀體徒然變大,從巴掌大小變成了十米之長,且還在迅速增長,一直長到十五米才停下。

龜殼之上更是光芒大盛,它龜~頭之上,居然長出了兩顆鋒利獠牙,四肢也變得鋒利之極,氣勢節節攀升。

「這氣勢。。。王八羔子突破了。」黃雲張了張嘴。

王八羔子以神草為食,平常自然而然就突破到了五級靈獸,在這巨大壓力下,沒消化完的主草藥效卻是發揮了作用,直接突破了,六級靈獸和五級靈獸,這可是兩個概念。黃雲正為王八羔子感到高興,忽然臉色一變,胸膛圖騰忽然散發出暖洋洋的氣流,鑽進他身體內。

這暖流非常強烈,滋潤修復著他的傷體。

「是吞愈之力。」黃雲喃喃道。

圖騰第二次進化出的能力!呼呼呼~一圈圈暖陽在經脈內流動,修復之快,連黃雲都震驚了,這才一會兒就修復了大半,而且。。。

「元力還衝進了精神海。」

「在拓展精神空間。」黃雲這才感覺到,第二種進化—吞愈能力似乎沒那麼簡單!!!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