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東冷哼一聲,嚷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戰宇宙景東!」

「真是給你臉了,你很有名嗎?叫那麼大聲,作秀吶?」小炮氣不打一處來,擼起袖子就想上前結果景東。

龍飛瞪了小炮一眼,對景東道:「你是戰宇宙的人,於公於私我都應該殺了你,不過今天我可以放你一馬,幫我做件事就行!」

「什麼事?」景東警惕問道。

「你回去以後,告訴所有你認識的人。從今天起,在這宇宙戰場中,但凡遇上我龍飛的人,只要他能掏出一塊天火晶石,我龍飛便饒他不死!從今天起,無論天涯海角,只要有人能拿出八十一顆天火晶石,我龍飛願受其雇傭!」龍飛淡然道。

「天火晶石?什麼東西?」景東驚訝問道。

「這個你沒必要知道,有貨的人自然會懂!」龍飛道。

「好!我答應你,我不僅會把你的原話告訴所有我認識的人,我還會盡我最大努力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件事!」景東爽快道。

「既如此,那你走吧!」龍飛揮揮手,示意景東離去。

「哈哈哈……沒想到我景東竟然能在龍飛手上安然離開,這趟回去我可算是有炫耀的資本了!」景東哈哈大笑,當即打算轉身離去。

「不要高興得太早,我不殺你,但宇文霸可不會放過你!」龍飛笑著搖了搖頭,心說,這景東也算得上是個性情中人。

「我會怕他?你讓他儘管放馬過來!」景東強留腳步,望著宇文霸不屑說道。

「哼!」宇文霸頓時怒哼一聲,也不作辯駁。

技不如人是事實,宇文霸心裡也清楚,如果不能突破主神的話,找上景東也不過是自取其辱。

龍飛望著景東嘴角一揚,笑道:「相信我,下一次見面宇文霸必能取你項上人頭!」

景東頓時一怔,愣神片刻后猛地對龍飛一抱拳:「下次的事下次再說,走了!」

總裁大人就這樣愛上我 話落,景東迅速離去。

……

「龍飛大人,大恩不言謝!」宇文霸恭敬對龍飛道。

「下次見面,你有把握取他人頭嗎?」龍飛掃了宇文霸一眼,看著景東遠去的方向淡然說道。

宇文霸思慮片刻,隨即沮喪的搖了搖頭。

「除非我能突破主神,否則毫無把握!」

龍飛笑了笑:「不用擔心,我說過你能取他人頭,那就一定能取他人頭!」

「這……」宇文霸滿臉疑惑的望著龍飛,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什麼。

「你個蠢蛋!還不謝過我大哥?」小炮痛心疾首道。

宇文霸一臉茫然的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誰要敢說你的腦子沒讓推土機壓過,打死我也不信!你出門踩狗屎了知道嗎?我老大是要幫你呢!」白毛操著朽木不可雕的語氣對宇文霸說。

「啊!」宇文霸這才反應過來,當即一掃陰鬱欣喜若狂,忙給龍飛鞠躬道:「宇文霸謝龍飛大人!」

龍飛看著宇文霸搖了搖頭:「你不用急著謝我,你的修為還是得靠你自己,我能幫你的僅僅是給你一點外力!」話落,龍飛輕輕一揮手,一個拇指大小的透明水晶瓶穩穩送進宇文霸手裡。

「這是……」宇文霸一臉震驚的盯著透明水晶瓶,他隱隱猜到一點,但心中實在不敢肯定,畢竟那玩意實在太貴重。當然,貴重這兩個字是針對除龍飛以外的人來說。

「偷著樂去吧你!頂級規則之力,如假包換!」小炮不以為意道。

小炮自然清楚透明水晶瓶里裝的是什麼,這點毋庸置疑。

「龍飛大人,這也太貴重了,我宇文霸豈敢收您如此至寶!」宇文霸這會心中糾結不已,頂級規則之力誰都想要,宇文霸更想要,但正所謂無功不受祿,更何況龍飛剛剛救過他一條命,這會甩出如此重寶,實在是令宇文霸感到惶恐不已。

龍飛沒有理會他的表情,只是淡然的指著透明水晶瓶說:「這裡面一共一百滴時間規則之力,應該足夠你用了。現在起,傳我命令,所有戰將及戰將以上修為的強者迅速向我靠攏,所有寂滅強者返回聯盟基地,不得有誤!」

「是!」宇文霸頓時一個激靈。

……

片刻后,原地僅剩下龍飛一行五人和宇文霸自己,其餘人等盡皆離去。當然,龍飛也沒讓這群跟著宇文霸出生入死的兄弟空手返回,而是每人給了他們十滴普通規則之力。

龍飛做出如此決定,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使用規則之力的最低門檻是戰將初期修為,寂滅強者是無法使用的,如此也就只能委屈洪荒這些寂滅強者了。

很顯然,龍飛做這種高調的決定,自然是有大動作。不過無論龍飛如何的高調,其實都一樣,有欺天領域在身,龍飛本就已經高調得沒法高調了,所以再高點也無所謂……

……

宇宙戰場某處。

「聽說沒有,屠夫放出話來,只要有一塊天火晶石就能在他手下逃過一劫,如果有八十一塊天火晶石就能雇傭他,這天火晶石到底是個啥玩意?」路人甲道。

「我哪知道,我要知道的話,說什麼也得弄幾塊防身!」路人乙道。

「我聽說現在洪荒戰將修為以上的強者全都找屠夫報道去了,那些寂滅強者則全部返回洪荒基地,你們說說看,屠夫這到底是想幹嘛?」路人丙道。

「那還用說,肯定是有大動作唄!」路人甲唏噓道。

「廢話!這麼大的動作誰看不出來,我是問具體的!」路人丙不屑道。

「我聽我三舅的二姨夫的外甥的姥爺說,屠夫召集人手就是為了幫他尋找天火晶石。」路人乙神秘的說。

「那這麼說來,天火晶石就在咱宇宙戰場中嘍?」路人甲舔舔嘴唇,一臉貪婪的問。

「嗯!有這個可能!」路人乙點頭贊同。

……

三個月後。

整個宇宙戰場中發生了無數荒唐滑稽的事件,而這些事件追溯源頭的話,始作俑者正是龍飛。

當然,龍飛這完全屬於躺著中槍。

所有事件的主題就一個,尋找天火晶石。

當龍飛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已經是三個月後,此時龍飛身邊早已聚集無數洪荒強者。

……

「洪荒各位兄弟,我龍飛把大家聚集在此,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拿下本屆蟲洞控制權。現在我給大家一炷香的時間做選擇,不願意跟我龍飛一道的,可以自行離去,我龍飛絕不為難!但我醜話說在前頭,留下的人若有不聽指揮,臨陣脫逃者,殺無赦!」半空中,龍飛俯視群雄,高聲吼道。

「這……」

……

龍飛話落,全場嘩然。

下一刻,眾洪荒強者三五成群紛紛聚首討論。當然,其中不乏斷然離去者。

……

一炷香后。

「在場的各位都下定決心了嗎?現在想走還來得及。」龍飛俯視全場,肅聲說道。

「龍飛大人,需要我們做什麼你就下令吧!」宇文霸當即帶頭響應。

全場一片肅靜,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龍飛身上,都在等著龍飛的命令。

「好!各位願意跟隨我龍飛行動,這是我龍飛的榮幸。現在起,所有人平均分成四隊,速度要快!」龍飛稍一客套,隨即迅速做出謀划。

短短十分鐘,洪荒億萬強者個個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整齊列隊。

龍飛神識一掃,當即望著腳下排列整齊均勻的隊伍讚賞的點了點頭。

在場除了龍飛自己五人之外,洪荒強者不多不少,正好四十億整,每隊十億強者。

四十億人馬,咋一聽似乎多到沒邊。可事實上,這點人放在廣闊無垠的宇宙戰場中根本算不上多,但勝在他們全是戰將初期及以上修為的強者,有了這樣的一支隊伍,那是絕對堪稱不可小覷。

「很好!各位不愧是洪荒的精英。」望著這樣一群強者,龍飛心頭也忍不住一陣顫慄。

接下來龍飛給四支隊伍分配了隊長,猴子和白毛各領一隊,宇文霸與一名主神後期強者各領一隊,如此四隊皆有了各自的隊長。至於小炮和小白,龍飛只讓兩人留在自己身邊,之所以做這樣的決定,當然是有原因的,小白其實還未成年,心性幼稚,暫時還很難獨擋一面;而小炮則是太過嘚瑟,龍飛實在不放心讓他統領十億人馬。 對於龍飛的決定,小白是毫無疑義,就差沒舉雙手贊成。小炮雖是一臉鬱悶,但也沒敢跟龍飛討價還價。

待各個隊伍內部自行安排妥當,已是一個時辰后。

此時展現在龍飛面前的洪荒強者,已經由四個大隊演變成無數個小分隊,每十人為一組,百人為一隊,千人為一中隊,萬人為一大隊……如此這般,以階梯形式組合在一塊。

……

「所有人原地站好!」待全場安靜,龍飛這才再次開口:「從現在起,上級的命令就是你們的生命,違者殺無赦!」話落,龍飛猛然一揮手,一個巨型水球隨之出現在半空。

此一刻,在場之人除了寥寥數人之外,余者無不色變……

所有人的目光齊齊交匯在半空中的巨型水球上,個個舔著嘴唇,眼中滿是驚駭和瘋狂……

巨型水球中的散發出來的氣息一陣一陣的衝擊著在場之人的肉體和神經,在場所有人都知道,這是頂級規則之力才有的氣息,只是誰也不曾聽過由頂級規則之力所凝結成的巨型水球,更別提親眼見過……

面對如此之巨的頂級規則之力,由不得在場眾人不為之瘋狂……

「砰!」

輕輕一聲悶響,猶如水泡被人戳破一般。隨著龍飛雙手划動,只見巨型「水球」瞬間裂開,變成無數「雨點」朝眾人緩緩飄去。

全場一片死寂……

所有人全都獃獃的望著定在自己身前的「雨點」……

……

「這是我送給大家的見面禮,每人十滴頂級規則之力。大家收好了,這將是你們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裡的保命符,也是我們拿下本屆蟲洞控制權的有力保障!」龍飛淡然說道,其聲音清楚準確的落進在場每一個人的耳朵里。

「謝龍飛大人賞賜!」

下一個瞬間,全場四十億人齊齊跪下,異口同聲。

四十億洪荒強者整齊劃一的聲音猶如萬雷齊鳴一般,恐怕數百光年之外都能聽個真切!

龍飛揮揮手,示意眾人起身,接著道:「在此我也有一件私事要宣布,正如我前段時間放出去的話,但凡能拿出一塊天火晶石,就能從我龍飛面前買回自己的命,但這只是針對其他宇宙的強者而言。若是在場各位有人能拿出天火晶石,我龍飛願以每塊十滴頂級規則之力相換,決不食言!」

龍飛話落,再次激起全場嘩然,原本眾人以為天火晶石的傳言不過是個謠傳,沒想到卻是事實。當下一個個紛紛交頭接耳,打聽起天火晶石的下落。

開什麼玩笑,天火晶石就算再怎麼寶貴,那也比不上十滴頂級規則之力。再說了,甭管龍飛殺過多少人,他的信譽那絕對無人可及,而且龍飛的支付能力那是有目共睹的,在場可是正是整整四十億人,那等於說,龍飛剛剛直接送出去四百億滴頂級規則之力。想想看,一個能夠將四百億滴頂級規則之力隨手送人的財神,他還會在乎十滴頂級規則之力嗎?如此這般,眾人自然個個爭相找尋天火晶石的下落。

其實這一切都在龍飛意料之中,試想,有四百億滴頂級規則之力作為鋪墊,還怕別人不盡心嗎?除非這世上根本就沒有天火晶石這種玩意,否則龍飛就有十成的信心能將它弄到手。

……

「龍飛大人,敢問天火晶石長什麼樣?有什麼特徵?或許我們身上就有,但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天火晶石!」不多時便有人向龍飛提出了疑問。

「很抱歉!關於天火晶石長什麼樣,這點我也不清楚,因為我也從未見過天火晶石。不過天火晶石的特徵倒是知道,它較為稀有,通常只有在極熱之地才能見到,據說它表面溫度極高,甚至能輕易洞穿輪迴級法寶,除天外異火之外,任何火焰,任何溫度無法將其融化!」對於天火晶石,龍飛知道的確實很有限,這也是龍飛為之苦惱的地方。若是能有一塊天火晶石在手的話,那收集它的難度定然會直線下降。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讓龍飛自己都是第一次聽說這玩意呢。至於巴巴擼亞,他也僅僅是知道天火晶石,對其並不算太了解,反正是連長什麼樣都說不清楚。不過若是真有天火晶石出現的話,巴巴擼亞倒是有信心鑒別。

「龍飛大人,我這有一塊寶石,是我多年前在一座火山口尋得。這塊寶石倒是跟您所說的天火晶石有七分相似,只是我手中並無天外異火,此前也從未聽說過天火晶石這種寶物,實在無從考證它到底是不是天火晶石,您要不要看看?」此時一名主神初期的壯漢走到龍飛前方說道。

「哦!拿來看看!」龍飛心頭一喜,雖然一切都還不確定,但這無疑是一個好的開端。

壯漢點點頭,趕忙從空間戒指中掏出一塊巴掌大的黑色寶石,隨即單手輕輕一揮,黑色寶石瞬間被送往半空中龍飛手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